第十章:天地文宫,七座雕像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十章:天地文宫,七座雕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天地文宫,七座雕像

  是夜。

  已是丑时。

  天穹漆黑如墨。

  许清宵浑身酒气的回到家中。

  在酒楼足足喝了两个时辰的酒,许清宵没有喝太多,甚至喝一回还要去外面催吐一些。

  好在的是,已经入品了,身体素质好了不少,酒精免疫也增强了一些。

  许清宵不敢喝醉,生怕自己酒后胡言。

  吱。

  回到家中,许清宵第一件事情便是洗了把冷水脸。

  过了片刻,待简单洗漱一番后,许清宵便坐在家中沉思着一些事情。

  李县令的每一句话,还在脑海当中回荡。

  许清宵真没想到,这异术竟然如此可怕。

  只要开了头,就没有回头路。

  修炼是死。

  不修死的更快。

  这不是明摆着把人逼上邪路吗?

  自己好说歹说也是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五好青年,让自己修炼邪功,许清宵万万不愿意。

  如果不是为了救命,许清宵碰都不想碰一下这个鬼异术。

  但没有办法。

  现在已经上了贼船,想下来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希望自己脑海当中那座宫殿了。

  想到这里,许清宵闭上双眼。

  他开始沟通脑海当中的宫殿。

  随着许清宵心逐渐安宁下来,下一刻昏昏欲睡感袭来。

  许清宵没有抵抗。

  刹那间,意识昏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等许清宵醒来时,一座宏伟气派的宫殿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宫殿宏伟。

  白玉砌成,但格局不同的是,寻常宫殿理应该是雕龙画凤。

  然而这座宫殿雕刻的图案,皆是笔墨书画,充满着文雅。

  带着所有的好奇,许清宵来到了宫殿之外。

  足足九丈之高的玉门敞开着,牌匾之上写着四个大字。

  【天地文宫】

  这是四个古字,许清宵看不懂,但却能瞬间理解,显得十分古怪。

  “天地文宫?”

  站在门外,许清宵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座文宫。

  儒家?

  即便是再不懂,许清宵也猜得到这东西跟儒家有关。

  “难不成我适合当读书人?”

  许清宵心中满是好奇。

  但皱了皱眉,他脑海当中对儒家一点信息资料都没有。

  想了一会,许清宵想不出什么东西来,故此便收回心神,朝着殿内看去。

  大殿内,十分空旷,不过两旁皆有雕像立于文宫之内。

  细细数来,左三右四,一共七座雕像。

  皆栩栩如生,手持书卷,亦或毛笔,或古琴,不过也有几座比较特殊的。

  譬如手握长剑,或端坐王椅,有文有武,甚至还有女子,这让人更加好奇了。

  走进文宫内。

  许清宵观摩着这些雕像。

  这些雕像栩栩如生,但许清宵一个都不认识,雕像底座上也没有名字。

  许清宵对于儒道没有任何信息。

  也不清楚这七人是谁。

  只能往前继续行走,看看能不能有新的收获。

  而随着许清宵继续前行,很快大殿之中,一块块石壁印在其中,石壁之上赫然写着四个古字。

  【妖魔图录】

  将目光扫去,每一块石壁都是玉石打造而成。

  石壁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文字或者是图案。

  但一直往左边看去,第一块石壁上有东西。

  许清宵将目光看去。

  一瞬间,神色有些惊讶了。

  是一只怪异的鸟,有着三足,周围有火焰图案。

  而在石壁的下方,有一行古字。

  如牌匾上的文字一般,不认识但能看懂其意思。

  【三足金乌,天地妖神,身化太阳,映照诸天,至刚至阳,性格凶残,曾有十日当空之景,后被绝世大能射杀,只留一只,怨恨滔天,杀念无穷】

  【当前境界:十品后期,三个月内将突破至九品】

  【若能镇压,可凝聚金乌真火】

  三行古字出现,许清宵有些咂舌。

  他没想到这文宫当中竟然会有妖魔图录,更没想到的是,这妖魔图录居然能详细介绍妖魔的信息,包括境界信息都能显露出来。

  但很快,许清宵苦闷了。

  这金乌杀念,三个月就能突破至九品,根据李县令所说,一旦魔种境界超越自己,将会被夺舍。

  也就是说,自己眼下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在三个月内突破至九品。

  要么好好享受这三个月,然后等死。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如果自己能镇压住金乌杀念,可以凝聚金乌真火。

  虽不知金乌真火是什么东西,但听起来就很不错。

  “九品。”

  许清宵脑阔有点疼。

  武者第十品是【养身境】,蕴养肉身,强身健体,内养五脏,外练筋骨。

  自己通过金乌淬体术,完成第一次淬体,得到了巨大的增幅,一刻入品,但还没有达到圆满境。

  现在要让自己在三个月内突破到九品【气脉】境,这就有些搞事了。

  十品是养身。

  九品则是气脉。

  身强体壮,淬炼五脏筋脉之后,便要凝脉,所谓凝脉是凝聚武者气脉。

  十品武者,身强体壮,可以随意举起百斤重物,刀枪不入,而且还能抵抗一些水火之伤。

  而下一个境界,则是凝聚‘气脉’,拥有气脉便可以蕴养出‘内气’。

  一旦踏入气脉境,拳脚之间,不需要打中敌人,就能击伤敌人。

  可以理解为气功。

  但这个世界的人,更愿意称之为‘内气’

  有内气和没内气区别很大,一个九品武者,照面之间就可以击败数十名十品武者。

  平安县的捕头,也仅仅只是十品大圆满,例如陈捕快估计也就是十品后期。

  他们资质还不错,平日偶尔也会用一些药膳,调养身体。

  但他们如今年纪最小的也有四十岁,想要突破到九品,估计至少还要十年。

  自己刚刚入了品。

  想要突破到九品,二三十年都不足为奇,当然这前提是不修炼异术的情况下。

  “这不是逼人上梁山吗?”

  说实话,许清宵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为何朝廷严禁异术了。

  依靠异术入了品,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必须突破到九品。

  说实话给三年许清宵都觉得有点急促,何况三个月?

  “三个月肯定不够。”

  “只能继续修炼异术。”

  “但再修炼异术的话,文宫能不能继续压制?”

  许清宵立刻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很尴尬。

  唯一的好处就是,之前只有十二个时辰,现在自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相比较之下还是有些充裕。

  但对比现实,还是很难。

  “必须要想办法,不能被异术牵着鼻子走,能依靠自己最好还是依靠自己,如若不能的话,只能再动用异术了。”

  许清宵心中暗道。

  他手头上还有一卷异术。

  太阴凝脉决。

  这卷异术,记载的恰好就是气脉之术,只是许清宵不敢尝试修练,先不说文宫能不能继续压制,即便是能继续压制,回过头又诞生一头妖魔杀念。

  那就得爽死了。

  一头妖魔就有些顶不住,两头妖魔更顶不住。

  收回心神。

  许清宵继续研究这座文宫。

  文宫外面看起来宏伟无比,但里面却显得有些简陋。

  七座雕像。

  妖魔图录。

  除了这两样东西以外,几乎没什么东西。

  非要说的话,还有一个池子。

  池子不算很大,大约三尺深,三尺宽,呈现正方形。

  立于大殿左方,里面空空如也。

  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但能出现在这文宫内,肯定是有用的东西,或许是一种机关,不过许清宵猜不出来这个池子的作用。

  或许注满东西进去有用。

  只是宫殿内没有清水之类的东西。

  总不能凭空注射东西进去吧?

  再仔细巡视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许清宵这才离开文宫,但临走之时,许清宵将七座雕像认认真真印在脑海当中。

  若是有机会,他打算去调查一番,若是能调查清楚,或许有所帮助。

  退出宫殿后。

  没过多长时间,许清宵缓缓醒来了。

  房内一片漆黑。

  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下意识看向窗外,依是大夜弥天。

  扫了一眼月色,呃......掐算不出现在什么时辰。

  不过看这个夜色,应该没有过太长时间。

  当下,许清宵躺床上休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大起大落,精神一直紧绷,得好好休息了。

  随着许清宵闭目。

  很快便入睡下去。

  一转眼,便过去了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后。

  随着阳光折射而来,许清宵逐渐睁开了眸子。

  看向窗外,晴空万里。

  睡两个时辰已经可以了。

  对于一个入品武者来说,每日能睡一两个时辰就可以保持精神充沛。

  到了九品,甚至可以不需要睡眠。

  这就是习武的好处。

  简单洗漱一番后。

  许清宵走出房内,沐浴着金阳,操练一番拳脚,舒展筋骨。

  而后便离开家门。

  他要去找赵大夫一趟。

  昨日听同僚说赵大夫受了刑罚,许清宵心中有些愧疚。

  一切的事情,都是因自己牵扯出来的。

  若是不闻不问,显得自己忘恩负义。

  路上,许清宵拿出仅剩不多的银两,买了不少东西,东西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是心意。

  就如此。

  三刻钟后。

  许清宵来到了药铺。

  只是对比以往,赵大夫家的药铺算是热闹。

  今日却有些萧条。

  平安县不大,好事坏事都能快速被传出去。

  赵大夫被衙门抓去严刑逼供一番的事情,肯定被传出去了。

  平民百姓最怕的就是惹上什么官司,所以来的客人也少了很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可越是如此,许清宵心情越是愧疚自责。

  有些犹豫,不知该进不该进。

  但也就在这时,药铺内的学徒看到了许清宵。

  立刻迎了上来。

  “清宵大人,您还真来了,掌柜的有请。”

  声音响起,让许清宵有些惊讶。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