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晋级八品,朝堂又吵起来了!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晋级八品,朝堂又吵起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九章:晋级八品,朝堂又吵起来了!

  守仁学堂内。

  许清宵有些发懵。

  金乌淬体术的修行增幅瞬间没了。

  是的,之前修炼金乌淬体术,体内气血滚滚而动,一日修行胜过别人百日。

  可现在修炼速度极其一般,跟没有修炼一样。

  哦,不对,许清宵甚至感觉只有一丝丝涨幅,比不修炼异术还要还要慢。

  原本按照自己的计划,不用两个月,三五天就能突破到八品。

  可按照现在的速度,三五年都不见得能突破到八品啊。

  “怎么回事?”

  许清宵眉头紧锁。

  他这段时间没有关心武道境界,是因为有异术在,随时可以修炼一下,就当走个过场,毕竟自己身在皇城内,又不担心有人找自己麻烦。

  可现在异术失效了。

  这让许清宵如何不慌?

  按照现在的情况,自己提升到八品都难了,即便是入了八品,七品咋办?

  “不要慌,可能是身体调节问题,再尝试一下。”

  许清宵心中安慰自己千万不要慌,技术性调整罢了。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开始修练金乌淬体术,同时也修行太阴凝脉术。

  小半个时辰后。

  许清宵彻底沉默了。

  因为的的确确没有半点效果。

  异术真的没用了。

  “不可能,异术怎么会没用?这绝对不可能。”

  许清宵皱眉,如果异术没有用的话,自己只怕会倒大霉啊。

  别看自己在朝堂上,得罪什么郡王亲王,许清宵完全不慌的原因是一切都有迂回,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

  可异术不一样,自己一旦压制不住,可能就会入魔。

  虽然说自己体内有天地文宫,而且如今儒道六品了,可鬼知道能不能压制这异术。

  这就是一把刀,时时刻刻悬挂在头顶上。

  无非是因为异术修炼太快了,以致于自己飘了,所以没有太过于去关心。

  再加上有儒道在,也不担心魔种突然爆发。

  可现在出现的情况,让许清宵实实在在有些懵了。

  “是身体出了问题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许清宵皱眉,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必须要快点知道答案。

  异术可不是闹着玩的东西。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是朝歌的声音。

  “许兄,速来!”

  随着朝歌的声音响起后。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闭上双眼,心神沉进文宫当中。

  天地文宫。

  时隔一段时间再入文宫内。

  整座文宫比之前更加宏伟了许多。

  无论多少次观看,依旧充满着震撼。

  而随着许清宵入内,一幕让他惊讶的画面出现。

  文宫当中,此时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是朝歌,俊美到不像话。

  一个是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眉宇之间有霸气,带着好奇看向自己。

  “许兄,你昨日入了六品,文宫有所感应,使得这位苏醒,不过他也忘记了很多事情,与我一般,只记得一星半点。”

  朝歌向许清宵介绍此人。

  “在下许清宵,见过前辈。”

  许清宵听后,当下朝着对方一拜。

  “许兄,客气。”

  “可能还要劳烦您为我查一下来历。”

  后者淡然开口,但对许清宵也十分客气。

  显然朝歌已经将很多事情告知对方了。

  “小事一桩。”许清宵点了点头,如今自己贵为大魏子爵,又是大魏户部侍郎,已经不像从前那般,想找点资料都找不到。

  “恩,许兄为人厚道,品行极好,兄长也莫要急,你好好细说你的记忆,这样也方便许兄为你寻找。”

  朝歌轻笑道,让对方说出自己仅剩的记忆,方便许清宵寻找。

  “恩。”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紧接着开口道。

  “许贤弟,愚兄记的东西不多,只记的一个名字,舍利天,大战当中,我应该是与他交手,所以我记得他的名字。”

  中年男子如此说道,他对自己的身份完全没有印象,但却记得这个名字。

  “舍利天?”

  许清宵皱眉,但没有多想,只是将这个名字记下来了。

  “对了,许兄,你如今已经六品了,可以铸七品文器,再拖就不好了。”

  朝歌出声,提醒许清宵可以铸七品文器。

  “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只是他没有立刻铸文器,而是开口询问朝歌道。

  “兄长,我遇到了麻烦。”

  许清宵语气认真道。

  “额?”

  朝歌与中年男子皆然有些好奇,将目光看向许清宵。

  “我修炼异术,没有任何效果了,武道没有半分长进,之前修炼一天胜过他人百倍,现在修炼一天只怕不如人家一个时辰。”

  许清宵认真说道。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求助朝歌,看看他懂不懂。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异术出了问题?这不应该,我给你推演出来的异术,绝对没有问题。”

  朝歌皱眉,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这中年男子却忽然开口了。

  “将异术给我看看。”

  他出声,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凝聚文笔,将异术原本抄写下来。

  后者仔细阅读,过了一会后他摇了摇头道。

  “异术没有任何一点问题,很完美。”

  他给予评价。

  这个回答让许清宵更加好奇了。

  “兄长,那为何我修炼速度如此之慢?”

  “是因为缺少八品的异术吗?”

  许清宵如此问道。

  “不!”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而后沉思一番,将目光看向文宫内。

  “应该是你的儒道品级过高。”

  他说出一个可能性。

  “儒道品级过高?”

  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此话一说,朝歌也不由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对,浩然正气压制魔种没错,但你儒道已经六品了,可武道才九品,两者之间相差极大,儒道将魔种压的太死,导致你的修炼速度大幅度下降。”

  朝歌这般说道。

  “儒道与异术需要平衡,不能太过于强盛,不仅仅是这两个,如若以后你修炼仙道,佛道,或者是邪道,都要保持一个平衡。”

  “不然那些一品武者,已经到了顶,完全可以修炼仙道了。”

  中年男子的解释让许清宵彻底恍然大悟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

  明白归明白,看许清宵想不到解决办法啊。

  “没有办法解决。”

  “六品儒道,九品武道,本身就有一脉压制,好在的是你修炼异术,如果你修炼的不是异术,估计连一丝增长都不会有。”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这是个死局,解决不了,体系之间的压制。

  不然那些大儒为什么不去修炼武道?不去修炼仙道?别的不说,延年益寿也赚啊。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朝歌摇了摇头。

  “通过正常修炼无法提升修为,但可以通过其他方面来提升,比如说一些天材地宝,吞服以后可以提升实力。”

  这是朝歌的想法。

  只是这个想法一说出来,中年男子便否决了。

  “理论上是可以,但问题是,这种天材地宝你不能吃太多,吃的太多作用也不会太大,而且这种东西价值连城,有些东西更是有市无价。”

  中年男子这般回答道。

  这是实话,吃天材地宝肯定能提升修为,可问题是你能吃多少?

  所以这个可以临时用一用,想要靠这个提升实力?

  还是洗洗睡吧。

  不过许清宵内心有了些其他想法。

  通过天材地宝,突破到八品,然后炼七品破境丹,不就行了吗?

  如今对许清宵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魔种,提升到八品之后,七品怎么办?

  自己儒道已经是六品了,单靠异术估计很难突破,所以只能炼制破境丹了,否则按照这个修炼速度,这辈子都别想突破到七品。

  而就在此时,朝歌继续开口。

  “这样,你先不要急,即便是时间到了,这魔种也奈何不了你什么,你儒道已经六品,除非魔种也晋升六品,不然的话不会对你造成太大影响。”

  “我们帮你想想办法,你要是乱了阵脚,就麻烦了,先凝聚文器再说。”

  朝歌如此说道,而许清宵则点了点头,他没有说出丹神古经的事情。

  “好。”

  许清宵答应下来,随后坐进文池内,开始铸文器。

  七品的文器还没有铸出,如今要一口气铸出两件文器。

  文笔、文尺、文钟。

  这是目前三件文器,许清宵没有急着立刻铸器,而是凝聚出这三件文器后,开始一一刻名。

  器需有名,方可蜕变。

  许清宵分别取名为【春秋笔】、【劝言尺】、【八荒钟】。

  而七品的文器,许清宵也已经有了想法,言天册。

  就是类似于天旨这种东西,许清宵留下四字【上达天听】。

  其意思是,只要在册上写东西,就能传至圣人耳中,当然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只要自己抵达五品大儒境,至少让皇帝看到没有任何一点问题。

  天旨的好处,许清宵已经领略到了,可这种东西陛下也不会赏赐太多,不然你没事写一句在吗?发给陛下,岂不是有点问题?

  但有了这玩意,以后给谁传书信都方便多了。

  六品的铸器,许清宵也想到了是什么。

  君子佩剑!

  是的,一柄剑!

  谁说文器不能是武器?

  许清宵铸造的剑器,特意没有搞的特别复杂,也没有留字,只是将民意注入其中,往后便是君子之剑,是王者之剑,此剑为民心之间,有莫大用处。

  至于刻文,许清宵自然应景。

  七品明意,就刻七个字,知行合一,致良知。

  六品立言,就刻自己立言之文。

  随着刻字过后,文宫内再次发生变化,而紫色的浩然正气再一次涌入体内。

  这是在激活儒道神通。

  十品是言。

  九品是目。

  八品是心。

  七品是灵。

  六品是意。

  儒道神通基本上是用来针对邪祟的,所以暂时用处不大。

  但有总比没有好,许清宵到不在乎,这种东西多多益善。

  铸器结束后,当下五件文器环绕在周围,春秋笔,劝言尺,八荒钟,言天册,君子剑。

  “许兄,你晋升六品,圣书房,往后可以在其中阅读书籍,对你有好处。”

  见许清宵铸器之后,朝歌出声,告知许清宵文宫的变化。

  “圣书房?”

  许清宵将目光看去,在演武堂对面。

  “多谢兄长指点。”

  许清宵点了点头,不过眼下没什么书要看。

  然而就在此时,中年男子拿出一张白纸,递给许清宵道。

  “这是一篇异术,名为大罗丹元术,八品异术,我记忆中恰好有一些关于异术的记录,你可以尝试修练这个,我察觉得出,你已经到了九品圆满,修练此术,或许能一鼓作气突破至八品。”

  中年男子如此说道,他赠送一篇异术给许清宵,看看能不能帮到许清宵。

  “多谢兄长。”

  这个还当真是意外之喜,不过这个异术有些耳熟啊,大罗丹元术?仔细想想,许清宵想起来了,平丘府赈灾银案中就记录了一篇异术,也叫作大罗什么什么的。

  将异术快速看完,许清宵铭记于心后便离开了天地文宫。

  睁开眸子。

  天还未亮。

  许清宵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尝试修练,不过奇迹没有出现,没有一丝提升。

  儒道压制的有些狠。

  吐出一口气,许清宵也没多想,自己如今已经抵达九品圆满,距离八品不过是临门一脚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修炼速度过于缓慢,现在就可以突破。

  眼下许清宵唯一的寄托就是这篇大罗丹元术了,若是能突破到八品,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危机。

  想到这里,许清宵运转体内气血,而后凝聚大周天,沐浴月光。

  十品养身。

  九品气脉。

  八品丹田。

  一道道气血之力在体内沸腾,随后经过大周天运转之下,蔓延至丹田周围。

  丹田,则是人体之中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

  可以称之为是开启人体宝藏的大门。

  武者先养身纳气,既可身强体壮,同时可以增幅力气等等,但这些内气在体内凝聚不了多长时间。

  所以就必须要凝聚气脉,这样便可以将内气凝聚在气脉之中,如此一来的话,就不至于说遇到危险或者是临时战斗时还需要纳气。

  只是凝脉之后,也持续不了多久,会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并且体内的内气也不是最纯正的内气。

  故此到了八品,就必须要开拓丹田,保存好这些内气,使自己时时刻刻保持巅峰状态。

  这就是武道前三品的特性和作用。

  许清宵凝聚内气,凝聚大罗丹元。

  修炼大罗丹元术,的确要比金乌淬体术好一些,但也仅仅只是好一些。

  “悔不该不早点修炼啊。”

  许清宵有点难受了,他现在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早点修炼到八品。

  为什么要拖啊。

  现在好了,疯狂提升儒道品质,太过于谨慎,自己栽了个大跟头。

  一个时辰后。

  天快亮了。

  许清宵毫无进展,如果按照之前的修炼速度,现在已经突破到八品了。

  大罗丹元术也没有任何作用。

  只是就在许清宵不断修炼之下,突兀之间,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没入了体内。

  “异术有效了吗?”

  许清宵有些惊喜。

  只是下一刻,许清宵发现怎么回事了,是百姓信仰之力。

  海量的信仰之力注入体内,化作滚滚能量,相当于直接吞服了一样天材地宝一般,瞬间实力暴增。

  许清宵有些咂舌,还真没想到百姓的信仰之力,不但可以化作才气,而且还能化作武道之气,省去苦修,这还真是万金油啊。

  感受到这滂湃的武道之气,许清宵几乎没有废话了,一鼓作气,开拓丹田。

  轰!

  一炷香后。

  随着体内一道轰隆之声,仿佛是开天辟地一般,许清宵气血暴涨,整个人的气势也攀升不少。

  大罗丹田凝聚,如同黑洞一般,疯狂扩张,武道是开发身体,而身体之中却拥有许多宝藏。

  随着修炼大罗丹元术,许清宵体内的丹田疯狂扩张。

  十丈!

  百丈!

  千丈!

  一千八百丈!

  足足扩充至一千八百丈才停了下来,寻常武者有十丈就算极好,百丈便是武道天才,至于越往后则越恐怖。

  随着晋升八品后,海量的内气注入其中,许清宵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

  轰。

  许清宵凝聚拳头,朝着天穹挥舞一拳,刹那间一阵沉闷声响起。

  这一拳下来,估计七品的武者都有些顶不住吧?

  “可惜啊,程立东已经消失了,不然让他尝一尝我这铁拳,估计他要哭吧?”

  许清宵心中感慨可惜,程立东这么快就下线了,要是他还在该有多好啊,最起码可以让他尝试尝试自己的铁拳。

  抵达八品后。

  百姓信仰之力也几乎快空了,不过万幸的是,自己总算是踏入了八品。

  感应一番妖魔图录,当下各种信息浮现。

  【三足金乌,天地妖神,身化太阳,映照诸天,至刚至阳,性格凶残,曾有十日当空之景,后被绝世大能射杀,只留一只,怨恨滔天,杀念无穷】

  【当前境界:七品之境,元神痊愈,一年后将晋级六品】

  【六品之后,如若能镇压,可得金乌神念加持】

  随着自身踏入八品,三足金乌的魔念也顺势踏入七品了,好在的是儒道六品,可以完美压制住。

  只是自己只有一年的时间,这三足金乌的魔念便会晋升六品。

  一年的时间啊。

  这他娘的也太赶了吧?这升级速度是不是有点离谱?

  我升一品,他升一品?

  这魔念凭什么升级这么快?凭什么?

  许清宵是真的感受到压力了。

  不,不是感受到压力,这简直是逼着自己去死啊。

  现在八品,想要提升到七品,如果可以修炼异术那还好点,至少一年内能突破。

  可现在异术也没了,自己拿什么升到七品?

  靠丹神古经吗?

  那退一百步来说,依靠丹神古经突破到了七品,这魔念也会跟着晋升啊。

  按照这个晋升速度,自己升的过它?

  而且一品一重天啊。

  儒道勉强可以压个半品,魔念晋升六品,儒道还能压制,但也只能让自己不会变魔。

  可如果按照魔念这个晋升速度,五品之后,自己若是儒道没有五品,或者武道没有五品,岂不是可以等死了?

  同时,许清宵查看了另外两个魔念。

  【太阴蛟魔,天地龙族怨气所化,龙族本源,却无法化龙,憎恶万物,杀戮无穷生灵,后被绝世大能,镇于北海魔渊,恐怖滔天。】

  【当前境界:武道七品,一年后将晋升至六品】

  【若能镇压,可获龙之极力】

  【大罗古魔,混沌孕魔,只知吞噬,诞生于天地初开之时,毁灭于天地虚无之时,后被天地镇压】

  【当前境界:武道七品,一年后将晋升至六品】

  【若能镇压,可获吞天大神通】

  这是大罗丹元术诞生的妖魔,有一说一,比三足金乌和太阴蛟魔强很多。

  最起码光看介绍都看得出来,这玩意很强。

  而且妖魔图录当中的三头妖魔,一年之后都会晋升六品。

  一只三足金乌就让自己有些压力大,三只大妖魔,许清宵感觉自己顶不住了。

  “朝歌兄,救我。”

  许清宵只能呼喊朝歌想办法了,这要是不想个办法解决,肯定是不行的。

  “不用急=急,我与兄长商量过,你无论如何想办法晋升到七品,然后配合儒道之力,再镇压这些妖魔一次,帮你拖延时间。”

  朝歌第一时间就发现这三头妖魔已经痊愈了。

  因为许清宵晋升八品,所以之前伤的元神,也瞬间痊愈,不过因为许清宵儒道晋升六品,魔念无法爆发,被死死压制住了。

  不过一旦晋升六品,一只三足金乌还好说,三头妖魔一起上,就真不见能抗住了。

  但朝歌也不是没有办法,再镇压一次这些妖魔,伤他们元神,到时候至少可以再拖延个一年,虽然治标不治本,可也算是延期了一会。

  听到朝歌所说,许清宵点了点头。

  一年内突破至七品,这个不算很难,有丹神古经在,完全可以做到。

  等突破到武道七品时,再镇压妖魔,又可以给自己一点时间等待了。

  不过许清宵现在担心的是一件事情。

  六品之后晋升五品是多长时间?两年?

  五品晋升四品是多长时间?三年还是四年?

  四品晋升三品是多长时间?五年还是十年?

  三品到二品呢?

  二品到一品呢?

  按照这个晋升速度,这不是要求自己在二十年内成为一品武者吗?

  或者成为儒道圣人。

  时间上的压力太大了,二十年弹指之间便过去,对于一个王朝来说,二十年的时间真不算多。

  自己必须要好好想想了,想清楚自己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了。

  老话说的真好,生于忧虑,死于安乐。

  起身回房,许清宵开始新的一轮计划。

  【第一:六品!无论如何,一年之内提升到六品!】

  什么一年七品,许清宵的目标是六品,想尽一切办法,不择手段也好,必须要抵达六品,然后疯狂镇压体内的妖魔魔念。

  【第二:加速大魏发展,得到更多的民意,以备不时之需】

  民意信仰,可以转换成最纯净的武道之气,自己晋升六品耗尽了大量的民意信仰,如今武道境界也可以依靠民意信仰来转换,自然许清宵打算加速发展大魏,赶紧获得更多的民意信仰。

  怼人已经没什么作用了,现在就是要做实事,让大魏百姓真正吃饱喝足,这样才能真正被百姓尊重,得民心。

  【第三:炼制破境丹,找出破解异术的办法,以及搞清楚朝歌几人的身份】

  做两手准备,百姓民心要得,同时自己也必须要炼制破境丹,不管要求多苛刻,拥有破境丹,可以直接突破境界,省事省力。

  但再炼制破境丹的过程中,自己也必须要好好去看一些书,尤其是关于异术的书籍。

  这玩意再不除掉,许清宵心里真不踏实。

  当然顺便再调查一下朝歌几人的信息。

  有一个地方许清宵很好奇,就是为什么朝歌他们这么懂异术?不过想了想许清宵只能觉得他们曾经是半圣,甚至还有亚圣的可能,懂点异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笃定这三个主意。

  许清宵将目光放在丹神古经上了。

  丹神炉静静地摆放在桌上,微微摇了摇,当下丹神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

  有点刚睡醒的声音响起,许清宵倒也直接。

  “丹神前辈,我入八品了。”

  许清宵开口,告知对方自己突破了八品。

  “八品了?”

  听到这话,丹神瞬间打起了精神。

  “你想要炼制七品破境丹?”

  丹神问道。

  “恩,还望前辈告知,七品破境丹需要那些材料,晚辈好让人去找。”

  入了八品,许清宵就不打算修炼了,直接收集材料,突破七品去。

  “好,好,好。”看得出来,丹神很开心,他十分激动道:“七品破境丹的药方比较简单,你记好了,天外陨金一斤,六品灵木心一颗,万年紫玉髓一斤,焚谷灵炎一朵,阴冥沙一斤,就可以炼制出七品破境丹了。”

  丹神说道,说出五份材料,按照金木水火土来的。

  “好,若是材料收集到了,多久能炼制出来?”

  许清宵开口问道。

  “三天内。”

  丹神语气笃定。

  “行,那我去问问。”许清宵根本就不懂这些材料是什么,不过可以去问问,看看好不好弄。

  “对了,固境丹要不要整几颗?你入了八品,但每一品并没有圆满完美,我还可以帮你炼制固境丹,这样就不会有瑕疵了,对你未来有莫大好处。”

  丹神问道。

  “这个需要什么材料?”

  听到这话,许清宵自然感兴趣,补齐瑕疵这挺好的啊。

  “不需要什么别的材料,十品固境丹,一万枚灵石,九品五万,八品十万,七品三十万。”

  固境丹不需要什么材料,就是灵石。

  “好,若是有的话,我再来劳烦前辈。”

  许清宵知道灵石是什么,是仙道修士的硬通货,至于价值多少许清宵还真不清楚,回头查一查。

  “行,等你好消息。”

  丹神很开心,似乎是总算要开张了。

  而此时。

  已经快到卯时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要准备上朝了,不过许清宵喊来杨虎。

  “杨虎,去找户部尚书顾大人一趟,就说我身体有些不适,让他帮我请个病假。”

  许清宵喊道,他不打算上朝。

  今日朝堂上会说什么,文武百官会做什么,许清宵基本上能猜到。

  眼下自己应当低调一会了,番商之祸已经解决,国库拿到了一笔客观的银两,许清宵打算在家好好计划计划这笔钱该怎么用。

  自己三板斧目前只落下了一板斧,剩下两斧头分别是针对读书人和权贵的。

  同时大魏的税收也的确要进行更改,不能一视同仁。

  最起码起征税要搞出来,否则的话对百姓们来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读书人和一些乡绅地主,他们可是税收主要盯着的人。

  而权贵们的税收,自然比不过这些乡绅地主以及读书人,毕竟任何一个国家税收,针对的只是中层。

  征收权贵税收,无非是锦上添花,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削弱他们,让他们没有造反资本。

  所以第二板斧头,绝对不能轻而易举落下,想要真正实行起来,必须要等!

  至少是半年之后的事情,否则的话,会引来大乱,这帮读书人和乡绅肯定不会答应,但做不到跟番商一样想杀就杀。

  所以自己必须要好好想清楚,每一个步骤都需要三思,要么不动,要动就要一鼓作气。

  过了一会,许清宵收回心神,让杨豹准备好洗澡水,洗个澡休息休息。

  半个时辰后。

  大魏皇宫。

  朝堂之上。

  户部尚书顾言的声音响彻在大殿当中。

  “回陛下!此番经过户部仔细严查,此次番商之乱,抄家补税,现银七万万两,资产五万万两,全部运至国库当中。”

  顾言的声音响起。

  他字字洪亮。

  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

  自己总算是能这样大声说话了。

  这些年来,不管是陛下还是其他官员,只要谈到了钱,他第一反应就是低头闭嘴,因为国库没钱啊。

  这帮武官,嚷嚷着要北伐,北你大爷,哪里来的银子北伐?你变给我?

  还有其他部门,什么刑部要增加人手,礼部要银两,一大堆的事情,这也要钱,哪也要钱,我户部的银子能变出来吗?

  现在好了,我户部有钱了。

  我摊牌了,我是亿万富翁。

  顾言有些得意,他抬起头来,这一刻望向众人,莫名觉得都是一群匹夫。

  “嘶!”

  也就在顾言说完此话后,吸凉气的声音瞬间响起。

  大臣们皆然惊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除了兵部尚书和刑部尚书之外,其余人都惊愕了。

  七万万两白银啊。

  还有价值五万万两的良田资产。

  几个国公更是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些番商如此有钱?早知道早点砍了他们,这样何愁北伐没银?”

  “怪不得清宵侄儿会找这帮番商麻烦,原来他早就知道这帮番商如此有钱?后悔啊,后悔不早点知道,早点知道我来砍。”

  “七万万两,这足够北伐了吧?”

  武官们一个个忍不住议论,他们实在是被这个天文数字给吓到了。

  至于文臣们却在第一时间开口了。

  礼部尚书第一时间走出来,大声喊道。

  “陛下,如今国库有盈,臣恳求陛下拨款于礼部,一来是筹备陛下寿诞之事,二来是最近宫内以及文武百官官服,皇室仪仗等等都需要更换,来迎接新朝第一年之变。”

  “臣,恳求陛下了。”

  礼部尚书最贼,知道有钱了,赶紧过来讨钱。

  “需要多少?”

  女帝语气平静道。

  或许是有钱了,女帝没有退避这个问题,反而直接问道。

  “不多,五百万两就行。”

  礼部尚书王新志说出一个数字。

  此话一说,顾言声音响起了。

  “五百万两?要这么多银两干什么?我等官服还有皇室仪仗可以拖一拖,又没有太旧,如今好不容易有点银两,就要乱花吗?”

  顾言说出这个天文数字,得意是得意,但你让他拿钱出来,他还是舍不得。

  好不容易国库饱了,他才舍不得给钱。

  “不是啊,顾尚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陛下寿诞,万国使者前来,各种赏赐不是银两?再者使者前来,我等如果还是穿着旧官府,用的旧东西,人家如何看待我们?”

  “再说了,我要的也不多,才五百万两,诸位大人,你们评评理,多不多?”

  王新志开口,他不觉得自己要价高了。

  “五百万两太多了,陛下,臣不答应,最多给五十万两,我们前脚杀完番商,后脚给这些使者赏赐?这不是恶心他人吗?这次不给,下次再说。”

  顾言直接把价格给打下来,五百万两肯定不行,五十万吧,省着点花。

  “嘶!顾尚书,你这人当真个守财奴,老夫开口五百万两,你直接给我压到五十万两?五十万两拿来干嘛?”

  “三百万两最低了,你不给也得给,你要是不给,今个老夫当陛下面前都敢说,以后你户部的东西用最差最旧的。”

  王新志也来了脾气。

  七万万两白银啊!大哥,七万万两啊,我要个五百万两,多吗?完全不多好不好?

  “那行啊,那我一两都不给你,哎呀,王大人当真是好人啊,不给银两都能送旧衣服,我在这里替户部上下感谢王大人了。”

  此时此刻,顾言瞬间大变样,提到了银两,他整个人都不一样。

  炫耀国库有钱可以!

  让国库出钱?抱歉,请你躺边上去,别碍我眼。

  “你!”

  “你!”

  王新志指着顾言,手臂颤抖。

  “莫要争吵了。”

  “万国使者前来是大事,拨款二百万两吧,皇室仪仗就不用更换了,至于官袍之类,四品之上更换,四品之下就算了。”

  女帝开口,拨款两百万,当个和事佬,五百万她也觉得有点多,但五十万也少,二百万差不多了。

  “陛下!这......唉,算了,多谢陛下隆恩。”

  王新志有些难受,二百万两的确不够,可想了想也算了,反正时间还早,大不了慢慢磨。

  礼部尚书说完这话后,马上吏部尚书陈正儒出来了。

  “陛下,既然拨款礼部二百万两,还望陛下拨些给吏部,倒不是提高官员俸禄,只是这三年来,各地官员俸禄极低,也无奖赏银两,如今中月佳节快到,倒不如奖赏一批官员,并且给大魏所有官吏发些礼品,粮油之类。”

  陈正儒开口,他上来倒也没有说给天下官吏涨工资,这要是涨工资肯定不行,大魏突然暴富,不代表每年都能收这么多钱。

  要是每年都有这么多银两,那的确可以涨工资。

  “爱卿需要多少?”

  女帝平静问道。

  “臣,就不要太多了,五千万两吧。”

  陈正儒脸不红心不跳道。

  文武百官:“.......”

  女帝:“.......”

  好家伙,好家伙,好家伙,什么叫做狮子大张口?这就叫做狮子大张口啊。

  五千万两?整个大魏所有官吏发一遍,估计也要不了这么多吧?

  这相当于多奖一个月的俸禄啊。

  “陈大人,您是认真的吗?”

  顾言说话都有些古怪了。

  “那倒没有,主要是留个讨价还价的余地,顾大人觉得多少合适?”

  陈正儒微笑道,他知道自己要价狠了点,但不这样不行啊,真要说个八百万两,一千万两的,回头肯定拿不到。

  不如直接开个天价,然后让你慢慢压。

  “八十万两如何?”

  顾言想了想,说出一个极低的数额。

  陈正儒:“.......”

  八十万两?

  你还是人吗?八十万两一人分一两米当做中月佳节的礼?你送的出手?

  “最低两千万两。”

  陈正儒神色严肃了。

  “一百五!”

  顾言也严肃起来了。

  “顾尚书,你过分了哈,礼部都给二百万两,我整个吏部才给一百五?”

  陈正儒有些恼了,我都开始严肃起来了,你还跟我玩这套?

  “两千万两不可能,三百,三百极限了,再多一两都不行,死也不给。”

  顾言也放下狠话。

  就三百万两,多一两不给。

  “陛下!顾尚书年事已高,让他回去吧,臣愿意接替户部之责。”

  陈正儒懒得理会这家伙了,直接申请去户部。

  吏部尚书换户部尚书,挺不错的。

  “行了。”

  “两位爱卿莫争了,给吏部拨八百万两吧,再答应明年也有,只多不少。”

  女帝依旧中和一番,给八百万两,但许诺明年也给,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虽然不多,但至少让官吏期盼明年的中月佳节。

  吏部和礼部要完银两了。

  工部,刑部也跟着开口了。

  一番争吵后,刑部七十万两,工部一百五十万两就打发走了。

  也就在此时,终于一道声音响起了。

  “陛下!既如今国库充盈,北伐之事,可否再议?”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朝堂瞬间安静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