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朝堂水太深,工部尚书你把握不住啊!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二十七章:朝堂水太深,工部尚书你把握不住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七章:朝堂水太深,工部尚书你把握不住啊!

  [千千小说]

  守仁学堂。

  陈星河看着已经远去的华星云,一时之间不知道再想什么事情。

  “师兄。”

  许清宵喊了一声,陈星河也回过神来了。

  “清宵师弟,记住,这人一定不能深交,虚与委蛇可以,其他的不行。”

  陈星河再次跟许清宵强调一句。

  因为他愈发觉得,这个华星云有问题。

  “恩,我明白。”

  许清宵不傻,华星云有如此威望,三年前在京都的威名不弱于自己,而且更是背靠大魏文宫,苗根正红的人物,长得有这样俊美,妥妥就是主角的面板。

  这要是不狂不傲?

  那主角他来当,自己现在回乡下种田去。

  十年社会毒打告诉许清宵一个事实,但凡是那种第一次见面,对方成就不弱于你,或者是比你高的人,上来就是嘘寒问暖,各种友好,这种人不说没安好心,但绝对不可能是真心朋友。

  朋友是什么?从最开始的普通到逐渐熟络,然后再到无话不谈,交心交底。

  这种人?不是坏人也绝对不会是好人,至少给自己的感觉是这样。

  当然事事不能想的太绝对,万一人家是个好人呢?

  但这年头,好人活不长啊。

  许清宵回到书房内,开始继续鼓捣自己的东西了。

  对于大魏的发展,还有很多路要走。

  水车粮产、九年义务教育、高速公路、全面温饱。

  哪一个不是重要的事情?

  哪一个不是提高大魏国力的事情?

  哪一个不是赢得民心的事情?

  别的不说,只要自己敢说出九年义务教育,天下百姓估计要喜极而泣了,如果自己是皇室一脉,估计恨不得自己当皇帝。

  不过九年义务教育这东西太大了,最起码以现在的大魏扛不住。

  真要做了,每年至少七八万万两白银补贴进去,甚至只多不少,毕竟九年读书不花钱,这是什么概念?

  而且想要做到这个程度,不仅仅是国税要多,而且经济也要繁荣起来,否则的话,还是不行。

  眼下还是得围绕着粮产来做功夫。

  水车的事情,理论上应该是解决了,那么依靠水源,大魏粮产至少翻倍起步。

  但这还远远不够。

  如今的大魏,就如同暴风雨的船,随时可能会被打翻。

  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明天突邪王朝或者是初元王朝向大魏开战,许清宵都不会太惊讶,因为大魏的底子,太虚了。

  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两件事情要做。

  第一,真正可以量产的种子,土豆,红薯。

  第二,可以让粮食更好生长的有机化肥。

  第三,新的稻种,目前大魏的稻种是两季稻,如果能找到三季稻,四季稻,这就是直接性的翻倍。

  解决以上三个问题,大魏所有的危难直接少一半,距离女帝叫自己爹更进一步。

  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己也可以享受一段悠闲生活了。

  所以,对比这件事情,朝堂之争,许清宵看淡了不少,当然前提是没人招惹自己,如果有人招惹自己,许清宵不介意请他下线。

  守仁学堂内,许清宵收回了心神,开始了新一轮的制定计划。

  而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

  此时,文宫当中有不少人再等待着华星云的到来。

  自华星云要回归大魏京都,可以说文宫所有人都翘首以盼,恨不得华星云早点来。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大魏文宫当真是有些憋屈。

  自从许清宵来了京都以后,大魏文宫这段时间的确很憋屈,动不动有异象出现,而且全部都是因为许清宵。

  两位大儒接连上场,结果不但没有将许清宵压住,反而让许清宵更加嚣张起来了。

  试问一下,谁服?

  可大儒上场都压不住许清宵,总不可能让天地大儒出面吧?

  他许清宵配吗?

  肯定不配啊,真派天地大儒上场,就算赢了又能如何?还不是丢人现眼。

  可现在不一样了,华星云回来了,整个文宫所有儒生都看到了希望,至少朱圣一脉的儒生都兴奋不已,他们恨不得华星云今日回来,明日就去打许清宵的脸。

  狠狠的打。

  “来了,来了,他来了。”

  “华星云回来了。”

  “你们看,啷个就是华星云。”

  “在那里?在那里?”

  “华星云在哪里?”

  “华兄来了吗?”

  “星云大才在何处?”

  文宫的儒生们沸腾起来了,他们望着不远处走来的人影,一个个显得异常兴奋与激动。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看到了某位圣人。

  不远处,华星云缓缓走来,他面上带着温和笑容,令人如浴春风,谦谦有礼,没有一点倨傲之色。

  “华兄,许久不见,当真是想念啊。”

  “星云兄,我等已经备好酒宴,就等您回归了。”

  “星云兄,一别三年,再见之时,你依旧如此这般少年啊。”

  “华兄,还记得我吗?当年你在京都醉念三十诗,名动大魏,直到今日,我还未曾忘记,你应该记得我吧,我就是站在一旁给你旁边大儒倒酒的,对,就是我。”

  “华兄,华兄,你记得我吗?你离开京城之时,我是在墙角哭的,你走的时候,还对我挥了挥手,记得吗?”

  “星云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你不认识我了?没事,我刚来的。”

  见到华星云出现,众儒生一窝蜂的凑了过去,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反正先蹭个脸熟就行。

  这又不吃亏。

  “诸位好久不见。”

  然而华星云没有任何厌烦之色,反而依旧保持温和,甚至朝着众人一拜,将君子礼仪展现的淋漓尽致。

  “客气,客气了。”

  “华兄,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是啊,华兄,您跟我们这一拜,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星云兄果然名不虚传,谦谦有礼,对比一下,这狂生许清宵,与星云兄根本不配相提。”

  “是啊,这许清宵连星云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别说脚指头了,连星云兄一根毛都比不上。”

  “对对对,毛都不如。”

  众人再次夸赞,同时恶狠狠地踩了许清宵一脚。

  然而华星云脸色却微微一变,朝着众人温和道。

  “诸位,兄长贤弟,星云方才从守仁学堂回来,已经拜访过许清宵了,许大人了。”

  “许大人为官清廉,又有儒道大家之风,星云对许大人敬佩不已,也敬重不已,虽许大人与大魏文宫有些不和,可这当中也定有些误会,他绝非诸位口中狂生,反而谦谦有礼。”

  “还望诸位莫要如此,我与许大人至少初次见面算是不错,也愿意结交他这个朋友,如若诸位捧杀华某,又践踏许大人,请恕星云不喜。”

  华星云很认真地开口,为许清宵解释,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与态度。

  可这话一说,众人皆有些好奇了。

  这剧本有些不对啊。

  华星云突然回归,按理说无论如何都要去针对许清宵的啊?怎么现在竟然和许清宵熟络上了?而且看华星云这种样子,似乎还觉得许清宵非常不错。

  宁可为了许清宵得罪他们?

  这不合理啊。

  但不合理归不合理,华星云在大魏文宫还是有一定的地位,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讪笑着夸赞道。

  “华兄果然非常人,能以怨报德,当真是我辈读书人之楷模啊。”

  “是啊,既然华兄都这样说了,那我等也就不说什么了。”

  “对比之下,华兄当真是谦谦如玉,我等佩服,佩服啊。”

  “也是,许清宵也是一时走上歧途,我明白华兄的意思,想要好好与许清宵交心,然后将他引上正路。”

  “当真是聪慧啊,华兄不愧是华兄,大魏文曲星之名,也并非浪得虚名,用这种方法,来感化和教诲许清宵,我等佩服,佩服。”

  众人开口,先是讪笑开口,而后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分析这件事情。

  但华星云没有再解释什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解释不清楚,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没有说什么了,而是朝着文宫里面走去。

  大魏文宫内。

  陈正儒,孙静安,王新志,陈心,周民五位大儒静静在等候着。

  华星云快步走来,朝着五人一拜。

  “星云,拜见五位大儒。”

  “星云,拜见老师。”

  华星云先是朝着五人一拜,这是儒者之拜,随后又站在陈心面前,双膝跪下,行跪拜大礼。

  “星云,起身吧。”

  陈心大儒将华星云搀扶起来,而后者看向自己的老师,声音略显伤感。

  “老师,学生周游列国三年,也未曾与老师写过书信,实在是因为有许多事情,不过与方便,今日再见老师,学生自愧无比,还望老师莫要责备。”

  华星云略显伤悲,他如此说道,希望对方不要怪罪自己。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陈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念了两声回来就好,

  “星云啊,此番你回来,倒是刚好,太平诗会即在眼前,科举也马上到了,你这些日子就待在文宫吧,好好学习,然后再与这些儒生们,讲一讲这些年的经历,让他们多多学习。”

  此时,孙静安的声音响起,脸上挂着笑容,如此说道。

  “敬遵孙儒之命。”

  “不过学生还是想着,入朝为官,毕竟这次周游列国三年,有许多感悟,愿意为国效力。”

  华星云起身,朝着孙静安一拜,非常听话,但也提出自己的想法。

  “很好,很好,你从列国周游而归,第一时间便能想到为大魏效力,很不错,非常不错,那你想去六部之中那个部门?”

  孙静安很满意华星云的表现,回来第一时间就想着为国家出力,这才是真正的儒生啊。

  对比一下许清宵。

  呵呵,当真是连毛都配不上。

  只是孙静安开心,可其余四位大儒面色很平静,尤其是陈正儒,神色略显得冷漠一些。

  “学生想去户部。”

  华星云开口,刹那间五位大儒的脸色皆然变了变,哪怕是孙静安脸色也有些变化。

  因为他希望华星云先去兵部,或者刑部,去户部就有些不太好。

  倒不是说不希望华星云与许清宵斗起来,他甚至巴不得华星云去找许清宵麻烦,可问题是,现在许清宵在户部如鱼得水,还是四品侍郎。

  真去了,只会被许清宵各种打压,倒不如先去兵部或者刑部,最起码有他们在,许清宵还不敢插手过去。

  可其余四位大儒脸色变化原因很简单。

  华星云还没回来的时候,整个大魏都在讨论他,也都在谈论,华星云这趟回来,是不是想要找许清宵麻烦。

  结果华星云直接就要去户部,还说不是找许清宵麻烦?

  本来现在就是多事之秋,再加上许清宵的的确确是在帮大魏做事,华星云过去干什么?给许清宵添乱吗?

  这是陈正儒的想法,他对华星云的确有意见,不过如果华星云自己低调一些,他也不会说什么,权当做看不见罢了。

  但华星云摆明要去找许清宵麻烦,他如何愿意?

  其余三位大儒想法则简单一些,认为华星云表面上温和谦虚,可骨子里还是有傲气的,去户部就是为了和许清宵比一比。

  三年前的华星云,他们可没有忘记,哪怕现在华星云收敛了许多,但对一个人的印象,可不会因为突然的转变,而发生变化。

  “不可!”

  陈正儒开口,下一刻,他直接说道。

  “去礼部吧,万国使者马上就要来了,你周游列国,认识许多人,去招待他们,也算是不错,做好此事,算功劳一件。”

  陈正儒平静开口,直接否决了华星云的想法,去户部?不可能,去礼部差不多了。

  大不了给个员外郎的职位,至于户部,就别想了。

  “陈儒,您误会了。”

  “诸位大儒,都误会了。”

  “星云知道,许清宵在户部,也知道如今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皆然说我华星云要与许清宵要不死不休,但星云去户部,有三件事情。”

  “其一,星云在异国他乡,见识到许多东西,可以帮助到大魏。”

  “其二,如今大魏国力衰弱,星云三年前离开,便有些后悔,如今回来,自然希望大魏国力昌盛,所以去户部是为了尽力。”

  “其三,正是因为京城百姓都这么误会,所以星云更要去户部,尽心尽责,帮助户部,帮助许大人,如此一来的话,谣言不攻自破。”

  “否则,京城百姓会如何看我?说不准,谣言成真,到时不管学生如何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学生了。”

  华星云一番话说的极其认真,也极其慷慨。

  他去户部,绝对不是为了针对许清宵,而是为了帮助许清宵,一番话有一种肺腑之言的感觉。

  让五位大儒皆然有些疑惑了。

  尤其是孙静安,他是巴不得华星云找许清宵麻烦,可看华星云这样子,好像跟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啊。

  “你心意是好。”

  “但,还是先去礼部吧?”

  陈正儒微微皱眉,不过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还是要求他去礼部,户部就算了,至少现在别说。

  “陈儒,请您相信学生,学生可以立下誓言,如若有任何一点私心,必遭圣谴。”

  华星云一看陈正儒这般态度,不由急忙道,非要前往户部。

  “陈儒,既然星云有这般意图,为何如此阻拦?”

  “说到底星云是我们大魏文宫的人,陈儒公正无私,就更应该让星云去户部啊。”

  孙静安有些拿不准华星云到底再想什么,可他还是义无反顾支持华星云。

  “的确,星云有这种想法,老夫也支持。”

  王新志也开口赞同,支持华星云。

  不过陈心和周民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

  “陈儒,学生当真是如此啊。”

  华星云再次开口。

  而陈正儒却静静地看着他,两人对视,华星云眼神清澈,没有任何一点其他目光。

  “去户部,当卷吏,你愿意否?”

  沉默一会后,陈正儒开口了,让华星云去当卷吏,没有品级。

  “陈儒,你过分了!”

  “卷吏的确有些过分了。”

  孙静安与王新志第一时间开口,他大魏文宫天之骄子,号称大魏文曲星的华星云,去户部当个卷吏?

  这实实在在有些过分,不说员外郎吧,七品主事你也要安排一个吧?

  卷吏?

  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哪怕是陈心和周民也不禁皱眉。

  因为这个卷吏品级太低了,而且有些难听。

  可,华星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陈正儒一拜。

  “多谢陈儒。”

  华星云没有任何一点愤怒,也没有任何一点嫌弃,反倒是大大方方直接接受了这个卷吏身份。

  这下子,众人更加好奇了。

  他们实实在在不知道,华星云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三年来,华星云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有如此大的转变?

  我懵逼了,写到一点钟,七千五百字,我睡着了,坐在电脑面前睡着的,是我老婆喊醒我的,以为我猝了......

  洗了把脸,抽了几根烟,花了一个半小时写完最后两千五百字,再修改了一点。

  第三更写完了,二十分钟内修改!!!!!!!!!!!!!!!!!!!!

  今天三更!!!!!!!!!!!!!!!!!!!!!!!!!!!!!!

  修改完了,我马上滚回去睡觉,扛不住了!要死人了!

  守仁学堂。

  陈星河看着已经远去的华星云,一时之间不知道再想什么事情。

  “师兄。”

  许清宵喊了一声,陈星河也回过神来了。

  “清宵师弟,记住,这人一定不能深交,虚与委蛇可以,其他的不行。”

  陈星河再次跟许清宵强调一句。

  因为他愈发觉得,这个华星云有问题。

  “恩,我明白。”

  许清宵不傻,华星云有如此威望,三年前在京都的威名不弱于自己,而且更是背靠大魏文宫,苗根正红的人物,长得有这样俊美,妥妥就是主角的面板。

  这要是不狂不傲?

  那主角他来当,自己现在回乡下种田去。

  十年社会毒打告诉许清宵一个事实,但凡是那种第一次见面,对方成就不弱于你,或者是比你高的人,上来就是嘘寒问暖,各种友好,这种人不说没安好心,但绝对不可能是真心朋友。

  朋友是什么?从最开始的普通到逐渐熟络,然后再到无话不谈,交心交底。

  这种人?不是坏人也绝对不会是好人,至少给自己的感觉是这样。

  当然事事不能想的太绝对,万一人家是个好人呢?

  但这年头,好人活不长啊。

  许清宵回到书房内,开始继续鼓捣自己的东西了。

  对于大魏的发展,还有很多路要走。

  水车粮产、九年义务教育、高速公路、全面温饱。

  哪一个不是重要的事情?

  哪一个不是提高大魏国力的事情?

  哪一个不是赢得民心的事情?

  别的不说,只要自己敢说出九年义务教育,天下百姓估计要喜极而泣了,如果自己是皇室一脉,估计恨不得自己当皇帝。

  不过九年义务教育这东西太大了,最起码以现在的大魏扛不住。

  真要做了,每年至少七八万万两白银补贴进去,甚至只多不少,毕竟九年读书不花钱,这是什么概念?

  而且想要做到这个程度,不仅仅是国税要多,而且经济也要繁荣起来,否则的话,还是不行。

  眼下还是得围绕着粮产来做功夫。

  水车的事情,理论上应该是解决了,那么依靠水源,大魏粮产至少翻倍起步。

  但这还远远不够。

  如今的大魏,就如同暴风雨的船,随时可能会被打翻。

  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明天突邪王朝或者是初元王朝向大魏开战,许清宵都不会太惊讶,因为大魏的底子,太虚了。

  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两件事情要做。

  第一,真正可以量产的种子,土豆,红薯。

  第二,可以让粮食更好生长的有机化肥。

  第三,新的稻种,目前大魏的稻种是两季稻,如果能找到三季稻,四季稻,这就是直接性的翻倍。

  解决以上三个问题,大魏所有的危难直接少一半,距离女帝叫自己爹更进一步。

  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己也可以享受一段悠闲生活了。

  所以,对比这件事情,朝堂之争,许清宵看淡了不少,当然前提是没人招惹自己,如果有人招惹自己,许清宵不介意请他下线。

  守仁学堂内,许清宵收回了心神,开始了新一轮的制定计划。

  而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

  此时,文宫当中有不少人再等待着华星云的到来。

  自华星云要回归大魏京都,可以说文宫所有人都翘首以盼,恨不得华星云早点来。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大魏文宫当真是有些憋屈。

  自从许清宵来了京都以后,大魏文宫这段时间的确很憋屈,动不动有异象出现,而且全部都是因为许清宵。

  两位大儒接连上场,结果不但没有将许清宵压住,反而让许清宵更加嚣张起来了。

  试问一下,谁服?

  可大儒上场都压不住许清宵,总不可能让天地大儒出面吧?

  他许清宵配吗?

  肯定不配啊,真派天地大儒上场,就算赢了又能如何?还不是丢人现眼。

  可现在不一样了,华星云回来了,整个文宫所有儒生都看到了希望,至少朱圣一脉的儒生都兴奋不已,他们恨不得华星云今日回来,明日就去打许清宵的脸。

  狠狠的打。

  “来了,来了,他来了。”

  “华星云回来了。”

  “你们看,啷个就是华星云。”

  “在那里?在那里?”

  “华星云在哪里?”

  “华兄来了吗?”

  “星云大才在何处?”

  文宫的儒生们沸腾起来了,他们望着不远处走来的人影,一个个显得异常兴奋与激动。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看到了某位圣人。

  不远处,华星云缓缓走来,他面上带着温和笑容,令人如浴春风,谦谦有礼,没有一点倨傲之色。

  “华兄,许久不见,当真是想念啊。”

  “星云兄,我等已经备好酒宴,就等您回归了。”

  “星云兄,一别三年,再见之时,你依旧如此这般少年啊。”

  “华兄,还记得我吗?当年你在京都醉念三十诗,名动大魏,直到今日,我还未曾忘记,你应该记得我吧,我就是站在一旁给你旁边大儒倒酒的,对,就是我。”

  “华兄,华兄,你记得我吗?你离开京城之时,我是在墙角哭的,你走的时候,还对我挥了挥手,记得吗?”

  “星云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你不认识我了?没事,我刚来的。”

  见到华星云出现,众儒生一窝蜂的凑了过去,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反正先蹭个脸熟就行。

  这又不吃亏。

  “诸位好久不见。”

  然而华星云没有任何厌烦之色,反而依旧保持温和,甚至朝着众人一拜,将君子礼仪展现的淋漓尽致。

  “客气,客气了。”

  “华兄,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是啊,华兄,您跟我们这一拜,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星云兄果然名不虚传,谦谦有礼,对比一下,这狂生许清宵,与星云兄根本不配相提。”

  “是啊,这许清宵连星云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别说脚指头了,连星云兄一根毛都比不上。”

  “对对对,毛都不如。”

  众人再次夸赞,同时恶狠狠地踩了许清宵一脚。

  然而华星云脸色却微微一变,朝着众人温和道。

  “诸位,兄长贤弟,星云方才从守仁学堂回来,已经拜访过许清宵了,许大人了。”

  “许大人为官清廉,又有儒道大家之风,星云对许大人敬佩不已,也敬重不已,虽许大人与大魏文宫有些不和,可这当中也定有些误会,他绝非诸位口中狂生,反而谦谦有礼。”

  “还望诸位莫要如此,我与许大人至少初次见面算是不错,也愿意结交他这个朋友,如若诸位捧杀华某,又践踏许大人,请恕星云不喜。”

  华星云很认真地开口,为许清宵解释,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与态度。

  可这话一说,众人皆有些好奇了。

  这剧本有些不对啊。

  华星云突然回归,按理说无论如何都要去针对许清宵的啊?怎么现在竟然和许清宵熟络上了?而且看华星云这种样子,似乎还觉得许清宵非常不错。

  宁可为了许清宵得罪他们?

  这不合理啊。

  但不合理归不合理,华星云在大魏文宫还是有一定的地位,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讪笑着夸赞道。

  “华兄果然非常人,能以怨报德,当真是我辈读书人之楷模啊。”

  “是啊,既然华兄都这样说了,那我等也就不说什么了。”

  “对比之下,华兄当真是谦谦如玉,我等佩服,佩服啊。”

  “也是,许清宵也是一时走上歧途,我明白华兄的意思,想要好好与许清宵交心,然后将他引上正路。”

  “当真是聪慧啊,华兄不愧是华兄,大魏文曲星之名,也并非浪得虚名,用这种方法,来感化和教诲许清宵,我等佩服,佩服。”

  众人开口,先是讪笑开口,而后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分析这件事情。

  但华星云没有再解释什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解释不清楚,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没有说什么了,而是朝着文宫里面走去。

  大魏文宫内。

  陈正儒,孙静安,王新志,陈心,周民五位大儒静静在等候着。

  华星云快步走来,朝着五人一拜。

  “星云,拜见五位大儒。”

  “星云,拜见老师。”

  华星云先是朝着五人一拜,这是儒者之拜,随后又站在陈心面前,双膝跪下,行跪拜大礼。

  “星云,起身吧。”

  陈心大儒将华星云搀扶起来,而后者看向自己的老师,声音略显伤感。

  “老师,学生周游列国三年,也未曾与老师写过书信,实在是因为有许多事情,不过与方便,今日再见老师,学生自愧无比,还望老师莫要责备。”

  华星云略显伤悲,他如此说道,希望对方不要怪罪自己。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陈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念了两声回来就好,

  “星云啊,此番你回来,倒是刚好,太平诗会即在眼前,科举也马上到了,你这些日子就待在文宫吧,好好学习,然后再与这些儒生们,讲一讲这些年的经历,让他们多多学习。”

  此时,孙静安的声音响起,脸上挂着笑容,如此说道。

  “敬遵孙儒之命。”

  “不过学生还是想着,入朝为官,毕竟这次周游列国三年,有许多感悟,愿意为国效力。”

  华星云起身,朝着孙静安一拜,非常听话,但也提出自己的想法。

  “很好,很好,你从列国周游而归,第一时间便能想到为大魏效力,很不错,非常不错,那你想去六部之中那个部门?”

  孙静安很满意华星云的表现,回来第一时间就想着为国家出力,这才是真正的儒生啊。

  对比一下许清宵。

  呵呵,当真是连毛都配不上。

  只是孙静安开心,可其余四位大儒面色很平静,尤其是陈正儒,神色略显得冷漠一些。

  “学生想去户部。”

  华星云开口,刹那间五位大儒的脸色皆然变了变,哪怕是孙静安脸色也有些变化。

  因为他希望华星云先去兵部,或者刑部,去户部就有些不太好。

  倒不是说不希望华星云与许清宵斗起来,他甚至巴不得华星云去找许清宵麻烦,可问题是,现在许清宵在户部如鱼得水,还是四品侍郎。

  真去了,只会被许清宵各种打压,倒不如先去兵部或者刑部,最起码有他们在,许清宵还不敢插手过去。

  可其余四位大儒脸色变化原因很简单。

  华星云还没回来的时候,整个大魏都在讨论他,也都在谈论,华星云这趟回来,是不是想要找许清宵麻烦。

  结果华星云直接就要去户部,还说不是找许清宵麻烦?

  本来现在就是多事之秋,再加上许清宵的的确确是在帮大魏做事,华星云过去干什么?给许清宵添乱吗?

  这是陈正儒的想法,他对华星云的确有意见,不过如果华星云自己低调一些,他也不会说什么,权当做看不见罢了。

  但华星云摆明要去找许清宵麻烦,他如何愿意?

  其余三位大儒想法则简单一些,认为华星云表面上温和谦虚,可骨子里还是有傲气的,去户部就是为了和许清宵比一比。

  三年前的华星云,他们可没有忘记,哪怕现在华星云收敛了许多,但对一个人的印象,可不会因为突然的转变,而发生变化。

  “不可!”

  陈正儒开口,下一刻,他直接说道。

  “去礼部吧,万国使者马上就要来了,你周游列国,认识许多人,去招待他们,也算是不错,做好此事,算功劳一件。”

  陈正儒平静开口,直接否决了华星云的想法,去户部?不可能,去礼部差不多了。

  大不了给个员外郎的职位,至于户部,就别想了。

  “陈儒,您误会了。”

  “诸位大儒,都误会了。”

  “星云知道,许清宵在户部,也知道如今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皆然说我华星云要与许清宵要不死不休,但星云去户部,有三件事情。”

  “其一,星云在异国他乡,见识到许多东西,可以帮助到大魏。”

  “其二,如今大魏国力衰弱,星云三年前离开,便有些后悔,如今回来,自然希望大魏国力昌盛,所以去户部是为了尽力。”

  “其三,正是因为京城百姓都这么误会,所以星云更要去户部,尽心尽责,帮助户部,帮助许大人,如此一来的话,谣言不攻自破。”

  “否则,京城百姓会如何看我?说不准,谣言成真,到时不管学生如何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学生了。”

  华星云一番话说的极其认真,也极其慷慨。

  他去户部,绝对不是为了针对许清宵,而是为了帮助许清宵,一番话有一种肺腑之言的感觉。

  让五位大儒皆然有些疑惑了。

  尤其是孙静安,他是巴不得华星云找许清宵麻烦,可看华星云这样子,好像跟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啊。

  “你心意是好。”

  “但,还是先去礼部吧?”

  陈正儒微微皱眉,不过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还是要求他去礼部,户部就算了,至少现在别说。

  “陈儒,请您相信学生,学生可以立下誓言,如若有任何一点私心,必遭圣谴。”

  华星云一看陈正儒这般态度,不由急忙道,非要前往户部。

  “陈儒,既然星云有这般意图,为何如此阻拦?”

  “说到底星云是我们大魏文宫的人,陈儒公正无私,就更应该让星云去户部啊。”

  孙静安有些拿不准华星云到底再想什么,可他还是义无反顾支持华星云。

  “的确,星云有这种想法,老夫也支持。”

  王新志也开口赞同,支持华星云。

  不过陈心和周民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

  “陈儒,学生当真是如此啊。”

  华星云再次开口。

  而陈正儒却静静地看着他,两人对视,华星云眼神清澈,没有任何一点其他目光。

  “去户部,当卷吏,你愿意否?”

  沉默一会后,陈正儒开口了,让华星云去当卷吏,没有品级。

  “陈儒,你过分了!”

  “卷吏的确有些过分了。”

  孙静安与王新志第一时间开口,他大魏文宫天之骄子,号称大魏文曲星的华星云,去户部当个卷吏?

  这实实在在有些过分,不说员外郎吧,七品主事你也要安排一个吧?

  卷吏?

  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哪怕是陈心和周民也不禁皱眉。

  因为这个卷吏品级太低了,而且有些难听。

  可,华星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陈正儒一拜。

  “多谢陈儒。”

  华星云没有任何一点愤怒,也没有任何一点嫌弃,反倒是大大方方直接接受了这个卷吏身份。

  这下子,众人更加好奇了。

  他们实实在在不知道,华星云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三年来,华星云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有如此大的转变?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