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程立东的威胁,异术危机,麻烦接踵而来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程立东的威胁,异术危机,麻烦接踵而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九章:程立东的威胁,异术危机,麻烦接踵而来

  学堂内院。

  许清宵与程立东对持而立。

  两人都没有说话,显得有些安静。

  许清宵耐性很好,他不开口,看看程立东这回找自己又是什么。

  不得不说的是,程立东这家伙当真是阴魂不散啊,自己前些日子还以为这家伙已经下线了。

  却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脱胎换骨,晋级七品了。

  “许大人,如今这般风光,当真是羡煞程某了。”

  终于程立东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开口笑道。

  “客气话就没必要说了,程大人找许某,到底是为了何事?”

  许清宵出声,倒是直接,询问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许大人,今日过来是想告诉您两件事情的,希望您提防一下。”

  程立东开口道。

  “哦?还望程大人多多提醒。”

  许清宵有些好奇。

  “第一件事,已经有人再着手调查您修炼异术之事,此事与我无关,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刑部就会收到卷宗,到时候对许大人来说,可能是一场麻烦,不过许大人也不要慌。”

  “这件事情,程某是关键人证,只要程某不出现,可以保证许大人有惊无险,毕竟刑部多多少少还是会偏袒许大人您,哪怕是真有大人物想要做文章,程某也相信,许大人也能化险为夷。”

  这是程立东说的第一件事,让许清宵提防一些。

  然而,许清宵没有任何变色,反而显得更加冷静了。

  若是程立东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走人了,许清宵反而有些慌了。

  可他说出这话,许清宵就一点都不慌,因为他看得出来,程立东还是想要与自己合作啊。

  这番话,话里话外表达的意思不就是再说,自己修炼了异术,我程立东知道,现在有人再调查你,是谁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仇家多,不过你也别担心。

  只要我不出面,这件事情就不会引火上身,当然想要让我不出面,也不是不行,跟我合作,白的你最大,黑的我最大,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对于程立东这番言论,许清宵十分清楚。

  “第二件事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看着许清宵面无表情,程立东也没有其它什么神色,而是开口道。

  “第二件事情就更为简单一些,程某听说,有人已经悬赏许大人的命了。”

  程立东开口,许清宵瞬间沉默了。

  此时,程立东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许清宵的回答。

  如果说第一件事情,许清宵不在乎,那无所谓,因为自己的意思,许清宵明白,可这第二件事情,就不一样了。

  “出价多少?”

  过了半响,许清宵平静询问。

  此话一说,程立东愣了一下。

  哈?

  出价多少?我跟你说,有人要杀你,你问我人家出价多少?你有病吗你?

  程立东再一次愣住了,他发现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自己有什么变化,无论许清宵身居何位,这家伙就是有点问题。

  还能不能正经聊天啊?

  见程立东不说话,许清宵则不由猜到。

  “十万两?”

  “二十万?”

  “还是五十万?”

  许清宵不断猜测,他想知道对方开了个什么价,如果数额真的大,那就真得提防提防了,如果数额不大的话,也要找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够了。”

  “许大人,您是真傻还是装糊涂?”

  “程某今日来找许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许大人不知吗?”

  程立东不想跟许清宵在这里闲扯,他想要完成自己的目的。

  “我是认真的,出价多少。”

  许清宵神色严肃,给予这个回答。

  “不清楚,但不会很少。”

  程立东看许清宵如此认真,不由微微皱眉,给了解释。

  “谁想要杀我?”

  许清宵继续问道。

  “妖魔。”

  程立东也不忌讳,直接开口。

  “妖魔?”

  这个回答让许清宵有些没想到啊,说实话他还以为是藩王或者是怀宁王这种人。

  没想到竟然是妖魔?

  “他们为何要杀我?”许清宵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好端端的,妖魔来杀自己作甚?

  可这话一说,程立东眼神不由古怪,看向许清宵,一时之间不知道许清宵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

  “有话就直说,程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

  许清宵有些没好气。

  “妖魔杀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许大人,您不过入学四个月,便已经立言,乃是大魏正儒。”

  “虽然说,后面几个境界,一品一重天,可再差再差,您也能成为大儒吧?说句不算恭维的话,您成为天地大儒世人也不会太过于惊讶。”

  “您说,这些妖魔要不要来找您麻烦?想不想杀了您?”

  程立东一句话,让许清宵明白他为何是这个眼神了。

  是啊,自己儒道升级太快了,这个世界可是有妖魔的存在,而儒道先天就是克制妖魔的。

  如此一来的话,这些妖魔也害怕自己成为天地大儒,甚至成为圣人,毕竟前些日子自己请来圣意。

  这帮妖魔可是尝试过圣人的滋味,所以肯定不愿看到自己成圣。

  哪怕成圣再难,也不敢赌,因为赌输了,整个妖魔就完了。

  “他们害怕我的浩然正气,不敢动手,所以请人动手杀我,对吗?”

  许清宵继续问道。

  “一半一半。”

  “许大人虽然是六品正儒,不过对于妖魔来说,并非是不可压制,毕竟妖魔一族,可是会培养专门诛杀儒道强者的存在。”

  “之所以没有来找许大人麻烦,是因为大魏文宫就在京都,这些妖魔不敢靠近,一旦靠近,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如若许大人踏出京都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程立东回答,给许清宵耐心解释。

  寻常的妖魔,自然不敢靠近许清宵百丈之内,可一些大妖大魔还真不怕一个六品正儒。

  儒道先天克制妖魔,这是实话,一般来说可压制一品,比如说六品的妖魔在许清宵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但五品的妖魔,至少能和许清宵比划比划,而若是四品的妖魔,若许清宵没有其他手段,该死还是死。

  “大魏文宫?”

  许清宵不知道这大魏文宫竟然还有这种功效,这还当真是令人惊讶啊。

  “恩,大魏文宫乃是第五代圣人居住之地,蕴含圣意,镇压大魏京都,自然万邪不侵。”

  “许大人,您到底是不是儒生?”

  “程某怎么感觉,许大人对儒道一窍不通?”

  程立东这回真觉得有些古怪了,按理说许清宵是儒生,这些东西许清宵应该知道的啊?

  怎么搞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到底你是儒生,还是我是儒生啊?

  “额.......”

  面对程立东的询问,许清宵莫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问题,当真有些棘手。

  说来说去还是怪大魏文宫那帮家伙,无缘无故招惹自己,本来按照正常节奏,自己府试第一,理应该顺顺利利进入大魏文宫。

  再选个书院静修,这样一来,就可以了解很多事情。

  可问题是得罪了大魏文宫,自己身边也没几个读书人啊,关于读书的信息资料,全是许清宵自己看书看出来的。

  这个有点烦。

  “程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许清宵开口,他直接问道,

  这两个事他已经知道了,如果还没有其他事的话,那就不送。

  “许大人,程某是带着好意来的,程某有什么事,相信许大人应该知道吧?”

  程立东开口,他说了这么多话,归根结底还是一件事情。

  武帝遗宝。

  尤其是现在,他更加需要武帝遗宝,他还是想要与许清宵合作。

  只要许清宵原因,他可以与许清宵强强联手。

  “我不想碰,你应该知道如今的我,是什么身份。”

  许清宵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出问题所在。

  武帝遗宝已经被自己拿走了,就算告诉他又有何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回头这家伙更觉得自己有问题了。

  “许大人,我知道您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做一些事情。”

  “但我可以去做!”

  “许大人,程某愿意成为许大人手中的一把刀,一把见不得光的刀,而且许大人,妖魔已经悬赏,要来杀你。”

  “若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勤学武道,实力将会大大提升,到时候谁若是敢动您,程某第一个不答应。”

  “许大人,我知道如今你在皇城内,既受陛下器重,又得六部偏爱,甚至诸多国公列侯也对你好感倍增。”

  “可程某为官多年,也知道一些道理,若有利益,许大人自然高枕无忧,可如若没有利益,他们也不会真心帮助许大人。”

  “许大人,您可要好好想清楚啊。”

  程立东的声音不大,但他这一番话却是肺腑之言,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肺腑之言。

  在利益面前,他可以成为许清宵的朋友,可以无条件帮助许清宵,但前提是许清宵也要无条件帮助他。

  可若是有朝一日,自己真正的掌权了,真正的变强了,那就不需要许清宵了。

  当然也不一定要除,最好的结果就是,形同陌路罢了。

  听着程立东这番言语,许清宵面色平静,他很早的时候,就知道程立东是个什么人。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着狂,这个人有野心,而且有极大的野心。

  这样的人,的确是一把双利剑,用得好,可以帮自己解决很多事情,但用不好的话,就不仅仅只是伤自己那么简单了。

  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见许清宵不说话,程立东再次开口。

  “许大人,您现在的局势,我想您自己更明白,大魏文宫,怀宁亲王,各地藩王,还有番商异族,天下妖魔,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哪一个又不是凶威滔天?”

  “而程某,对您来说,就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宝剑,对内,怀宁王再如何也不敢真正动手,他只会派人来找您麻烦,而我就可以为您解决这个麻烦。”

  “至于各地藩王,叫嚣的再凶,他们也不会轻而易举撕破脸,但许大人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冲动,有程某在,也无惧于尔。”

  “还有天下妖魔,程某若是得到想要的东西,许大人这两三年应该不会离开京都,陛下也不会让许大人冒险离开,等两三年后,程某有信心踏入王境。”

  “到时你我文武配合,除非是绝世大妖魔,否则统统都是刀下之魂。”

  “最后便是大魏文宫,一群腐儒秀才,许大人若是愿意,程某敢弑儒。”

  “许大人,程某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您应该懂吧?”

  程立东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比卑微了,他还是向许清宵示好,甚至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也敢说。

  弑儒。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

  “程大人,您喝醉了。”

  许清宵开口了,他一句话,算是给予了回答。

  刹那间,程立东的目光阴沉下来了。

  自己一而再,再而三来找许清宵,当初许清宵身份卑微之时,他也客客气气,而现在许清宵身居高位,他也放下身段。

  卑微无比。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合作。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一次机会都不给自己,一次都不给。

  长长吐出一口气。

  程立东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大人,每个人的耐心都有限。”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难道,您就真不怕死吗?”

  “忘了和许大人说了,这些日子我都在严儒麾下,不过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有说。”

  程立东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已经冷冽起来了,同时语气也威胁起来了。

  当然他说的死,自然不是要出手,而是将异术这件事情说出来,去当人证,来威胁自己。

  “原来是去跟了严儒,我倒是说,你为何突然出现,也为何敢来与我商谈。”

  “程大人,如若没有别的事,许某不送了。”

  许清宵开口,他不可能与程立东合作的。

  虽然他说的话,的确让人动心,可许清宵明白,眼前的人,是一头饿狼,一头喂不熟的饿狼。

  现在跟自己虚以为蛇,可只要让他成长起来,自己第一个要被他搞。

  当然,要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程立东有野心,也聪明,会做事,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这种人用起来会相当舒服。

  可以帮自己很多忙,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至于举报自己?

  难道说跟他合作了,就不会举报自己吗?

  异术这个事情,短时间内无法影响到自己,水车之事还没有彻底落实,就算陛下要砍了自己的脑袋,就算文武百官都知道了。

  他们都不会杀自己的,最起码等大家的利益达成一致以后,再来慢慢商议。

  还有跟了严儒又能如何?

  严儒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修练了异术?

  他程立东当年没有证据,现在也没有证据,这就是许清宵的底气,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多的。

  如果有证据,那就拿出来,这样我也可以好好衡量衡量。

  拿不出证据,想要唬我?

  许清宵又不是傻子。

  “好!”

  “许大人,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程某倒要看看,许大人能坚持多久了。”

  程立东没什么好说的了,许清宵这般不给台阶,他有什么说的?

  不合作?

  那就不合作吧,他就不信,许清宵当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异术之事,乃是天下严禁之术,这种东西,涉及极大,想想看啊,堂堂大魏户部侍郎修炼异术,这种事情要是传开了,他许清宵该如何解决。

  不管这跟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许清宵敬酒不吃吃罚酒。

  程立东离开了。

  许清宵说到做到,不送就不送。

  待程立东走后,许清宵回到了茶桌面前,他静静地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待茶香四溢后,一句困了,又回到房内睡觉休息。

  房内。

  许清宵躺着,脑海当中浮现许多信息。

  他知道程立东敢举报自己,尤其是他知道程立东在严儒手下干活。

  许清宵就更加确信,这个程立东自己绝对不能碰,哪怕闹翻,哪怕撕破脸,哪怕他现在就去大肆宣传自己修练了异术。

  许清宵都不会与他合作。

  没有告诉严儒?

  骗鬼去吧,不告诉严儒,他区区一个捕头,有什么资格跟在严儒身旁?又有什么资格脱胎换骨?更有什么资格,入京?

  严儒钟意他?当自己三岁孩童吗?

  甚至包括他程立东今日来找自己,想来也是严儒安排的。

  大魏文宫那帮儒者,读书读书不行,但玩阴谋诡计绝对是一等一的。

  要知道,天下王朝更换了多少次?可天下文人还是中流砥柱,抛开知识就是力量这个点来说,儒者的身影,可从来没有在历史长河中消失过啊。

  甚至都没有被打压过,瞧瞧佛门和道宗,有几次差点灭绝了。

  别看朝堂之上,孙静安有事没事被自己怼几句,那是孙静安喜欢出来被打脸,可真正的大儒,一个个都藏在大魏文宫内。

  看似他们不问世事,可实际上一个比一个精,一个比一个会算计,沾惹那帮人,准没好下场。

  不过知道是知道大魏文宫都是一群老阴哔,可许清宵也产生了危机感。

  如果程立东当真撕破脸,对自己来说还是有麻烦的,而且是不小的麻烦。

  尤其是怀宁王现在也记恨着自己,一旦程立东翻脸了,只怕怀宁王会在第一时间抓住这个不放。

  自己当初请圣意杀了怀宁王之子,许清宵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怀宁王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而且会闹得很大。

  至于怎么闹,许清宵暂时想不到,能想到的就是,怀宁王不会放过自己。

  还有镇西王,大魏文宫,到时候便是铺天盖地的指责。

  “这个程立东,当真是阴魂不散啊,吴言啊吴言,你没本事就别去找他麻烦啊,自己偷偷自杀多好啊,坑死了我。”

  许清宵一阵头皮发麻。

  他其实可以跟程立东虚以为蛇,但问题来了,程立东是什么人?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且也是个聪明人,自己可以拖他一天,两天,三天。

  架不住拖他一年两年三年啊。

  最多拖一两个月,可一两个月后,自己跟程立东说,其实我是耍你的,我根本就不想与你合作,或者是说再把程立东骗走。

  那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程立东提刀来砍自己,往死里砍的那种,绝对是命都不要了。

  人世间最绝望的是什么?不是没有希望,而是刚有一点希望,结果马上熄灭了。

  所以许清宵连迂回都不愿意去迂回,他太懂这种人了,一旦让他们产生希望,他们会疯了一样去努力,但谁要是破灭了他们的希望。

  他们将丧失一切理智。

  所以,这就是许清宵拒绝与程立东合作的原因。

  而且,自己现在拒绝程立东,许清宵甚至相信程立东不会轻举妄动,他是一个懂得隐忍之人。

  可若是自己真答应下来了,程立东会相信吗?拿什么理由相信?自己总要给个能让他信服的东西吧?

  武帝遗宝的位置?

  给他,他估计立马就去查看了,发现没有,回来就撕破脸,连等都不会等一下。

  这家伙,不太好处理啊。

  一时之间,许清宵不禁叹了口气。

  程立东、白衣门、怀宁王、大魏文宫、天下妖魔。

  这还是明面上的敌人,暗中肯定也有人巴不得自己死。

  好气!

  我许清宵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都要来找我麻烦?我就是个读书人啊,招谁惹谁了啊?

  想到这里,许清宵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是先看看书吧。

  华星云送来的书籍,先看完再说,指不定过两天就要还回去。

  等看完书,若是找到线索,就去文宫,找不到线索,就去跟白衣门的人碰面。

  眼下,自己一定要稳重,也一定不能慌了阵脚,该干嘛干嘛,一切照常。

  而此时。

  从守仁学堂走出来的程立东,面色很平静,一扫方才的阴沉。

  他步伐很快,在京都巷子里左右穿梭,刹那间忽然消失了。

  随后几道身影出现,皱着眉头,打量着周围。

  他们是跟踪程立东的,倒不是认识程立东,而是奉命在守仁学堂盯梢,但凡发现有来历不明的人去过守仁学堂,都要仔细调查住址和身份信息。

  “七品大圆满的高手,不要再追了,他已经发现了我们。”

  有人开口,瞬间察觉到程立东的实力境界,让大家不要继续跟踪。

  一刻钟后。

  京都一处宅院内。

  程立东悄然无息地出现在废弃宅院之中。

  “属下程立东,见过严儒。”

  宅院大堂内,一道身影背对着程立东,而程立东第一时间跪下。

  “如何了?”

  声音响起,是严儒的声音,不过他没有反过身罢了。

  “严儒,属下找了许清宵,但他依旧提防属下,始终不肯说出武帝遗宝的任何信息。”

  “也不愿意与属下合作。”

  程立东出声,如此说道。

  “不说是对的。”

  “老夫已经猜到了。”

  严儒没有半点惊讶,反而显得早就猜到一般。

  “严儒,许清宵若不愿与属下合作,这武帝遗宝难不成当真就被白衣门取走?”

  程立东有些不甘道。

  “不用担心,关键信息,还在许清宵手中,没有许清宵,白衣门也无法真正找到武帝遗宝。”

  “不过许清宵这般不合作,也必须要给他施压了,老夫已经跟几位大儒商谈好了,待太平诗会结束后,便会集体施压。”

  “即便陛下再如何器重他,涉及异术,他许清宵也逃不过一死。”

  “当然,关键还在你身上,你这段时间好好隐蔽,不要被任何人发现察觉。”

  “等需要你的时候,老夫会通知你的,明白吗?”

  严儒开口,如此说道。

  “属下遵命。”

  “只不过,许清宵修炼儒道,万一查不出他体内的异术该怎么办?”

  程立东直接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提出这个问题。

  听到这话,严磊摇了摇头道。

  “不可能查不出的,儒道有神通可以查出,就算他修炼儒道,藏得再深,我等也能查到,若是儒道查不出,也有其他办法,这个你不需要担心。”

  严儒回答,让程立东安心。

  后者点了点头。

  但很快,程立东又继续开口。

  “严儒,方才属下从许清宵学堂走出后,便察觉有人跟踪我,不过这些人已经被属下甩开。”

  “请严儒警惕。”

  程立东忠心无比道。

  “无妨,许清宵在大魏得罪这么多人,有人安排几个探子在暗中实属正常。”

  “再者,即便是被发现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你还是好好藏起来,老夫怕许清宵狗急跳墙,毕竟他目前还是有些能力的。”

  严儒如此说道。

  “属下明白,是属下多虑了。”

  程立东当下点头回答。

  严儒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是挥了挥手道。

  “回去吧。”

  说完此话,严儒便没有继续开口,而程立东则抱拳遵命,随后一个翻身,越过房墙,离开了此地。

  待程立东离开一刻钟后。

  一道声音响起。

  “严儒,这个程立东,面相似狼,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心思极多,说不定会反咬我们一口,我等需要用他吗?”

  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宅内暗处,有一道人影开口。

  “需要。”

  “他是唯一一个能让许清宵死的人,是一枚重要的棋子,许清宵一日不死,他这枚棋子就一日得留。”

  “至于他的心思,老夫早就知道,他想要借助我,完后他的心愿,不过这没有关系,我在利用他,他也在利用我。”

  “只是,等我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是一枚废子,任他死活。”

  “可他却不能不需要我等,否则的话,他体内的东西,可就压不住了。”

  严儒开口,自信无比道,他早就知道程立东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是个会咬人的狼。

  但那又如何?他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足以保证程立东跳不起来。

  “恩,这倒也是。”

  “不过这个程立东,到底有什么目的,宁可付出如此代价,不过他也是愚蠢,碰了那个东西,到头来就是死路一条。”

  “包括那个许清宵,如若程立东所言是真,那这个许清宵最终也是死路一条,古今往来,但凡修炼异术者,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这些人啊,愚昧不知,儒道虽然暂时可以压制他体内的魔念,可一旦等魔念成长,只怕圣人也压不住。”

  “愚不可及。”

  阴影中的声音响起,同意严儒的观点,同时道出了一个......秘密。

  程立东修炼了异术。

  是的,他修炼了异术。

  投靠严儒自然要付出代价,程立东的野心太大了,如若没有点能力,谁敢驾驭他?

  而程立东修炼了异术,他严磊就能真正驾驭程立东了,因为没有他严磊,程立东体内的魔种很快就会爆发出来。

  所以程立东即便是再怎么虚伪,再怎么隐忍也不用担心,没了他严磊,他程立东就是死路一条。

  而他不一样,没有了这个程立东,他照样是大儒。

  这不是阴狠歹毒,这是权谋,棋盘,棋子罢了。

  “严儒,你这般做,往后就没有晋升之路了,其实我还是愿劝你一句。”

  那声音再次响起,让严磊冷静一番,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已经配不上大儒之位了。

  很有可能会跌落儒位,即便不跌落儒位,他这辈子也别想晋升为天地大儒了。

  因为做法偏激,也不是儒者之风。

  可严磊却语气平静道。

  “老夫已经下定决心了,大魏文宫是光明的,可总有人要去阴暗的地方,儒道昌盛,依靠的不仅仅是天下文人。”

  “更需要一股力量,不为儒道也好,阴暗也罢,这世间本身便有阴有阳,老夫心意已决,不用多劝了。”

  严磊出声,态度异常坚决。

  是!

  自己现在的做法,是有一些偏激,也是有些不人道。

  但,那又如何?

  许清宵已经让自己身败名裂,相鼠之诗,天下流传,百姓称许清宵是好官,怒怼大儒,为民申冤。

  而自己原本是受百姓敬仰的大儒,却因为许清宵,导致自己差一点儒位不稳,现又被天下百姓指责辱骂。

  更是要遗臭千年。

  这笔账,自己怎么可能会轻易抹去?

  这个仇,自己怎么可能会轻易忘记?

  所以他要以十倍的方式,还给许清宵。

  同时,也为朱圣一脉,铲除异己。

  如若说,自己以前是大魏文宫的光芒,那现在他便是大魏文宫的阴影,做一些见不得人,但必须要做的事情。

  酉时。

  守仁学堂。

  许清宵目光之中露出欣喜之色。

  他找到了大圣人的重要信息了。

  这是圣人传世录。

  记载了大圣人许多事情,其中就涉及到圣人门徒。

  书中记载,第一代文圣,有七位弟子,每一位弟子都与众不同。

  第一位极为俊美,是朝歌,信息上对的很全。

  而这第二位,则为‘斩邪’

  【斩邪,将相之后,少时习武,十岁七品,十五六品,二十五品,二十五岁四品,三十岁三品,三十五岁二品,号称武道绝世天才,修炼真龙破邪法,以斩妖除邪为己任,后一直停顿在二品武者之境,迟迟无法突破】

  【最终于四十五岁时,偶遇大圣人,与其详谈三天三夜,顿悟武道,正式踏入一品武道之境,震动十国,后拜师大圣人,愿为大圣人保驾护航,而大圣人为其取名破邪,斩邪除恶,后经历黑暗大乱,生死未卜】

  【此为上古书籍记载,后世人王博通查阅而出】

  看完内容,许清宵几乎可以笃定,文宫出现的第二人,就是斩邪无疑了。

  首先年龄上对得上,其次那文宫第二人,也的的确确充满着一种武道高手的感觉,再者又对异术如此了解。

  种种迹象都符合,不是斩邪是什么?难不成还是个妖魔?

  想到这里,许清宵有些喜悦了,总算是找到了相关内容了。

  不过这个王博是谁啊?好像朝歌的信息,也是这人写出来的。

  若是有空,得找找这个人,一口气问清楚,也免得等人出来以后,自己又要去找半天对方的详细资料,多麻烦啊。

  将书合上,许清宵连饭也不吃,直接躺床上,开始潜睡,入文宫。

  下一刻。

  天地文宫。

  “朝歌兄长!”

  许清宵开口呼喊,一时之间,文宫内两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贤弟,怎么了?”

  朝歌好奇问道。

  “朝歌兄长,已经查清楚了。”

  “破邪兄长,愚弟查清楚您的来历了,您是大圣人第二位弟子,名为破邪,将相之后,少年习武,三十五岁便突破武道二品,斩妖除邪,为天下生民。”

  “只是二品之后,却停滞十年,偶遇大圣人,畅谈三天三夜,最终一夜顿悟,踏入武道一品,您为了报恩,也敬佩大圣人,所以拜师圣人。”

  “大圣人给您取名破邪,后来一场大战之中,您就生死未卜。”

  许清宵将得知的信息,告知中年男子。

  后者听到这番话后,不由显得若有所思。

  “破邪?破邪?”

  他喃喃自语,莫名之间,对这个名字格外的熟悉。

  “对!”

  “我应该是叫破邪,我记忆深处,记得这个名字。”

  “贤弟,当真是劳烦您了。”

  得知自己的基本信息后,破邪很感激许清宵,更是朝着许清宵一拜。

  “破邪兄长,莫要客气,这是愚弟应当做的事情。”

  许清宵连忙开口,这情他不敢承。

  先不说破邪儒道什么品阶,武道一品,这是什么概念啊?

  这要是恢复了记忆,教自己修练武道,那还不是洒洒水的事情?

  “对了,朝歌兄长,破邪兄长,我遇到了麻烦。”

  既然把身份信息说清楚了,许清宵也顺势说出自己的事情。

  “什么麻烦?”

  两人有些好奇。

  许清宵倒也没有详说,就是将事情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下。

  到最后许清宵直接开口。

  “两位兄长,可否有压制异术魔种的法门吗?”

  “程立东投靠严儒,敢来找我,显然是有办法查出我体内的魔种。”

  “若是被逼到哪一步,只怕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麻烦。”

  许清宵问道。

  此话一说,两人皆然沉默。

  朝歌眉头紧皱,在沉思。

  而破邪也在沉思。

  许清宵完全相信,严磊有法门可以查出自己体内的魔种,他知道自己也修炼了儒术,但还敢让程立东来找自己。

  显然是有恃无恐。

  无非是对方暂时还不想动自己。

  或许是因为局势问题,也或许是因为现在不好下手。

  可迟早有一天,严磊一定会出手的。

  甚至不仅仅是严磊。

  而是大魏文宫,以及天下所有读书人。

  连带着怀宁亲王,各地藩王,还有自己所有的敌人。

  因为,一旦查出自己真修炼了异术。

  的确是.......死罪。

  眼下许清宵唯一的寄托,就是这两人了。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

  终于,破邪的声音响起了。

  “有一个办法!”

  “只是有些麻烦。”

  他的声音响起,让许清宵的眸子亮起来了。

  “破邪兄长,什么办法?”

  许清宵不在乎麻烦不麻烦,总比没办法要好吧?

  “民意镇魔!”

  破邪开口,说出一个办法。

  “民意镇魔?”

  许清宵好奇了,一旁的朝歌也有些好奇了。

  “清宵贤弟,我能察觉,你体内有民意之力,这个无法做到压制魔念,但却可以掩盖你的魔种。”

  “他们想要查出你的魔种,无非是借助儒道神通,可如若你体内有海量民意,可以屏蔽儒道神通。”

  “但麻烦的就是,你体内的民意并不多,需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民意,否则一旦撕破脸,就麻烦了。”

  破邪开口,道出唯一办法。

  而许清宵却有些若有所思了。

  民意可以遮掩自己体内的魔种?

  这是个好事,也是一个新知识。

  但自己体内的民意,前几日已经被消耗干净了。

  想要获取新的民意,只怕的确有些难,除非水车工程今天全部落实。

  百姓感受到水车的好处,从而产生大量民意民心。

  不然的话,想要一下子获得大量民意,很难。

  “清宵贤弟,你先别急,民意是一种极其玄奥的东西,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获取。”

  “而且也不见得只有这一种办法,愚兄再想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破邪继续开口,帮许清宵再想想办法。

  “好,劳烦兄长了。”

  许清宵也不矫情,感谢一声后,便离开天地文宫了。

  有没有其他办法暂放一旁,民意这个得研究研究了。

  从天地文宫离开后。

  许清宵起身。

  看了一眼天色,直接离开守仁学堂。

  去会一会白衣门。

  躲着没有用,反正现在一堆麻烦事,也不怕再来一件。

  他倒要看看,白衣门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