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交易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十七章:交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交易

  许清宵有点郁闷了。

  怎么这个家伙阴魂不散啊?

  南豫府的官差就是废物吗?连个逃犯都抓不住?

  不对,他受伤了。

  心中有些郁闷的许清宵,突然之间察觉到对方身上的伤势。

  很严重,气血紊乱就不说,手臂上全是血,已经渗透出来了。

  看来上面的官差还是有点作用。

  既然受伤了,许清宵稍稍松了口气,自己好说歹说也入品了,不至于连个伤患都打不过吧?

  后者似乎一眼看穿许清宵的想法。

  他从阴暗处走出来,披头散发,显得有些狼狈,其目光盯着自己,但眼神中没有杀意和凶意,反而十分平静。

  “劝你收起愚蠢的想法。”

  “你不过刚刚入品。”

  “我早已经踏入八品,虽然受了重伤,不过想要杀你的话,太容易了。”

  “就好像象和蚂蚁一般,受伤的大象也能轻易踩死一只蚂蚁。”

  他语气很冷漠,眼神中也闪过轻蔑。

  不过话虽霸气,但许清宵又不是三岁小孩。

  你说你强你就很强?

  唬我?

  许清宵不上当,依旧保持戒备。

  砰。

  只是下一刻,中年男子面前的一块石头崩碎,这块石头至少有半米宽,如今化为一堆粉末,被风吹动。

  “现在信了吗?”

  后者的声音响起。

  许清宵内心咂舌。

  一脚把这么大块的石头踩成齑粉,这不是什么难事,但许清宵做不到。

  很显然他没有撒谎,有些脑阔疼。

  “你找我有什么事?”

  许清宵没有继续戒备了,反正戒备也没用,倒不如直接点。

  看得出来,对方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不然自己现在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跟我来。”

  他没有多说,要带许清宵离开这里。

  不过不等许清宵想什么,他继续开口道。

  “你敢耍心机,我可以保证在你蹦跶之前杀了你。”

  这句话一说,许清宵所有想法没了。

  没办法,这就是我为鱼肉的下场。

  实力。

  还是实力啊。

  有实力自己何须被人牵着鼻子走。

  但许清宵倒也不是真的没有底牌,对方显然没有察觉到自己体内有浩然正气,所以要是对方敢乱来,许清宵也不介意露出底牌。

  大不了一起死。

  当然如果有言和的可能性,许清宵还是愿意的,毕竟两人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即便是有,许清宵也不会主动出击。

  当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此。

  过了两刻钟后。

  一处荒山当中,明月洒落,林间有些幽静,男子没有继续前行了。

  他停下脚步,将目光看向许清宵道。

  “你想不想摆脱异术麻烦?”

  他的声音响起,让跟在身后的许清宵有些惊讶。

  “什么意思?”

  许清宵好奇。

  “就是这个意思。”

  “你应该知道异术的危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快三个月,最慢半年,你体内的金乌杀念,将会彻底爆发出来。”

  “到时候,你不想死也得死。”

  “但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他平静开口,而且猜的很准,说出许清宵现在的处境,同时也说出自己有办法解决。

  只是许清宵不蠢,直接开口道。

  “阁下当我蠢吗?若你能解决异术的麻烦,只怕朝廷第一时间就要供你为国师了,你还会沦为逃犯?”

  许清宵又不蠢。

  异术的副作用是成妖入魔,如果单纯只是说损害身体,相信朝廷也会培养出一支精锐部队,大不了就玩概率,一百万人哪怕有一百人活着都赚。

  毕竟武者品阶,一品一重天,越到后面越是强大。

  所以当对方说能解决自己麻烦时,许清宵死活不信。

  有这本事还会沦为逃犯?

  大魏王朝恨不得供着你,天下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把你当爹来养着。

  糊弄谁呢?

  只是随着许清宵这番话说出,后者摇了摇头,没有丝毫尴尬。

  “你理解错了。”

  “根源麻烦,我肯定无法解决,我的意思是说,可以让你再不依靠异术的情况下,快速突破到九品,甚至八品,七品。”

  “这样一来,算不算解决麻烦?”

  他开口解释清楚。

  这样解释,许清宵就信了。

  要说根治,许清宵死活不信。

  但要说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许清宵还真信。

  毕竟异术带来的危机,不就是比赛修炼速度吗,如果自己能比魔种境界高,就能压制住,可以多活几年。

  可自己比不过魔种,那自己就得死。

  “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如果是说帮你逃出去,那就别想了,我现在也被盯着。”

  许清宵直接开口。

  对方显然是有求于自己,总不可能是看自己长得帅吧?

  但如果是想让自己帮他逃出去,这个就免谈。

  带他出去,不如他自己大摇大摆出去,说不定遇到脸盲还真逃了。

  “不需要。”

  “我出不去,即便是出去了,也活不了几天。”

  他摇了摇头,告知许清宵不是逃离。

  而许清宵没有说话,等对方开口。

  “我要你帮的忙很简单,帮我带一句话和一样东西给一个人就行。”

  他出声,说出自己的目的。

  “带给谁?”

  许清宵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管,对你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后者摇了摇头,显然不想告知许清宵太多事情。

  “可以。”

  少知道点东西是一件好事,许清宵答应下来了。

  倒不是许清宵愿意干这份事,主要是看对方的态度,显然自己不答应的下场就是死,不如直接点,也别浪费时间。

  “好,是个聪明人。”

  对方有些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这么干脆,但他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取出一本小册,交给许清宵。

  “三个月内,你一定要前往长平县,然后在你住的客栈,不管用什么画一件衣服就行,什么衣服都可以。”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联系你的。”

  “而你也只需要将这件东西给他就好,再帮我传一句话,明月山上明月光,缘法自在阴阳中。”

  他一字一句说道,显得极其严肃。

  许清宵微微皱眉,在沉思着什么。

  “有什么不妥吗?”

  见许清宵在沉思什么,后者不由问道。

  “这是两句话。”

  许清宵认真道。

  逃犯:“......”

  他有些懵,这么严肃的时候,许清宵纠结这个做什么?

  你觉得很好玩吗?

  他有些生气,但许清宵的声音继续响起。

  “行,一句两句无所谓,不过我的好处呢?”

  既然事情确定了,就要谈谈好处了。

  “只要将事情办好,到时他们会给你好处,你放心不会少,无论是灵丹妙药亦或者是道术神通,都可以给你。”

  后者自信道。

  但许清宵有些不舒服了。

  哦,说了半天,原来是空头支票啊。

  看到许清宵的表情,后者也有些莫名尴尬。

  “我从南豫府逃出来,你觉得会带什么宝物吗?”

  他解释一句。

  这话一说,倒也合情合理。

  “银两有吗?”

  白干活肯定没动力啊,最起码你给点银两吧?

  后者沉默。

  意思很简单。

  “我现在去抢点,你要多少?”

  沉默一会,他开口,想出这个办法。

  “算了。”

  许清宵摇了摇头,平安县都是苦命人,抢穷人的钱没意义。

  “事我会做好,你放心吧。”

  许清宵答应下来了,不过这是口头答应,至于做不做另说,最起码现在情势所迫,必须要答应下来。

  “我自然放心,以你的资质和有限资源,半年内想要踏入九品,不亚于登天难,你继续修练异术,也是死路一条,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

  “对了,我提醒你一句。”

  “你修炼的金乌淬体术,极其霸道,如果你不继续修练的话,魔念会时时刻刻出现,就好像刚才,若不是另外一种异术帮你压制,将会短暂时期失去理智。”

  “而且魔种还好,只是让你短暂失去理智,真正可怕的是,你不修炼,他就吞噬你的气血。”

  “换句话来说,如果你的体魄不强,每日修炼都是在帮它修炼,甚至到最后你十日的苦修,还不够它一天吞噬的多,”

  “你自己要好好衡量,虽然修练是死路一条,但不修,死的可能更快。”

  说完这话,男子已经朝着暗中走去,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了。

  许清宵听完这话后,有些惊讶。

  对这异术更加感到郁闷。

  不过乘对方没有消失,许清宵快速开口道。

  “你没什么好处给我,帮我做件事情。”

  他出声,喊了一句。

  “什么事?”

  后者背对着许清宵。

  “南豫府来的人,有一个姓程,他对我威胁很大。”

  许清宵开口,多余的话没说,点到为止,相信对方明白什么意思。

  “明白了。”

  对方点了点头,而后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当下,许清宵独自一人站在树林间。

  他沉思了接近半个时辰,最后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