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拒降!坑杀降军十七万!天下惧惊!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拒降!坑杀降军十七万!天下惧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二章:拒降!坑杀降军十七万!天下惧惊!

  大魏宫廷。

  文华殿内。

  当捷报出现,一时之间,整个文华殿都安静下来了。

  没有人会想到,信武侯昨天到的,今天就把蕃国打没了。

  数十个武官还在跟文官争吵,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将蕃国打下。

  武官认为,一鼓作气,三天内能攻下蕃国。

  而文官认为,守城之战,极为难打,再者其余异族国也不蠢,若看到蕃国难打,自然会给予援助。

  所以两者争的不可开交。

  大致意思就是,一方认为需要打持久战,后勤之事必须要做好,慢慢鏖战。

  一方认为,只需猛攻,借助士气,一鼓作气,冲烂蕃国。

  可没想到的是,卯时五刻。

  传来捷报。

  蕃国投降了。

  人们惊愕,这投降的也太快了吧?

  打乱了所有人的作战思路和节奏啊。

  军机情报送到许清宵手中,当下百官围了过来,争先恐后想要看一看信武侯怎么说的。

  蕃国怎么突然投降。

  信中,信武侯将战争过程一笔带过,带过兵打过仗,也的确不需要依靠这个来给自己添加功绩。

  信中内容,主要详细写了蕃国为何投降的原因。

  其一,蕃国主力军一直不显,让其他异族国卖命。

  其二,大魏军士气高昂,不畏死战,杀出气势。

  其三,蕃国国君想以异族国资源来换取议和。

  这是信武侯主要提到的三件事情,需要许清宵好好判断了。

  将军机情报交给安国公等人,许清宵闭上眼睛。

  蕃国投降的太快了。

  的的确确,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啊。

  因为眼下,大魏要面临一个选择。

  受降。

  还是不受降。

  这个选择,影响很大。

  本来按照许清宵的意思,蕃国死战到底,但大魏三十万军队,再付出鲜血的代价,自然而然要杀鸡儆猴。

  以杀止杀。

  可现在,蕃国投降,一时之间反倒是让自己犹豫起来了。

  正常来说,敌国投降是一件好事,接纳投降,再惩罚一些东西,索要一些好处,差不多就行了。

  可眼下的性质不一样,大魏面临的不是一个蕃国,而是一百多个国家。

  若接受投降,会导致这些国家下意识认为,打输了可以投降。

  这样的话,即便是赢了又能如何?还是没有给这些异族一个惨痛的教训啊。

  下次如果遇到机会,人家照样出来蹦跶,好了伤疤忘了疼。

  许清宵想要做的,是让这条伤疤好不了。

  可若是不接受投降,有两个点极其麻烦,其一,大魏文宫想来会大做文章,不受降不是一件好事,属于单纯的屠戮,其二,引起其他异族国拼死抵抗,反正投降你也要杀我们,那索性就杀到底。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好处就是,大魏之威望,将抵达巅峰,民意将会无穷无尽,大魏子民将会有空前绝后的自信。

  有利于北伐,有利于国家发展。

  只是这样会影响全面战局。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他在沉思。

  而此时,安国公和六部等人皆然发现许清宵的神色并没有那种喜悦,而是显得沉思。

  身为大魏权臣,岂能不知许清宵沉思什么。

  不过众人没有走来,而是由陈正儒开口道。

  “蕃国投降,我等是受还是不受?”

  陈正儒出声,问出了这个众人可能都不想回答的问题。

  投降肯定是好事啊,但问题是这不是开疆扩土的战争,而是内战,这种投降的意义不大。

  “战死两万人,何来受降之说?这是第一战,没有道理受降。”

  兵部尚书周严的声音响起,他反对受降,第一战付出了两万人的生命,现在你跟我说受降?这可能吗?根本就不可能啊。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其余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没错,坚决不受降。”

  “他娘的,两万人啊,两万条生命啊,现在跟我说投降?早干嘛去了?”

  “就是,不受降。”

  这是武官们集体的反应,打没了两万人,现在跟我说投降?

  这可是实打实两万条生命啊。

  不可能受降的。

  可文臣们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要受降,否则的话,不为仁道,再者若不受降,往后的仗怎么打?若能受降,他们还有侥幸心理,我等也可以减少伤亡。”

  “诸位,我知道死了两万战士,我等都心痛,可受降是为保护更多将士们的生命,倘若不受降,接下来数百国死战到底,对我等来说,影响更大。”

  “受降!必须要受降,这不过是第一战,打出国威即可。”

  文臣们纷纷开口,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现在只是第一场仗,后面还有,若是不受降的话,后面死的人更多。

  也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道。

  “许大人,此番若不受降的话,只怕对整体战局不利,再者也会惹来一些争议,最主要的还是,国内能不能安定下来?”

  陈正儒也很直接,他态度非常坚定,三个问题,许清宵必须要考虑。

  不受降,后面的仗肯定是死战,反正受降也是死,不受降也是死,为什么不拼一拼?

  天大的争议,投降了你不接受,到时候文宫的人可不会闲着,他们本来就是儒家之人,主张仁爱,也想要搞事,但凡许清宵敢不受降,肯定是铺天盖地的谩骂。

  以上两个问题如果都不管的话,那么第三个问题就必须要严肃对待。

  藩王之乱。

  现在藩王们只怕已经笑开花了,若是大魏敢全面战争,或者是一场仗打了几个月都没有结果,他们必然会揭竿而起。

  这三个问题,许清宵如果能解决,那么可以不受降,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就必须要受降。

  两帮人争吵在一起,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

  大殿内。

  许清宵闭上了眼睛,他也在沉思这个问题。

  但过了一刻钟后。

  许清宵伸出手来,顿时大殿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看向许清宵,想听一听许清宵的意见。

  “诸位。”

  “战报上只是说了蕃国受降。”

  “但由始至终,本官都没有收到蕃国投降昭书。”

  “再者两万人的命,打开了蕃国城门。”

  “我想受降与不受降,不是由许某决定,而是由这三十万大军决定。”

  许清宵将话说到这里,其意思就很简单了。

  受降?还是不受降?他说了不算,满朝文武说了也不算。

  这个问题,交给三十万大军来解决。

  他们说受,那就受,他们说不接受,那就不接受。

  但大概率来说,基本上是不会受降的,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死在了战场上,这是天大的仇,怎可能放过这群人呢?

  “守仁,不可啊!”

  “若让将士们选择,这不利于正常战局,打仗就是要流血,打仗就是要有牺牲的。”

  陈正儒第一时间开口,他还是劝阻许清宵,接受受降。

  “许大人,丞相所言没错,这后面还有太多的敌人了,若不受降,对我等来说,弊大于利啊。”

  李彦龙也跟着开口,支持陈正儒。

  “不受降,违背仁义,也会受到抨击,许大人,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考虑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王新志也跟着开口,他是礼部尚书,更加知道这种行为代表着什么。

  而这一刻,武官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肯定是不愿意受降的,可问题是,抉择者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的话,早就杀降了。

  可他们不开口,也是不希望左右许清宵的想法,因为不受降的确不太好,影响很大。

  “传吾之令。”

  “蕃国受降之事,由三十万大军自行抉择。”

  许清宵没有听从陈正儒之言。

  他将这个决定交给三十万大军,是杀是降,由他们抉择,所有的责任,由他许清宵一人承受。

  话音落下。

  陈正儒还想要说什么,可却被顾言拉住了。

  因为这场战役的总指挥使,是许清宵,而不是他陈正儒。

  “唉。”

  陈正儒叹了口气,既已做了决定,那他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下一刻,许清宵走去书房,写下情报战机,交给信使,而后者接过许清宵的军机情报,却突然神色一变,只是很快他面无表情,直接反身,马不停蹄地朝着蕃国赶去。

  又是两千里的飞驰。

  军机情报,容不得玩笑。

  两个时辰后。

  蕃国国都。

  信使极度疲倦,但依旧用最快的速度走进蕃国王宫内。

  此时,蕃国王宫内,满朝文武皆然有些不知所措,而蕃国国君反倒是心态放平。

  甚至还偷偷令人将一些物资藏好来,毕竟他知道大魏是一定会受降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将物资送给大魏罢了。

  诸国送来的物资,他可以给,但自己家的物资,他还是舍不得。

  同时他也偷偷让宰相做了一件事情,联系好人,偷偷溜出去,走密道之类,去请求援助,当然这个请求援助,来不来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不能得罪诸国啊。

  蕃国国君纯粹就是墙头草,谁有好处跟着谁,反正自己不吃亏就好。

  “两千里加急情报!”

  “请信武侯一阅。”

  信使跌跌撞撞地来到信武侯面前,大口大口呼吸,但双手依旧端着信封,让信武侯观看。

  这一刻,王座上的信武侯起身,直接将信封打开。

  只是一眼,信武侯便直接焚了情报,面容和眼神没有任何一点变化。

  许清宵给予的信息只有一句话。

  【未获蕃国投降昭文,受不与不受,由三十万将领自行抉择】

  这一刻,满朝文武都有些好奇了,看向信武侯,眼神之中充满着疑惑。

  至于蕃国国君则不以为然,甚至还满脸谄媚地看着信武侯道。

  “信武侯大人,敢问朝廷是怎么说的?”

  他还有脸询问大魏是如何抉择的,丝毫没有察觉危机。

  信武侯没有回答,而是有些纠结,许清宵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信武侯佩服。

  因为他都已经做好受降的准备了,身为王侯,他岂能不知道不受降的影响?

  但他心里也气,三十万大军,死了两万,才攻下这座城,这还是偷袭,如果不是偷袭的话,只怕至少要死五万人以上。

  打到一半,按理说就应该一路屠杀过去,却没想到的是,这个蕃国国君,如此胆小,直接投降。

  让他实在是憋的难受啊。

  别说自己了,三十万大军都难受的很,两万战友永远死在了这里,其中还不包括亲兄弟的那种。

  自己的哥哥,或者是自己的亲弟弟,死在了战场上,这种仇恨,有几个人会释怀?

  若不杀,大军只怕难咽下这口恶气。

  若杀,于局势不利,于许清宵不利,于大魏不利。

  所以信武侯也有些纠结了,但不得不说的是,他敬佩许清宵的气魄,没有直接接受投降。

  而是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

  其意思是想杀的。

  只是三十万大军的抉择,无非是自己这些首要人物的抉择,他们说杀就杀,他们说不杀就不杀。

  出了事有许清宵承担,他们不过是听从将令的。

  但就在这时,信使突兀之间,夹着一张字条道。

  “将军,此番您不足两个时辰,便击溃蕃国,满朝文武都是夸赞您的,只怕这次回去,您要封国公了。”

  他如此开口,恭贺信武侯。

  而信武侯一瞬间便看到字条,立刻起身哈哈大笑道。

  “国公有些夸张,毕竟小小一个蕃国,都是些土鸡瓦狗,不过若本侯能平定此番动乱,说不定还行,行了,你下去休息吧,这几日都要忙了。”

  信武侯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但悄无声息地将字条取到手中。

  蕃国百官被信武侯这话说的有些羞愧难当,至于蕃国国君也有些难受了,当众如此羞辱,换谁谁好受?

  可就在无声无息之间,信武侯背对众人,展开字条,用余光一扫。

  一瞬间,信武侯神色一变。

  字条只有一个字。

  杀!

  这是许清宵的意思,方才的信,不过是找个理由罢了,但许清宵已经做出了抉择。

  一时之间,信武侯死死地攥紧这张字条,而后不动声色藏了起来,直接朝着下面走去。

  “信武侯大人,朝廷是怎么说的啊?”

  一瞬间,蕃国国君有些好奇了,忍不住追上前询问道。

  “朝廷说,要思考一下,明日再给答复,不过按正常来说,自然是会受降。”

  “但有几点,将诸国的战略机密全部说出,不然的话,朝廷饶不了你。”

  信武侯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他打算用阴的了。

  一听这话,蕃国国君顿时大喜过望,倒也没有怀疑信武侯说的话,毕竟受降不受降的确不可能这么快出结果。

  正常来说肯定是接受投降,无非是价码多少罢了。

  估计现在大魏正在思考开什么价格,想到这里,蕃国国君心中不由大骂大魏女帝不是东西,希望北方蛮族早就冲烂大魏。

  把大魏女帝抓起来,让天下异族国君纷纷享乐,这才是王道。

  而明面上,蕃国国君则满是笑容道。

  “请信武侯放心,孤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蕃国国君开口,而信武侯也将这些全部记下来。

  天已经彻亮。

  蕃国主城内依有火光,战后打理的事情最为麻烦,存活下来没有伤的将士们,各分其工。

  大体无非就是控制蕃国将士,其他诸国帮凶,再加上封锁城门,戒备外敌,同时百姓也要控制好来。

  至于金银珠宝等等,大魏将士暂时没有动,地盘都打下来了,抢不抢无所谓,反正早晚是自己的。

  王宫军机处。

  信武侯已经征用此处,一封封的情报被他写下,这些全部都要送到朝廷内,让朝廷进行判断。

  也就在此时,一道道声音响起。

  “报!城门已经完全封锁,搜查出三十二处密道,已全部派兵镇守!”

  “报!蕃国精兵十二万四千七百五十人全部封禁穴道,囚禁于城口。”

  “报!诸国精锐四万五千人,全部封禁穴道,囚禁于城口。”

  “报,蕃国主城百姓已全部集中,有闹事者四百三十五人,喧闹者两千四百人,其中四十五人袭击我军,被斩首示众。”

  一道道声音响起。

  再听到此话后,信武侯点了点头,随后起身道。

  “传令下去,所有兵马集结城口。”

  说完这话,他直接朝着城口走去,蕃国国君以及文武百官也纷纷跟了过去。

  不多时,信武侯来到蕃国城口。

  主城口极大,可容纳三万人,一共累计十七万的将领,全部被集中在几个城口内。

  毕竟没有这么大的牢房扣押他们。

  此时此刻,这些战俘都被捆绑双手,他们的穴道都被封禁了,无法运转真气,如待宰的羔羊。

  城口之上,六千大魏将领冷冷注视着他们,对于敌人,他们没有任何一丝怜悯,如果不是上头还没有给指令,只怕他们早就动手杀了。

  踏踏踏!

  踏踏踏!

  阵阵的脚步声响起,仅存没有受重伤的大荒军出现在城口,除了一些必要看守的军人,剩余二十万大荒军齐齐站齐。

  待大军集结。

  蕃国国君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信武侯,您这是?”

  蕃国国君开口,他语气带着一些怯弱。

  “没事!”

  信武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站在城墙上的他,望着这二十万精锐,声音洪亮道。

  “各位弟兄们。”

  “两个时辰。”

  “我们只用了两个时辰,便把蕃国给打下来了。”

  “但这两个时辰内,我们付出了两万条命。”

  “大多数都是死于攻城之战。”

  “现在我们赢了。”

  “我问问你们,开心吗?”

  信武侯的声音很大,他询问众人,赢了开心不开心。

  二十万大军有些沉默。

  开心吗?

  他们开心不起来?兄弟们死在面前,他们笑不出来!

  还有一批兄弟们,断胳膊少腿,吊着一口气,死死撑着,他们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赢了,但也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

  两万多条命啊。

  自北伐之后,大魏哪里有如此惨烈的损伤?

  看着沉默的大军。

  信武侯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望着众人道。

  “赢了!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可,咱们也付出两万多个兄弟,他们战死沙场,永远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我笑不出来,也开心不起来。”

  “现在蕃国投降了,朝廷给了答复。”

  “让你们来决定,是受,还是不受?”

  信武侯开口,说出朝廷的意思。

  只一刹那间,蕃国国君,以及文武百官们皆然惊愕了,他们没有想到大魏朝廷竟然是这个回答。

  不仅仅是蕃国国君他们,二十万大军也有些惊讶了,自古以来哪里有让他们抉择的?

  他们的抉择肯定是杀啊。

  “信武侯大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受降之事,怎可能让将士们抉择的?自古以来都未曾听过啊?”

  蕃国国君硬着头皮询问道。

  可信武侯却冷冰冰地看着蕃国国君道。

  “那你就好好听着,此乃大魏监国少卿许守仁,许大人亲口所说。”

  信武侯这般说道。

  “许守仁?是许清宵?”

  蕃国国君问道。

  “你也配直呼我兄弟全名?”

  信武侯反手便是一巴掌,直接甩在蕃国国君脸上。

  给他点面子,他是国君,不给点面子,大魏的附属国国君算什么东西?他是谁?大魏王侯,信武侯!

  地位比这些附属国国君高多少?

  国君?呵。

  挨了一巴掌的蕃国国君脸色顿时大怒,他身为一国之君,什么时候受过如此耻辱?可蕃国宰相却在第一时间拉住了自己的国君。

  指了指下面,意识很简单,咱们的兵力全在这里,不能跟信武侯翻脸啊,这要是翻脸,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宰相所指的地方,蕃国国君面上的愤怒全部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是无奈和难受。

  他莫名之间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投降投的这么早啊。

  而二十万将领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顿时激动起来了。

  这才是大魏王侯应当有的姿态啊,什么蕃国国君,狗屁不是。

  “各位兄弟!”

  “现在我问你们,是受降还是不受降?”

  信武侯大声询问。

  目光望着这二十万大军。

  “不受!不受!不受!”

  这一刻,二十万大军齐齐开口,他们是浴血奋战的将士,他们更加痛恨战争,可一旦上了战场,他们心中就只有一个信念。

  杀敌!杀敌!杀敌!

  攻城死了两万兄弟,还有三万兄弟身负重伤,别说一半了,有三成能够安然活下来,就已经算是好事了。

  本来是打算一路杀下去,可没想到蕃国国君投降,让他们实实在在有一种鼓起劲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憋屈,憋屈,实实在在憋屈。

  打过仗的老兵都知道,敌国投降一般都是接受的,毕竟为了整体战局,受降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可大家就是不舒服啊。

  这帮异族国,先来挑事,结果打不过就投降,投降之后,下次又来,这帮家伙死了他们不可惜,但自己人死了,不憋屈吗?

  现在信武侯让他们选,那肯定是不受降啊。

  “好!”

  听到大军震耳欲聋的回答,信武侯很满意。

  当下,信武侯抬起手来,面容冷峻无比道。

  “弓箭手准备!”

  “将敌军射杀!”

  “一个不留!”

  “张武听令,率领五千人,将蕃国文武百官家眷抓来!”

  “林峰聆听,率领五千人,将所有乱民暴民不服者就地斩杀!”

  信武侯声音洪亮无比,下达一道道命令。

  这一刻,二十万大军兴奋的不由攥紧武器,他们热血沸腾,没有想到信武侯竟然下达如此命令。

  而城上,六千将领,纷纷拿起弓箭,目光死死地盯着城口内的将士。

  “信武侯!信武侯!”

  “你这是作甚啊?”

  “孤王已经投降了啊,孤王已经投降了啊,杀不得,杀不得啊。”

  “孤王愿意将蕃国所有金银珠宝,全部献给大魏啊。”

  蕃国国君几乎差点晕厥,他没想到,信武侯居然要杀降,这是他根本没有算计到的。

  “杀!”

  然而,信武侯一声令下。

  刹那间,箭雨激射,城口当中,蕃国将士当场被射杀一批,他们鬼哭狼嚎,且有破口大骂。

  大骂信武侯,但更多的骂声是骂蕃国国君。

  “你这个狗皇帝,坑害我等,我等宁可战死,也不愿如此。”

  “啊!死在这种狗皇帝手中,我不服啊。”

  “早知如此,我宁可战死啊。”

  他们怒吼连连,可又能如何?完全没有任何转机了。

  蕃国文武百官吓得脸色惨白,宰相更是指着信武侯破口大骂。

  “自古以来,杀降都是不祥之兆,你的行为,会为大魏带来祸端。”

  “我等已经投降,你居然还要杀降,此事,必会遭到天下人唾弃。”

  “信武侯,你注定没有好下场。”

  蕃国宰相脸色惨白,他浑身发抖道,因为他知道,信武侯不会放过他们的。

  “荒谬!”

  “尔等投降?可有投降昭文?本侯可没有收到蕃国的投降昭文。”

  “再者,本侯攻城两个时辰,为何不直接投降?我军死伤五万人,你再来说投降?”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一群异族杂种,杀尔等哪里来的天谴?”

  信武侯是谁?大魏的王侯啊,从战场上杀出来的侯爷,杀降遭天谴?那背叛大魏会不会遭天谴?

  “你!”

  “你!”

  “你!”

  蕃国宰相被信武侯的气势吓到了,指着他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话来。

  唰!

  下一刻,信武侯拔出长刀,直接将蕃国宰相砍了,这种家伙,死不足惜。

  “大人,大人,我等都是无辜的啊,是国君要战,不是我等要战啊。”

  “大人,恳求大人,放过我等吧。”

  “大人,我等愿全心全意,臣服大魏,绝对不会再起任何一点祸端了。”

  他们大声哭喊着,跪在地上,恳求信武侯放过他们,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蕃国国君身上。

  然而,信武侯没有看他们,而是眼神冰冷地注视着城口中被屠戮的蕃国精锐。

  “信武侯,杀不得啊,这第一战若是杀降,往后诸国肯定不会投降了,他们只会死战到底。”

  蕃国国君出声,他声音颤抖,说出其中利害关系。

  只是当他开口说完,信武侯冰冷的声音响起了。

  “你觉得,大魏怕战吗?”

  信武侯开口,他冷漠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一刻。

  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年来,对大魏的判断出了些问题。

  是啊,大魏自北伐后,国力衰败,儒道大昌,显得客客气气。

  可问题是,那只是和平时代的大魏,真正的大魏,是靠刀剑鲜血杀出来的。

  王朝,不是靠仁义道德,也不是靠银子堆积起来的,而是靠一具具尸体堆积起来的,这些年来他们逐渐轻视大魏。

  然而这一刻,他们忽然回忆起大魏真正的姿态了。

  上国之上,大魏王朝,一个差一点就能一统山河的王朝,哪怕它再衰败,再没落,也不是他们这种小国家可以招惹的。

  鲜血流淌一地,哭喊声震散云霄,诸国的将领们也惨叫连连,一部分身负重伤,却哈哈大笑,指着蕃国国君肆意辱骂。

  “狗国君,哈哈哈哈哈,但你现在还投降吗?”

  “投降?大魏会允许你投降?杀!杀的好啊!”

  “只可惜,我未曾生到大魏,这许守仁,当真是真正的兵家之人,哈哈哈哈,杀降,古今第一人,可惜啊!可惜啊!”

  诸国的将领之中,不缺乏真正的铁血之人,他们不畏惧死亡,入了战场,早就置生死于外。

  他们只是气愤,气愤蕃国国君的无耻,可现在蕃国国君自食恶果,他们开心了,发出猖狂无比的笑声。

  也有人叹息,自己为何不是生在大魏,许清宵这次杀降,对天下来说,肯定是要背负骂名的。

  可对于这些将领们来说,许清宵杀降,杀出铁血之威,杀出军神之资。

  只怕这一战后,大魏将领们,对许清宵会无比的崇敬与敬佩。

  为将者,最重要的便是血性。

  大局谁都明白,可天底下有几个当兵的,会因为大局而压住怒火?为何说武夫鲁莽,就是因为他们想法简单,直肠子,有血性。

  不喜欢玩些阴谋诡计。

  许清宵这一招杀降,的的确确杀服了他们。

  而城口之上。

  蕃国国君无力躺在地上,他知道大势已去了。

  而文武百官们,也知道这次真的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他们很后悔,无比的后悔。

  为什么要去得罪大魏,为什么要跟一群蠢货在一起,招惹大魏王朝啊。

  城口内。

  想要诛杀十七万人,也是一个极其麻烦的事情,弓箭手换了一批又一批,拉断了数百张弓,一捆捆的箭支送来,又一捆捆的消耗。

  这场面太过于血腥。

  尸体堆积,如同一座小山,血腥味扑鼻,令人作呕,有人不适,脸色惨白,在一旁呕吐,但马上又换人。

  但也有人目光淌血,拉坏了三张弓,手指指骨一圈血肉模糊,可他依旧疯狂射杀,与他相依为命的兄长,死在了这场战争当中,被敌人用火活活烧死。

  死状极其凄惨,在地上疯狂打滚,一直哭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好痛苦,最终被战友一刀毙命,免去皮肉之苦。

  对于他来说,这是滔天的仇恨,他哭了两个时辰,哭的声音沙哑,哭的没有泪了。

  现在,他要杀,把这些人全部杀了,杀的干干净净。

  弓箭射杀,一支又一支,仇恨无穷。

  战争就是如此残酷。

  将士们没有对错,但也没有无辜,为国而战,为民而战,为自身而战。

  一个时辰后。

  足足杀了一个时辰,恐怖的血气,弥漫于整个蕃国主城,即便是主城边缘,都闻得到这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十七万人,被屠戮的干干净净。

  天穹之上,乌云滚滚,电闪雷鸣,杀降十七万,这的确很恐怖。

  饶是信武侯,也有些莫名感觉。

  咔嚓。

  惊雷划破天穹,大雨倾盆,洗刷着地上的血液,想要冲刷人间炼狱。

  三四千人,也被齐齐抓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都是蕃国文武百官的家眷,还有蕃国的皇亲贵族,以及后宫妃子。

  “除二十五岁以下女子,皆斩!”

  信武侯一声令下。

  刹那间,一颗颗人头落地。

  各种惨叫与呼喊之声交杂在一起,一些异族女子当场吓得晕厥过去,一些怯弱的男子,更是屎尿全出。

  可惜的是,大刀再次落下。

  每一次都是数百颗人头落地。

  而二十五岁以下的女子,逃过了死劫,却逃不过生劫,未来命运就是送去教司坊这种地方,被贩卖成奴,世世代代为娼。

  若运气好,三代之后,逢天大的喜事,或许可以会被赦免,但近三代就别想了。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因为如若今天,是大魏被攻破国门,只怕下场比这个还惨。

  大雨倾盆。

  信武侯任凭雨水打湿自己的战袍,他静静看着这一切。

  一直又等了半个时辰。

  蕃国文武百官也被砍去头颅后,信武侯抽出长刀。

  来到蕃国国君面前。

  “你为一国之君,死在本侯刀下,也算是荣耀。”

  他看着蕃国国君平静开口。

  “信武侯,孤求求你,不要杀孤,不要杀孤,孤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孤可以为你.......”

  蕃国国君不断开口。

  而就在此时,信武侯一刀斩去,将他头颅直接砍下。

  至此。

  从今往后,蕃国群龙无首。

  “传本侯之令。”

  “拿取一切金银珠宝,清点一切军需物资,封锁城门,把控粮仓,蕃国百姓,凡阻止者,杀无赦。”

  “记住,不得乱杀无辜,也不要抢夺平民之物,也不得做女干淫之事,只要金银,所有金银珠宝,皆分给诸位兄弟们。”

  杀也杀了,立威也立了。

  接下来就是让大军真正开心起来。

  去清点战利品,既然蕃国皇室被屠戮干净,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果然,此话一说,二十万大军顿时激动起来了。

  有人心情不好,但大部分的人还是比较平静,尤其是一批老兵,更是直接朝着王宫跑去了。

  战争,本身就有牺牲,看开一点就好,银子决定一切。

  这一刻,所有人开始搜刮,去王宫的人最多,但有些人聪明,朝着各大皇亲贵族家中去,知道王宫争抢的东西多。

  一时之间,整个蕃国主城乱成一团,但信武侯并不在意。

  将士们血战,需要宣泄,尤其是刚才杀了这么多降军,若是不宣泄一番,只怕会出问题。

  所以一般来说,都是默认大家去抢掠,只要别太过分就好。

  同时。

  他也在第一时间内,写信回朝。

  可就在此时,有人快速走来道。

  “报,将军,发现有三条密道,有数百人逃离,是否派兵追击?”

  听到这话,信武侯摇了摇头,穷寇莫追,再者想要彻底封锁根本不可能,之前也跑了不少人。

  已经无所谓了。

  只要别跑太多就好。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这件事情,他还是写在了情报上,战况绝对要详细,每一个细节都要写进去,这样朝廷才能更好的去分辨和判断。

  就如此。

  三个时辰后。

  战况情报送到了文华殿内。

  然而,大魏京都。

  怀宁王府中。

  怀宁王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了。

  “杀降?”

  “许清宵,竟然敢杀降?”

  “此事,是真是假?”

  怀宁王目光无比震惊道。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许清宵竟然敢杀降。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爷,千真万确啊,小的是花费三千两白银,才托人找到密道,死里逃生的。”

  “信武侯杀疯了,蕃国皇室杀的干干净净,文武百官杀的干干净净,十七万降军也被屠杀干净。”

  “天都下雨了,血腥味弥漫整个蕃国主城。”

  “小的不敢蒙骗您啊,信武侯说是朝廷的意思,是哪个许清宵的意思。”

  一名番商跪在地上,他哭丧着说道,眼神之中满是恐惧。

  这一刻,怀宁王咽了口唾沫。

  他的确被震惊了。

  十七万降军。

  蕃国皇室。

  他许清宵疯了吗?

  他就不怕背负天下骂名吗?

  怀宁亲王愣了足足半刻钟。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若是传开,天下人都要震惊啊。

  ---

  后面还有两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