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和谈,乞降地点?让他们去客栈等着!给脸了?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和谈,乞降地点?让他们去客栈等着!给脸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五章:和谈,乞降地点?让他们去客栈等着!给脸了?

  大魏的突然宣战。

  可谓让天下人实实在在惊讶了一把。

  没有人会想到,面对突邪王朝的宣战,大魏敢应战,而且还敢这般不要命。

  当民意之龙在大魏腾空之时。

  恐怖的民意,攀登到了极致,百姓们在这一刻,真正的团结一致。

  抵抗外敌。

  九位国公,诸位列侯开始下场领兵,各部门也在飞快运转。

  响应朝廷的宣战。

  这一日,大魏苏醒,让世人忽然想起来,大魏不是小国,这是王朝,是不朽的王朝。

  但要说最开心,是初元王朝。

  他们恨不得大魏与突邪现在打起来,往死里打,最好两败俱伤。

  甚至初元王朝更是已经在商议,如何不动声色援助大魏了,毕竟大魏跟突邪打,想要打赢很难,可如果加上初元王朝的援助,那就不一定了。

  相对初元王朝的兴奋,大魏异族国是彻底绝望了。

  他们最大希望,不就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吗?

  现在大魏与突邪王朝宣战,两国极有可能会血拼到底,突邪王朝哪里有时间管自己。

  而大魏的怒火,也会在第一时间,宣泄到他们头上,因为不是他们的话,大魏也不会与突邪王朝厮杀。

  至于初元王朝。

  人家现在恨不得两国打起来,自己独善其身,你还想拉着我一起下水?

  滚吧你。

  这一刻。

  陈国国君,司龙国,以及诸多参战或未参战的国家,彻彻底底绝望了。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是不相同的。

  他们很绝望。

  但现在最绝望的还是陈国,已经大魏军已经屠到第十五城了。

  不管最终抉择是什么,大魏军根本就没有停下屠城的脚步。

  陈国百姓们也彻底绝望了,他们从一开始的嚣张狂妄,上下一心,到现在的民心溃散,开始大骂陈国国君无能。

  大骂陈国将士怯弱,以致于他们白白送死。

  铺天盖地的骂声,让陈国国君背负太多太多了。

  “投降!投降!”

  “我陈国投降!”

  “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

  终于,在所有的压力之下,陈国国君艰难无比地开口,他投降了。

  陈国投了!

  在陈国负隅顽抗一日之下,终于选择了投降。

  当投降之声响起。

  大魏军传来无与伦比的庆祝之声。

  射阳侯听到降声,并没有喜悦,而是要求陈国国君将剩下所有府城大门打开,否则不视投降。

  陈国国君想要派人谈条件,但遭到直接回绝,因为陈国没有资格再谈条件了。

  得知对方的态度,陈国国君知道,一切已经无力回天了,他拟圣旨,开启所有城门。

  当下,五百万大军,直接将陈国所有主城全部控制,不过对方投降,他们也的确没有再添屠戮了。

  与此同时,战报也在第一时间传至大魏。

  “陈国投了!”

  “百国已派出使者,来我大魏,投降称臣,大魏赢了。”

  “赢了!我们赢了!”

  一则则消息几乎是瞬间传至大魏,现在大魏国民皆然在关注这场大战。

  大魏文报也是实时更新战况,陈国的投降,百国的态度,自然被第一时间传至大魏之中。

  这是振奋大魏国民的消息,自然刻不容缓。

  文华殿内。

  当一封封天旨传来,文武百官皆然无比激动。

  “陈国投了!好!他们总算投了!”

  “不止如此,异族国也纷纷派来使者,投降和谈。”

  “这一战,我等赢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是赵婉儿之声。

  “许大人,陛下口谕,突邪王朝派突邪丞相耶律木与大将军尤塔,赶往大魏,愿意和谈此事。”

  “请许大人做好准备,对接此事。”

  随着赵婉儿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大殿内众人彻底惊呆了。

  突邪王朝主动和谈?

  虽然许清宵之前说过,大魏死战,突邪王朝或许不敢战,可没想到的是,突邪这么快就怂了?

  如若说陈国投降,是一件喜事。

  那突邪王朝若是和谈,就不是喜事这么简单了。

  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原本,突邪王朝宣战,若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大魏撤军,或者先主动和谈,那么其结果就如同许清宵说的差不多了。

  大魏最终还是被迫退军,紧接着突邪王朝会拿陈国之事弹劾大魏,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魏赔偿银子,极有可能异族国照样还是会脱离。

  而大魏除了威望上得到了好处,其余什么好处都没有。

  可现在突邪王朝主动过来和谈,那么大魏瞬间从被动变成主动。

  因为突邪王朝不想打。

  不想让初元王朝占尽便宜,自然而然,突邪王朝就不敢提出各种要求,反倒是大魏可以乘机平乱。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处啊。

  “守仁!老夫,服了!彻底服了!”

  安国公激动无比地抓住许清宵的手,一张老脸显得无比激动。

  “守仁,老夫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此战过后,你将是大魏第一人,名垂青史啊。”

  陈正儒也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清宵当真不一般啊。

  不是计谋的问题,而是许清宵的魄力。

  实际上让他们思考,他们也能想到这个办法,但他们没有这个魄力,也不敢去赌。

  许清宵敢赌,而且也有魄力。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有一种自信,一种让所有人都相信他的自信。

  正是因为许清宵这种自信。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如若换做任何一个人指挥,大魏将不复存在,这就是许清宵。

  此人,此战,名垂千古。

  面对诸公的赞美,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

  他并没有任何喜悦,也没有任何激动,而是松了口气,彻彻底底地松了口气。

  自己赌对了。

  这场国运之赌,自己赢了,而且赢得如此彻底,赢得如此不可思议。

  “诸公,许某先回去休息了。”

  “剩下的事情,便交给诸公来处理了。”

  “明日和谈,许某再来。”

  此战已经结束了。

  百国的投降,突邪王朝的和谈,已经赢得彻彻底底,只要不作死,那么这件事情,将到此为止。

  历经半个月的高度精神紧绷,也让许清宵疲了。

  难以言说的倦意,让许清宵显得困乏。

  众人望着许清宵,他们知晓许清宵这段时间付出太多太多了。

  江山社稷,几乎是压在了许清宵一个人身上。

  虽然这一战,他们也参与进来了,可所有的抉择,所有的压力,以及往后的一切骂名,全部都是由许清宵一人承担。

  现在,战争结束了。

  自然而然,许清宵要回去休息了。

  望着许清宵的背影。

  这一刻,文华殿内,众人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我等,恭送许大人。”

  诸公开口。

  这一战,许清宵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他们只是见证者罢了。

  这一拜,他们心甘情愿。

  许清宵步伐微微迟钝,转过身来,也向诸公一拜,然后继续向前而行。

  今日。

  万里无云。

  阳光温和,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他从皇宫走出,一路回到了守仁学堂,一路上,当京都百姓看到许清宵时,皆然不由朝着许清宵一拜。

  甚至高呼一声许大人。

  面对百姓的声音,许清宵一直保持着温和笑容。

  而与此同时。

  待许清宵回到守仁学堂后,学生们也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休息吧,仗打完了。”

  许清宵喊了一声,也让众人去休息。

  这段时间,大魏的确太累了。

  无论是自己还是众人,每个人都很累,皆然都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了。

  说完此话,许清宵回到房中。

  简单洗漱一番,许清宵便躺在床榻上了。

  他真的有些累了。

  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更硬的仗要打。

  战争已经结束。

  和谈才刚刚开始。

  包括和谈之后的诸多事情。

  天下文人会不会放过自己?

  大魏文宫的下一步举动。

  大魏藩王接下来会怎么做?

  大魏王朝只是做好了一件事情。

  剩下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

  想要后半生咸鱼,还是需要努力啊。

  带着倦意,许清宵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而大魏之中,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各地藩王出使商谈。

  突邪王朝的使者,也已经来到了大魏,他们乘坐突邪龙舟,以最快速度赶来,不希望事情进一步的恶化。

  异族国各国国君也纷纷派来使者,前来乞降。

  大魏兵部,户部,核算这次战争的伤亡以及战利品。

  九位国公也在第一时间,下达军令,分别控制诸国,不管和谈的结果如何,先派兵入驻进去再说。

  眼下的异族国,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与大魏谈判了,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被驻军。

  陈国国君于深夜被陈国异姓王斩首,背后的原因天下人自然明白,此番乞降,陈国国君必死无疑。

  与其遭受各种耻辱而死,倒不如让异姓王出手,这样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不得不说,陈国国君还是有点气节。

  但其余附属国却不一样,该怂还是怂,派来使者,期盼着还有一条活路。

  到最后礼部颁布圣旨,要求大魏所有异族国派使者前来大魏,以最快速度,不可耽误。

  不管是参战还是没参战,不管是弹劾过许清宵还是没弹劾过许清宵。

  所有异族国必须要派使者前来,这是大魏的命令。

  一时之间,大魏异族国皆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大魏这回真的要动刀子了。

  有些异族国,没有参与此战,也没有弹劾过许清宵,想要观望,不代表他们忠于大魏。

  现在大魏赢了,他们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

  说来说去还是谁拳头大谁说话算话。

  不过任凭大魏民意如龙,然而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他们并不在乎。

  许清宵屠城之事,违背天理,违背人道,也违背了儒道,违背了圣人之道,这一点读书人没有放下。

  只是现在大魏正在善后战争,他们即便是有些怒言,却造不成什么巨大的影响,唯一能说的是,这始终是一个隐患。

  而随着突邪王朝前来和谈之事被传开之后,大魏举国上下更加沸腾,百姓们彻底沸腾了。

  突邪和谈,这就意味着突邪怕了,这如何不让百姓们振奋?

  毕竟如若真打起来了,大家敢打,但也不愿意打,如若能以不打的前提下,还能获得好处,换谁谁不开心?

  许清宵的名望,随着突邪和谈,也彻底烙印在大魏百姓心中。

  所有人都知道,是许清宵凭借一己之力,说服了大魏上下官员,甚至说服了大魏女帝。

  那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是被无数百姓追捧。

  许清宵爱民如子,精忠报国,此番壮志,百姓又如何不知?

  京都之中,怀宁王府。

  面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立于怀宁王面前。

  “许清宵此战,足矣封侯,他已得大魏民意,如若再让他这般下去的话,对我等计划恐怕不利啊。”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他看着面具人,如此说道。

  然而面具人摇了摇头,望着怀宁亲王道。

  “此战,许清宵的确可封侯,大魏百姓也的确钦佩于他,但我等的计划,并不是一个许清宵可以撼动的。”

  “大魏民意再高,又有何用?国运之争,才是我等的真正大计。”

  “这一战,他帮了大魏,但也帮了我等,过些日子,时机便要真正成熟了。”

  “王爷,做好准备吧。”

  面具人出声,言语之中并没有将许清宵放在眼里,并且提到了国运二字。

  怀宁亲王再听完此话后,不由皱眉好奇。

  “时机成熟?如今大魏,平定内乱,突邪王朝更是主动和谈,大魏百姓民意一心,哪里来的时机成熟?”

  “还望大人提醒。”

  怀宁亲王皱眉,现在大魏上下团结一致,许清宵一战封神,大魏的的确确看到了繁荣,极有可能恢复鼎盛状态,怎么来的时机成熟?

  “此事涉及我等真正核心,并非是不愿告诉王爷,而是对王爷来说,时机并未成熟。”

  “王爷只要记住,窃大魏国运,才是你我根本,大魏强并非是一件坏事,反倒是为我等提升国运。”

  “我等图谋的,可不是区区一个大魏,希望王爷能够明白。”

  “这个许清宵,任他再强,放眼天下,他不过是一个儒道大才罢了,即便是他带领大魏,走向鼎盛繁荣,最多不过让大魏倒退五十年。”

  “纵观古今往来,有多少不朽的王朝泯灭在历史之中,又有多少气吞山河的帝王,化作白骨黄土。”

  “细细想来,王爷,斗胆问一句,许清宵比得上大魏太祖吗?”

  面具人开口询问,望着怀宁亲王。

  而面对这番言语,怀宁亲王沉默了。

  是啊,一个王朝再强,能强盛万年吗?口头上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任你王朝不朽,任你气吞山河,任你风华绝代。

  到头来,就是一捧黄土,一堆黄沙罢了。

  “与太祖相比,许清宵算得了什么?”

  怀宁亲王语气轻蔑道。

  不是他瞧不起许清宵,也不是他狂妄,而是太祖在大魏皇室眼中,是真正的神。

  一人一刀,于动乱时代,建立起大魏王朝,无论是手段还是智谋,千年来有几个人能够超过太祖?

  大魏王朝建立之时,有多少英雄豪杰,任何一个,放到现在来说,都是天穹之上最亮眼的星辰。

  而这些星辰,对比大魏太祖,却显得无比暗淡。

  所以拿大魏太祖和许清宵对比,这是侮辱大魏太祖。

  此话一说,面具人不由出声。

  “强如太祖,也不过是万古天穹的一刹那光芒,他许清宵又算的了什么呢?”

  “王爷,我等大计,超越一切,莫要再将目光放置在区区一个大魏王朝了,哪怕大魏王朝一统中州,又能如何?”

  面具人的声音,充满着诱惑与感染,怀宁亲王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道。

  “好,既如此,本王就依计行事,多谢大人提点了。”

  怀宁亲王开口。

  而面具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王爷,这段时间您不需要出面什么了,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出现于此,到时候再来告知王爷。”

  “这段时间,如若王爷有任何事,焚香即可。”

  后者开口,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身影也逐渐消散。

  而随着面具人的离开,怀宁亲王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他很好奇,对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破局。

  是的,他的计划,不是夺取大魏皇权,而是窃取国运。

  大魏国运。

  如若只是争夺皇权,他有太多办法窃取了,并且也不会将麒麟兵符交出。

  窃取国运,才是他真正的大计。

  而眼下,大魏民意如龙,又出了许清宵这么一个万古之才,到底如何才能破局。

  他想不明白,也无法理解。

  只是对于面具人,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唯一知晓的就是一点,这个人背后的势力很恐怖。

  至于有多恐怖,他不清楚,因为还没有真正去涉及。

  但不管如何,对方开出的条件,是自己无法抵抗的。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但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他们的许诺,不是假的,那么比大魏皇位要珍贵太多太多了。

  两者不可比拟。

  而与此同时。

  大魏天牢。

  望着铁窗,那民意之龙,张儒的目光冰冷无比。

  反观蓬儒,自进牢狱之后,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情绪,仿佛真的甘心坐牢。

  “蓬儒!”

  “许清宵,当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借助百姓之意,愚弄天下,坑害我文宫,陷我文宫,于不仁不义之地。”

  “纵观许清宵成名起,抨击严儒,污蔑圣意,害的圣人雕塑破碎,而后更是不断羞辱我大魏文宫,针对我朱圣一脉。”

  “毁严儒,诛其心,无视蓬儒,目无尊长,今日更是将蓬儒与我,关进天牢之中,此人为何能成为大儒啊?此人又凭什么可以走到这一步。”

  “所有人都被他愚弄了,天下人愚昧啊,若圣人在世,只怕第一个就要诛他。”

  “可惜,可惜,可惜啊!恨吾无能,否则定要让这许清宵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张宁声音低沉,但充满着冷意,极其可怕的冷意,他恨透了许清宵。

  这番话说出,他也是抱怨,同时希望蓬儒能够想出办法,解决此事,不然他太憋屈了,他真的无法释怀。

  许清宵抓他入狱,让他颜面尽失,虽然没死,可比死了还要痛苦。

  堂堂大儒,被扣押天牢,这如何不让人觉得耻辱?

  此时。

  蓬儒依旧不语,让张宁更是难受。

  可这番的憋屈,让他想来想去,彻夜难眠,最终张宁望着蓬儒,带着哭腔道。

  “蓬儒!”

  “您要是再不出手的话,咱们朱圣一脉就彻底要被许清宵压住了。”

  “他许清宵杀降,甚至还屠城,我等读书人,绝不可容忍啊。”

  张宁跪在地上,他朝着蓬儒磕头,数十日的囚禁,让他无比难受,他受不了这种屈辱。

  原本,张宁认为,大魏此战必败,一旦战败,他们就可以出来,到时候发动天下读书人的力量,完全能让许清宵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现在,随着各种战报响起,是有人故意说给他们听的,就是为了恶心他们。

  张宁知道,许清宵已经赢了。

  他们坐牢,也纯粹就是真正找虐,看不到任何一点希望了。

  所以张宁气不过,他真的气不过啊。

  突邪王朝宣战,他激动了许久,到了这个程度,大魏必然选择退让。

  可没有想到的是,大魏竟然宣战。

  宣战他也不怕,毕竟大魏宣战,也不过是嘴硬一句罢了,却不曾想到的是,突邪竟然派人来和谈了。

  这完完全全超乎他的想象。

  而许清宵的威望,也彻底抵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让他无比的难受啊。

  现在他恨不得活吞了许清宵。

  “此局,已成死局,我等败了。”

  蓬儒开口,他终于给予了回答,可这个回答,让张宁绝望了。

  成了死局?文宫败了?

  不!不!不!他不接受,他不接受。

  “蓬儒,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我堂堂文宫,怎可能对付不了一个许清宵?”

  “蓬儒,您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张宁已经气急攻心了,他望着蓬儒,恳求蓬儒想出办法,一位天地大儒,不可能没有办法的。

  蓬儒没有理会张宁,而是将目光看向窗外。

  他沉默不语。

  张宁更加绝望,他坐在哪里,眼神之中满是屈辱与绝望啊。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

  终于,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老夫不想走到这一步,而且你不一定会答应。”

  蓬儒出声,语气平静。

  此话一说,张宁无神的目光,顿时闪烁光芒,他看向蓬儒,眼神无比好奇与激动。

  “还望蓬儒直言。”

  张宁问道。

  “罢了,罢了,不说吧,不说吧。”

  “此法虽可以让许清宵身败名裂,甚至死无葬身之地,可牺牲太大了,老夫不说。”

  “算了吧,我等已经持续大魏文宫五百年的辉煌,即便是现在没落了,这也是天理自然。”

  蓬儒否决了张宁请求。

  欲情故纵,拿捏的极其精准。

  让张宁内心如万蚁噬咬,根本无法冷静下来啊。

  “蓬儒,您说即可。”

  “某,必然答应,只要能让这许清宵,自食恶果,某不惜一切代价。”

  张宁出声,看着蓬儒,这般说道。

  而蓬儒长长叹了口气,望着张宁,目光平静无比道。

  “你!”

  “当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声音响起,张宁微微一愣,但很快他朝着蓬儒磕头,语气坚定无比道。

  “某,愿!”

  他愿意。

  此时。

  大魏文宫。

  龙椅之上。

  礼部尚书正站在女帝面前。

  “朕,欲册封许爱卿为大魏公爵,不知王爱卿意下如何?”

  女帝开口,战争已经结束,基本上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眼下就等许清宵好好休息一天,与诸国洽谈完,就算是正式结束了。

  但结束之后,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譬如说,论功行赏。

  许清宵是头功,她要封爵,而且不是侯爵,是公爵。

  只是此话一说,王新志一愣,随后苦笑不已。

  “陛下,守仁之功,当属第一,不说前无古人,但至少武昌年间,只怕无人能盖过他之风头。”

  “只是公爵还是略显夸张,倒不是守仁不配,而是他年龄再次,大魏自古以来,最年轻的公爵,也有六十余岁。”

  “守仁封个侯爵已经足够了,等许大人四十五岁之时,再提升公爵,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再者,如若守仁封侯爵,也是大魏最年轻的侯爷啊。”

  王新志开口,他理解女帝的心情,实际上许清宵封公爵并不算什么,这样的战绩,封个王都没问题。

  平乱异族国,这是守国之君最大的梦想,剩下的就是开疆扩土了,许清宵解决了内部最大的问题,此战过后,至少百年内,异族国再也不敢叫嚣,以后就是真正的朝贡,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

  所以封王都没问题。

  但年龄上,许清宵才不过二十岁,这是朝纲,不可乱。

  倒不是大家不会同意,相反就是因为大家都同意,才会破坏这种规矩。

  许清宵配得上公爵,也配得上王称,但问题来了,武昌年间,许清宵二十岁封公。

  下一个年间,会不会有人十八岁封公呢?而且如若遇到奸臣,请求封公,是不是要给?

  毕竟前朝有了一个二十岁的公爵,今朝来个十八岁的不过分吧?

  至于比得上比不上许清宵,就看对方脸皮厚不厚了。

  江山社稷,很多规矩,不是天生的规矩,而是大家认可的规矩。

  侯爵就足够了。

  甚至侯爵都可以让天下震惊。

  等许清宵到四十岁,再封个公爵,完完全全没问题。

  当然了,如若许清宵又做出什么震古烁今的事情,马上封公,不对,是马上封王。

  女帝沉默。

  而礼部尚书王新志继续开口道。

  “陛下,其实对守仁来说,封公还是封侯,其实都是一样的,无非是虚名罢了。”

  “眼下陛下考虑的事情,不应当是爵位,而是职位了。”

  礼部尚书提醒道。

  封公爵还是封侯爵,无非是虚名罢了。

  眼下最主要的是,许清宵的职位。

  监国少卿,固然不错,可问题是,六部尚书一职,总要给许清宵一个。

  而六部当中,给那个职位需要女帝好好想想了,毕竟位置只有一个。

  “恩,朕,知道了。”

  女帝点了点头,这点的确是当务之急,给了侯位,职务上也要提升了。

  肯定是给尚书职位了,监国少卿只是暂时的职位。

  正统还是六部尚书。

  毕竟许清宵早一点成为尚书,也就可以早一点成为大魏丞相了。

  “行吧,就赐许爱卿侯位,不过四十五岁太晚了,再等十年,加封公爵。”

  “至于名号,以平乱为封号。”

  “王爱卿即刻准备各项仪式,带和谈之后,与十二月三十日,举行封侯大典,盛邀天下,其过程必须庄重,同时为许爱卿建造侯府,以国公府宅标准来定,只可多不可少。”

  “若是可以,在侯府之中,开辟学堂,朕听闻守仁学堂有些满患,所有费用从国库支出。”

  女帝开口,已经帮许清宵想好了封号,顺便还为许清宵提前建造侯府,所有的一切,女帝都已经为许清宵想好了。

  但最让王新志震惊的是,封号平乱侯。

  这平乱二字,意义很大啊,不弱于镇国安国之意,但想了想,许清宵配得上这个封号啊。

  “臣,领旨!”

  王新志朝拜。

  随后,王新志继续开口道。

  “陛下,突邪王朝使臣已经抵达大魏国都。”

  “所有异族国使臣,陆陆续续也赶来大魏国都,是否去提醒许大人一番?”

  王新志问道。

  “不用,让他们候着,即便是突邪皇帝来了,也让他们候着。”

  “许爱卿,要好好休息一番了。”

  女帝开口,并不在意,在她眼中这些人不配惊扰许清宵睡梦,这些日子,许清宵的所作所为,她看在眼里。

  的的确确着累了,也要好生休息一番了。

  “臣,明白。”

  王新志点了点头,紧接着继续开口道。

  “陛下,初元王朝发来密函,其意,愿意协助大魏。”

  王新志出声,告知女帝。

  而听到此话,女帝没有任何一丝惊讶,仿佛早就预料到一般。

  “朕,知晓了,此事不可声张,明日告知许爱卿即可,也算是明日和谈的底气。”

  女帝开口,初元王朝愿意协助大魏,什么心思大家都懂。

  所以没有多想。

  “臣,领旨。”

  王新志点了点头,随后也没什么事,便离开了大殿之中了。

  就如此。

  一直到了翌日午时。

  守仁学堂当中。

  许清宵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长长睡了一觉,一切的疲倦彻底消散。

  取而代之的便是精神充沛。

  舒展腰肢,许清宵缓缓开口。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天不生我许清宵,大魏万古如长夜。”

  许清宵忍不住喊了一声,显得更加精神充足,这一觉睡得爽啊,也正是因为所有的压力几乎荡然无存,许清宵才忍不住感慨一声。

  啧啧,自己当真是绝世猛男啊,一场不可能打赢的仗,不但被自己打赢了,而且几乎是碾压般的胜利。

  这当真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啊。

  此时此刻,许清宵更想喊一句,全体起立。

  不过这种言语还是算了,显得有些神经质,一声大魏万古如长夜就够了。

  只是,下一刻,当许清宵推开房门。

  一时之间,守仁学堂所有弟子,包括几位尚书国公,齐齐站在门外。

  所有人都看着许清宵。

  方才那一番,他们也听得清清楚楚。

  几位尚书露出笑容,几位国公也露出笑容,至于学堂的学生们,则用一种无比崇拜的眼神,看向许清宵。

  从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到现在的大魏万古如长夜。

  许清宵只用了一年。

  而且这句话谁说都有些狂妄,可唯独许清宵说一点都不狂妄,甚至还有点谦虚的感觉。

  “咳咳!”

  这一刻,许清宵不由咳嗽一声,他还真没想到尚书和国公都来守仁学堂了。

  这就有些尴尬了。

  早知道就不装哔了。

  “哈哈哈哈,守仁,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安国公第一个开口,他哈哈大笑,询问着许清宵。

  其余尚书和国公也不由跟着笑起来了。

  “不说了,不说了。”

  “诸公,怎么今日来我学堂啊?”

  许清宵笑了笑,跟自己学生装装哔,这倒没什么,跟他这些大人物装哔就没意思了。

  自己还是得维持谦虚的人设。

  虽然没几个人会觉得自己谦虚。

  “守仁,异族国使者全部来到国都了,包括突邪使者来和谈,陛下的意思是让你亲自过去。”

  王新志开口,他是礼部尚书,这些外交的事情,自然是由他负责的。

  “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和谈的事情,的确要处理。

  处理完这件事情,就算是真正的结束了。

  “那行,守仁,老夫通知他们去大殿。”

  王新志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可此话一说,许清宵却皱眉了。

  “去大殿做什么?”

  “他们也配去大殿?”

  许清宵开口,一句话说的众人一愣。

  好家伙,大殿都不配吗?

  仔细想想,还真不配。

  王新志回过神来,望着许清宵道。

  “那.......去什么地方谈?”

  “偏殿?”

  王新志问道。

  “异族国使者,就随便找个客栈,消费不要太高的,就去客栈谈吧。”

  许清宵平静道。

  此话一说,几位尚书和国公,包括守仁学堂的学生们咂舌了。

  好家伙。

  随便安排个客栈来招待异族国使臣?这莫名有些瞧不起人吧?

  毕竟大魏是礼仪之邦啊,这也......太那啥了吧。

  望着众人有些惊讶的目光,许清宵缓缓出声。

  “异族国乞降,是用大魏将士鲜血换来的。”

  “若对他们太好,九泉之下的将士,服吗?”

  许清宵开口,一句话让众人沉默。

  这还真不是他故意装哔。

  异族国现在是过来乞降的。

  大魏需要给他们脸面吗?

  现在针对异族国,就是要羞辱他们,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

  否则,将士们的鲜血,怎么偿还?

  人家投降,你就客客气气?仁义道德,礼仪之邦这的确没错,可大魏的礼仪,是对朋友的,而不是对敌人的。

  至于其他异族国,许清宵也没什么好态度。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不参战,不是不敢得罪大魏,也不是支持大魏,说到底不就是观望吗?

  当然也有个别几个国家,对大魏忠心耿耿,许清宵自然清楚,会给予一定好处。

  只是大魏的态度,必须要摆正来。

  一群土鸡瓦狗,羞辱你们怎么了?

  的确,随着许清宵这句话说出,大家有些沉默,不过很快还是点了点头。

  “行,老夫现在就去安排。”

  王新志点了点头,他想明白了。

  而安国公等人也是连连点头,看着许清宵道。

  “守仁,老夫是越来越喜欢你这脾气了,好,等这次和谈过后,去老夫府上,不喝个三天三夜,别想走。”

  安国公大笑道。

  其他国公们也跟着哈哈大笑,对许清宵好感的确倍增。

  这才是大魏骨气嘛。

  使者又怎么样?

  让你去客栈你就得去?不去?不去就杀。

  真当大魏是泥菩萨?

  “那突邪使者也一并安排?”

  王新志继续问道。

  “那倒不用。”

  许清宵摇了摇头,王新志当下松了口气。

  可下一刻,许清宵的声音,让他又是一愣。

  “给他们安排个雅间,突邪使臣还是要区别对待一下。”

  许清宵如此说道。

  众人:“.......”

  就这?

  安排个雅间?

  好家伙。

  当真是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啊。

  推荐一本好书!相当奈斯!

  《墨家天下从卧底开始》

  更新稳定,非常奈斯!

  各位读者老爷看七月的面子上,收藏看看~支持支持!

  超级链接在下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