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女帝婚事!臣认为,许守仁不错!蓬儒毒计!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女帝婚事!臣认为,许守仁不错!蓬儒毒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九章:女帝婚事!臣认为,许守仁不错!蓬儒毒计!

  大魏京都。

  街道上。

  许清宵朝着吏部走去。

  蓬儒到底是什么心思,许清宵暂时不去想了。

  因为暂时没有任何必要。

  去猜测蓬儒会怎样针对自己,倒不如好好将大魏的局势给确定下来。

  稳定大魏发展,才是自己的当务之急。

  蓬儒不管怎么针对自己。

  依旧影响不到自己,无非是天下读书人的骂名罢了。

  这种骂名,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承受?

  天下人怎么辱骂自己无所谓,只要大魏强盛,那么任凭他们如何辱骂。

  一旦等到大魏真正一统天下。

  焚书坑儒,许某又不是不敢做。

  当然这个念头,自己想想就行,这话不能乱说,这要是乱说出去,那自己基本上就凉一半了。

  大魏女帝可能都保不住自己。

  所以话不能乱说,心里想想就好。

  如果自己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别怪自己了。

  抛开杂念。

  许清宵来到了吏部之中。

  六部尚书正在尚书房等待着自己。

  随着有人带路。

  很快,许清宵来到了房中。

  六部尚书坐在左右,陈正儒则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大家都比较安静,思考着一些事情。

  而随着许清宵的到来,众尚书纷纷开口。

  “守仁,你总算是来了。”

  “守仁,我们可算是把你盼来了。”

  顾言与张靖率先开口,两人这话不假,大家一直在这里等许清宵,彼此之间都没有什么交流,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许清宵这五个方案。

  眼下许清宵来了,六位尚书自然有些激动和兴奋了。

  “诸位尚书,清宵来晚了。”

  许清宵致歉一声。

  陈正儒摆了摆手道。

  “无妨。”

  “守仁,我等就不多说了,先听你说吧,有什么问题,老夫会询问的。”

  陈正儒制止众人开口,先听许清宵的。

  “恩。”许清宵也不矫情什么,望着六位尚书直接开口道。

  “诸位尚书。”

  “其实大致内容,我已写在策论之中。”

  “眼下,大魏王朝历经此战,国威已扬,一举镇压异族国,此番不但得到数不胜数的战利品,使得大魏国库盈满。”

  “更主要的是,解决了异族国的祸端。”

  “而且还压制了各地藩王蠢蠢欲动之心,算是一举三得。”

  “但对于大魏来说,做到这个程度还远远不够,大魏想要鼎盛起来,不可能靠战争发财,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

  “所以许某才会制定这五个方案。”

  许清宵这般道。

  六位尚书纷纷点了点头。

  的确,一个王朝想要发展起来,怎么可能靠打仗发财?打仗也要有足够的兵力啊,看似发财了,无非就是拿命换钱,要是赚得多,还不亏。

  但若是赚的少,就是血亏了。

  这一次,大魏是赚了,而且赚的很多,可这种情况复制不了。

  异族国为什么这么有钱?有两个很大的原因,其一是他们经过了数百年的发展,国库有银子很正常,甚至唐国的国库比大魏国库还要富有,这也正常。

  小国的支出不大,再加上国库的银子,存了上百年,才有这么多数量,等同于是提前收割了一波韭菜。

  再加上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各种援助,粮草兵器,银两等等,才导致大魏这次光白银就收到了三百万万两,如若不然的话,正常情况下,最多两百万万两。

  而且还是最多的。

  靠这个,相当于赚了一波,促进国家发展,但想要长久促进国家发展,几乎不可能。

  农业生产,军事发展,基建工业发展,教育发展,包括医疗发展,百姓福利发展。

  请问那个不要银子?三百万万两投进去,三年内大魏绝对扛得住,可三年之后呢?

  你扛得住吗?这还没有算上养老,官员福利等等事情。

  对于大魏王朝来说,想要花钱还不容易?

  三千万万两大魏王朝都能吃下去,只要你想发展的。

  所以想要走上鼎盛之路,就必须要自补自足,顺便殖民异族国。

  “守仁,你继续说。”

  陈正儒开口,让许清宵继续说下去,他们认真听着。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开口道。

  “先从吏部开始吧。”

  “五个方针中,最重要的便是人才选拔。”

  “陈尚书,许某认为,大魏应当建立聚贤馆,增加大量人手,负责考察,审查,各地优秀人才。”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第一步,围绕吏部展开工作,想要发展大魏,就必须要人才,没有人才指挥,说什么都是多的。

  可此话一说,陈正儒不由开口道。

  “大魏有科举,也有举贤馆,应当是够了吧?”

  陈正儒倒不是不同意许清宵的主意,而是认为大魏有科举,还有举贤馆,应当可以解决人才上的需求。

  可许清宵直接摇了摇头道。

  “陈尚书,您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许某是要招揽天下有才能之辈,没有任何条件,只需要这个人有才能即可。”

  “是才能,而不是才华,不管这个人有没有读过书,也不管这个人,多少岁,哪怕他已经六十岁了,但他对种田十分有研究,那么就可以招揽过来。”

  “研究农田,譬如说如何让荒田更快变成良田,又如何更好的种植大米。”

  “不止是农业,还有擅于工部,擅于观星,善于策反,总而言之,只要是人才,只要有才能,不管是谁,不论出身,皆可入聚贤馆。”

  “由聚贤馆进行审查审核,确定无疑后,设立官职,如大魏官商一般,可开辟新的一条官道,不同的是,给予相同俸禄待遇。”

  许清宵将聚贤馆的用处说了出来。

  当下,六位尚书皆然明白许清宵是什么意思了。

  “聚天下之才能,任其之贤,用其之能,好,好,好,好一个聚贤馆啊。”

  陈正儒彻底明白,许清宵要各行各业有才能者,从这一方面,也可以打压读书人的影响力。

  大家拼死拼活去读书为的是什么?九成九的百姓都是因为,读书可以当官,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许清宵这个聚贤馆一出,天下有能力者,皆来大魏京都,从而善农业者,苦心研究农业,善工器的,可以苦心研究工器。

  有没有效果是一回事,对大魏来说,无非是根据官员俸禄发放银两罢了。

  对以前的大魏,或许有些压力,可对现在的大魏来说,三百万万两白银,你还怕花不完?

  陈正儒既然理解了。

  许清宵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

  “这件事情,就有陈尚书您亲自来处理,建设聚贤馆,由陛下拟旨,吏部发布,大魏文报也会刊登。”

  “务必在一年之内,聚贤百万有才能之辈,到时各就其职,在不同领域之中,大展手脚,同时再设绩察,若无用之人,一个也不要,有才能者,无论男女老少,家境背景。”

  许清宵语气笃定无比道。

  而六部尚书听到这话后,不由咂舌了。

  连女人都用上?这就有些破天荒了。

  但看着许清宵这般笃定的目光,六位尚书没有说什么了。

  “你继续说。”

  陈正儒开口。

  而许清宵将目光立刻看向兵部尚书周严道。

  “聚贤之后,第二步便是兵部的事情。”

  “此战,所有将士给予五倍抚恤金,同时三军犒赏,绝不含糊,以正大魏军心。”

  “而后,麒麟军,天子军,玄武军改善伙食,住宿环境,拨款建造各地军营演武场,进行高强度训练,并且大魏扩军两营。”

  “我会请陛下下旨,三代参军者,三代子孙后代读书入朝,优先录取,将士退役,享各类优先待遇,其三代子孙上学费用皆由大魏资助,直至十六成年。”

  许清宵开口,对于兵部,改善将士伙食,住宿,同时加强训练,这是基础提升,而扩军则是外部提升。

  大魏五大兵营,天子军,麒麟军,大荒军,玄武军,还有北凉军。

  五大兵营是大魏的根基。

  但其中大荒军,北凉军,不属于女帝,哪怕是玄武军,也是女帝通过一些代价和办法得到的。

  女帝登基之时,掌握的也就是天子兵符。

  麒麟军是因为怀宁亲王主动上交而来。

  至于玄武军,就不清楚。

  而大荒军已经交了一半,剩下一半交不交,这就是女帝与玄武兵符掌控者之间的交易了。

  运气好点,掌握玄武军,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北凉军了。

  而不管北凉军愿不愿意归降朝廷,许清宵都需要扩军增兵,再扩两军。

  人数按其他五营的标准,一百万一营。

  如此一来的话,等同于给女帝增加了筹码。

  大魏国库有四百万万两白银,不拿去扩充军营这不是搞笑吗?

  而此话一说,六部尚书瞬间震惊了。

  扩军,他们可以理解,增加人手嘛。

  但改善伙食,住宿,并且三代当兵,三代儿孙上学由大魏资助,这就有些.......太可怕了吧?

  这得花费多少银子啊。

  要是这东西说出去,两百万将士随随便便招来啊。

  然而兵部尚书周严还没说什么,顾言的声音不由响起了。

  “这预算未免有些大吧,一百万人一年军费一千万两,这是基本的军费,然而如若改善伙食和住宿等等费用,百万大军一年但至少需要五千万两白银。”

  “两百万便是一万万两白银,这还仅仅只是新军。”

  “天子军,麒麟军,玄武军,此三军也要得到相应提升,不可能只照顾新兵,不照顾老兵啊。”

  “如此一来的话,一年接近三万万两军费,这.......未免有些多了吧?”

  顾言皱着眉头,不是他不同意许清宵,而是一年接近三万万两军费,现在扛得住,因为有四百万万两国库白银。

  可大魏各处都需要花钱,不能只看这一年两年,要看二十年后,三十年后,甚至是五十年后。

  如若那个时候大魏没银子了,裁军,下降伙食等等福利,极其容易闹出兵变之事。

  这一刻,哪怕是兵部尚书周严,也不禁开口。

  “的确,若是这样的话,成本太大了。”

  扩军增兵是好事啊。

  周严肯定答应啊。

  可问题是,扩两营兵力,实实在在有些问题,他们没那个底气啊。

  只是许清宵摇了摇头道。

  “国之根本,在于兵力,未来想要稳定发展,就必须要增强大魏兵力。”

  “而且这两大兵营,我有另外打算,分三年制,五年制,十年制和终身制。”

  “大魏百姓,十六岁至三十五岁,皆可入伍从军,只需要操练三年,强身健体,懂得布兵阵等简单行兵操作即可。”

  “三年制后,如若愿意留下,便是五年制,再待两年,如若愿意可晋升为十年制,提升军中职位,指点与教导新兵。”

  “十年期限满后,取之三成,可给予终身制,入兵部,授军职。”

  “其余七成可前往大魏各地县衙,或自求生路,所以三代从军,是需要删选,而不是想当就当。”

  许清宵将兵制计划说出。

  一口气增兵肯定是有所压力的,但养兵才是许清宵的目的。

  养兵的好处,就是在关键时刻,大魏真正宣战时,可以在短暂时间内,全民皆兵。

  这是大魏走到最后一步的底牌。

  如此的话,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还真不敢乱跳。

  随着许清宵这么一解释,众人稍稍松了口气,这样的话,还真没什么问题。

  虽然还是增加了成本,但至少后期成本没有增加太多。

  毕竟许清宵这个当兵条件一说出去,有多少人要来当兵啊,自己没有进步的希望,但后代说不准啊。

  得到认可后,许清宵将目光看向工部尚书李彦龙道。

  “扩军,增兵,只是最简单的手段,真正的手段,在于工部。”

  “兵工结合,才是真正的王道,周尚书,李尚书,我打算单独设立兵工营出来,从聚贤馆中,招揽人才,研发可以以一敌百的战争兵器。”

  “当然,此物目前只是一个想法,具体许某会带来图纸,这个先不说。”

  “兵工营,是工部围绕将士们打造更强的兵器,更坚固的护甲,并且研发更强的攻城器,守城器,甚至包括大型运粮器这种东西。”

  “这是大魏兵部的真正发展,也是大魏工部的核心发展之一,工部一半的精力,围绕兵部,剩余一半,则建天工阁,吸纳各地人才,研究工器。”

  “兵部战器,民生耕器,只要是可以便捷于百姓,有利于大魏,若研制而出,赏高官厚禄,且大魏会以天价银两购买其物,至少万两白银起步。”

  许清宵出声。

  以吏部为主,设立聚贤馆。

  而后兵部强国,工部研发战争兵器,再设立天工阁,说直接一点,就是搞发明出来,什么都可以发明出来,只要是能方便百姓的东西。

  这种东西,前期可能会搞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没有什么作用,但重要的是可以启发别人,可能做出一个轮子,就有人想到把四轮车给做出来。

  虽然有点夸张,但任何东西,其实都是在进化,随着时间进化而出的。

  当百姓觉得走路很累,就会有人发明代步工具,从最开始的自行车再到后面的四轮车,靠的不仅仅是科技,最主要的还是想象力。

  如果不去培养一批这样的人,那么大魏想要真正走向半工业时代有多难?

  光靠自己一个人?

  还是洗洗睡吧。

  许清宵的想法,可不是一统中州这么简单,他要大魏的铁骑,横扫天下。

  突邪铁骑?马上的王?

  初元王朝?易守难攻?

  仙道佛门?剑仙佛陀?

  当一架架战争杀器出现时,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美好。

  而想要做到这个程度,大魏就必须要发展起来,需要无比雄厚的生产力,而这个生产力,光靠人力去耕种,是没有用的。

  种子,环境,水源,工具,四者缺一不可,少一样都撑不起一个大魏王朝。

  当然如果说大魏王朝就是单纯的想要,重回鼎盛时期,那就当许清宵没说。

  “以吏选才,兵部强国,工部辅佐,天工造物。”

  “老夫总算明白守仁你的意思了。”

  “不过,我们刑部,户部,还有礼部做什么啊?”

  张靖这次算是彻底明白许清宵的意思了,可忽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刑部和户部还有礼部,似乎.......没什么作用啊。

  “张尚书,刑部加强人手,扫黑除恶,提高大魏民意,自陛下登基后,大魏时常传来妖魔之事,但许某认为,妖魔固有,但还不敢出来作恶。”

  “大多数都是人为之,必须要除恶干净,从乡镇开始,一旦发现,严惩不误,建立刑部监员,特派各府各县,走进百姓,巡查缉拿。”

  “如若有官员庇护,罪加一等,斩首示众。”

  许清宵认真说道。

  大魏现在需要改革,而改革最好的办法,就是为百姓除恶,一旦除恶,百姓才能真正无忧无虑的去建设家园。

  刑部的作用就是这个,稳定王朝安定,加强民意,以及大魏王朝的公信力。

  这一点,只能靠刑部来。

  听到此话,张靖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许清宵极其认真,是打算大干一场了。

  末了,许清宵继续开口道。

  “还有谣言之事,尤其是读书人这一块,往后若是还有什么风言风语,无论是对大魏王朝还是对某个人,只要造成一定影响,便要审查。”

  “如若事情属实,由官方贴公告处置。”

  “如若情况不属实,造谣者给予惩罚,如若有读书人造谣生事,革去功名,终生不录用为官。”

  许清宵这句话一说,众人顿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要针对大魏的读书人啊。

  但对于这个,众人没有半点异议,纷纷同意了。

  “户部呢?”

  顾言出声,询问许清宵。

  “户部管商,顾尚书,大魏商会的事情,你要处理,让大魏商人派去异族国,包括突邪王朝。”

  “促进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异族国。”

  “不惜一切代价,资助大魏商人也好,要挟大魏商人也好,让他们先以低价抢占异族国市场,小到柴米油盐,大到锦衣珠宝,能便宜就便宜,不能便宜亏本也要卖。”

  “先给异族国甜头吃,把贸易市场全部霸占后,再由他们自行定价,不要太高,但绝对不能低,赚取异族国银两。”

  “等到这批商人尝到了甜头,到时再对他们动手,无论如何,所有的牺牲,都是为了大魏。”

  许清宵出声,这件事情必须要告知顾言。

  掌控大魏商会,让他们去异族国做生意,有大魏军人的保护,他们也不需要担心自身安危,去了以后,就是往死里压价。

  只要抢占市场成功,把异族国做生意的人全部挤倒闭,到时候柴米油盐,锦衣珠宝,任何东西都是又他们做主了。

  而大魏只需要调控就好,不能太离谱,不然卖不出去也是得不偿失。

  吸血,就要慢慢吸。

  一口气吸干,人就没了,慢慢来最好。

  细水长流嘛。

  而等商人赚够了,税收这块就可以改一改了,总而言之,大家一起赚钱,但大魏王朝必须要赚的最多,庄家要是赚的少,那还当什么庄家?

  许清宵的计划,让顾言顿时眼前一亮。

  甚至其他几个尚书,也顿时明白了许清宵这是什么意思了。

  赚钱是其次,重点是,掌控了其他国家的命脉啊。

  这招,真高。

  又高又硬。

  “那礼部呢?礼部做什么?守仁。”

  王新志开口了,五部门都有事做,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此话一说。

  众尚书也纷纷好奇。

  而许清宵顿时一愣。

  额......礼部.......好像.......还真没什么事要做。

  许清宵的沉默。

  莫名让气氛有些尴尬了。

  王新志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看着许清宵半天半天不说话,突兀之间,王新志愣了。

  好家伙,这是不把我们礼部放在眼里啊?

  “守仁。”

  王新志开口,想要说什么。

  可许清宵立刻打断。

  “王大人,礼部有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影响极大,名垂千古都不在话下,只不过现在还不能说,亦或者是说,说了也没任何用。”

  “但这件事情,必须要由礼部来。”

  许清宵开口,他到没有忽悠王新志,因为这事就是九年义务教育。

  只不过这事的确不能说,说了没任何意义,因为不可能实现,最起码现在不可能实现。

  自己要真做,估计顾言直接不答应,其余四位尚书都不会答应的。

  眼下就是给王新志一个安慰。

  “此话当真?”

  王新志有些激动了。

  “自然。”

  许清宵语气笃定道。

  “行,老夫相信你,守仁,反正有任何需要用得着礼部的,你尽管开口。”

  得到许清宵这般的笃定,王新志笑了。

  其余尚书也笑了。

  倒不是别的意思,他们莫名感觉许清宵就是在忽悠王新志罢了。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事情,诸位尚书慢慢协商,我就回去休息了。”

  “这个月累死了,过几天就是册封大殿,我得先回去休息休息几天。”

  事交代清楚了,剩下的就是六位尚书自己来做了,总不可能都让自己亲力亲为吧?

  “好,守仁你好好休息,册封大殿可要精神饱满啊。”

  “这次册封大殿,极为隆重,陛下对你十分器重,特意要求隆重一些,你的确要好好休息。”

  “恩,守仁,你好好回去休息。”

  “守仁,我送你出去吧。”

  众尚书纷纷开口,的确再过几天就是册封大典了,是要好好休息休息。

  不过陈正儒却突然开口,要送许清宵回去。

  正常来说肯定是委婉拒绝的,但许清宵看得出来,陈正儒是有话与自己说。

  故此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

  当下,陈正儒带着许清宵离开了尚书房中。

  一直走出吏部外。

  陈正儒的声音这才响起。

  “守仁,这几日老夫总是有些心神不宁。”

  “蓬儒入狱,却迟迟没有任何动静,以老夫对他的了解,蓬儒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你一定要有所警惕啊。”

  走出吏部后,陈正儒要说的话,被许清宵猜到了。

  蓬儒是陈正儒亲自扣押大牢的,所有人都可以忘记蓬儒的存在,但陈正儒不会。

  如今仗打完了,许清宵更是要被册封大魏平乱侯,看似一切无比美好,可陈正儒感觉得到,一场极其可怕的骇浪可能要来了。

  “恩,清宵明白。”

  许清宵给予回答,这一点女帝已经告知了自己。

  “守仁,老夫思来想去,蓬儒唯一针对你的手段,就是借势,他肯定会借势来打压你,如今的你,名望极高,又有大魏民意加持。”

  “所以想要抨击你,必须要借助天下读书人的势,只是老夫一直想不到,即便他真的借势,以杀降屠城来抨击你,也没有任何作用。”

  “可以对你的名誉造成一定影响,可以当下来说,你杀降屠城是对的,大魏百姓都支持你,最多就是让本就讨厌你的人更加讨厌你。”

  “并不会影响什么。”

  “按照老夫的想法,蓬儒应该不会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来针对你,肯定藏有后手。”

  “你真的要小心一些,这几日没事想想,若是能提前猜到蓬儒想要做什么,还可以提前预防。”

  陈正儒想不到蓬儒会用什么手段来找许清宵麻烦。

  唯一能说的就是让许清宵警惕警惕再警惕。

  “陈尚书,这一点清宵明白。”

  “只是,依陈尚书您的直觉,蓬儒什么时候会动手?”

  许清宵问道。

  陈正儒稍稍沉默,过了一会,他给予了一个回答。

  “册封之日。”

  陈正儒回答道。

  是的,册封之日。

  如果一个人想要抨击一个人的话,肯定是希望他在最光彩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飞得越高,摔得越痛。

  当着天下众人的面,抨击许清宵,毁许清宵声誉,这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前提必须要有信心,绝对的信心,不然的话,出丑的人可就是自己了。

  此话一说,许清宵沉默了。

  册封之日吗?

  不就是五日后。

  陈正儒的猜测,许清宵认同,毕竟那个时候是自己最辉煌的时刻。

  如若在那个时候出手,自己若招架不住,当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只是许清宵也很好奇。

  蓬儒,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来找自己麻烦。

  让天下读书人抨击自己杀降屠城吗?

  这根本没用。

  “回去好好休息吧,偶尔想想,老夫也会帮你想,如若察觉得到,可以提前准备一手。”

  到最后,陈正儒也没什么说的了,让许清宵回去休息休息。

  “好。”

  “对了,陈儒,我问个事情。”

  “成就天地大儒,是需要民意,那成圣呢?”

  许清宵忽然开口,询问陈正儒成圣之法。

  此话一说,陈正儒顿时苦笑不得。

  “守仁,老夫虽然是大儒,但也不知成圣之法,唯独天地大儒才懂得成圣之法。”

  “不过你既然感兴趣,明日或者后日,你来找老夫,老夫带你去一趟天地文宫,问一问荀儒。”

  陈正儒如此回答道。

  而荀儒,则也是一位天地大儒,与蓬儒一般,不过不是朱圣一脉的天地大儒。

  就是当初许清宵自证之时,出言帮过许清宵的天地大儒。

  “好,如此劳烦陈儒了。”

  既然是询问和帮助,关于儒道的,许清宵自然尊称一声陈儒了。

  “客气。”

  陈正儒回了两字。

  而许清宵也直接离开了。

  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女帝正与李广孝对视而坐。

  商议着一些事情。

  “陛下,此战过后,大魏将彻底走向繁荣之路。”

  “许守仁今日献策,更是奠基我大魏千年辉煌啊。”

  李广孝将许清宵的献策看完之后,不由发表属于自己最高的评价。

  “许爱卿,的确是大魏之福星啊。”

  女帝点了点头,她也是由心赞叹道。

  许清宵的出现,就如同一颗星辰,给大魏照亮前进的路,如若没有许清宵的话,大魏不说因此灭国,但至少很难看到希望。

  这当真是一个旷古奇才。

  也就在此时,李广孝继续开口了。

  “千年的辉煌已经注定,但百年之强盛,还是有些不稳定啊。”

  李广孝忽然开口,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如此说道。

  百年之强盛,还不稳定?

  女帝有些好奇了,她望着自己的师父,有些好奇。

  感受到女帝目光的好奇,李广孝稍稍咳嗽一番,然后满脸正经与严肃道。

  “陛下,如今大魏稳定,步步而上,老臣斗胆,请陛下考虑婚姻大事。”

  李广孝出声。

  此言一说,女帝好奇的目光,瞬间平静下来了。

  脸上没有一丝愉悦,取而代之有些冷漠。

  “老师,朕当年就说过,朕此生绝不会婚嫁。”

  女帝开口,不想谈论此事,也果断拒绝了。

  只是这话一说,李广孝摇了摇头,依旧认真严肃道。

  “陛下,自古以来,帝王婚事,乃天经地义,如若帝无子嗣,江山不稳,文武百官也不会安心。”

  “各地藩王为何蠢蠢欲动?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大魏没有皇子,陛下没有子嗣。”

  “如若大魏有皇子,这将是大魏之福,也将是天下之福,到时各地藩王再也不敢蠢蠢欲动,国家将会更加安稳。”

  “老臣之言,不拿常理,而是以国家为由,请陛下着重考虑。”

  李广孝这番话说的没错。

  自古以来,百官最关心的就是三件事情。

  民生大计,国家强盛,以及帝王子嗣。

  帝王子嗣最为重要,不管你现在年轻不年轻,也不管你现在强盛不强盛,早点生肯定是对的。

  万一真出了什么大事,江山至少有个接班人,可如若你不生,等你死后,各地藩王就算是不想闹也得闹啊。

  “朕,绝不会婚嫁。”

  “朕,如今二十有四,可继续执政七十年。”

  “五十年后,朕会从各地藩王或大魏亲王门下,选一位皇室之子,抚养长大,继承朕的帝位。”

  女帝依旧有些冷漠,她也不是没有办法。

  五十年后,随便去几个亲王府,把他们的孩子接过来,悉心培养二十年,从中挑选最优秀之人,从而让其继承帝位。

  足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可此话一说,李广孝坚定无比地摇了摇头道。

  “此事不可。”

  “其一,未来变化莫测,恕臣斗胆,十年风雨十年云,莫说五十年后,就算是十年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陛下无法预测,臣也无法预测。”

  “倘若大魏王朝与突邪王朝或初元王朝宣战,陛下没有子嗣,大魏必会内乱。”

  “其二,选亲王子嗣,无疑是加剧诸王斗争,选谁的子嗣为帝,都会带来血雨腥风。”

  “其三,百姓不安,也正是因为陛下如今才不过二十有四,如若陛下是四十有二,天下百姓不安,文武百官也不安。”

  “以上三点,皆是悬在大魏头顶之上的刀剑。”

  “所以,臣恳请陛下,择良君,诞子嗣,彻彻底底稳固大魏江山。”

  “臣可以保证,如若陛下当真诞子,百年内,大魏将空前强大。”

  李广孝以伦理,人理,国理,三重方面来反驳女帝。

  言语之中,意思很简单。

  陛下,该找个如意郎君,生娃了。

  生的越多越好。

  “老师,不要再说了。”

  女帝叹了口气,她依旧是摇头拒绝。

  “陛下,臣,不得不说,也不能不说。”

  “其实,臣,觉得,许清宵不错,无论是年龄上,还是才能上,包括品性,许清宵都是人中龙凤。”

  “再加上许清宵极有可能成为我大魏新圣,若陛下与许清宵成婚,何止百年,五百年内,大魏江山都稳固金汤。”

  李广孝终于说出自己的想法了。

  他希望女帝与许清宵成婚。

  女帝成婚,肯定是找人中龙凤啊,而且这个人中龙凤,一定是龙凤中的龙凤。

  大魏正好有一个啊。

  许清宵啊。

  论才华,许清宵万古大才。

  论品行,绝世大儒品性差?

  论能力,如今大魏蒸蒸日上,七成是靠他许清宵。

  论影响,许清宵在百姓心中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要许清宵真成圣了,其地位必然超越大魏女帝。

  这要是强强联合,大魏想不崛起都不行啊。

  李广孝还真不是乱说的,他思考了好几天,觉得此计可行啊。

  “够了!”

  “老师,朕,乏了。”

  一刹那间,女帝直接开口,她站起身来,望着自己的老师,眼神之中也不是生气,而是无奈。

  并且女帝也没有再听李广孝任何言语,而是直接起身离开。

  这一幕,让李广孝不由一愣。

  女帝是他从小教到大的,对于女帝的性子和脾气,他一清二楚。

  突然一下这般反常,这有些问题啊。

  嘶。

  这一刻,李广孝眼神之中不由露出一抹惊喜之色。

  女帝对许清宵的确有好感。

  否则的话,不可能这般。

  想到这里,李广孝激动起来了。

  他还真的怕女帝很平静,那样的话,即便是强行撮合,只怕许清宵也不会答应。

  但女帝若是对许清宵有那方面的好感,一切好说啊。

  大殿内。

  李广孝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先回去。

  这种事情,需要慢慢来,自己完全可以当一回姻缘老,牵一牵线啊。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天牢内。

  蓬儒望着窗外。

  大牢十分安静。

  也就在此时,一缕缕白雾出现在他手中。

  形成一行字。

  待字凝聚后,刹那间又烟消云散了。

  而蓬儒眼中,也露出一抹自信无比的笑容。

  只是很快,他这一抹笑容消失。

  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一旁沉默不语的张宁。

  “张儒。”

  “你意下如何?”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

  再听到蓬儒之言。

  张宁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朝着蓬儒跪拜道。

  “某,愿为朱圣一脉,死而后已。”

  他如此回答。

  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个头。

  而蓬儒则语气平静道。

  “张儒。”

  “十年内,你可成天地大儒。”

  蓬儒的声音笃定。

  可张宁的神色,却没有任何一丝变化。

  ----

  好朋友力作!

  《大隋说书人》

  通过说书获取各种书中能力或金手指,非常好看!

  大家可以看看~~~支持一下~~~超级链接在下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