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一品镇北蛮,许清宵拜师一品,七大体系!【月底求月票】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零三章:一品镇北蛮,许清宵拜师一品,七大体系!【月底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零三章:一品镇北蛮,许清宵拜师一品,七大体系!【月底求月票】

  吴铭的声音响起。

  霸道且直接。

  语气之中,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

  朱圣一脉,跪于大魏京都外,三天三夜,写万字忏悔书。

  这是天大的屈辱,对他们而言,这种屈辱,不比杀了他们要好。

  文宫上下一片死寂。

  但沉默了一会,文宫半圣的声音响起了。。

  “先生,圣不可辱,条件老夫都可以答应,但圣不可辱。”

  “否则的话,所带来的影响,你我都无法承受。”

  “老夫可以写忏悔书,但让老夫跪下,老夫做不到。”

  文宫半圣开口,吴铭的要求他可以答应,但唯独下跪不行,他是半圣,已经踏足了圣境。

  若他被辱,事情就没那么好说了。

  到时候,不是他要不要闹了,而是天下读书人,很有可能会走到无法逆转的哪一步。

  如若走到哪一步的话,对大魏,对吴铭,对他,对大魏文宫,对天下苍生来说,都是一件坏事。

  当然其余人下跪,这个可以。

  但让半圣下跪,做不到。

  声音传至陈国。

  吴铭所作所为,的的确确让世人震惊,也让世人彻彻底底明白了,一品到底有多强了。

  一品,超越一切。

  连半圣在一品面前,都无力挣扎,除非天下读书人聚集在一起,否则的话,无法对一品造成任何一丝丝的影响与伤害。

  “允尔不跪。”

  “但将朱圣亲笔十二册,借阅吾徒一观。”

  然而,吴铭的声音响起,他允许半圣不跪,因为到了这个程度,让对方跪下,的的确确有所影响。

  可不跪需要付出代价,大魏文宫有朱圣亲笔文章,一共十二册,吴铭要求这十二册文章借阅给许清宵观看。

  想要阅读圣人亲笔,最起码要成为大儒,同时对朱圣一脉极其忠心,忠心到不要命那种,才能有资格阅读,并且只能观看一册。

  吴铭胃口很大,直接要求十二册。

  全部借给许清宵看。

  只是此话一说,文宫上下顿时难受了,这十二册圣言,即便是他们也没有看过,借阅给许清宵?

  这是实实在在有些做不到啊。

  这个条件,比让文宫半圣下跪还要难,至少天下读书人不愿答应。

  哪怕是文宫半圣,也不敢答应。

  “十二册圣言,意义极大,我等可以让许清宵观看,但不得借阅,并且只能拿出一册。”

  半圣开口,他最大的权限,就是让许清宵看一册。

  十二圣言,意义太大了,这是大魏文宫的根本之一,拿一册给许清宵看,可以。

  但拿十二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不过老夫知晓你们的底牌,也知晓你们会做什么事情。”

  “有一件事情,老夫今日就告诉你们吧。”

  “大魏,可不止两位一品武者,把你们那些龌蹉的想法,统统给老夫收起来。”

  “老夫今日敢杀儒,真当老夫只是一时之勇?”

  吴铭的声音响起。

  他一番话,石破天惊,传至整个中洲,引来无尽哗然。

  大魏有两位一品,这是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一个王朝,可孕育出一位一品,这是气运孕育而出的,王朝气运,铸成一位一品,合情合理。

  大魏之所以能诞生两位一品,是因为大魏王朝太过于强盛,但极限应当就是两位一品。

  可现在吴铭说有三位一品。

  这就令人不得不震惊了。

  一位一品,就可以让一个王朝立于不败之地,除非一品跟一品厮杀,用同归于尽的方式。

  不然的话,发生再大的事情,可以保证国家不灭亡。

  两位一品,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至少内乱之类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完美杜绝。

  想想看三位一品,能做什么事情?谁敢招惹?最多就是一些阴谋诡计,而且绝对不能太明显,敢明显就翻脸。

  最主要的是,大魏拥有绝对掌控权了。

  一品不可参战,这是天下的明文规定,其原因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一品少,真打起来了,影响很大,一死就是死一双,几乎不可能出现只死一个的可能性。

  所以真正到了这种程度,比拼的就是谁家一品多。

  大魏有两个,中洲有两大王朝,所以死战的话,意义不大,反而是让中洲之外的势力坐享渔翁之利。

  可现在如若有三个,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大魏战死两个,还剩下一个一品,而这一个一品,能让大魏横推突邪与初元王朝。

  就是如此恐怖。

  所以,当吴铭说出大魏有第三个一品的时候,意义太大了。

  不过,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毕竟又没有规定一品不能撒谎的。

  可这番话,对文宫来说,的的确确是压力,莫名的压力。

  大魏有第三位一品吗?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大魏文宫的作用,就会被硬生生削弱一大截。

  大魏文宫代表着天下读书人,而天下读书人又代表着什么?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是无上阳力,可以压制阴力。

  所以,天下人必须要尊重读书人,不可杀儒,一位读书人死了,阳力就会少一部分,那么阴力则会变强一些,会滋生出更多的妖魔。

  至于仙道,佛门,武道,他们无法阻止妖魔滋生,但却可以斩杀妖魔,你滋生多少妖魔,大不了我斩多少妖魔,换句话来说,治标不治本。

  可问题是,能治标也已经可以了啊,读书人也治不了根本,也只能保证天下太平。

  并且之所以现在看起来,妖魔不多,其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五百年前出了一位圣人,彻彻底底压制了阴力。

  虽然现在阴力又逐渐恢复,妖魔滋生,但天底下还是有不少强者的,中洲四位一品,明面上的一品,其他四洲肯定也有一品。

  这些一品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不是说没有了你大魏文宫,大家就不行了。

  这样一来的话,在特殊情况下,杀儒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又不是杀光天下读书人,死你一位半圣,能引来什么大麻烦?

  无非是出现点异象罢了。

  吴铭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大魏有三个一品,死你一尊半圣,影响不大,再敢倚老卖老,别怪我一点机会都不给。

  杀,永远无法真正解恨,要让对方感受到屈辱,这才是真正的解气。

  这一点,他很早就知道了。

  至于大魏文宫信不信,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只是,最终,文宫内传来了声音。

  “好,既然是先生开口,大魏文宫答应。”

  “不过,圣册过于重要,可阅不可借,这是最后的底线。”

  “许清宵可来大魏文宫,阅书三月。”

  “先生应当明白,此物的重要性。”

  半圣给予了回答。

  虽然不甘心,虽然憋屈,但他赌不起,再者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赌,意义不大。

  当然借给许清宵肯定是不行的,东西依旧还得放在文宫中,而且限制三个月。

  陈国当中。

  吴铭稍稍思索一番,他对大魏文宫没什么好感,杀也杀了,眼下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许清宵争取一些好处罢了。

  他看着许清宵,传音道。

  “你觉得如何?十二圣册,的的确确意义极大,是圣人亲笔所写,对你儒道来说,有大好处。”

  “借来或许不太行,观看就好,三个月的时间,你能看完吗?”

  吴铭出声,他询问许清宵道。

  “可以!一个月即可。”

  许清宵不可能花费三个月的时间去看十二本书,最多一个月。

  “好。”

  听到许清宵同意,吴铭倒也不废话,直接望着大魏方向道。

  “既如此,老夫便给朱圣一个面子。”

  “但尔等给老夫记住这一日,瞧瞧你们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如若总有一天,尔等要付出惨痛代价,一个个如畜生一般,还读书人?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吴铭这番话还真不是故意恶心他们,而是发自内心所说。

  这帮读书人的的确确变了性质,整体看起来,哪里像读书人啊?简直是一群阴险小人。

  随着吴铭的声音响起,大魏文宫没有给予回答,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不过这件事情,大魏文宫注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只不过眼下人们并不知道,大魏文宫会怎么去解决此事。

  而陈国当中。

  吴铭也收回了所有神通,此时广阳侯等人齐齐朝着吴铭一拜。

  “我等,拜见前辈。”

  所有人都朝着吴铭一拜,这是一品武者,不可不敬。

  什么侯爷,什么仙道强者,一品可没有那么多划分的。

  看到众人朝拜,吴铭没有任何表情,而是看向许清宵道。

  “许小友,随我来吧。”

  他开口,随后周围空间坍塌。

  “前辈,这是回去吗?”

  许清宵好奇问道。

  然而吴铭没有说话,而是带许清宵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一时之间,城墙之上,众人有些感慨。

  这一品就是超然啊,说消失就消失。

  不过很快,众人更加不由感慨,许清宵的师傅,竟然是一品武者,当真是猛啊。

  而与此同时。

  大魏极北之地。

  山川林立,显得十分陡峻,这里动辄千里赤地,没有什么草木,也没有什么水源,如同死域一般,很少有活物。

  风声很大,显得异常寒冷。

  一条长长的防线出现,这里是大魏极北之地,与北蛮邻近之地。

  整条防线有四座古城,驻扎着大魏军人,还有一些苦工正在搭建防线,大部分的苦工,都是这次异族国的俘虏。

  过来建筑防线的。

  而随着空间扭曲,许清宵与吴铭的身影,赫然出现在这里。

  “北境边关?”

  站在虚空上,许清宵一眼便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有些好奇,神色不解地看着吴铭,不知道吴铭带他来此地做什么。

  而下一刻。

  吴铭没有任何解释,而是负手而立,轻轻冷哼了一声。

  轰隆!轰隆!轰隆!

  这一刻,北蛮边境的天穹之上,瞬间万里乌云,雷霆闪烁,可怕的威压,席卷整个北蛮。

  刹那间,许清宵有些咂舌了。

  他不知道吴铭想要做什么,但看这个架势,吴铭难不成想要宣战北蛮?

  这有些恐怖吧?

  此时。

  北蛮境内,所有人抬起头望着苍穹,恐怖的威压袭来,让他们瑟瑟发抖。

  但很快,一道声音响起。

  “前辈息怒。”

  “不知何处,招惹了前辈。”

  “还望前辈息怒,这当中必有误会。”

  声音响起,这是北蛮的二品武者,他出现在边境,都不敢出现在天穹上,而是站在边防之上,朝着吴铭跪拜道。

  整个北蛮王庭都吓到了,皇室一脉也瑟瑟发抖,毕竟一位一品武者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搁谁谁不慌?

  北蛮可是没有一品的存在,惹急了人家,直接血洗北蛮,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如若对方敢这样做,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不会袖手旁观,他们必然要出手帮助北蛮的。

  “哼。”

  “一群蛮夷,尔等是不是活腻味了?敢插手大魏之事?”

  “想找死吗?”

  吴铭大吼,他的声音,如同天雷一般,直接训斥北蛮一族。

  而他所言之事,自然是前些日子异族国造反之事。

  要说没北蛮的影子,吴铭自然不信,当然这后面更主要还是有突邪与初元王朝的影子。

  只是彼此之间都有一品,所以在没有确定生死大战的情况下,没必要去骂,也没有任何证据。

  但找北蛮一族麻烦,就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不先动手,不先越境,那么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不敢动手。

  此话一说,后者立刻开口。

  “前辈误会,我等哪里敢插手大魏的国事,这其中必有误会。”

  他给予回答,在一品天威面前,根本不敢有半点反抗。

  反抗就是死。

  啪。

  下一刻,吴铭伸出手来,一巴掌扇去,整个北蛮如同地震一般,边防数万精锐铁骑,直接化作血泥,这名二品武者也当场吐血不止。

  整个人倒飞数百米外,胸骨断裂不知多少根。

  “前辈,一品不可出手啊。”

  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但不敢发怒,也不敢嚣张,只是提醒对方,一品不能出手。

  “哼。”

  “一品不可出手,没错。”

  “但尔等插手大魏国事,就该死。”

  “这一次,老夫给你们一点教训,如若下一次尔等还敢染指大魏,老夫即便是拼命,也将北蛮夷平。”

  “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身后的主人,会不会因为尔等,掀起一品之战。”

  吴铭出声,冷漠开口。

  此话一说,北蛮一族根本不敢回应与叫嚣,因为吴铭虽然出手了,但一切都在合理范围内,毕竟蛮族的确插手了大魏之事。

  付出这些代价,也十分正常,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一品强者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出面,一旦他们出面了,极有可能引来一品大战。

  天下的规定就是这个,一品不可征战,但还有一个规定,那就是一旦出手,将不惜任何代价宣战。

  这意思很简单,哪怕人家拿大魏女帝来威胁吴铭,吴铭也绝对不能停下来,战即死战,一点犹豫都不带。

  根本不跟你玩那些有的没的。

  不过待吴铭说完此话后,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北蛮王庭当中。

  王庭深处。

  一个年轻男子,身穿金色蟒袍,大约二十七八岁,正凝视着自己。

  男子周围盘旋一条金色蟒龙虚影,已经生出龙角,腹下四爪也在孕育,似乎随时可以化龙。

  吴铭的目光在这一刻瞬间露出寒芒。

  他看的出来,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已经踏入了三品,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便已经三品大圆满,似乎随时可以踏入二品。

  而且气势很强,有朝一日或许有可能踏入一品。

  一时之间,吴铭起了杀念,北蛮是大魏最大的心腹大患,对大魏虎视眈眈,一直想要吞并大魏,建立蛮族王朝。

  可北蛮一族没有一品,所以这个想法永远做不到,故此北蛮一族想尽一切办法,就是为了孕育出一位一品。

  如今看到如此天才,吴铭自然生出杀机,将天才提前扼杀于摇篮之中,免得以后成了祸害。

  轰!

  恐怖的杀机,穿透一切,直逼蛮族王庭,这股力量是天威,后者根本挡不住。

  但就在这一刻,随着一阵铃铛之声响起,将吴铭的杀机化解。

  “前辈。”

  “我等绝不会再染指大魏,也希望前辈不要引来战乱。”

  “入侵之战,我蛮族也付出了血的代价,而今日大魏之事,也是有人暗中挑拨,这批人已经被我们杀了。”

  “还望前辈,莫要起兵戈。”

  声音响起,是北蛮的真正强者,不是一品,但有资格与一品对话。

  “哼。”

  “不要等老夫下次亲临,否则的话,血洗尔等。”

  吴铭没有说什么了,他带着许清宵再次离开。

  这趟过来,倒不是要在许清宵面前显摆什么,而是处理一些事情,不然真当一品出来不干活?

  平日里不出来参合事情,是因为影响不好,再加上也有其他事情要自己处理,凡俗的一些尔虞我诈,你争我斗,根本没有时间参与。

  可一旦参合进来了,就得要一个说法,一个结果了。

  很快,待吴铭消失之后。

  北蛮王庭,那金色蟒袍的青年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无比。

  虽然有人化解了一品的杀念,可再怎么化解,也化解不干净,除非有另一尊一品出现。

  他受了伤,只是没有伤到根基,静养几个月就能好,可他的目光,却充满着冷意以及杀意。

  下一刻。

  大魏京都,平乱侯侯府,一处庭院内。

  许清宵回来了。

  吴铭站在一旁,面容上满是和善笑容,望着许清宵道。

  “许小友,老夫惜才,你乃武道奇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但越是如此,你越是需要一位名师指点。”

  “老夫知晓,你是读书人,天地大儒,可老夫问一问你,学儒救得了天下苍生吗?”

  “不是老夫瞧不起你,用时间来说话,以你的资质,不出十年,或许你能成为三品半圣。”

  “有生之年,你也可以成为亚圣,如若你没有得罪大魏文宫,亦或者是说,你愿意和大魏文宫和解。”

  “你这一生,都将无忧,天下共尊,其地位不弱于老夫,走到哪里都有人朝里礼拜。”

  “可问题是,你已经得罪了大魏文宫,而且老夫看人极准,你决不会与大魏文宫和解,所以你的敌人,是大魏文宫,是朱圣一脉,也是大半个天下读书人。”

  “如此一来,哪怕你成为了半圣,又有何用?你可以培养出一股支持你的读书人,但你无法让天下读书人成为你的门徒。”

  “朱圣一脉,借助的是圣人,这一点你与他们相差十万八千里,甚至你成为了亚圣,也只能制衡他们,却依旧改变不了他们对你的偏见。”

  “甚至等你死后,极有可能,你会被这帮读书人唾骂万年,所以你面前唯一可以选择的路,就是修炼武道,结合儒道,将朱圣一脉,彻底粉碎。”

  “亦或者门徒散天下,超越朱圣一脉,否则的话,你早晚还是会输的。”

  吴铭出声,他想要许清宵拜他为师,可这些话也不是吓唬许清宵,而是认真分析,站在他的角度,为许清宵分析。

  听到吴铭所说,许清宵其实心里明白。

  今日,吴铭给自己上了一堂课,一堂意义极大的课。

  靠嘴是说不过这帮读书人的。

  只有拳头才会让这帮读书人闭嘴。

  其实这个道理,许清宵以前就懂,只不过一个原因让许清宵做不到。

  境界问题,想要让这帮读书人老老实实闭嘴,自己必须要成为一品,否则的话,无法做到让对方集体消声。

  可现在吴铭给自己启发了新的思路,不需要一品,只要自己抵达二品,或者是三品,就可以让大部分声音安静下来了。

  当然儒道境界也必须要三品。

  儒道半圣,武道入圣。

  这样的话,自己的的确确,可以做到让大部分声音安静下来。

  如若自己踏入儒道二品,亚圣之境,再加上武道二品,武道至尊。

  就相当于一位一品了,实力比不上一品,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品,吴铭能做的,许清宵能做,吴铭不能做的,许清宵也能做。

  可眼下,许清宵其实最担心的是一点。

  异术。

  自己修炼了异术,他怕被吴铭察觉到,如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许清宵早就答应了。

  一品收自己为徒,不答应不是脑子有问题?

  而见许清宵还有些犹豫,吴铭有些忍不住开口了。

  “许小友,其实还可以这样,老夫过些日子就要去修养了。”

  “可以暂收你为记名弟子,老夫先教你武道,如若你觉得可以,那么等老夫出关之后,便收你为徒。”

  “倘若你觉得不行,也就作罢,不过有一个前提,倘若有人也要收你为徒,你不可答应,要么答应我,要么不准拜别人为师。”

  “如何?”

  吴铭实在是有些难受,自己堂堂一品,按理说吧,想要收谁为徒做不到?要是自己说收女帝为徒,只怕女帝都要心动。

  可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这般犹豫,导致吴铭只能出此下策,先骗个记名再说,不让许清宵拜别人为师。

  只是听到这话,许清宵忽然有些想法了,倒不是记名。

  而是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情,这位一品还有事情要做,不可能整天待在自己身边。

  短暂时间内,自己体内有民意之海,对方应当是感觉不出来的。

  如若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担心什么啊?

  自己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无非就是,异术被发现,但自己已经跟吴铭接触了一段时间,虽然不长,可对于一品来说,想要看穿一个人,一瞬间就可以。

  换句话来说,只要自己不主动修炼异术,那么吴铭自然不会发现,不然早就发现了。

  所以自己完全可以拜师,只影响这一两个月。

  等过了这两个月,吴铭只怕要回去洗刷自己体内的魔气,到时候自己完完全全可以处理自己的事情。

  等吴铭处理完魔气后,差不多又要去魔域镇压仙尸。

  这样一来,还真可以啊。

  想到这里,许清宵也就没有继续犹豫了。

  “前辈言重了。”

  “其实晚辈不答应,并非是觉得前辈不行,反而是怕晚辈的资质略差,怕折辱了前辈您的颜面。”

  许清宵出声,既然可以避免异术的问题,那许清宵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拜师一品。

  整个天下还不是可以横着走?谁敢找自己麻烦,一品马上出现,一道意念就能将其诛杀。

  而且自己还能学到极多的东西,就比如说现在,自己看似是四品天地大儒,四品武道王者,可问题是,很多东西自己都不知道啊。

  现在有一位一品指点自己,何乐而不为啊?

  对于吴铭来说,许清宵这句话,简直让吴铭欣喜若狂啊。

  原来许清宵是担忧这个啊。

  “无妨,无妨。”

  “老夫看人从来不会看错的,这样,守仁,你跪下来朝老夫磕三个头,就算是拜师,天地可鉴,也不要搞那么多花哨的东西。”

  吴铭激动道。

  正常来是,拜师需要行大礼,还有许多规矩,但是吧,他害怕另一尊一品醒来,发现许清宵后,跟自己争抢。

  所以赶紧让许清宵拜师就行,只要许清宵答应拜师,就不能更改了。

  许清宵不知道对方为何如此,但还是照做,拜师行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朝着吴铭跪拜,许清宵开口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许清宵倒也不矫情。

  “好,好,好。”

  “好徒儿,好徒儿。”

  “从今往后,你便是为师的关门大弟子了,哦,忘了和你说,为师还有一个记名弟子,若是按先后顺序,你得喊他师兄,不过他是记名弟子,他应当喊你师兄。”

  吴铭激动地将许清宵搀扶起来,如此说道,提到了一件事情。

  “师兄?”

  许清宵有些好奇。

  “恩,你喊他师弟就好,记名就不算什么先后了。”

  “叫霍疾,武帝时期,封了冠军侯,目前正在边境,以后或许会回来,为师会通知他的。”

  吴铭随意道,似乎对这个记名弟子十分随意。

  “冠军侯?”

  许清宵瞬间便知道是谁了,大魏冠军侯,武帝年间封侯的存在,是在北伐之后封侯的人。

  十四岁参军,十七岁参加过北伐之战,二十岁便已封侯,而且以冠军册封,想想看是有多强,而且与华星云有过争执。

  这种人物,拜吴铭为师,倒也不是什么特别惊奇之事。

  只是有些出乎意料罢了。

  “恩,不过不用管他,他不成器,你可别学他,为师给他下了死令,三十岁之前若不破二品,就脱离关系。”

  “为师可不收废柴。”

  吴铭出声,对冠军侯满不在乎,而看着许清宵却笑道:“不过,徒儿你放心,你与他不一样,你四十岁之前二品都行,哪怕五十岁为师也能接受。”

  “毕竟你还要主修儒术,为师可以理解。”

  吴铭满脸笑意道。

  只不过许清宵实在是有些好奇了。

  “三十岁之前二品?师父,那百年内岂不是有很大可能性踏足一品吗?您之前说大魏有三位一品,其中一位是不是他?”

  许清宵询问道。

  顺便问了一下吴铭之前说的三个一品之事。

  然而吴铭摇了摇头,满脸认真地看向许清宵道。

  “徒儿,为师今日就给你上第一堂课,体系品级。”

  “你好好听着。”

  吴铭盘腿坐下,许清宵也立刻盘腿,眼神之中充满着认真。

  他的确要学习学习了。

  “徒儿,你好好记住。”

  “尘界之中,共有七大体系,除此之外即便是有其他体系,但都没有一品,而是一些真正的歪门邪道,不受天地认可。”

  “这七大体系,分别是儒,武,仙,佛,妖,魔,邪。”

  “儒道排第一,是因为代表天地阳力。”

  “武道排第二,是极致武力,以武称之,战力是七大体系最强,没有之一,哪怕是仙道一品,也打不过老夫,当然仙道的优势就在于活得长,基本上可以熬死两代一品。”

  “仙道排第三,实力仅次于武道,活得长久,所以可以排名第三,不过传闻当中仙道有超越一品的可能性,至少一品之后,仙道还有路可以摸索,但武道几乎绝路。”

  “佛道排第四,佛门比较综合,有战力不如武道,活得也长但不如仙道,拥有儒道的能力,但无法增强阳力,不过佛门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可以醍醐灌顶,或者一夜明悟,但这一切与众生念力有关,甚至跟王朝气运有些相似,有一种各取所长的感觉,但又不如每一个体系。”

  “妖族排第五,天地万物,草木精华除人之外,其实都可以称之为妖,而妖物修炼通过两种办法,吸收日月精华,吸收人之精魄血食,前者还好,可以共存,但后者便是妖魔,需杀之,只是妖物生来有劫数,他们的情绪难以自控,劫数一到就容易出问题,祸害苍生。”

  “魔道排第六,魔道之中,有人族妖族,甚至还有儒家佛家,这种魔道大多数是诞生了心魔,他们不一定是嗜杀之人,可他们所做的事情,违背常理,譬如说大魏太祖年间,有一尊大魔,他不喜欢明月,所以想要将明月轰碎,让天下人看不到明月,这已经是入魔了。”

  吴铭开口,将每一个体系的优势点评一番,让许清宵更好的去认知这个世界。

  可听到魔道的事情后,许清宵有些咂舌了。

  不喜欢明月,想要轰碎明月?这不是入魔吧?这是神经病吧?

  “师父,那他轰碎了明月吗?”

  许清宵问了一个但不应当问的问题。

  “没有,举世谁能将明月轰碎?除非是天下所有的一品聚集在一起,或许还有一定可能,他找过各路一品,可问题是,各路一品脑子又没问题,自然不会答应。”

  吴铭摇了摇头,如此回答。

  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吴铭继续补充说道。

  “不过,他自知已一人之力无法轰碎明月,所以每当到了晚上,他就将能看到明月之人,全部杀了。”

  吴铭如此说道,这话让许清宵实实在在有些不能接受了。

  好家伙,轰碎不了月亮,就把能看到月亮的人杀了?这逻辑也太那个啥了吧?

  “那后来呢?”

  许清宵莫名对魔道充满着好奇了,这群人简直是......蛇精病啊。

  “再后来?天下一品肯定要出手制止,只是没有人敢跟他拼命,只能将他囚禁,最后是说,这尊大魔想到了解决办法。”

  “他把自己杀了,就再也看不到明月了。”

  吴铭一本正经道。

  可这话一说,许清宵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他娘的简直是逻辑鬼才啊。

  不喜欢月亮,想轰碎月亮,结果发现大家不答应,那就杀人,可发现杀也杀不干净,其他一品又针对自己。

  那就自杀,这样自己就看不到月亮了。

  好家伙。

  好家伙。

  许清宵直呼好家伙啊。

  这不是深度蛇精病,许清宵还真不信。

  “总而言之。”

  “守仁,你要记住,遇到魔道之人,你一定要敬而远之,他们做事极其古怪,心中执念太深了。”

  “在他们眼中,世间的一切规定法则,都是空谈的,他们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且一个个想法极其古怪,而且魔道中人五花八门,儒道,佛门,仙道,都是思想上出了大问题。”

  “你若是遇到了,一定一定要敬而远之,如若实在是遇到了,也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斥责他们,而是顺着他们的意思,同意他们的观点即可。”

  “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反对之人,如若你同意,他不会伤害你,但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你只是顺其意思而已。”

  “说直接一点,这些人就是疯子,当然如若有魔道中人彻彻底底认可你了,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利用他们,当年太祖就是利用了一批魔道中人。”

  “只不过能不碰就不要碰。”

  吴铭如此说道,态度很认真,也很严肃。

  许清宵点了点,他大概知道魔道中人是一群什么人了。

  思想出了问题的人。

  各自的大能,地位超然,品级超然,可思想扭曲了,整天想一些有的没的,然后执念极深,又得不到人认可。

  最终化作心魔,成了常人眼中的疯子,做事毫无章法,不讲究任何规矩,他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他认为是错的,那就是错的。

  换句话来说,这种人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连条狗都不会放过。

  的确,遇到这种人,一定要小心一点,而且一定得敬而远之。

  “那魔道有一品吗?”

  许清宵继续问道。

  “肯定有,据为师所知,明面上就有三位,一位是妖族,一位是佛门弟子,还有一位来自仙道。”

  “最强的就是那个从仙道出来的人,据说此人仙武双修,武道也已经踏入二品圆满,当然也是脑子最不正常的,听说很不正常,就连魔道中人也受不了他。”

  “据说此人还喜欢化凡,伪装成普通人,什么书生,什么乞丐,什么算命的,极其古怪。”

  “倘若为师遇到了,也得小心一些,并非是打不过,而是没必要与这种人争斗,他们没有任何负担。”

  “你要注意。”

  吴铭出声,如此说道。

  许清宵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

  “徒儿明白了,若是以后遇到,万分小心,敬而远之。”

  “不过想来,徒儿待在大魏京都,决然是遇不到的。”

  许清宵如此说道。

  自己待在大魏京都,肯定遇不到这种人。

  吴铭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随后开始继续讲解。

  “至于邪道,排名第七,并非是因为邪道实力弱,相反邪道的实力,如若以综合来说,胜过其余六大体系。”

  “邪道是真正的妖魔,如魔道一般的性质,万物都可成为邪道,他们借助一些秘法诡异之术,制造杀戮也好,血洗城池也好,通过众生怨念,恨意,血肉,来提升自我实力。”

  “修炼起来,速度极快,可能一夜之间胜过别人苦修二十年,所以邪修是遭所有势力厌恶的存在,也就唯独魔道参半。”

  “遇到邪修,没有那么多废话,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守仁,你明白了吗?”

  吴铭将七大体系说清,而许清宵也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这七大体系的一个概念了。

  儒、武、仙、佛、妖、魔、邪。

  侯府内。

  许清宵也将这些信息,牢牢地记下。

  --

  后面还有!月底求月票!

  有就给了吧~~~~~~~~

  开启爆更模式!!!!!

  轰轰轰!!!得得得得得!!!!!

  七月兽超级进化!

  超级进化成功!

  战斗七月爆更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