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老师,你酸我?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十一章:老师,你酸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老师,你酸我?

  随着周凌来到玄关处。

  吴氏已经打开了院门。

  只见一个俊俏男子正立在门外,书生穿着青衣,束发戴冠,背着一个书篓,却没有任何一点别扭,相反更显儒气。

  而且此人缠绕浩然正气,才气横溢,差不多快要入品了。

  许清宵如今已经入品,而且文池三十六丈,有文圣之资,自然能看到其他儒生的养气实力。

  “学生陈星河,见过老师。”

  当看到周凌,陈星河立刻行礼,或许是有外人在,所以更显得十分庄重。

  “恩。”

  周凌点了点头,随后立刻开口道。

  “星河,这是为师刚刚收的新学生,名叫许清宵,是你的同门,此番南豫府科举,他与你同去。”

  “让你过来也是要与你讲讲这次府试的事情,顺便你与他结伴同读。”

  周凌指着许清宵这番说道。

  而许清宵立刻拱手一拜。

  “师弟见过陈师兄。”

  许清宵十分客气。

  而陈星河的目光不由落在许清宵身上。

  陈星河没有想到自己老师喊自己回来是为了让自己与别人同读。

  但看了看许清宵。

  恩,长相还算不错,十分清秀,就是穿着打扮一般。

  比之前那几个要好太多了。

  想到这里,陈星河点了点头,比较清冷的面容稍缓了一些。

  “恩,许师弟客气了。”

  他淡然回了一句,在常人看来似乎有些冷淡,可在周凌眼中却有些不一样。

  因为以前也有些学生与陈星河见过,但陈星河给人的态度很傲,回个恩字已经算不错了,却没想到还会多说一句。

  这就有些奇怪了。

  周凌略显不解,可实际上陈星河倒不是不懂礼数,只是他十分在乎容貌,对于长相普通之人,实在是不愿搭理。

  许清宵长得还算不错,称得上英俊,虽不如自己,但也差不了多少,若是换上一身衣服,或许能与自己比之。

  所以陈星河对许清宵略有好感。

  “进去说吧。”

  周凌开口,带两人入了书房。

  书房阴凉,陈星河将书篓脱了下来,而后落座下来,许清宵也跟着坐了下来,不过目光是落在周凌身上。

  “星河,老师喊你过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同读之事。”

  “这次府试,老师多方打探也知晓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连夜派人找你。”

  见陈星河到来,周凌直接开口,说出找他来的根本原因。

  “今年府试不一样了吗?”

  陈星河开口,从这句话就能判断得出陈星河不止一次参加过府试。

  许清宵不说话,他只是静静听着,毕竟对于儒道以及科举他根本没有任何信息来源,也没有任何底子,所以认真听要好一些。

  “恩,今年府试不一样了。”

  “新朝第一年,大魏陛下极其看重的就是科举,以往府试都是由府君审阅,前三甲者送往京城,由大学院进行复查。”

  “而今年府试所有文章试卷,都必须要直接送到大学院,由大学院审查,取之各地府三甲,交予当今陛下,由陛下批阅。”

  周凌缓缓说道,讲解今年的不同。

  此话一说,陈星河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陛下亲自批阅?”

  他开口,显得惊讶。

  许清宵也有些惊讶了,府试并非是京城科举,大魏王朝大大小小也有四五百个府,每个府前三算起来的话,也有一千五百多篇文章。

  皇帝日理万机,每日批阅奏折的时间可能都不足,怎可能去看府试文章?

  京科文章还好说,毕竟代表着大魏三年内读书人的最高水平,府试一年一次,这看得来吗?

  “君王勤政。”

  许清宵心中嘀咕了一声,但没有说什么。

  “恩,新朝已至,女帝登基,这是古今往来没有的变数,陛下勤政也理所当然,至于具体是为何,这是圣意,我们接触不到也莫要去妄加猜测。”

  “但对于我等读书人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你们来说,若是写的文章被选为前三甲,能被圣上批阅,是天大的好事。”

  周凌也不知道为什么,唯一能知道的是,皇帝如此重视读书人,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

  “明白了,既如此的话,那学生今年就不藏拙了。”

  陈星河开口,他点了点头,说出一句极其装逼的话。

  此话一说,许清宵和周凌不由一愣,周凌还好不是第一次接触,许清宵就有些愣了。

  这话听起来很有逼味十足啊。

  “行了,这几天你们先好好读书,为师也帮你想想,看看这次府题会出什么,若是押中了的话,事半功倍。”

  “先去吃饭吧。”

  周凌没说什么了,稍加休息后,便喊上两人吃饭。

  “我不是很饿,看书即可。”

  陈星河摇了摇头,他起身从书篓中取出一本书,独自阅读。

  周凌知晓他的性格,便喊许清宵去吃饭。

  “清宵,你去吃饭,习武之人不能饿着。”

  “恩。”

  许清宵也不矫情什么,他的确有些饿了,所以起身离开。

  只是听到周凌说的话,陈星河有些好奇了。

  待许清宵离开后,陈星河不由开口。

  “老师,清宵什么来历?”

  陈星河语气平淡道。

  “没什么来历,是县里的衙役,不过是读书的料,为师起了爱才之心。”

  周凌回答道。

  “衙役?”

  陈星河这回惊讶了。

  若说是什么穷苦读书人,还没什么好说的,一个衙役?

  并非是陈星河瞧不起许清宵,而是读书不是识字就行,门门道道太多,诗词歌赋,文章论策,这些东西那个不是需要积累数十年甚至是几十年的知识?

  而且许清宵是衙役,那么就意味着没有太多时间读书。

  所谓寒窗苦读,大部分的读书人,基本上孩童时期就要识字,然后开始看各类书籍,不得分心,有些穷苦读书人更是不去务农,妻子养家。

  这种事情比比皆是。

  故此陈星河才会惊讶。

  当然最主要的是,许清宵还要去参加府试,这才是其根本。

  “恩,衙役不能读书吗?”

  周凌问道。

  “倒也不是,清宵师弟学了多少年?”

  陈星河并不会瞧不起许清宵,他虽然傲,但不会歧视他人,只是颜控清冷罢了。

  “算起来,三四日应该有了。”

  周凌细算一番,给予出这个答案。

  “三四日?老师,您这是在跟学生玩笑吗?”

  听到这个回答,陈星河这下子平静不下来了。

  学了三四天,就要去参加府试?

  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要激动。”

  “为师有自己的打算,总而言之,你只需记住,你这师弟天赋异禀,是一块璞玉,这趟让他参加府试,并非是希望他入选,而是认识一些人,为以后做打算。”

  周凌拍了拍陈星河的肩膀,他不好说出许清宵一夜入品的事情,不是怕打击陈星河,而是

  后者瞬间明白周凌的意思了。

  “明白了。”

  陈星河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了。

  “行了,为师去用膳,我让你师娘给你端来一些。”

  周凌说完此话,负手离开。

  不过临走时,陈星河再次出声。

  “师父,我快入品了,最迟下月。”

  陈星河很淡然,他看着手中的书,显得清冷英俊,而且很有逼格。

  然而负手而离的周凌,再听到这话后,只是淡然道。

  “哦。”

  说完此话,便去食房了。

  留下有些懵的陈星河。

  ???

  这什么意思?

  师父,你耳背吗?

  我说我快入品了。

  你给我这个反应?你不应该是震惊吗?

  哦是什么意思啊?

  假装淡定?你以为你这样很帅吗?

  好啊,你酸我。

  周凌的回答,让陈星河无法淡定,可满肚子的牢骚他也不敢说,只能低着头努力看书,势必要在府试之前入品。

  而与此同时。

  平安县一处无人山脉。

  一群人聚集,面前的是三具尸体。

  为首之人是程立东。

  他面色依旧惨白,仿佛病入膏肓一般,拿着一块手帕,捂住嘴鼻,但其目光却阴冷可怕。

  “程大人,我们已经损失七个兄弟了,再这样被他耗着,只怕兄弟们都要死在这里。”

  有人开口,低着头神色尴尬,但又不得不说。

  “我需要你告诉我死了多少人吗?”

  程立东冷冷看了他一眼,后者立刻身子微颤,头低的更深一些了。

  “他修炼了第二卷异术,应该就是平安县藏的异术,解决了他体内的阴毒,突破了品阶,不然在我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不过莫要担心,我差人送信给府君,三日内上面会派真正的高手缉拿他。”

  “眼下唯一让你们做的事情,便是看守好来,不要让他逃了。”

  程立东开口,他背对着众人,语气森冷道。

  “是。”

  众人听令。

  而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赶来。

  “大人。”

  他飞奔而来,跪在程立东面前道。

  “大人,属下今日发现许清宵在家中书写什么,待许清宵离家之后,便潜入其中,将他书写内容摘抄下来,请大人过目。”

  对方开口,同时将自己的册子递了上去。

  “书写?”

  程立东沉吟一声,随后接过册子,缓缓翻开,很快几行字出现。

  但很快程立东皱眉了。

  因为这些字不是大魏古字,十分古怪。

  他拔出长剑,在地上照着小册一笔一划对着写。

  字体古怪。

  程立东根本不懂,尝试性写了写,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等回去后找府君,让府君大人请一位儒师前来,以文心通来书写这些文字,或许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程立东心中暗道。

  “走。”

  下一刻,程立东开口,带着人马离开。

  而地面上,则留下简体字痕迹。

  其内容是。

  【第一,绝对不意气用事】

  【第二,绝对不漏判任何一件坏事】

  【第三,绝对裁判的公正漂亮】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