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今日,吾许清宵!顿悟圣道!君子之剑!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一十章:今日,吾许清宵!顿悟圣道!君子之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一十章:今日,吾许清宵!顿悟圣道!君子之剑!

  书籍不厚,却记载着李平的一生。

  人如其名,平平无奇。

  通过简单的日记,许清宵看到了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一个非常普通的读书人。

  有些乐观,或许也有些古板,但更多的还是向上,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也心存善念,明明自己也是个苦难人,却还念着人家苦难。

  君子,两袖清风,心存善念,在其位谋其职,无官无职,愿为天下人做出一份贡献。

  教书育人,赚不得二两碎银。

  一生忙碌,到头来一卷草席。。

  许清宵静静地站在此地,这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到。

  只能静静望着地上的草席。

  很快,街坊邻居来了不少,一些看似是李平的好友也来了,他们原本是来张罗着李平后世。

  不过得知李平死前就平平无奇,也不希望死后折腾什么,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行。

  好友们感慨,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弄来了些冥钱,撒了一把,一人给李平上了三炷香。

  有人将香递给了许清宵,许清宵也接过这三炷香,朝着李平,认认真真作礼。

  不过百姓们有些看不明白许清宵,但其余读书人却莫名觉得许清宵有些不同,他们看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到最后,有人上前,看着许清宵道。

  “敢问阁下是?”

  有人上前询问,望着许清宵。

  “路过之人,见此地有浩然正气,所以过来一观。”

  许清宵缓缓出声道。

  “浩然正气?”

  “阁下说笑了,我这好友,虽读书四十年,但并未入品,哪里有什么浩然正气啊。”

  对方如此说道,倒不是贬低李平,而是实事求是。

  至于其他人有些好奇地看向许清宵,这浩然正气,唯独入了品的读书人,才会拥有。

  李平哪里会有什么浩然正气?

  只是,许清宵摇了摇头,他望着草席之中的李平,又是深深一拜道。

  “李先生有天下读书人未曾有的浩然正气。”

  “是真正的浩然正气。”

  许清宵缓缓说道,他目光坚定,一时之间,所有的一切,他都想明白了。

  许清宵这番话,在众人眼中有些古怪,实在是不明白许清宵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

  而许清宵再次朝着李平一拜道。

  “学生许清宵,多谢先生赐教。”

  许清宵朝着李平深深一拜。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落在了所有人耳中。

  “许清宵?”

  “你是许清宵?”

  “年龄上好像符合啊。”

  “许清宵?这不是天地大儒吗?”

  “嘶!他是许清宵?”

  这一刻,街道当中,所有人都惊愕了,哪怕是平头百姓也不由露出震惊之色,许清宵在大魏的名望,家喻户晓,尤其是百姓们,更是知道许清宵之名。

  至于这些儒生们,却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许清宵是谁啊?

  堂堂的天地大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向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如此礼拜?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有人想要上前询问许清宵的真实身份,然而许清宵已经走了。

  他转身而去。

  可就在此时,一缕缕的紫色浩然正气弥漫,在他身后弥漫。

  许清宵的目光,在这一刻,逐渐的清澈。

  紫色的浩然正气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多,街道当中,不少百姓都察觉到了这番异象,人们纷纷出门,议论纷纷。

  大街上。

  许清宵已经走了出来,他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望着蔚蓝色的天穹。

  脑海当中,浮现了许多画面。

  漠北地区。

  采药者千辛万苦,赚取碎银,为给稚童上私塾,那一句读了书,当了官,赚银子,道出当代读书人的本质。

  淮西人文之地,祭祖之多,皆是富商,读书人烧香拜佛,恳求高中。

  浊江边上,渔民于大浪中捕鱼求生。

  今日,许清宵于烟云府,看到真正的读书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他做不到让世人不去贪财,人之欲望是无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想要去限制别人,不行。

  哪怕你是圣人你都不行。

  爱财没有问题,贪财也没有问题。

  无私,仁爱,这是圣人的标准,不是芸芸众生的标准。

  可!

  身为读书人,就不一样了。

  读书人,修炼浩然正气,应当是天地之间的一股清流。

  读书,是为天下苍生而读书。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读书人为何能被天下共尊?

  是因为阳力吗?

  不,是因为读书人心中的这一口浩然正气。

  面对不公之时,天下人都可以沉默,但唯独读书人不可沉默。

  君者残暴,读书人应当不畏生死。

  富者贪婪,读书人应当不惧强权。

  读书的意义,不是当官,也不是掌握权力,而是为这世间,做出一份贡献。

  这才叫做无私。

  这才叫做仁爱。

  这才叫做君子。

  倘若做不到,那你就是寻常的芸芸众生,就莫要称读书人。

  这天地已经出了问题。

  读书人不应该是读书获取浩然正气,应当是为天下苍生发声,为天下苍生做事,心系天下者,才可以获得浩然正气。

  否则的话,迟早。

  这天下的读书人,迟早会入魔。

  刹那间。

  许清宵止步了。

  他身后紫色的浩然正气,一路连绵,吸引着无数目光。

  此时此刻,许清宵缓缓盘坐下来,他已经明悟了道理,眼下就差最后一步。

  而周围无数人全部看了过来,一道道声音也随之响起。

  “他是许清宵,此人是许清宵。”

  “天地大儒,许守仁?”

  “他怎么会在这里?”

  “许儒为何出现在江南郡,他不是在大魏京都的吗?”

  “没想到我竟然能见到许儒?”

  “快点,让孩子们出来,沾染沾染许儒的浩然正气,以后说不定能中个举人。”

  “对对对,快去让孩子们过来。”

  “我等,参拜许儒。”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对许清宵充满着敬佩,这种敬佩,发自内心。

  “诸位不要吵闹,许儒可能是在顿悟,大家不要惊扰了许儒。”

  有读书人开口,道出许清宵在做什么,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安静了,大家不敢去吵闹。

  很快,官府得知许清宵来了,所有官员立刻激动无比,所有捕快官兵全部出动,来到闹市之中,要来保护许清宵。

  但吴铭出面,他找到府君,让其不要如此,一切正常即可,府君没有废话,立刻撤兵。

  很快许清宵于闹市之中盘坐顿悟的事情,也瞬间传开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观望,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

  而许清宵身上的浩然正气,也越来越恐怖,弥漫整座府城。

  人们惊叹,这是神迹。

  读书人激动,他们支持许清宵,感到无比的激动,甚至认为许清宵很有可能要成圣了。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一直到了晚上。

  天穹如墨,但烟云府灯火通明,紫色的浩然正气,淹没一切,绽放出无尽的光芒,显得与众不同。

  几十条街全部人满为患,说是万人空巷都不夸张。

  就如此。

  一直到了子时。

  突兀之间,一道宏伟无比的声音,自京都响起。

  “吾名洪正天,文宫半圣,今日弹劾大魏十大罪,携文宫众儒,脱离大魏,于中洲龙首山脉,建无上文国,愿天下读书人,不受不公,为天下苍生尽心尽责。”

  声音宏伟,传至整个中洲。

  铛!

  铛!

  铛!

  清脆的钟声响起,这是浩然文钟,响彻整个中洲,也算是昭告天下。

  烟云府中,无数百姓瞬间露出惊愕之色,吴铭更是脸色铁青,他第一时间便想要回去,可许清宵在此地顿悟静修。

  他无法抽身赶往大魏京都,毕竟许清宵的安危,更加重要。

  “大魏文宫当真脱离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文宫怎么脱离了?”

  “文宫脱离,这是千古奇谈啊。”

  “这,这,这!”

  “为什么好端端要脱离我大魏?”

  “这群白眼狼,大魏王朝对读书人如此尊重,眼下我大魏好不容易繁盛起来,他们怎么又脱离了?”

  世人震惊,大魏百姓最为激烈,谁都没有想到大魏文宫会突然在今天选择脱离。

  这实在是有些超出众人的预想。

  大魏京都。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激起千层浪。

  文武百官,在第一时间紧急前往皇宫商议。

  只是吏部尚书的陈正儒之声,也在第一时间响起。

  “大胆贼子,朱圣当年,于大魏证道成圣,故建造大魏文宫,立根立本,你凭什么脱离大魏?”

  陈正儒在这一刻发出怒吼声,以往不管文宫做什么,他都不会太过于激烈,可今日大魏文宫都已经选择脱离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的声音响起,怒斥大魏文宫。

  然而大魏文宫没有任何回应,取而代之的便是无量光芒,冲天而起。

  这光芒,绽放万丈。

  诵经之声,阵阵响起,恐怖滔天。

  两件圣器,悬浮在天穹之上,如同两轮明月,映照古今。

  浩然正气迸发,大魏文宫通体也爆发出可怕的光芒,整座文宫轰轰作响,这是要将大魏文宫直接带走。

  将这里的一切,通通带走。

  而就在此时,大魏文宫再次传来声音。

  “大魏十罪。”

  “一罪,女子为帝,祸国殃民。”

  “二罪,为帝者,亲小人,远贤臣。”

  “三罪,帝者不尊圣,蔑视读书人。”

  “四罪,设商为官,只求钱财,无浩然正气。”

  “五罪,杀降屠城,有违天理,必遭天谴。”

  “六罪,儒不是儒,任意屠杀,文宫染血,千古奇谈。”

  “七罪,百官愚昧,被小人蒙之,不尊圣人,不敬圣人。”

  “八罪,不尊圣者可封侯,不敬圣者,可为官。”

  “九罪,帝者不公!帝者不仁!帝者无爱!帝者暴虐!”

  “十罪,文宫读书人,为大魏苍生鞠躬尽瘁,换来不公屠杀,此天地不为也。”

  “以上十罪,条条不可赦,吾愿请天下读书人,共同伐魏。”

  这是曹儒的声音,他来宣告十大罪状。

  只是说完十大罪状之后,他莫名还觉得不过瘾,一咬牙一激动,直接补充最后一句,这最后一句是他心里话。

  他要让大魏王朝,死无葬身之地。

  是的,最后一句是他自己补充的。

  十大罪状说完他觉得还不够,更是请天下读书人,凝聚读书之力,镇压大魏国运。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脱离了,这是要搞死大魏王朝啊。

  本来文宫脱离,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的,毕竟女帝请来了仙门入内,可以稳固大魏国运。

  可现在曹儒所作所为,摆明了是要让大魏王朝从此一振不撅,使其国运不通,即便是请来了仙门势力,也于事无补。

  这是铁了心,要搞死大魏。

  文宫之心,太狠了,简直是无比毒辣。

  正常来说,你走了就走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大不了以后不见了。

  结果还要捅一刀,还是朝着心脏部位捅的。

  这太过分了。

  即便是文宫当中,有不少大儒也不由皱眉,脸色无比难看,哪怕是洪圣都不由皱眉了。

  正常来说,脱离了就行,说出十大罪状,其实就是给自己找一个脱离的借口,没必要再惹是非。

  只是曹儒说完这话,洪圣也不好说什么,想想也是,反正已经彻底撕破脸了,也不在乎什么了。

  “放肆。”

  这一刻,皇宫当中,女帝的声音响起。

  “十罪之过,皆子虚乌有,尔等读书人,心胸狭隘,嫉妒良臣,已入心魔,今日脱离大魏,乃大罪过。”

  “朱圣再世,应当诛杀尔等。”

  “传朕旨意,八门京兵,麒麟营,天子军,三十七位列侯,九位国公,领兵镇文宫,胆敢脱离大魏者,一并屠之!”

  “一切骂名,朕来背负。”

  女帝之声响起,倘若大魏文宫直接选择脱离,她还不会去说什么,可没想到的是,大魏文宫竟然如此恶心人。

  走就走了,还想要捅一刀?

  这可能吗?

  刹那间,整个大魏所有京兵全部聚集大魏文宫,杀气腾腾。

  尤其是国公列侯,更是一个个脸色无比凶狠,他们聚集此地,眼神之中充满着杀意。

  而文宫上下,并没有太大的畏惧。

  因为天穹之上。

  一束束光芒汇聚而来,没入了两件圣器内。

  圣器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这是天下读书人的力量,阻挡着一切。

  国公列侯立于文宫之外,却始终无法靠近,这股力量极其可怕,也十分强大。

  而就在此时,天穹上,一口鼎出现,这是大魏国运之鼎。

  国运之鼎出现,镇压圣器。

  女帝也已经不留手段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若是还不敢战,那就可以等死吧。

  然而,当国运之鼎出现之后,天穹当中,四面八方聚集的读书人之力,化作一柄天剑。

  要与国运之鼎碰撞。

  世人关注,这一幕也映照在世人眼中。

  “大魏女帝,如若尔等铲除奸臣许清宵,我等可以不聚集天下读书人之力,仅仅只是脱离,给你一次机会。”

  曹儒的声音响起,他现在已经无比自信,毕竟撕破了脸,还谈什么这个那个?

  恐怖的读书人之力聚集天穹,形成的天剑,的确可怕,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寒光照九州。

  这一道剑气太过于可怕了,是天下读书人聚集的意志。

  即便是大魏国运之鼎,也不见得能抗住这样的剑气。

  “杀!”

  然而女帝没有任何犹豫,她甚至都不想给大魏文宫任何机会。

  国运之鼎轰杀过去。

  鼎身有万钧之重,轰击在大魏文宫之上,顿时之间,咚的一道声音,响彻万里。

  两件圣器嗡嗡作响,他们是朱圣打造出来的圣器,但面对国运之鼎还是难以承受。

  众儒脸色有些难看,他们不希望到这个地步,没有必要与大魏王朝这般,走了就走了,何必如此?

  天穹上,浩然正气疯狂凝聚。

  剑身愈发可怕。

  也越来越凝实,这太可怕了,关键时刻,如若成型,的的确确有可能将国运之鼎击溃。

  所以,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就必须要在文气之剑形成之前,击溃大魏文宫。

  镇杀一切。

  “尔等糊涂了吗?”

  “身为读书人,尔等在大魏王朝当中,享受何等待遇?你们忘恩负义!”

  “如今脱离也就算了,更是想要害我大魏百姓?你们还是人吗?”

  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无比的激动,怒斥文宫当中的读书人。

  一旦,文宫承受住了压力,这文气之剑形成,大魏国运当真会出大问题啊。

  到时候牵扯的可就不是文武百官这么简单,也不是一个皇帝这么简单,而是整个大魏王朝无数苍生啊。

  随便来点天灾人祸,都是无法挽救的损伤。

  此话一说,大魏文宫内,的确有大儒忍不住了。

  “曹儒,此事算了吧,我等脱离已经算是对不起大魏王朝,如若这般的话,只怕会遭到天谴啊。”

  有大儒开口,他出声,认为这样做实在是不太好。

  可下一刻,曹儒的声音响起了。

  “闭嘴!”

  “这件事情,还轮不到你开口。”

  曹儒开口,一道声音,将其怒斥,后者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但却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不过是普通大儒,而对方是天地大儒,的确没有资格说话。

  “大魏女帝,你没有时间了。”

  曹儒开口,国运之鼎无法在短暂时间内击溃文宫屏障,那么当文气之剑形成之时。

  大魏就彻底败了。

  女帝冷哼,没有给予回答,她依旧凝聚国运之鼎,不断轰击文宫。

  两件圣器也在不断颤抖,但的确没有攻破。

  也就在此时,曹儒愈发自信,也愈发嚣张起来了。

  “大魏的国运,已经走到了尽头。”

  “大魏女帝,你是否在等待许清宵?”

  “呵,他十日之前,的确差一点成为半圣,可当时他做出了最坏的抉择,如若他向我等磕头认错,入我朱圣一脉,或许他还有救。”

  “但他没有这样做,他依旧选择一意孤行,他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血的代价。”

  “你不用指望他了,当天下读书人之剑形成之时,便是大魏末路之时,也是许清宵身死之时。”

  “不尊圣人,不敬圣人,侮辱我等读书人,这种人早就该死,而你昏庸无道,亲小人,远贤良,今日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曹儒出声,他辱骂女帝,言语极其恶劣,彻彻底底放飞自我。

  女帝没有回答。

  在她眼中,曹儒注定要死,虽然文宫是有底气,可再怎么样,她身为大魏女帝,真要杀一个天地大儒,又能如何?

  曹儒太愚蠢了,他的所作所为,无疑是给自己挖了好了墓地,不过眼下这个曹儒,不过是一枚棋子。

  女帝没有因为这三言两语而恼羞成怒,她真正愤怒的,是大魏文宫后面的人。

  “姓曹的,你当真不是人。”

  “就你这般,为何能成为天地大儒?”

  陈正儒发出质问,他声音洪亮,不仅仅是辱骂曹儒,更主要的是,质疑天地,这种人为何也能成为天地大儒?

  然而,曹儒冷笑连连,他看陈正儒如看蝼蚁一般。

  不过他扫了一眼天穹之上的文气之剑,知道要加快点速度了,否则的话,万一两件圣器挡不住国运之鼎,那也完了。

  “吾为曹儒,文宫天地大儒,今日,我朱圣一脉,受大魏王朝打压,脱离大魏。”

  “愿请天下读书人,凝聚浩然正气,以读书人之意,镇压大魏国运,斩杀奸臣许清宵。”

  曹儒开口,他声音冷冽,但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急迫。

  这般声音,借助圣器,传至每一位读书人耳中。

  当下,天下读书人,纷纷给予响应。

  “镇压大魏,肃正气!诛杀奸臣!许清宵!”

  “许清宵不为人子,大魏女帝昏庸无道!”

  “许清宵该死啊!!!!”

  “我等读书人,尊重圣人,礼敬圣人,却不曾想到,这许清宵竟然如此败坏,当真是畜生。”

  “倘若圣人在世,许清宵你这般欺负我们读书人,你敢面对圣人吗?”

  “若圣人在世,只怕一巴掌要将这个许清宵拍死。”

  “恳请圣人显世啊。”

  “我等恳请圣人显世啊,朱圣不在,我等一脉,被打压的好惨啊。”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天下读书人的声音,以一股神秘力量,响彻在大魏之中。

  天下读书人辱骂许清宵,满腔怒火,不知道的还以为许清宵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大事。

  更有的读书人,嚎啕大哭起来,仿佛自己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可实际上?从头到尾,许清宵都没有打压读书人,他打压的都是一些心术不正之人。

  这就是人言可畏,这也是势力的可怕。

  这些声音响起,影响着世人的判断,毕竟太多太多的骂声了,这些骂声化作读书人意志,没入了文剑当中。

  如今的文剑,越来越凝实,足足有万丈之长,剑气纵横,恐怖的威压,的的确确给大魏制造了压迫感。

  倘若文剑形成,大魏国运之鼎,当真承受不足如此可怕的攻势。

  声音越来越多,天下读书人有接近八成怒斥许清宵,怒斥大魏,无条件相信文宫。

  有一成不是朱圣一脉的,还有一成,虽是朱圣一脉,但他们问心有愧啊,他们不敢这般。

  明辨是非。

  终于,就在国运之鼎轰击第十下时,大魏文宫之上的文剑,彻底凝实了。

  这一刻,洪圣长长松了口气,曹儒,方儒,以及其他一些大儒,也彻底松了口气。

  当文剑形成之后,睥睨天下,即便是一品来了,只怕也无法阻挡。

  “大魏女帝,昏庸无道!”

  “请,文剑镇压!”

  这一刻,不是曹儒开口,而是洪圣开口,他声音如雷,意志坚定,请文剑镇压国运之鼎。

  这一刻,文剑爆发出恐怖的光芒,携带着如银河一般的光芒,仿佛是彗星坠地一般,朝着国运之鼎杀去。

  嗡嗡嗡嗡!

  国运之鼎发出颤鸣之声,似乎也在害怕。

  “放肆!”

  这一刻,大魏一品出声了。

  是赵元的声音。

  他的声音,震耳欲聋,一只巨手遮天盖日,阻挡着文剑攻势。

  但一幕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文剑穿过了一品的巨手,这是气运之攻,不是实物攻击,所以一品阻挡不了文剑攻伐。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当文剑轰击在鼎身上,荡起无尽涟漪。

  轰鸣之声,响彻十万里山河,整个大魏所有人都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噗!

  养心殿内。

  女帝直接吐出一口鲜血,百官看到这一幕,皆然神色大变。

  “陛下!”

  “陛下,您怎么了?”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众人齐齐开口,眼中露出担忧之色,望着女帝如此说道。

  “朕,无妨。”

  女帝深吸一口气,她摇了摇头,告知众人自己无妨。

  嗡嗡嗡!

  国运之鼎震颤不已。

  再遭到如此恐怖的一击后,有些摇摇欲坠。

  然而文剑锋芒不减,再一次朝着国运之鼎轰杀过去了。

  “尔等当真放肆啊!”

  赵元的声音响起,他是大魏一品,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出面,如今大魏国运遭到这样的打击,他不可能不出面。

  只是他是武者,这种气运之战,他无法接触,这是王朝与读书人之间的战斗。

  不是单纯的武斗,可满腔怒火的他,直接来到大魏文宫,恐怖的一品之力,轰击在文宫屏障上。

  两件圣器被轰的嗡嗡作响,但可惜的是,天下读书人的力量,源源不断。

  而曹儒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吾辈读书人,可曾看见了吗?到了这一刻,大魏昏君还想要杀我等?”

  “他们把我等读书人,当做猪狗!”

  “他们把我等读书人,视为畜生!”

  “想杀我等就杀我等,这就是大魏王朝对我等的态度,诸位,我等脱离,并非是一时之气,而是大魏王朝,已经彻底败坏,我等要建立一个属于读书人的国度,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

  “愿请天下读书人,为天下苍生,奉献尔等意志。”

  曹儒的声音,响彻天下读书人耳中,他太过于无耻了,几乎是不要脸。

  到了这个时候,明明是他要击毁大魏国运,可到他嘴巴里,却变成了大魏王朝要杀他们。

  颠倒是非黑白,扭曲一切事实,当真是满嘴谎言,小人中的小人。

  可天下读书人已经彻底没脑子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再加上他们本身就对许清宵充满着嫉妒,如今随着接近一年时间的发酵。

  再加上这一幕的确被他们看到,而且他们也是一个阵营的,自然而然,他们选择无条件支持大魏文宫。

  所有读书人身上的浩然正气,全部飞去了大魏文宫,一部分注入了圣器之中,一部分没入了文剑当中。

  这是要彻彻底底的决裂,根本就不想给大魏王朝一点机会。

  轰!

  炽烈的光芒再次爆发,文剑又一次轰击在国运之鼎上。

  这一次,国运之鼎差一点就裂开了。

  而女帝又一次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次,她脸色惨白至极,几乎虚脱,赵婉儿第一时间搀扶了女帝。

  “陛下,您怎么了?”

  “您不要吓奴婢啊。”

  她直接哭起来了,不知道女帝怎么回事。

  而此时此刻,满朝文臣聚集,他们哪里猜不到发生什么事了,尤其是陈正儒,他第一时间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陛下,你与国运融在了一起?”

  “陛下!你这又是何苦呢。”

  陈正儒得知女帝是怎么回事后,整个人不由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女帝为了大魏王朝,竟然将自己的元神,注入国运之中。

  这种事情,除当年太祖之外,后世帝王,就没有谁做过。

  女帝,一名女子,为大魏苍生,不惜以自己的元神,注入国运之鼎中。

  这等气魄,让他既是震惊,又是无比的感慨啊。

  其余百官听到此话后,也彻底愣住了。

  只是,就在这一刻,陈正儒深吸一口气,他走出养心殿,来到了殿外,望着璀璨的天穹。

  直接跪了下来。

  “吾乃陈正儒,大魏丞相,今日愿以大儒之位,恳求天地庇护,为我大魏国运,以命续命!”

  陈正儒跪在殿外,他朝着苍穹叩首,当下他体内的浩然正气,直接溃散,化作一股股能量,注入了国运之当中。

  只可惜,陈正儒虽然慷慨,但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轰!

  第三击。

  文剑震荡百万光。

  大魏国运之鼎,有些被镇溃散了,有一种虚化的感觉,国运之鼎当真要溃散了。

  噗。

  女帝又是一口鲜血,她生机飞快消逝,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死。

  “他娘的,这帮畜生啊!”

  王新志攥紧拳头,他来到殿外,忍不住大声怒吼道。

  “曹狗!”

  “洪狗!”

  “你们脱离就脱离,为何还要损我大魏国运?”

  “你们当真不是人子,倘若许清宵成圣,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王新志怒吼道,他体内的浩然正气也飞快消散,注入了国运之鼎内,虽然他知道这是杯水车薪。

  可,那又如何?

  倘若陛下死了,身为臣子,他也可以以身殉国。

  只是现在,他忍不了,是真的忍不了。

  “成圣?”

  “你把成圣想的太简单了。”

  此时,曹儒的声音响起。

  言语当中,充满着轻蔑。

  但,就在这一刻。

  突兀之间。

  一阵莫名的力量弥漫。

  这股力量,莫名令人心悸。

  人们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在此时。

  一道无与伦比的声音,响彻天下。

  第一时间,传至大魏京都之中。

  “今日!”

  “吾许清宵!”

  “顿悟圣道!”

  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来自烟云府,这道声音,宏伟至极,仿佛是天地在传达一般。

  而烟雨府都内。

  百姓们还在关注大魏文宫脱离之事。

  却突然之间,发现许清宵身上爆射出无尽的光芒。

  轰轰轰!

  轰轰轰!

  大地震颤,天穹之上,一颗颗星辰也跟着震颤起来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奇观啊。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人们彻底震惊了。

  而此时。

  闹市当中。

  许清宵已经顿悟了圣道。

  他的身子,忽然飞起,立于天穹之上,而后无数星辰坠下恐怖的星芒,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万丈的法相出现,映照古今未来。

  无量的光芒,照耀整个大魏,驱逐一切黑暗。

  成圣之法。

  重新明意。

  重新立言。

  重新著书。

  重新明悟中心思想。

  许清宵望着大魏国都。

  他眼神之中,充满着平静。

  之前,他证圣道,为的是压制读书人。

  可这样做,无法真正踏上圣道。

  现在他证圣道,为的是天下苍生,为的也是心中之道。

  “吾乃许清宵!”

  “今日,为天下读书人明意。”

  “君子也,明辨是非!”

  “君子也,爱财有道!”

  “君子也,心系天下!”

  “君子,仁爱!”

  “君子,有德!”

  “君子,无私!”

  “不为钱财而动,不为权贵而行,浩然正气,两袖清风。”

  “此乃君子也!此乃读书人也!”

  “无有仁爱者,非君子!”

  “无有无私者,非君子!”

  “无德无品者,非君子!”

  “不为君子,天地之不容,儒道所不容。”

  “今日,天地可鉴,日月为证,吾许清宵,证圣道,而明君子意,望天下读书人,皆为君子,修浩然正气,心系天下苍生。”

  许清宵的声音,洪亮无比。

  刹那间,太阳升起,明月而立。

  日月当空,天地之间,轰轰之声,传至任何一处。

  恐怖的圣光,自许清宵体内爆发而出,绽放百万里,淹没了整个中洲。

  天地为之震撼,日月为之颤鸣。

  一股恐怖的天地之力出现,化作一柄真正的君子之剑,悬于许清宵上空,这一柄君子之剑,胜过文剑千百倍。

  下一刻,君子之剑震颤,化作亿亿万万道小剑,朝着整个天下飞去。

  噗噗噗噗!

  君子之剑,越过一切,跨越空间,直接来到天下读书人面前,当场刺了过去。

  一瞬间,被君子之剑所刺之人,浩然正气顿时被削,硬生生跌落了一个品阶。

  原本是七品明意,如今却成为了八品儒生。

  原本是六品正儒,却变成了七品明意。

  这一剑,削了天下读书人的儒位。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品阶会下降?”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老夫花费七十年的时间,才修炼成正儒,我即将可能成为大儒的啊,现在老夫为何跌落至七品明意境?”

  “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许清宵凭什么削我浩然正气?”

  “许清宵,凭什么削我浩然正气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天下读书人死都没有想到,许清宵会在关键时刻,真的成圣。

  而且成圣也就算了,许清宵竟然削弱天下读书人的儒位?

  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他们之所以会有如此的底气,之所以敢这样闹事,就是因为他们有浩然正气。

  这是天地之力。

  可现在浩然正气被严重削弱,他们又如何不愤怒?又如何不生气?

  而大魏京都当中,百万君子之剑出现,所有朱圣一脉的读书人,皆然发出惨叫之声,被硬生生削弱一个品阶。

  这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啊。

  文宫内,数万道剑气杀来,他们神色露出惊恐。

  “不要怕,我等有圣器保护,这剑,刺不进来的。”

  有大儒开口,认为圣器保护,君子之剑,杀不进来的。

  可下一刻,他的话刚说完,君子之剑,直接穿透了屏障,越过了圣器之力,直接将这些大儒体内的浩然正气,削去一半。

  大儒跌至正儒。

  正儒跌至明意。

  哪怕是天地大儒,也挡不住如此恐怖的攻势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曹儒最惨,数百道君子之剑,将他体内的浩然正气削弱。

  硬生生从天地大儒之境,跌落到了大儒之境。

  可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

  “君子一剑!削浩然正气!”

  “君子二剑!受剑罚之苦!”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烟雨府中,许清宵头悬的君子之剑,再一次释放出亿亿万万道君子之剑。

  而这一剑,更为恐怖!

  ----

  后面还有!

  说一下,昨天写到十二点半,一点半睡的觉,睡懵了,昨天三更三万字,三十个小时没睡,太累了。

  后面还有,12~2点之间吧。

  今天原本答应三更,肯定做不到,更两章,然后明天再更两章,算补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