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白衣门猜想,遗孤是陈星河?再次对话朱圣【第一更求月票】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一十九章:白衣门猜想,遗孤是陈星河?再次对话朱圣【第一更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一十九章:白衣门猜想,遗孤是陈星河?再次对话朱圣【第一更求月票】

  平安县。

  望秋山。

  约莫五人,聚集在此地。

  五人皆然戴上面具,望着天穹,看不出神色。

  他们的面具,分别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代表着五方神兽,是白衣门的五大天王。

  “再有一会,月圆之日就到了,到时我等便可借助阴阳之力,打开武帝宝库,得到武帝之宝了。”

  有人出声,语气显得异常激动。。

  他们是白衣门的五大天王,地位极高,已经算是核心中的核心了。

  “恩,门主说了,这件事情办好,我等都能获得奖赏。”

  “月圆之日当真是难等啊,不过好在没有耽误太长时间。”

  他们议论,身为五大天王,皆然是四品王者,但对于白衣门门主许诺的奖赏,依旧充满着期待。

  “行了,不要废话,月圆马上到了,凝聚好阴阳之力。”

  有人开口,面具画着麒麟图案,让众人莫要说话。

  此话一说,其余四人立刻沉默。

  大约一刻钟后,终于天穹之上的明月,绽放光芒。

  顿时之间,青龙与白虎两位天王出手,凝聚出阴阳之力。

  当下,空间扭曲,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五人拉扯入内。

  很快。

  五人的身影消失。

  而下一刻,白衣门五大天王进入了武帝秘境之中。

  武帝秘境。

  是一个山洞。

  看起来有些荒杂,除了一座祭坛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连根毛都没有。

  五人进入秘境,第一时间便开始搜寻,只是一眼便发现山洞内什么都没有。

  可突兀之间,麒麟天王的声音响起。

  “你们看石壁上。”

  随着麒麟天王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其余四位天王纷纷将目光看向石壁。

  一眼看去,顿时之间,四人神色有些变了。

  【吾乃大魏忠良,一生随陛下征战,七次北伐,赫赫战功,然,天不逢时,班师回朝,陛下无心朝政,以致朝中奸臣滋生,借陛下之病痛,肆无忌惮,把持朝政,礼乐崩坏】

  【陛下晚年之际,更是惨遭奸臣幽禁,陛下深知朝堂大变,虽有心伐党,但无力而为,故委托臣下,将陛下子嗣带走,隐藏民间,待时机成熟,班师回朝,重夺皇位】

  【然而,朝中大臣已有察觉,派精兵无数,日夜追杀,为护陛下遗孤,吾将遗孤安置平安县中,开辟此处,若后世之人,有报国之心,有忠君之心,定要寻得武帝遗孤】

  【诛奸臣,清君侧,还我大魏朗朗乾坤】

  【注:陛下曾请大真人观过皇子面相,未来相貌英俊,有儒道大才之资,亦有武道神威,文武双全也,后世人切记】

  五段文字出现在石壁之上,这一刻五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惊愕。

  “这?”

  “果然,先帝果然有一个遗子啊。”

  “这是重要证据啊,果然如门主说的一模一样,武帝有遗子,没想到竟然遗留在平安县。”

  几人惊愕。

  他们身为白衣门天王,对白衣门自然是绝对忠诚,但对于武帝遗子就没有那么相信了。

  毕竟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清楚,白衣门打着寻找武帝遗子的口号,图谋造反,是真是假,谁敢确定?

  而对于他们来说,加入白衣门,要么就是走投无路了,要么就是白衣门能给他们带来帮助,大家属于各有所需。

  倘若造反成功了,你好我好,可倘若造反失败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现在,他们来到了武帝遗迹之中,实实在在得知,武帝遗孤之事,竟然是真的。

  这就意味着白衣门压根就不是造反组织,而是真正的正义之士啊。

  虽然这对大局没有任何影响,毕竟白衣门早就说过,可这块石壁,对白衣门弟子来说,尤其是他们五人来说,有一定的意义啊。

  增加造反的自信啊。

  但真正让五人惊愕的不是这个,而是‘武帝遗孤在平安县’,而且有儒道大才之相,亦有武道神威,文武双全。

  这才是五人真正惊愕的地方啊。

  大魏王朝,如今国运昌盛,凝聚大魏龙鼎,气运无双。

  以现在白衣门的实力,想要造反,基本上是做不到了,除非与大魏藩王联手,不然的话,想要造反,还是洗洗睡吧。

  五大兵营现在尽数被女帝掌控,军民一心,再加上还有个许清宵,就更别说了。

  所以造反的事情,白衣门现在压根就没想法,只能伺机而动,等待时机成熟。

  可如若找到了武帝遗孤,那就不一样了啊。

  武帝遗孤,是大魏名正言顺的太子,而且还是男子,倘若找回来了,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归朝廷。

  就当着许清宵和六部尚书的面,将武帝遗孤带出来。

  许清宵不是半圣吗?难不成还敢杀了武帝遗孤?

  六部尚书,大魏国公列侯,那个敢不尊这位遗孤?

  真要敢杀,大魏百姓能不能接受?朱圣一脉,天下读书人骂不骂死你?

  弑兄,这可是天大的罪过。

  尤其是皇帝,你敢弑兄,给天下人带了一个这样的头,那儒道礼乐崩坏,道德沦丧,大魏国运想不受到影响都不行。

  找到武帝遗孤,就意味着可以要挟女帝退位。

  直接让女帝退位肯定是不行的,可白衣门借助民间势力,各地藩王纷纷施加压力,外加上天下读书人口诛笔伐。

  女帝不退不行。

  你不退位,各地藩王可以名正言顺造反了,一品都不好插手,毕竟这是皇室的家事。

  哪里有太子不登基,让公主登基的事情?

  民间也会乱起来,倘若长子不登基,继承大统,大魏百姓家家户户都要闹腾起来,那些老二老三,甚至是幼子谁不觊觎家产?谁不想多分一点?

  看似感觉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影响却极大。

  尤其是石壁上,还特意落款一句。

  【陛下曾请大真人观过皇子面相,未来相貌英俊,有儒道大才之资,亦有武道神威,文武双全也,后世人切记】

  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就是说,这位武帝遗孤,文武双全,是一位有能力有实力的皇子。

  而不是那种废物。

  怕就怕沦为遗孤后,没有任何一点才能,这样的话,朝廷会以此为由,封个王爷差不多就算了。

  可要是这位大魏遗孤,要才华有才华,有武力有武力,文武双全的话,就一定能影响到大魏。

  白衣门,藩王,天下读书人,纷纷助力此人,有足够的底气,与大魏女帝叫板了。

  这一刻,青龙天王的声音不由响起。

  “原来武帝遗孤竟藏在平安县啊,而且文武双全,未来必成大器。”

  “嘶,等等,许清宵不就是平安县的人吗?他年龄好像与武帝遗孤相仿啊,难不成许清宵就是武帝遗孤?”

  他的声音响起,显得无比惊愕。

  此话一说,其余四位天王也露出震惊之色了。

  倘若当真是许清宵,那就麻烦了,至少对白衣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许清宵现在是大魏半圣,心系大魏苍生,如今被封平乱王,又享受大魏一半国运,完全不在乎什么帝位。

  就算许清宵真是武帝遗孤,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许清宵不会造反。

  “不可能。”

  “我知晓许清宵的年龄,他今年才刚刚二十岁,大魏女帝二十四岁,两者之间相差四岁,武帝遗孤年龄上应当比女帝大一点,怎可能是许清宵?”

  玄武天王出声,他直接否认了这个可能性。

  年龄上相差四岁,这个问题无法解释。

  “或许是许清宵谎报年龄?这些读书人把自己年龄说小一点也正常。”

  青龙天王回答,提出这个可能性,但很快朱雀天王摇了摇头。

  “这更不可能,人可以驻颜,也可以谎报年龄,但肉身骨骼以及气血是无法骗人的,许清宵倘若谎报年龄,大魏文宫早就要做文章了,倘若许清宵真谎报年龄。”

  “明明二十四岁,往小说四岁,按照朱圣一脉这种尿性,他们不会说?”

  朱雀天王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点头,倒不是不怀疑许清宵,而是太相信朱圣一脉的尿性了。

  天下谁不知道朱圣一脉是什么品行?

  “不是许清宵,那会是谁?”

  “文韬武略?这种人想来不会低调,再者如今算起来的话,应该有二十五岁,甚至二十五以上,若是还潜伏,等过些年只怕就算出面,大魏王朝也不可能让他继承皇位。”

  青龙天王同意朱雀天王所言,但问题是,武帝遗孤是谁?

  一瞬间,众人有些沉默。

  而突兀之间,麒麟天王的声音响起了。

  “你们知不知道,许清宵有一个师兄。”

  麒麟天王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众人不禁充满着好奇。

  “听说过,但名气不大,好像叫......叫......叫什么来着?”

  “有印象,太平诗会的时候,许清宵这师兄出面过一次,后来就不清楚了。”

  “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许清宵是有一个师兄,不过叫什么我不知道。”

  “麒麟天王,你的意思是说,许清宵的师兄,或许是武帝遗孤?”

  四人开口,他们皆然不记得陈星河的名字,毕竟陈星河又没什么名气,唯一的名气,还是沾了许清宵的光,不然的话,他们甚至都不知道陈星河是许清宵的师兄。

  “有这个可能,不过不好说,我没有见过他,只不过门内有探子记录了他的信息。”

  “年龄刚好二十四岁,正月出生,也是个读书人,不然的话,小小一个平安县,除了许清宵之外,还听闻过有什么才子吗?”

  麒麟天王回答道。

  许清宵自出名之后,白衣门便在暗中观察,不说记录到一举一动那么详细,可身边有谁自然要被记录下来。

  恰好麒麟天王看过陈星河的信息资料,只是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混子有什么好记的?

  如今看来,这个陈星河很有可能是武帝遗孤。

  “倘若当真是他的话,那也麻烦啊。”

  青龙天王出声,如此说道。

  “不,说不准的。”

  “谁能保证他知道?谁又能保证许清宵知道?”

  “再说了,他身为许清宵的师兄,眼睁睁看着自己师弟一步一步问鼎至高?他心甘情愿吗?人心都是自私复杂的。”

  “倘若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许清宵也不知道他这位师兄的身世,对我等来说是一件好事。”

  “当然,也不一定就是他师兄,或许是别人也说不准。”

  “这样,我与朱雀在平安县调查,你们三人回去禀告此事,让门主来做抉择,莫要自行主张,万一耽误了什么大事,我等也吃不消。”

  麒麟天王没有轻举妄动,他只是猜测一番,是不是陈星河还是一个未知数。

  没必要如此着急。

  “恩。”

  “麒麟天王说的没错,还是让门主来定夺吧。”

  几人点了点头,只是玄武天王的声音响起了。

  “其他的先不说,武帝遗宝在何处?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疑惑。

  此时此刻,众人也不由露出好奇之色了。

  这里是武帝宝库,可却没有一点宝物,虽然得知了一些信息,可他们更在乎的还是武帝遗宝啊。

  他们可是知道,武帝遗宝价值连城,各方势力都想要得之。

  整体有什么东西,他们不确定,但唯独确定的是一样东西,丹神古经,一本记载天下丹方的古经,据说其中还记载了破境丹这种神物。

  可问题是,这里没有。

  “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被人捷足先登,要么就是被此人藏起了。”

  麒麟天王指着石壁如此说道。

  “不可能被人捷足先登,我们白衣门早就知道了,没有人知晓武帝遗宝在此处。”

  “真要说的话,那就是许清宵知道一些,可他也不清楚武帝遗宝的秘密,吴言不会告诉他的。”

  “应当是这位前辈带走了,很有可能藏在了遗孤身上。”

  青龙天王出声,直接否决了这个可能性。

  众人没有多说什么,因为青龙天王说的也没什么大问题。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是玄武天王。

  “有一件事情,你们注意到了吗?这石壁上的文字,好像是刚刻印上去的。”

  玄武天王如此开口,指着石壁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石壁上,别说还真是这样。

  “这有什么奇怪的。”

  “跟随武帝七次北伐,而且还能立下赫赫战功之人,想来是个大人物,再差也得是个二品武者。”

  “而且这里是洞天世界,二十年前刻上去的字,今日看来仿佛刚刻没多久,这种手段算得了什么?”

  青龙天王不屑一顾道,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反倒是觉得众人有些疑神疑鬼了。

  “行吧,别的不管了,先将这件事情告诉门主再说吧,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麒麟天王说到这里,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众人不语,而后继续搜查一番,发现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物品后,这才离开。

  而与此同时。

  大魏临阳郡。

  阳平县。

  这里是大魏圣人之乡。

  朱圣出生在这里,也是他的故居。

  几乎每天,阳平县都是人满为患,各地的才子都会前来此地,祭拜朱圣,表达一下自己的赤子之心,也希望圣人能加持一点圣意。

  好让他们来年中举。

  只是今日。

  府城里来了人,大批官差将阳平县封锁,不允许所有读书人入内。

  以致于有传闻说是许清宵要打击朱圣一脉,所以彻底废除朱圣故居,导致有一批读书人死活要闹事。

  后来再官府再三保证之下,这帮读书人这才善罢甘休。

  倒不是这帮读书人非要折腾什么,而是牵扯到了朱圣,即便是再明是非的读书人,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朱圣故居被毁。

  而随着官差封锁阳平县。

  许清宵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朱圣故居内。

  他如今已是三品。

  想要逃过官差的封锁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

  封锁朱圣故居是许清宵的意思,之所以如此,就是怕惹来什么是非。

  眼下朱圣故居空无一人。

  许清宵也一个人慢慢寻找。

  朱圣故居不大,就是一处宅院,朱圣读书的地方,和一处院子,还有住的地方。

  落在院中,淡淡的圣意弥漫,藏在发梢之中的浩然文钟不由微微震动。

  似乎有所感应。

  “文钟,带我寻朱圣真灵。”

  许清宵开口,让浩然文钟带自己去寻找朱圣真灵。

  毕竟浩然文钟乃是朱圣亲自炼制而出的圣器,自然对朱圣真灵有所感应。

  再听到许清宵开口后,浩然文钟倒也直接,朝着朱圣住处飞去。

  许清宵跟在后面。

  很快便走进了朱圣住处。

  住处内,十分朴素,跟普通读书人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桌上摆放着一些书籍,都是一些圣言。

  旁边还有一张小床,看书困乏后,朱圣休息的地方。

  嗡嗡嗡。

  浩然文钟落在了床上,发出嗡嗡之声,许清宵没有废话,直接坐在了床榻上。

  只是浩然文钟晃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是示意许清宵躺下。

  没有多想,许清宵躺在了床榻上。

  紧接着玄之又玄的圣意弥漫而出,但没有任何异象,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倦意,深深的倦意。

  许清宵没有阻挡这种倦意,到了他这个境界,不可能会有倦意的,显然这是一种沟通。

  很快,许清宵闭上了眼睛,逐渐沉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随着一道道念书声响起,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待睁开眸子后,许清宵发现自己依旧出现在朱圣故居,只是站起身来后,透过窗外,许清宵发现一道人影立在远处,手中拿着一本书籍,正在诵念着。

  这是朱圣,有些白发,但看起来不算特别衰老,五六十岁的样子。

  比之前看到的朱圣要更加年轻一些。

  “学生许清宵,拜见朱圣。”

  没有任何废话,许清宵直接走出房内,朝着院中的朱圣深深一拜。

  面对圣人,许清宵显得十分尊重。

  而正在观看圣贤书的朱圣,不由将目光看向许清宵。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手放在许清宵肩膀上。

  过了一会,朱圣点了点头道。

  “老夫明白了。”

  他缓缓开口,通过接触许清宵,他瞬间明白了所有事情,记忆传承,得知了之前的情况。

  “朱圣,眼下文宫已经脱离,亚圣吕子,建立浩然王朝,十日后便要建国。”

  许清宵也没什么废话,直接将现在的情况告知朱圣,没必要隐瞒什么。

  “文宫当真脱离了?”

  “建立浩然王朝?”

  “吕子?吕子又是谁?他是幕后者吗?”

  朱圣开口,直接询问许清宵吕子是不是幕后者。

  “回圣人,学生不敢确定,但大魏文宫内,吕子的品级和地位最高,无论他是不是真正的幕后,此事与他逃不了干系。”

  许清宵也不敢确定吕子就是幕后真凶,只是可以保证的是,吕子绝对不可能不知情。

  听到这话,朱圣点了点头。

  随后他稍稍沉思道。

  “既然如此,老夫的确要出手了。”

  “好在老夫做事喜欢留一手,就担心以后会出现什么差错,所以留下了三道真灵,三道真意。”

  “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将主意打到老夫头上,以老夫的名义,去祸害天下儒道。”

  “当真是畜生不如。”

  “万幸的是,大魏出了你这么一位万古大才,否则的话,老夫当真受不了。”

  “这帮不肖子孙,想害老夫?痴心妄想。”

  朱圣一连骂了好几句,随后才开口道。

  “守仁,老夫的真灵,等你醒后就能看到了。”

  “拿到真灵后,只需要灌入你的浩然正气,老夫便能复苏。”

  “不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最好再找一找老夫留下来的真意。”

  “不然的话,你激活老夫的真灵,最多在世一个时辰,倘若配合真意,老夫大不但可以持续一天,而且可以将圣人之力,发挥出九成。”

  朱圣开口,这般说道。

  “真意?”

  “九成?”

  许清宵望着朱圣,随后忍不住开口问道。

  “学生有件事情很好奇,还望圣人能为学生解惑。”

  许清宵询问道。

  “你说。”

  朱圣点了点头,望着许清宵。

  “敢问圣人,您和一品谁强一点啊?学生指的是一品武者。”

  许清宵很好奇,在他眼中,一品圣人强归强,但比不过一品武者,将朱圣复苏出来,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朱圣的身份。

  毕竟朱圣一脉天天拿朱圣压自己,现在自己把朱圣复苏,看看这帮读书人还怎么说。

  而对于朱圣的实力。

  呃......应该很强,但对比一品武者来说,差了不少吧。

  毕竟圣人的力量,是掌控天地之力,需要得到天地认可。

  听到许清宵这般询问,朱圣顿时正了正神色,满是认真地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你可知道,儒道为何是所有体系之中最强体系吗?”

  朱圣开口,言语之中略显得自信。

  “读书人养浩然正气,凝聚无上阳力,先天压制妖魔。”

  许清宵给予回答。

  “这只是一点,还有呢?”

  朱圣继续问道。

  这话一说,许清宵有些答不上来了。

  还有?还有什么?

  许清宵有些好奇地望着朱圣。

  看到许清宵这般模样,朱圣叹了口气,随后缓缓开口道。

  “不怪你不知道,主要还是因为儒道一品太难了。”

  “不过老夫今日便告诉你圣人的实力。”

  “踏入一品,可彻底掌控天地之力,老夫说的掌控,是随心所欲的掌控。”

  “就好比,有一品武者想要杀老夫,他有能力杀老夫,但他没有机会杀老夫,你能明白这个意思吗?”

  朱圣很自信道,告知许清宵一品圣人的实力。

  只是看着许清宵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朱圣只好继续解释了。

  “你现在是三品半圣,是不是发现可以调控天地之力?”

  朱圣问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身为半圣,的确可以调控天地之力,譬如说弹劾某人,为祸人间,凝聚天地之力斩杀对方,当然前提是天地有所感应,并且认可你的行为。

  倘若天地不认可你的行为,那你说破喉咙都没用。

  就好比吕子明明是亚圣,但却在自己手头上吃亏一个道理。

  “半圣调控天地之力。”

  “亚圣则得天地之意,换个意思便是亚圣所做的事情,更容易得到天地认可。”

  “至于到了圣人,已经不是调控天地之力,而是掌控天地之力。”

  “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可以理解为言出法随,这就是圣人的力量。”

  “所以,一品武者可以杀圣,但他杀不了圣。”

  朱圣给予回答。

  许清宵大概懂了。

  他点了点头,显得有些似懂非懂。

  这让朱圣莫名有些难受。

  “算了,守仁,你先不要问这么多,总而言之,等你将老夫复苏后,老夫会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一品。”

  “儒道能成为最强体系,绝对不仅仅只是能镇压妖魔那么简单。”

  朱圣有些牙疼,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反正不管么多,等自己复活了再说。

  “好。”

  许清宵也被说的有些懵了,不是不理解,主要是没亲眼见证过啊。

  最起码自己亲眼见过一品武者的实力,至于圣人的实力,许清宵没见识过。

  “圣人,还有一件事情,学生想问问您。”

  “您知道镇魔神石,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的下落吗?”

  许清宵开口,他没有忘记这件事情,询问朱圣。

  “镇魔神石?老夫不清楚,不过龙血阳玉老夫倒是知道,就在文宫当中。”

  “八宝佛莲的话,是佛门的东西,佛门八宝功德池孕育而出,千年一朵,可以帮助人觉醒智慧,镇压心魔。”

  “你询问这个作甚?”

  朱圣好奇道,不过除了镇魔神石之外,其余两样东西他都知道下落。

  “龙血阳玉在文宫当中?”

  许清宵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在文宫之中。

  “恩,倘若没有人去抢的话,应当是在文宫内。”

  “龙血阳玉,乃是真龙血液滴落在先天纯阳玉石上的宝物,这种东西天生克制邪祟妖魔。”

  “文宫当中有一块,这种东西是镇宫之物,不过说有用倒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文宫有老夫的圣意在,怎可能有妖魔敢入内。”

  “至于八宝佛莲,这是佛门的东西,守仁,如若不是极其必要的话,不要跟佛门牵扯太深,知道吗?”

  朱圣给予回答,告知许清宵这两样东西,特意叮嘱许清宵不要跟佛门走得太近。

  “圣人,您可以帮我拿到这两样东西吗?学生有大用。”

  许清宵开口,他不好解释,只能这般恳求。

  “龙血阳玉,老夫能帮你拿到,这本身就是文宫之物,老夫是文宫之主,赠送给你倒也没什么。”

  “只是这八宝佛莲,就有些说不准了,若是老夫真身在的话,可以帮你弄到,只是一道真灵,难以为你争来。”

  “不过可以试一试,就看佛门卖不卖老夫面子了。”

  “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是大魏妖魔破关而出了吗?这不应该啊,他们被老夫封锁八门。”

  “理论上来说,即便是文宫脱离了,短暂时间内,他们也出不来。”

  朱圣很好奇,不知道许清宵要这三样东西做什么。

  但说完这话后,许清宵敏锐地抓到了一个信息。

  “大魏京都有妖魔?”

  许清宵看向朱圣,如此问道。

  而后者神色平静,点了点头道:“是啊,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这不可能啊,这件事情文宫应当连大儒都知道啊。”

  “不对,那是五百年前的事情,这五百年来,说不定隐瞒了消息,该死。”

  “此人到底在图谋什么?如此大的隐患居然都不说?想要害死整个大魏苍生吗?”

  朱圣喃喃自语,随后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是什么妖魔?”

  “学生可以镇压吗?”

  许清宵询问道。

  “镇压不了,除非你成为了亚圣,不然的话,难以镇压那些妖魔。”

  “不过,与其说他们是妖魔,倒不如说他们是邪魔,文宫下面有一座地下宝塔,一共九层,算起来的话,应该全部死了,被镇压这么长时间,活不长的。”

  “但还有一两头邪魔活着,具体还有谁活着,老夫就不清楚了,这几头邪魔极强,其中还有修练异术的邪魔,即便是老夫,当年镇压他们也耗费了一段时间。”

  “短暂时间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等老夫这一脉的事情解决完后,你尽快找到真意与下一道真灵,结合真灵与真意,老夫就能再次镇压他们。”

  “还可以带你一同去,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邪魔有多恐怖,也免得以后酿出大祸。”

  朱圣语气坚定。

  许清宵虽然身为半圣,但依旧不够格,圣人亲手镇压的邪魔,自然不是一个半圣能对付的。

  异术?

  许清宵心中莫名有些异样,好在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朝着朱圣一拜道。

  “学生明白了,请圣人放心,学生会竭尽全力寻找到您的真意。”

  “不过,敢问圣人,下一道真灵之物在何处?”

  许清宵询问道。

  “老夫不清楚,守仁,你所见到的我,只是那个时间段的我,后面的事情我不清楚,我只能知道这个时间段之前的事情。”

  “这个你不需要去想,有些复杂,与我性格有关,老夫做事比较谨慎,往后等你成为了圣人,也会如此。”

  “当你成为圣人后,很多事情你都会明白。”

  “但记住,不管如何千万不要与佛门牵扯太深,佛门很可怕,若是着了他们的道,你将不会是你,会成为他们的傀儡。”

  “他们来源很古怪,老夫当年也差点着了他们的道,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若是真招惹到了,绝对不要跟他们虚与委蛇,该杀就杀。”

  “记住。”

  朱圣的声音不断响起,他语速极快,过了一会后,整个人便缓缓消散了。

  待朱圣消散后。

  周围场景也在瞬间变化,逐渐变得虚无。

  紧接着。

  许清宵缓缓睁开了眼睛。

  又一次睁开眼睛。

  依旧是朱圣故居。

  不过此时此刻,自己正躺在床榻上,一块令牌也出现在自己手中。

  令牌是木头刻印,正面只有一个字。

  【朱】

  这是朱圣留下来的真灵令牌,蕴含了他的真灵。

  只要灌入浩然正气在其中,就可以复苏朱圣了。

  嗡嗡嗡。

  浩然文钟震动,似乎显得有些愉悦。

  而许清宵揉了揉太阳穴,他将这块令牌藏好,随后心思全部落在了镇魔神石上面去了。

  眼下,得到了朱圣真灵令牌,那么就彻底不用担心文宫一脉的事情了。

  把朱圣请来,一切真相大白,至于朱圣一脉的人,全部交给朱圣,该杀的杀,该废的废。

  故此,自己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

  眼下真正重要的事情。

  是镇魔神石,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

  至于朱圣真意,这种东西连朱圣本尊都不知道在何处,自己也只能随缘找了。

  “八宝佛莲,佛门,不要牵扯太深,朱圣都差点着了他们的道。”

  “看来以后又要有是非了。”

  许清宵心中喃喃自语。

  镇魔神石与武帝遗宝有关。

  龙血阳玉在文宫当中,朱圣会给自己。

  就剩下一个八宝佛莲,这东西牵扯了佛门,听朱圣的口气,饶是他都不一定能弄到。

  自己想要弄到的话,估计更费劲了。

  “算了,不去多想。”

  “先把镇魔神石弄到手再说,不然的话,说再多都是空谈。”

  许清宵心中自语道。

  对于现在来说,镇魔神石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连第一件东西都没有搞到手,就去想后面的事情,的确有些好高骛远。

  想到这里。

  许清宵直接起身,悄然无息地离开了朱圣故居,朝着平安县赶去。

  是的,许清宵要再回平安县。

  镇魔神石在武帝宝藏之中,那么就证明一点,自己当初找到的武帝遗宝,要么就是有遗漏,要么就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细细想来,许清宵凝聚镇魔劲,化作一匹烈马,踏空而行,直接赶往平安县。

  与此同时,许清宵也唤醒了丹神古经。

  “丹神前辈,有事找你。”

  许清宵开口,呼喊丹神古经。

  “什么事?”

  “是要炼制四品破境丹吗?”

  “嘶。”

  “你怎么就突破三品了?这没道理啊,你才刚刚突破五品,怎么一下子就突破到了三品?”

  丹神古经从沉睡中醒来,下意识以为许清宵需要四品破境丹的药方。

  可没想到,许清宵已经三品了。

  这超乎他的想象。

  “前辈,晚辈问个事情,若是前辈愿意告知,晚辈想尽一切办法,也会寻来二品破境丹药材。”

  许清宵开口,他没去解释那么多。

  “你说。”

  丹神古经听得出许清宵语气有些严肃,也没有浪费时间。

  “当初晚辈寻的武帝遗迹,是不是假的?”

  许清宵问道,开门见山。

  此话一说,丹神古经沉默了。

  “前辈,倒不是晚辈威胁您,而是武帝遗迹与晚辈有极大的关系,晚辈需要一样东西,叫做镇魔神石,基本上确定就在武帝遗迹之中了。”

  “若是得到,对晚辈帮助极大,若是得不到,晚辈可以保证,武帝将您藏在遗迹之中,晚辈便将您藏在深海之中,您也别想脱困了。”

  许清宵语气认真。

  他虽然不知道丹神古经帮自己炼丹到底有什么目的,可稍稍猜想一番也知道,肯定是脱困之类的事情。

  不然的话,吃饱没事干帮人炼丹?

  要那么多药材做什么?举霞飞升?

  许清宵又不傻,猜也能猜到。

  所以许清宵用最怂的口气,说最狠的话。

  至于丹神古经答应不答应,就是他的事情了。

  果然,再听到这话后,丹神古经有些郁闷了。

  “你小子怎么也变成这个样子了?威胁老夫?”

  “行,算你小子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事实,但有一点老夫先说好。”

  “一旦涉及什么不能涉及的事情,你别怪老夫把你拉下水,回头又生老夫的气。”

  丹神古经有些牙疼,但他还是给予了回答。

  因为他相信。

  许清宵真敢把他镇压海底。

  到时候几千年都不见地会被人找到,所以还是妥协了。

  “请前辈告知。”

  许清宵神色坚定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