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武帝也曾修行过异术,平安县第二枚暗子!一品遇星河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二十章:武帝也曾修行过异术,平安县第二枚暗子!一品遇星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二十章:武帝也曾修行过异术,平安县第二枚暗子!一品遇星河

  奔袭路上。

  许清宵的神色异常坚定。

  为了解决异术之祸,许清宵宁可付出一切代价。

  异术就是一把悬挂在自己头顶的刀,随时可能会掉下来。

  说句不好听的话,什么时候死自己都不知道,是自己的心病。

  倘若能根除,许清宵自然愿意花费一切代价。

  “小友,那我跟你说吧。。”

  “你找到老夫的地方,的确不是武帝遗迹,那只是蒙骗世人的假遗迹。”

  “真正的遗迹,老夫唯一知晓的是,有,但我不知道,其他的老夫就更不知道了。”

  丹神古经回答道,他道出了真相。

  “你为何不早点说?”

  许清宵皱眉,他骑乘着飞马,在天穹上快速疾驰,语气之中有些怪罪。

  可这话一说,丹神古经感觉有些受冤枉了。

  “小友,不是老夫瞧不起你,你自己想想看,你当时是什么境界?才不过九品。”

  “武道九品,随便来个武者都能把你来来回回杀十遍,那种情况下,老夫能跟你说实话吗?”

  “真说实话了,你又能如何?难不成你还回去继续寻宝?你有资格寻宝吗?你拿什么寻宝?”

  丹神古经有些没好气道。

  不是他看不起许清宵,而是许清宵就那种样子,九品武者,凭什么去争夺真正的武帝遗宝?拿什么争?

  此话一说,许清宵倒也冷静下来了,他刚才有些激动,仔细一想,丹神古经的确没有说错。

  倘若哪个时候知道,反而是害了自己,毕竟自己境界实在是太低了。

  “真正的遗迹,您也不知道在哪里吗?”

  许清宵询问道。

  “不知道,武帝当时疑心病太重了,别说我了,你去问问他女儿看看,估计她也不知道。”

  “但有一个可能性。”

  丹神古经回答。

  “什么可能性?”

  许清宵有些急迫。

  “武帝真有可能将秘密藏在了太子身上。”

  “如果你没有什么头绪的话,倒不如找一找大魏太子在什么地方。”

  丹神古经如此回答。

  “藏在太子身上?”

  “太子在何处?您知道吗?”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这个老夫知道,的确就在平安县。”

  丹神古经回答,语气十分笃定。

  “平安县?”

  许清宵有些发愣了。

  “恩,就在平安县,不然遗宝之处为何会出现在平安县?”

  “所以老夫倒是怀疑,真正的宝物,很有可能也在平安县。”

  “不过,这只是老夫的猜想,是与不是,老夫不敢确定。”

  丹神古经摆明了就是不想要惹是非,找到了皆大欢喜,找不到他也不想成为许清宵发泄的对象。

  “大魏太子真在平安县?那我在石壁上留下的字,岂不是误打误撞了?”

  许清宵有些咂舌。

  “对啊,当时老夫也很好奇,以为你当真知道什么,后来才发现,你就是瞎写。”

  “不过你运气当真好,瞎写都能写对,这运气没谁了。”

  提到这件事情,丹神古经也不由赞叹一声,许清宵当时在石壁上刻的字,他看在眼里,当时还很好奇,许清宵怎么知道。

  后来才发现,原来是瞎写的。

  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该说运气不好。

  “糟了。”

  一时之间,许清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白衣门肯定去过武帝遗迹之处,自己很早的时候就将信息告知白衣门了,如此一来的话,他们得知武帝遗子的下落,必然会竭尽全力去寻找。

  对自己来说,的的确确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知道是该说什么了。

  “我在上面这样乱写,他们不会怀疑到我吧?”

  “还有,武帝好端端,弄个假遗迹作甚?”

  许清宵询问道。

  “不会,你与太子的年龄相差四岁,这一点就扯不到你头上。”

  “至于后面的什么文韬武略,你也把太子想的高深了,皇帝的儿子也有废柴,当然说不定你又猜对了。”

  丹神古经安慰许清宵道。

  “至于武帝弄假遗迹,说来说去还不是疑心病重。”

  至于后面的问题,丹神古经就显得有些没好气了。

  “疑心病重?武帝疑心病要这么重作甚?”

  “都是皇帝了,手握大权,虽说北伐失利,可他是武帝,又不是文帝,谁能对他产生威胁啊?”

  许清宵有些不解。

  “谁说没威胁?武帝感觉他北伐之后脑子就有问题了,疑心病重的吓人。”

  “常常说有人要害他,不过有个秘密你听不听,说出来吓你一跳。”

  说到这里的时候,丹神古经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

  “什么秘密?”

  许清宵满是好奇。

  “武帝其实是被人害死的。”

  丹神古经缓缓说道。

  一句话,让许清宵愣住了。

  武帝是被人害死的?

  这还当真是惊天大秘密。

  实话实说,对于武帝许清宵感觉,晚年有点疑心病很正常,基本上靠杀戮稳住皇权的帝王,晚年都会有一些疑心病。

  譬如说太祖。

  杀了多少功臣?

  当然这是跟朝政有关系,有些人的确得死,不死太祖不安心。

  但武帝不一样,他是以武成帝,是合法继承人,在六部和诸王的簇拥下成为大魏皇帝。

  即便是晚年失利,让他失去了部分民心,可他依旧是大魏皇帝。

  怎么可能会被害死?

  许清宵沉默,愣在飞马上,而丹神古经则继续开口。

  声音愈发低沉。

  “武帝常常做噩梦,他梦见有妖魔来杀他,那个时候,宫中常常会有一些鬼哭狼嚎之声。”

  “这点你应该知道,其实就是武帝鬼叫,而且你知不知道,后宫殉葬之事?”

  丹神古经讲述这段曾经的故事,这是辛秘,真正的辛秘。

  “知道,武帝死后,后宫嫔妃都殉葬了,重新启用了殉葬礼,而且还是当时大魏丞相亲自启用的。”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在大魏藏经阁中看到过这件事情。

  自文帝继位后,大魏便废掉了嫔妃殉葬礼,认为有伤天理,所以这个行为也被后世人称赞,包括儒家一直拿这件事情夸赞文帝。

  后来连续四代,都没有再启用过殉葬礼了。

  然而到了武帝,却又启用殉葬礼,并且还是由大魏丞相亲自启用的。

  当时的大魏丞相,不是陈正儒,而是另一位大儒。

  所以这也成为了一件令人好奇的事情。

  大儒仁义,怎可能会重新启用殉葬礼?但可能是担心后宫干扰政事,所以出此下策,反正成为了一件疑事。

  现在听丹神古经说,似乎另有隐情啊。

  “你知道为什么吗?”

  丹神古经继续问道。

  “为何?”

  许清宵的确好奇了。

  “因为这些嫔妃,都是被武帝亲手杀的。”

  “而且手段很可怕。”

  “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深夜之中,有嫔妃正在熟睡,听到了啃食声。”

  “迷迷糊糊醒来后,就看到武帝一张脸,嘴角上带着血,笑容极其怪异扭曲,喉咙发出咕咕声。”

  “紧接着伴随着极其凄厉地惨叫声后,这个嫔妃就死了。”

  丹神古经缓缓出声,他的声音很低沉,说到这里的时候,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一瞬间,许清宵头有些麻了。

  试问一下,如果一个人正在熟睡,突然听到咔咔的啃食声,迷迷糊糊醒来,看到一张笑容扭曲怪异的脸,对方满嘴是血,换做是谁,谁不吓傻来?

  “这不可能。”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他完全不相信。

  武帝疑心病是疑心病,又不是脑子有问题,干嘛这样吓人?

  “不可能?”

  “你知道为什么殉葬礼重新启用吗?是因为后宫嫔妃都被武帝杀的干干净净了,每个嫔妃死之前都极其狰狞,眼神中都充满着恐惧,死不瞑目。”

  “而且太子的生母,就是这样死的,当时我一度怀疑,武帝是中邪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信啊。”

  “可这些事情,都是老夫亲眼所见,还好老夫是一个器物,没有感觉,否则的话,老夫大半夜也要被吓死。”

  “当朝丞相也被吓住了,得了心病,跟武帝同年死的,你要不信你去问问现在的丞相,看看他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

  丹神古经的语气也逐渐恢复正常了,甚至还带着一些不满。

  “怪不得武帝晚年所有事情都被隐瞒了。”

  “不过大儒都被吓到了?这得多恐怖啊。”

  许清宵皱紧眉头,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恐怖了啊。

  “天知道,反正北伐之后,武帝就不正常了。”

  “但武帝也正常过一段时间,他临死前的一段时间很平静,告诉我一些事情。”

  “他是被害死的,大魏王朝有一只手,一只看不见的手,往后大魏的皇帝,都要遭受这样的苦楚,除非大魏出现新的圣人,不然的话,都别想好过。”

  丹神古经缓缓出声。

  “幕后黑手?”

  “到底是谁,既能控制文宫,又害死大魏武帝。”

  此时此刻,许清宵当真好奇了,到底是谁能做到这个程度?

  控制文宫也就算了,还能害死大魏武帝?

  国运加持在身,什么人可以做到这个程度啊。

  许清宵很好奇,实在是太好奇了。

  但许清宵更加明白的是一点,自己在成圣之前,只怕当真不能与这个人争斗,不然的话,连大魏武帝都死在这人手中。

  自己,仿佛就是个蝼蚁一般。

  好在的是,自己虽然没有成为一品圣人,但好歹也是半圣,对方显然不愿意出手,不是不敢,而是没有必要,对一位半圣出手,他不可能不暴露。

  或许已经出手了,但都被自己一一化解。

  除非他显身,不然的话,想要真正搞死自己,估计很难。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压根没有在乎自己,而是图谋自己的计划,自己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点变数罢了,一点可有可无的变数。

  揉了揉太阳穴,许清宵忍不住继续开口问道。

  “武帝晚年清醒的时候,说过什么吗?提到过什么重要事情吗?”

  许清宵问道。

  “提到过一些,太子被武帝秘密护送出去,这件事情理论上只有两个人知道,但他临死之前告诉我,幕后黑手也知道了。”

  “只不过太子藏的秘密,对方察觉不到,武帝临死之前,去了一趟宗庙,请来了太祖杀意,封印在太子体内,所以幕后黑手即便是找到了太子,也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有两个可能性,其一,放任太子不管,当做暗子,其二,收养太子,当做明子,其二的可能性比较大,只不过如果收养太子的话,或者与太子有所接触。”

  “武帝第一时间也会知道,他临死之前,去过一趟平安县,将我放在了假遗迹中,那个时候他笃定对方知道太子是谁,但却一直没有露面。”

  “别小看武帝,他留有后手,只可惜的是,对方耐心太足了,武帝死之前都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丹神古经给予回答,又说出一些辛秘。

  可说来说去,许清宵还是有些迷糊。

  “他要什么东西?”

  “为何要害武帝?”

  “武帝藏了什么东西?不可能只是镇魔神石吧?”

  “是中洲仙藏吗?”

  许清宵将心中所有疑惑一口气都问出。

  然而丹神古经有些郁闷了。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这么多啊,不过你连中洲仙藏都知道了?看来这女帝对你有意思啊,这种秘密都敢告诉你,把你当自己人了。”

  丹神古经说道。

  “前辈,莫要开玩笑了,说认真的。”

  这个时候,许清宵没任何心思开玩笑了,因为他愈发觉得,一个天大的局,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个人,或者是说一个组织,布局了几百年,从太祖年间就开始布局,一直布局到现在,足足到现在,既害死了大魏武帝,又伸手向文宫。

  许清宵更偏向是一个组织。

  倘若是一个人的话,那......许清宵想象不到谁能做到这个程度。

  大魏可是有一品武者。

  这一点不要忘记。

  “很有可能与中洲仙藏有关系,但这东西子虚乌有,没必要闹得这么大,武帝也有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其实与其说有人害他,我更偏向一个可能性。”

  丹神古经开始真正的分析。

  “什么可能性?”

  许清宵问道。

  “武帝修练了异术。”

  丹神古经缓缓出声,语气平静无比。

  可这个回答,再一次让许清宵沉默了。

  武帝修炼了异术?

  这不可能。

  比许清宵之前听到的所有消息,都要令人震惊。

  “为何这么说?”

  只是许清宵没有否决,而是询问丹神古经,丹神古经既然敢这样说,就足以证明一点,他肯定是有依据的。

  “不修炼异术的话,他何故发疯?每天晚上装神弄鬼,把嫔妃活活吓死?这是入魔现象。”

  “哪里有什么幕后黑手,能影响到武帝?说到底就是他入魔了,已经失去了理智,跟疯子一样,武帝葬礼也十分简单,基本上是赶着入葬,朝堂上下都不说什么,文宫也没有提起。”

  “这不让人怀疑吗?说不定文宫早就知道武帝修练异术,但这件事情太大了,文宫压不住,真要泄露出去,有多少人会铤而走险?”

  “还有一点,你不是一直要找镇魔神石吗?这东西应当可以镇压异术吧?你这么着急寻找,肯定是与异术有关,这个你就不用瞒着老夫了。”

  “所以,老夫问你,武帝拿着这东西做什么?”

  丹神古经一番话,说的许清宵哑口无言。

  一个皇帝,大晚上不睡觉,把嫔妃活活吓死,这不就是失心疯吗?而且还有什么啃食之声,面带扭曲怪异的笑容,不就是入了魔吗?

  再加上镇魔神石,还真别说,有理有据。

  只是许清宵不敢往下想了。

  而丹神古经继续开口。

  “但真正让我怀疑他修炼异术的原因是,他从来没有找我炼制过破境丹。”

  “因为他寻得我时,已经是二品了,他并没有要一品破境丹,似乎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武帝继承皇位时,才多大?二十一岁,老夫见到他的时候,他才二十二岁,就已经是二品武者了。”

  “而且无人知晓。”

  “他就算是大魏皇帝,天赋再好,二十一岁就成为二品武者?天下有几个人能做到?”

  “他又凭什么能做到?但真正令老夫恐惧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丹神古经说到这里,语气一顿。

  “是什么?”

  许清宵问道。

  “为什么。”

  “靖城耻后。”

  “大魏就出现了一位武帝?”

  丹神古经声音冰冷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彻彻底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听丹神古经的意思,武帝修练异术,而他修炼异术,极有可能是他父亲做的。

  不对。

  许清宵突然瞳孔放大,望着丹神古经道。

  “你的意思是说,大魏收集靖城耻所死的百姓,炼制某种东西,提升武帝的实力,想要造就出一位二品?”

  “所以,靖城耻不是突然失守,而是帝王的意思?”

  许清宵听明白丹神古经的意思了。

  后者没有回答,可这个没有回答,其实就是一种回答了。

  “不,这绝对不可能。”

  “大魏皇帝不可能会这样做,他们没必要这么做,这样做没必要,牺牲这么多百姓,造出一位二品,这可能吗?有必要吗?有意义吗?”

  许清宵直接否决了。

  他这一次根本就不信,因为这完全不合理。

  靖城耻打断了大魏百姓的脊梁骨,这个就不多说了。

  最主要的是,牺牲这么大,就为了造就一个二品出来?大魏又不是没有一品?

  这不是脑子有问题?

  完全不划算啊,你说要是能搞出三个一品,哪怕两个一品,都没有问题,最起码从利益上来说,这个不亏,但这行径跟妖魔有什么两样?

  许清宵是真的不信。

  要真这样,大魏王朝还有什么国运?

  这越说越离谱了。

  “唉,老夫都说了,这只是猜想而已,是与不是,关老夫屁事。”

  “不过你还是注意点吧,很多事情,老夫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只能靠猜了。”

  丹神古经似乎不想与自己多说什么了,想停止这个话题。

  许清宵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而是回到最开始的问题。

  “那真正的武帝遗迹,前辈猜想在何处?”

  许清宵问道。

  “不知道啊,知道就跟你说了。”

  “只不过武帝有一个习惯,他会自己喜欢的东西,用一个木盒子装起来,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这是他的习惯。”

  丹神古经的的确确不知道在哪里。

  但他说出武帝一个习惯,让许清宵自己想。

  “前辈,您的意思是说,真正的武帝遗迹,有可能是在假的下面?”

  许清宵好奇道。

  “不知道,你自己想啊,老夫哪里什么都知道啊。”

  “对了,说了这么多,关键的东西还没说。”

  “二品破境丹丹方,老夫现在告诉你,就三样东西,挺好找的。”

  丹神古经不想回答许清宵的问题了,而是提起二品破境丹。

  “暂时不用,晚辈打算炼制一品破境丹。”

  许清宵倒也自信,他不需要二品破境丹了,既然异术可以解决,那在解决异术之前,依靠异术突破到二品并不是什么难事。

  倒不是铤而走险,只是丹神古经的要价太凶了。

  六品五品就敢开口药王,到了四品直接要让自己找龙血,那二品丹方会是什么?许清宵心里有点数。

  “炼制一品?”

  “很不错,年轻人,你很有梦想,一品只需要找两样东西就行。”

  丹神古经听到许清宵并不打算要二品破境丹,并没有任何一点不悦,反倒是极其激动地向许清宵介绍一品破境丹丹方。

  “前辈,先不用了,等需要再说吧。”

  许清宵直接拒绝了,而后不再理会丹神古经。

  现在事多,一大堆东西等自己找,哪里还有时间去准备一品破境丹啊。

  “小友,你这就不讲武德了,老夫辛辛苦苦跟你说了这么多,告诉你这么多秘密,你用完老夫就跑?你还真是无情啊,跟武帝有的一拼。”

  丹神古经有些郁闷了,自己说了一大堆,也说了许多辛秘,却没想到许清宵竟然一点武德都不讲,用完自己就走?

  还真是无情啊。

  没有理会丹神古经,许清宵的心思全部都在‘真·武帝遗迹’上面了。

  至于武帝的辛秘,包括这些传闻,许清宵没有太过于相信,这些事情还轮不到自己插手,有没有幕后许清宵不管,反正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再说。

  不然的话,知道再多又能如何?

  知道幕后真凶又能如何?

  自己死了,什么都是多余的。

  前往平安县的路上,许清宵思索两件事情。

  第一,真·武帝遗迹在何处。

  第二,白衣门暗子是谁?

  想要直接查找到真正的武帝遗迹,只怕很难,没有任何一点头绪。

  但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这个人就是白衣门的暗子。

  白衣门在平安县有两枚棋子,一枚是陈捕快,这个自己知道了。

  还有一枚一直藏在暗中,是陈捕快无意之间告诉自己的。

  陈捕快在白衣门品级低,所以很多事情他不知道。

  可另外一枚暗子就不同,这家伙绝对不是等闲之辈,知道的事情很多,或许他知道真正的武帝遗迹在何处。

  与其漫无目的去寻找武帝遗迹,倒不如把这枚暗子找出来。

  一时之间,许清宵闭上了眼睛,他不断思索,这枚暗子是谁。

  从自己中寒毒开始,在平安县发生的每一件事情,许清宵都开始努力回忆,包括见到的每一个人。

  一切记忆浮现在脑海当中。

  许清宵也在不断思索。

  自己当初回到平安县时,根据白衣门的交接信号,画了白衣在酒楼之中。

  一开始两天,没有遇到人,是第三天陈捕快来了。

  随着陈捕快来了后,主动说了暗号,自己接不上来,所以用了入梦大神通,潜入陈捕快梦中。

  得知了对接暗号后,再与陈捕快对接,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知道平安县还有一枚暗子。

  白衣门的暗子,级别比陈捕快高,至于是什么级别,陈捕快也不清楚。

  只知道比他地位高。

  对方知道陈捕快,而陈捕快不知道对方。

  可问题是,自己画了白衣,对方看到了,必然要与自己接头,但对方没有来找自己。

  这就有些奇怪了。

  难不成看自己不是陈捕快,所以就没有出面相认?

  “不,不可能。”

  “倘若我是从白衣门下来的人,有事要找他的话,他不可能不出面。”

  “除非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的地位极高,高到只有几个人可以跟他接触。”

  许清宵心中猜测。

  但很快他自己推翻了这个可能性。

  “造反组织,更加要严谨仔细,即便是这个人地位极高,倘若看到有暗号,应当要出来见一面,哪怕是出来看一看都行,看看自己是谁总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许清宵开始回忆起当时酒楼发生的一切。

  所有事情都在脑海当中浮现。

  每一件事情都出现的清清楚楚,在脑海当中。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

  许清宵没有想到是谁,但他已经来到了平安县。

  想了想,许清宵乔装打扮,直接来到了平安客栈,丢了点碎银过去,便随着小二来到客房。

  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自己师父,也没有第一时间去调查什么,而是在平安客栈休息几日。

  他要好好想一想,仔仔细细的去想,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必须要尽快找到这个暗子,找到了一切都好说。

  比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寻找要好太多了。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转眼之间,两天时间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怀宁王府。

  怀宁亲王神色显得有些落寞,他坐在太师椅上,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面具男子。

  “这就是尔等说的时机?”

  “也未免太可笑了吧?”

  “大魏出了个半圣,文宫脱离,不但没有压制国运,如今更是让其凝聚成大魏龙鼎,百姓民意高昂,此时此刻,我等就算是想要造反,也不敢造了。”

  “这就是时机?”

  怀宁亲王前几句话还好,可说到后面,他猛地站起身来,望着面具男子,声音怒吼道。

  他是怀宁亲王,曾经是手握兵权的亲王,地位极高,女帝都要礼让自己三分。

  可现在呢?

  没有了兵权就算了,一直苦苦等待所谓的时机,结果半生谋局一场空。

  换做谁,谁能承受?

  “王爷息怒。”

  “大魏此时,看似这是一件坏事,然而这对我等来说,这何尝又不是一件好事呢?”

  面具男子依旧平静,他望着怀宁亲王如此说道。

  可此话一说,怀宁亲王直接将桌上东西全部甩出,望着对方,目光冰冷道。

  “好你娘个腿。”

  “文宫脱离,大魏出了新圣,二十岁的圣人,而且这个许清宵本身就有民意在身,以致于大魏现在国运昌盛,形成了龙鼎。”

  “大魏鼎盛时期,都没有形成龙鼎,可现在却形成了龙鼎,假以时日,不说十年二十年,可能三年五年,大魏就要超越以前。”

  “这还是一件好事?”

  “各地藩王现在一个个乖巧如狗,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本王若是现在让他们造反,只怕他们第一时间就要书写奏折,参老夫一本。”

  “这也是一件好事?”

  “你是不是把本王当傻子?”

  怀宁亲王直接炸了,不是他没有城府,而是这个面具男说话实在是太没脑子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说是一件好事?

  赢了,赢了,赢麻了?

  脑子有问题是吧?

  怀宁亲王现在很后悔,不是后悔得罪许清宵,而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这帮人达成共识。

  现在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要被当傻子耍?换谁谁不气?

  听到怀宁亲王这般怒声,面具男子没有任何一丝生气,反而语气平静道。

  “王爷,请息怒。”

  “在下说几点,还望王爷仔细想想。”

  “第一,我等图谋的并非是大魏王朝,而是国运,如今国运形成龙鼎,对我等来说如何不是一件好事?倘若王爷上位了,我等也要竭尽全力帮助王爷,治理国家,发展大魏,其目的就是为了国运龙鼎。”

  “如今许清宵直接让大魏国运形成龙鼎,算是帮了我等一个天大的忙,请问王爷,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面具男子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冷笑一声,不过他没有继续骂了,而是沉默不语。

  “第二,王爷归根结底,忧虑的还是兵符上交,忧虑的是各地藩王,忧虑的是无法造反,可实际上,兵符即便是上交,王爷依旧可以调遣不少兵力。”

  “各地藩王怕了,也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他们不会与王爷争夺皇位,至于造反之事,谁说造反一定要天下藩王起兵?”

  “难道就不可以,夺门?”

  面具男子缓缓出声道。

  “夺门?”

  “这不是兵变吗?老夫当真这般做,只怕天下人都容不了老夫吧?”

  怀宁亲王平静道,他指出关键问题。

  如果是各地藩王起兵造反,这就是大势,可如若自己率兵夺门,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继承皇位了。

  这肯定是不行的。

  只是面具男子摇了摇头,望着怀宁亲王道。

  “王爷多虑了,直接夺门,肯定不行,但若是加上武帝遗子呢?”

  面具男子缓缓说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脸色顿时一变。

  “武帝遗子?”

  “你们找到了武帝遗子?”

  怀宁亲王眼神中露出精芒,有些惊讶。

  “恩,我等已经寻得武帝遗子,只要王爷能够夺门成功,武帝遗子便会出现,名义上王爷就不是叛变了,而是还大魏一个清白。”

  “而我等也会让武帝遗子老老实实将皇位禅让给王爷您,这样一来,一切顺理成章。”

  面具男子这般说道。

  可怀宁亲王却摇了摇头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找到了武帝遗子。”

  “还有,如今大魏国运昌盛,如有天助,岂是那么好夺门的?”

  怀宁亲王不蠢,直接说道。

  “证据我等不会拿出来的,王爷您莫要猜疑什么,我等既然敢说这番话,就有底气,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让王爷冒险。”

  “毕竟此等大计,没了王爷不行。”

  “至于大魏国运之事,倒好解决,夺门之前,我等会出手,镇压许清宵,他若一死,大魏国运必然受损。”

  “关键时刻,王爷发动夺门之变,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想输都难啊。”

  对方说到这里,语气无比自信。

  可怀宁亲王没有上当,而是直接开口道。

  “本王缺人,光靠本王,最多压制八门京兵,可那些仙门怎么办?仙道势力这两日陆陆续续赶来,就是为了削弱各地藩王,压制其他势力。”

  “京兵能压住,仙门怎么办?”

  “还有大魏一品,如何解决?”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

  后者看向怀宁亲王,微微笑道。

  “王爷说笑了,依靠王爷的兵力,镇压皇宫不算什么难事,毕竟王爷跟白衣门也有所关系,请他们出手帮忙,有十成胜算。”

  面具男子开口,而怀宁亲王眼中闪过一道惊讶。

  似乎是没想到,对方连自己勾结白衣门的事情都知道了。

  不过他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沉思。

  过了一会,怀宁亲王出声了。

  “不拿出武帝遗子的证据可以,但如何杀许清宵,你必须要告诉我。”

  “否则,本王绝对不会冒险。”

  怀宁亲王出声。

  他好奇的是,这帮人打算如何针对许清宵。

  “八日后,浩然王朝建立,会让朱圣之意复苏,由朱圣诛杀许清宵,王爷,这够了吗?”

  面具男子道出一则辛秘。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动容了。

  让朱圣之意复苏?斩杀许清宵?

  这的确够了。

  许清宵再强,能强的过朱圣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怀宁亲王深吸一口气,望着对方道。

  “本王读书少,可莫要骗本王啊。”

  他如此说道。

  “请王爷放心,我等自然不会。”

  面具男子开口道。

  随后,怀宁亲王语气温和了许多,闲谈几句后,后者也就消失了。

  自从大魏文宫消失后,这面具男子愈发随意了,对方是什么来头,他不清楚,可现在他逐渐明白了一些。

  只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什么,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一切好说。

  当下,怀宁亲王的目光,也落在了西南方。

  那是平乱王府。

  此时此刻。

  京都内。

  平乱王府中。

  随着许清宵封王第一时间,平乱侯府也立刻更改了牌匾,变成了王府。

  好在女帝有先见之明,直接按照国公的标准来建造,再加上学堂的原因,所以扩大了不少。

  如今改名王府,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院中。

  陈星河缓缓将手中的书籍,一时之间,他有些迷茫了。

  自从许清宵渡劫后,陈星河愈发觉得,学文是帮不到自己师弟的。

  所以陈星河决定,弃文。

  但弃文学什么呢?陈星河想了很久,愣是没有想出来。

  一开始想着发展农业,提高大魏粮产,学许清宵。

  可看了几本书,发现压根就看不懂。

  后来看了几本工器书,想着搞点发明,间接性帮助大魏,也算是帮助许清宵。

  可连一本书都看不下去。

  这一刻,陈星河实实在在有些郁闷了。

  他产生了迷茫,也产生了疑惑。

  自己到底适合什么?

  难道就只适合装哔?

  可问题是,自己也没怎么装。

  不是不想装,完全是自己师弟不给机会。

  想到这个,陈星河就有些难受,自己就想好好学点东西,好好装个哔。

  老天爷,能不能让自己装一个啊,哪怕是硬装都行。

  这样自己就圆梦了。

  陈星河心中想到。

  也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院中。

  是赵元的身影。

  他一出现,随后不由皱起眉头了。

  因为他察觉许清宵不在此地。

  而此时,陈星河刚好回头,看到了赵元。

  他不认识赵元。

  虽然赵元与吴铭二人镇压文宫,只是两人是在文宫之上镇压的,没有画面,人们只知道一品武者出手了。

  但压根就不知道一品武者长什么样子。

  自然,陈星河也不知道。

  望着赵元。

  后者性子还算是好,张了张口,想要说明来意。

  只是一道冷冽之声响起了。

  “大胆。”

  “擅闯王府,该当何罪?”

  声音响起。

  充满着冷意。

  是陈星河的声音。

  这一刻,陈星河内心激动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圆梦了。

  ---

  推荐一部超级好看的港综小说。

  《港综从拜师林风开始!》

  超级好看!大家帮个忙,去支持一下!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

  今天没了,两更结束。

  我睡觉去。

  到现在没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