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六大仙门,一品仙威,镇压圣孙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六大仙门,一品仙威,镇压圣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三十九章:六大仙门,一品仙威,镇压圣孙

  人们诧异。

  也充满着震惊。

  京都内。

  七大仙门的强者,望着许清宵。

  所有人沉默。

  身为修士,他们深深的明白,许清宵今日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震撼。

  从仙道八品,一跃成为仙道三品。。

  跨越五个品级。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许清宵铭出天地古经。

  仙道七品,是一个质的转变。

  一般来说,太上仙宗弟子们到了仙道八品的时候,都会铭太上古经,从而可以快速抵达六品。

  完成品级跳跃,只因为太上古经,极其完美,号称天下第一经。

  只有完整版的七星道经,才能超越太上古经。

  而许清宵铭写出天地古经。

  自然无比的非凡。

  完成五次跳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此时此刻,七大仙宗修士,回过神来,他们望着许清宵,心中炽热无比,如若不是眼下局势不对,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许清宵。

  不管是不是拉拢,他们都想要得到这篇古经。

  虽然他们知道,许清宵不会给他们,可争取一番也行啊。

  许清宵极有可能,突破仙道一品。

  抵达超品啊。

  打破古今往来的神话,成为真正的超品,若真是如此,算是给仙道修士,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许清宵将成为后世无数修士膜拜之人。

  不过。

  此时。

  京都内。

  平乱王府中。

  许清宵的目光,几乎在一刹那间,落在了王朝阳身上。

  “亚圣?”

  许清宵第一反应是很惊讶。

  对方年龄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罢了,可能比自己还年幼几个月,有些稚气,虽然看起来有一种很成熟的感觉,但稚气这种东西伪装不了。

  尤其是面对许清宵,他一眼看出,对方年龄不大。

  所以许清宵才会惊讶。

  二十岁的圣人,比自己年龄要小一些。

  唯一好说的是,自己成为半圣只花费了一年的时间。

  对方最起码花了十几年。

  但在这个年龄,成为亚圣,这是何等聪慧?又是何等资质啊?

  许清宵没有任何一点轻视,相反极其重视此人。

  只是很快,让许清宵更加震惊的是。

  天地文宫,竟然出现在京都上空。

  是的。

  是天地文宫。

  耀眼璀璨的天地文宫,弥漫圣威,宫殿奢华,且又宏伟无比,如同一轮太阳,映照大魏京都。

  “这不可能。”

  “怎么会是天地文宫?”

  许清宵心中掀起轩然大波,不过明面上却无比平静。

  他不断打量着天地文宫。

  一模一样。

  不能说几乎,而是完全一模一样,除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这座文宫内部,没有七座雕像。

  其余完全一致。

  这怎么可能?

  天地文宫在自己脑海当中。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说,自己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是器灵,这座天地文宫是本体?

  许清宵实在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可就在此时,朝歌的声音响起了。

  “这不可能。”

  “他为何有天地文宫?”

  “你们看,这是不是我等居住的文宫?”

  朝歌的声音响起,他语气当中充满着震撼,不敢相信。

  “的确是文宫,而且一模一样。”

  “对比一番,完全一致,除了雕像。”

  “甚至连气息都完全相似,这是怎么回事?”

  破邪等人也纷纷开口,皆然表示震撼。

  因为两者当真是一模一样。

  “难不成这是本体,守仁脑海当中的是器灵?”

  王文开口说道,有些好奇,他是大圣人第三徒。

  “不可能。”

  “文宫哪里有什么器灵之说,只有一座,天地文宫也只有一座,要么守仁脑海当中的文宫是假的,要么他的文宫是假的。”

  “很明显我们不是假的,那么这座文宫就是假的。”

  朝歌用简单的逻辑排除法,证明对方的天地文宫一定有问题。

  “的确,朝歌兄不会说谎,那么就证明,我等所在的文宫,是真正的天地文宫。”

  “可为什么,会出现两座一模一样的文宫,而且都是天地文宫,连圣人气息都一样,说句实话,我差一点分不清真假了。”

  王文继续说道,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不清楚。”

  “不过要小心一些,守仁,莫要大意,此人来头很大啊。”

  朝歌出声,他虽然搞不明白这其中的玄奥,可却笃定无比,让许清宵小心一些。

  “我等所在的文宫,是真正的天地文宫,这座文宫肯定有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的确是一座文宫。”

  “也有可能大圣人建造了两座文宫,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朝歌说的没错,要小心此人。”

  破邪也提醒了一句。

  让许清宵小心一些。

  “愚弟明白。”

  许清宵明白他们的意思,他早就起了戒心。

  两座一模一样的文宫,必然有一真一假,虽然不排除大圣人打造了两座文宫,可这种概率微乎其微。

  打造两座文宫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必要。

  这并不合理。

  刹那间。

  许清宵将目光看向王朝阳,神色很平静,没有主动开口。

  一时之间。

  两人对视,大魏京都彻底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皆然好奇,许清宵与这个圣孙,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好。”

  突兀间。

  王朝阳的声音响起。

  一个字。

  他称好。

  面上露出笑容。

  他立在虚空当中,负手而立,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的笑容,是一种欣慰。

  就如同长辈看到晚辈成才的欣慰。

  这种笑容,让人觉得莫名反感。

  如若王朝阳活了一千年,许清宵还不会这么反感。

  想想看,一个比你小的人,望着你露出欣慰笑容,正常人是什么感受?

  莫名的厌恶与恶心。

  “守仁。”

  “你很不错。”

  “本来我还想着,要给你设立三道考核,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拜大圣人门下。”

  “如今没想到,你不仅仅有儒道风采,还有仙道资质。”

  “不过,身为儒者,你还是要先考虑考虑儒道,莫要三心二意,往后你的路还长。”

  “光是亚圣之道,可能要耽误你几十年,不过我很满意你,免除考核,直接收你为徒。”

  “传你真正的大圣人之道,五年之内,可让你突破至亚圣境。”

  “也允许你入驻天地文宫中,感悟真正的圣人大道。”

  王朝阳开口,他一番言论皆然是夸赞许清宵,无论是言语还是举止,亦或者是神色,都是赞赏许清宵。

  只是这些赞赏,来自一个二十岁的青年。

  一个比自己小几个月的同龄者。

  这种赞赏之言,更像是长辈对晚辈的赞赏,让许清宵更加觉得莫名厌恶了。

  而且直接扬言要收自己为徒?

  还要给自己设立三道考核?

  许清宵很想问一句,你配吗?

  不仅仅是许清宵。

  大魏京都内,有不少人也是这么想的。

  可考虑到对方的身份,虽然不知真假,可文宫的确货真价实,也让人不好多说。

  “尔是谁?”

  面对对方这般的赞赏,许清宵没有被激怒,他很平静,望着对方。

  询问道。

  “吾乃王朝阳,天地第一位圣人后代,为圣孙也。”

  王朝阳开口。

  望着许清宵,言语当中,充满着自信,也显得高高在上。

  “第一代圣人后代?”

  许清宵心中有些惊讶。

  可朝歌的声音立刻响起。

  “他是假的。”

  “大圣人没有后代。”

  “绝对没有后代。”

  “他若是说是圣人传承者,我都不会怀疑,可他敢说是圣人后代,一定是假的。”

  这是朝歌的声音。

  第一时间在许清宵脑海当中响起,斩钉截铁道。

  只是还不等许清宵松口气。

  王文的声音跟着响起了。

  “他不是圣人后代,但有很大的可能,与大圣人有关系,极有可能是得到圣人传承,如今强行给自己按上个圣人后代的名头。”

  王文进行推断。

  他不认为王朝阳是圣孙,但可以笃定的是,这个王朝阳,一定跟大圣人有极大的渊源。

  这座天地文宫,难以解释。

  看着许清宵一直沉默,王朝阳再一次开口。

  “许守仁,你得到过大圣人传承,如今走到这个程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但你只是得到了部分传承,没有得到真正的传承,依靠大圣人的诗词文章,成为了半圣,这还远远不够。”

  “想要成为亚圣,你必须要自我领悟,走出自己的道路,而不是模仿圣人。”

  “朝吾一拜,吾收你为徒,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王朝阳的徒弟,也是大圣人门徒,得真正传承,未来的儒道,由你掌控。”

  王朝阳高高在上开口。

  他言语当中,充满着一种高高在上,这种老气秋横的样子,让人极其不舒服。

  “大圣人诗词?”

  许清宵皱眉,他看着王朝阳,眼神当中有些疑惑。

  王朝阳没有说错,自己的确得到大圣人传承,是天地文宫,又不是诗词文章。

  “难道不是吗?”

  “你著作的每一首千古名诗,还有骈文,名言,都是大圣人之言。”

  “不过你很聪明,你理解了圣人诗词文章,所以稍加修改,符合当下文坛,进行精修。”

  “也正是因为这点,本圣才愿意接纳你,因为在本圣看来,你前面虽然被名声迷惑了双眼,但后面你逐渐清醒,立下宏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如若不是领悟本圣祖父之核心思想,就凭你所作所为,本圣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王朝阳一番话显得高高在上。

  认为许清宵所写的文章诗词,都是抄袭的。

  而且抄的都是大圣人。

  面对着王朝阳的一番言论。

  所有人都望着许清宵,皆然很好奇,许清宵会走出怎样的选择。

  平乱王府之中。

  许清宵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家伙纯粹就是个自大狂,而且是那种年龄不大,非要装的自己很老气秋横,令人作呕。

  “许守仁。”

  “机会已经给了你,你莫要错过,否则的话,你将遗憾终身。”

  王朝阳再一次开口。

  高高在上。

  给予许清宵一次机会。

  王府当中。

  许清宵腾空而起,他看着王朝阳,又看了一眼三千大儒。

  而后淡淡开口。

  “沙比。”

  两个字说出,一时之间,众人一愣。

  人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莫名就觉得这个词并不是什么好词。

  而诸多大儒,却能瞬间明白许清宵这句话的含义。

  他们是大儒,自然知道言语的意思。

  “放肆。”

  “大逆不道。”

  “侮辱圣孙。”

  “罪该万死。”

  三千大儒齐齐开口,声音震耳欲聋。

  而王朝阳的目光也瞬间冷冽下来,不过面色没有那么难看,只是望着许清宵。

  眼中迸裂出冷意。

  “聒噪。”

  许清宵大吼一声,半圣之威弥漫,压制三千大儒。

  “一群什么臭鱼烂虾,也敢来大魏蔑视本圣?”

  许清宵冷冷开口,三千大儒很厉害吗?说到底不过是一群大儒。

  又不是三千半圣?

  恐怖的圣威弥漫,王朝阳第一时间也释放出自己的圣威,当场压制住许清宵的圣威。

  对方是亚圣。

  许清宵是半圣,两者分庭对抗,已经算很强了。

  “许守仁。”

  “本圣给了你机会,莫要辜负本圣的好意。”

  王朝阳再次开口,给予许清宵第二次机会。

  “给本圣闭嘴。”

  许清宵冷漠开口,他看着王朝阳,眼神当中充满着不屑。

  “什么圣人之后?什么圣孙?”

  “你也配圣孙?你说大圣人是你祖父,大圣人就是你祖父?”

  “可笑至极。”

  “这些诗词文章,与大圣人何干?”

  许清宵冷笑不已,他尊重大圣人,可问题是这些诗词不可能是大圣人所作。

  而且眼前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圣孙。

  “许守仁。”

  “到了这个时候,你莫要嘴硬挣扎。”

  “本圣说了,不会纠结此事,而且本圣也赞赏你的才华,将大圣人的意思,换一种方式写出,也是在弘扬本圣祖父之学。”

  “本圣没有朱圣一脉那么小心眼,你也莫要恼羞成怒,本圣说了,只要你拜我为师,未来儒道还是你做主。”

  “本圣这次出世,是为了解救天下苍生,而不是与你争夺权力。”

  圣孙开口道,他依旧把自己烘托成真正的圣人,口口声声说不争抢权力,可实际上带着三千大儒与天地文宫前来。

  其目的是什么?

  谁不知道?

  而且许清宵解释一句,在他嘴巴里就成为了恼羞成怒。

  手段要比朱圣一脉高明太多了。

  朱圣一脉是狂妄,所以他们无所顾忌,第一印象对许清宵便是瞧不起,认为许清宵不算什么东西。

  所以朱圣一脉,各种打压许清宵,不管许清宵有什么成就,他们就是无脑打压。

  这个王朝阳不一样,他没有打压许清宵,而是给许清宵扣上了一顶帽子。

  一顶,许清宵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是因为得到了大圣人的传承。

  这个手段,极其高明。

  他知道,许清宵在大魏民间有极大的威望,也知道大魏朝廷对许清宵也是极其看重。

  如果直接说许清宵剽窃大圣人的诗词,或者是通过其他手段成为半圣,必然惹来众人厌恶。

  可他换了一种方式,将许清宵一切的功劳,全部归功于大圣人。

  而他又是大圣人后代,本质上还是在指责许清宵剽窃文章,剽窃诗词。

  然后还主动摆出一副愿意既往不咎,只需要许清宵拜师就行。

  说来说去就是四个字。

  认祖归宗。

  这是王朝阳的想法。

  “滚出大魏,莫要聒噪。”

  面对王朝阳这般手段,许清宵十分淡然。

  一句话,表明了他的态度与立场。

  “许守仁。”

  “本圣给了你两次机会了,莫要执迷不悟。”

  王朝阳的声音,再次冷下了一些。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给许清宵两次机会,许清宵一而再的拒绝,这让他有些忍受不了。

  “滚。”

  “否则,再屠圣。”

  如雷一般的声音响起。

  许清宵圣气弥漫,身后演化三尊法相。

  如今的许清宵,儒道三品半圣,武道三品入圣,仙道三品,而且有道德经的加持,许清宵仙道的威力,不弱于二品。

  这一刻,杀气弥漫。

  亚圣而已。

  又不是没杀过?

  “大胆。”

  “许清宵,你当真大胆。”

  “口出狂言。”

  三千大儒齐齐开口,这一刻他们体内弥漫出浩然正气,灌入文宫之中。

  一时之间,天地文宫绽放璀璨光芒,圣威弥漫,五道圣人虚影更加凝实,整个大魏都感受到了这可怕的圣力。

  哪怕是许清宵,也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圣威。

  这是真正的圣威,绝对没有作假。

  这更让许清宵心中好奇了。

  文宫一定是文宫。

  而且跟天地文宫一模一样。

  这个王朝阳,到底是谁?

  轰。

  一瞬间,浩然文钟与八玉圣尺出现,文钟垂落缕缕圣气,保护着许清宵,八玉圣尺化作天地之间最强兵器,随时进攻。

  两件圣器出现,抵挡着天地文宫的压制。

  “文宫之中,也有圣器。”

  “许守仁,本圣给你第三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你答应,方才你所说的一切,本圣就当没有听到过。”

  “如果你不答应,往后即便是你跪在本圣面前,想要拜入大圣人门下,本圣也不同意。”

  王朝阳第三次给予许清宵机会。

  轰。

  刹那间。

  镇魔劲化作一根金色战矛。

  夹杂着无匹的力量,朝着王朝阳杀去。

  这根战矛,洞穿许清宵,径直杀向王朝阳。

  然而,当战矛出现在他面前时。

  突兀之间,镇魔劲直接溃散。

  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这一次不是圣威,而是武道气息。

  至尊。

  武道至尊的气息。

  “他是二品至尊?”

  “武道至尊?”

  “嘶,此人一定是大圣人之后,唯独大圣人,文武双修,王朝阳既是儒道亚圣,又是武道至尊,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二十岁的武道至尊?天啊,他怎会有如此资质?”

  “一定是大圣人后代,一定是大圣人后代。”

  一道道声音响起。

  世人震撼,大魏京都哗然一片。

  二十岁的亚圣就已经逆天了,二十岁的武道至尊?

  这更加逆天啊。

  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文武双修?

  难不成当真是大圣人后代?

  轰。

  武道至尊的气息瞬间弥漫,如同洪流一般,朝着许清宵杀去。

  这一刻,王朝阳对许清宵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

  他要让许清宵吃一吃苦头,让许清宵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圣孙。

  无匹的力量杀来。

  许清宵浑然无惧,有两件圣器保护,自身实力也不弱于王朝阳,许清宵根本不怕。

  但就在这一刻。

  咻。

  一道剑芒斩出,当场将王朝阳的武道之力瓦解。

  下一刻。

  一道身影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这是一个老者,他满头白发,可目光却锐利无比,如同一柄开锋仙剑一般。

  老者头顶,悬浮一柄淡蓝色飞剑,散发滔天剑威。

  “剑元。”

  “斩天剑宗太上长老剑元?”

  “仙道准一品强者,斩天剑宗的太上长老,剑元前辈?”

  人群当中,一道道声音响起,认出此人。

  “谁敢欺我仙门长生者?”

  剑元长老的声音响起。

  他目光可怕,注视着王朝阳,眼神当中杀气腾腾。

  许清宵今日所作所为,足以颠覆仙道未来命运。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便是长生者,这是一个尊称,就如同佛门正觉一般,代表着未来大圆满之意。

  王朝阳算什么东西?

  二十岁的亚圣?二十岁的武道二品?

  那又如何?

  许清宵未来必是仙道一品,而且极有可能,突破至超品。

  打开仙道千百万年来的格局。

  这种人,在仙门眼中,比宝贝还要宝贝,一根毛都不能少。

  这个王朝阳,算个毛?

  “圣人之后,就是这个德行?”

  “当真是笑话。”

  下一刻,无尘道人的身影出现,他神色冰冷,可随着他的出现。

  天威弥漫。

  他是真正的仙道一品,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出现在这里,注视着王朝阳。

  与此同时,无尘道人心中有些懊悔,他没想到的是,被斩天剑宗抢先一步。

  他本来打算,在最关键时刻出手,赢得许清宵好感。

  却没想到的是,斩天剑宗不要脸。

  轰轰轰。

  刹那间,如意器宗,一座古塔拔地而起,随后不断增大,遮天盖地,垂下仙气亿万道,恐怖之声响起。

  宝塔当中,龙吟虎啸,佛陀诵经,镇压在天地文宫之上。

  “欺我长生者,杀无赦。”

  这是如意器宗的声音。

  吼。

  一条火蛟腾空而出,演化一口烘炉,也立在天地文宫上空。

  这是天谷丹宗的宝物。

  “日月为阵,星辰为子,结阵。”

  下一刻,归元阵宗也响起声音。

  天穹之上,有数百颗星辰绽放光芒,日月映照两束光芒,落在一方棋盘之上。

  大魏京都,顿时激活一座大杀阵,倘若王朝阳敢有任何动弹,直接开杀。

  这还没完。

  就在此时。

  一张张符箓出现。

  贴在各大法器之上。

  刹那间,这些法器爆发出更强的威力,比之前强大了数倍。

  如意宝塔如太古神渊,给予恐怖的压制力。

  天谷蛟炉演化一座火山,迸裂出滚滚岩浆,热气腾腾。

  归元棋阵更是坠下一束束星芒,落在众人身上,加持不朽力量。

  这就是七大仙宗的态度。

  不,除了七星道宗之外,六大仙门几乎先后出手,保护许清宵。

  看得出来,许清宵在他们心中,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

  皇宫当中。

  女帝眼神当中的担忧之色,彻底荡然无存了。

  七大仙门,除了七星道宗之外,其余仙门皆然出手,有六大仙门的支持,王朝阳的确翻不起什么浪来。

  天地文宫之上。

  王朝阳无视这些法器,他的目光,只落在了无尘道人身上。

  对方是一品,这是真正能对他产生威胁的存在。

  其余人他都不怕。

  不过,即便是一品,王朝阳也只是不悦,并没有恐惧。

  “尔等今日,是想要大开杀戒吗?”

  王朝阳淡然开口。

  他目光冷冽,丝毫无惧。

  锵。

  只是当他话一说完,斩天剑宗的剑元长老,一句废话没说,手握仙剑,直接劈杀下来。

  剑气百丈,狠狠劈在王朝阳头顶之上。

  只是五道圣影出手,当场抓住剑气,而后直接震碎。

  攻击无效。

  但彰显出斩天剑宗的豪迈与果断。

  “废话真多。”

  “守仁小友,老夫就问你一句话,杀不杀这个鳖孙?”

  “若你说杀,老夫替你斩下此人狗头。”

  剑元长老开口。

  他霸气十足。

  直接问许清宵杀不杀这个王朝阳,而且直接羞辱他为鳖孙。

  还真是一点不把亚圣放在眼中。

  不过,这不是剑元长老当着无所顾忌。

  而是他想要赢得许清宵好感。

  他也不想得罪大圣人,不管对方是不是大圣人的曾孙,只是以目前来说,这个王朝阳绝对跟大圣人有些渊源的。

  正常来说,绝对不会得罪。

  可为了赢得许清宵好感,别说得罪大圣人了,只要不是大圣人复活,谁来了都没用。

  毕竟若是得到许清宵的好感,也可以分享部分道德经啊。

  剑元长老的声音响起。

  其余五大仙门的核心成员有些不悦了。

  明显知道这个剑元就是想要抢功劳。

  一时之间,如意器宗的长老也跟着开口了。

  “守仁小友,只要你说一声,老夫以宝塔镇死这帮狗东西,帮你出气。”

  此话一说,归元阵宗的长老也出声了。

  “你这宝塔算什么?人家有天地文宫在,你能镇伤文宫?”

  “守仁,老夫不玩虚的,杀肯定是杀不了,不过大魏京都已经被老夫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你愿意,老夫封锁他们二三十岁还是没问题的。”

  “你让你师父来,回头我们关门打狗,如何?”

  归元阵宗的长老出声,而且满嘴大实话。

  对方有天地文宫,想破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困住对方还是没问题的。

  回头叫上几个一品,大家关门打狗,岂不乐哉?

  的确,随着这帮人你一句我一句。

  王朝阳的脸色愈发难看。

  尤其是归元阵宗长老的言语,更是让他既愤怒,也有一些忌惮。

  不过更多的,还是愤怒。

  “够了。”

  王朝阳大吼一声。

  声音响起。

  当下,剑元长老又是一剑劈下去。

  虽然没效果,但气势很足。

  “尔等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今日,就让尔等看看,何为天地文宫。”

  “何为大圣人。”

  王朝阳实实在在怒了。

  他大吼一声。

  而就在此时。

  无尘道人的声音响起了。

  “保护好守仁。”

  “此事,交给老夫。”

  他的声音响起。

  语气淡然。

  下一刻。

  仙道一品的天威,彻底弥漫。

  --

  后面还有,晚点,昨天四更,所以今天迟了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