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佛门来袭,城外诵经,佛陀异象,许清宵诵经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四十七章:佛门来袭,城外诵经,佛陀异象,许清宵诵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七章:佛门来袭,城外诵经,佛陀异象,许清宵诵经

  东洲。

  黑渊城。

  这里是五大帝族之一的主城。

  此时此刻。

  人声鼎沸,淡淡的金色佛光,从黑渊城上空逐渐扩散而出。

  形成涟漪一般,看起来十分非凡。

  阵阵的诵经声缓缓响起。。

  佛光弥漫。

  慧觉神僧立在城心之中,他身披袈裟,神色平静,双手合十,显得神圣宏伟。

  身后八百辩经僧耸立,每个人脸上都显得悲悯,仿佛苍生极其可怜,要给世间带来爱一般。

  至于黑渊城内,许多民众跪在地上,虔诚朝拜,至于黑渊城的修士们,却一个个脸色难看。

  他们辩法失败,不是失败,整个东洲,是惨败的结局,被佛门辩的哑口无言,也辩的沉默不语。

  一位一品都差点发狂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佛门还没有动用任何诡辩之力。

  完完全全就是用一些道理来辩论,换句话来说,佛门连五成力都没有用。

  “阿弥陀佛。”

  “今日东洲辩法了却,还望城主为我佛门修建寺庙,十日后,佛门将会东渡此地,弘扬佛学。”

  慧觉的声音响起,望着对方,显得十分和善。

  只是这番话,在黑渊城修士耳中,却显得无比刺耳。

  他们输了辩法也就算了,如今还要为对方修建寺庙,说是奇耻大辱,也不足为过。

  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佛门来辩法,东洲帝族答应下来了,佛门以无上法为缘,若是辩赢了,将要在东洲传渡佛法,如若佛门辩法失败。

  那么佛门将不会踏入东洲半步,同时也要付出惨痛代价。

  而相对来说,东洲付出的代价,就是让佛门入驻。

  两者之间,看似是佛门吃亏,可实际上辩法之说,其实是佛门占了便宜。

  当然,东洲帝族也可以不辩法,然而佛门发动辩法,顺天理之为,带着佛门众生信仰前来辩法。

  你若是不答应辩法,那不好意思,损失更加惨重。

  横竖都是损失,东洲选择一拼,不然佛门都骑到脸上了,东洲帝族若是不出面,不但输了气运,连脸都没了。

  虽然结果没有任何改变,可至少对当下来说,没丢人,骨气没输。

  “请慧觉神僧放心,我等自然不会出尔反尔,不过一切还是要等慧觉神僧完成辩法,寺庙才会修建。”

  黑渊城城主神色平静开口,他们东洲人还是输得起。

  只不过,赢了东洲,这不算什么,必须要辩法天下,全部胜利之后,才能算胜利。

  到时候他们才要修建寺庙。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倒是十分平静,他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只是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带着众僧离开。

  “东洲辩法已胜,往大魏而行。”

  他开口,说完此话,赤脚踏在地面之上,刹那间一朵朵金莲出现,遍地是花香,异象连连。

  佛光映照,金碧辉煌,阵阵梵音响起,东洲天穹之上,淡淡的金色涟漪晃动着。

  形成一圈又一圈,众生信念没入了东洲。

  为佛门东渡提前做好铺垫。

  倘若佛门若是连连获胜,那么这众生的信念,将会笼罩世间,佛门也将会在第一时间,成为六大体系之中最强体系。

  得到上苍眷顾。

  这是体系之争,可以理解为王朝之间的气运之争。

  一个时辰后。

  一座大山上。

  慧觉神僧行走在山川之中,他显得有些沉默。

  按理说东洲辩法大胜,理应当喜悦,如此沉默,倒是让身后的八百辩经僧有些好奇了。

  “神僧。”

  “您如此忧心忡忡,所谓何事?”

  有辩经僧开口,望着慧觉。

  “为中洲。”

  慧觉神僧开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道明了一切。

  “中洲的确人杰地灵,有诸多智慧者,可如今儒道没落,我等还需要害怕中洲吗?”

  辩经僧继续问道。

  可慧觉摇了摇头。

  “并非害怕。”

  “而是天命。”

  “五百年前,小雷音寺辩法四洲,败于中洲,以致于小雷音寺,直接跌落佛门神坛,被天竺寺超越,失去天命。”

  “如今我等再兴辩法,争抢天运,如若成功,一切好说,此乃逆天改命,赌我佛门之运。”

  “可倘若失败,我佛门将遭到无与伦比的打击,此番于东洲,我等击败武道一脉,前往中洲,其目标是仙道与儒道。”

  “一旦败了,佛,武,仙,三大气运将会再次成为他人嫁衣。”

  “这才是贫僧担忧之事。”

  慧觉神僧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后者稍稍沉默,思考一番后,不禁开口道。

  “神僧之言,弟子倒是理解,只是神僧未免有些过虑。”

  “自朱圣出手,儒道已经一蹶不振,也正是因为如此,寺内才再兴辩法。”

  “眼下儒道还有何人敢与我等交锋?”

  “真要说的话,许施主或许有些能耐,可我等并不弱于他。”

  后者问道,望着慧觉神僧。

  言语当中是自信,但并非是狂妄。

  然而慧觉神僧摇了摇头道。

  “不。”

  “老衲并没有认为许清宵是我佛门最大敌人。”

  “真正的敌人,是王朝阳,这个突然出现的亚圣。”

  “他的来历很神秘,很有可能当真是大圣人后代。”

  “如若是这样的话,他拥有无与伦比的知识,这才是我佛门最大的敌人。”

  “许清宵,他也是一位俊杰,儒道的大才,年纪轻轻便已成为半圣。”

  “可两人完全不一样。”

  慧觉神僧出声,他并非是嘲讽许清宵,也不是看不起许清宵,而是阐述一个事实。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不由好奇,纷纷看向慧觉神僧,不明白慧觉神僧为何这般说?

  “此言为何?”

  “我还以为是忌惮许施主,原来不是?”

  “王朝阳?”

  八百辩经僧十分好奇,因为他们一直认为,许清宵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敌人。

  却没想到的是,慧觉神僧没有把许清宵当做敌人。

  这的确有些古怪。

  而慧觉神僧倒也平静,直接坐在地上,望着众僧道。

  “你们好好想想看。”

  “许清宵虽然贵为儒道半圣,但他的晋升之路,大多数与民意有关。”

  “他明意心学,知行合一。”

  “立言为民,著书为民,知天理也是事在人为。”

  “后来成为半圣,为天下君子明意,立言,著书,皆然是因为遇到危机。”

  “他整个人的心思,其实还是在朝政与文宫之间的争斗,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一些大道理。”

  “并非不是他没有资质,而是没有时间。”

  “我等筹备此番辩经五百年,赤脚行万里路,天涯见尽头,海角望深海,每一个道理都是我等亲身感悟的。”

  “如若再给许清宵五十年,甚至是三十年,或许他将懂得无数道理。”

  “可对于现在来说,许清宵还是太年轻了。”

  “他知晓的事情太少,道理他不明白,天地道理他也不明白,而且这五百年来,我们得知的事情有多少?他得知的事情有多少?”

  “倒不是老衲轻狂,就问他脚下的世界,是方是圆,他许清宵都答不上来。”

  “所以,他并不是我等的对手。”

  慧觉神僧开口,他不是看不起许清宵,而是认为许清宵的年龄摆在这里。

  很多东西,都需要去亲自检验,才能知晓答案。

  一个人,如若没有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是永远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难,亦或者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

  许清宵二十岁之前,是一个衙役,仅仅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成为了半圣。

  可以说许清宵拥有儒道天赋。

  但绝对不能说,许清宵懂得很多道理。

  佛门辩法,阐述天地之道理,自然之道理,苍生之道理。

  这些东西,不是书本上可以学到的,需要自己亲身经历,才能学到。

  自然,慧觉神僧不认为许清宵是他的敌人。

  而是担心王朝阳。

  此话一说,众僧明白,皆然双手合十,诵念阿弥陀佛。

  可就在此时,慧觉神僧再次开口道。

  “若我等失败,其最担心的,并非是气运加持儒道之中。”

  “儒道已经无法逆转,迟早要衰败。”

  “老衲真正担心的,是气运加持大魏国运之中,如若当真这般,只怕大魏要诞生中洲龙鼎。”

  “到时候,大魏将会真正的风调雨顺,得上苍眷顾,二十年内,将一统中洲,往后大魏王朝,成为中洲无上霸主。”

  “到时,无论是仙道也好,佛门也罢,都将遭到大魏王朝的控制管理,那个时候,说一切都是多余的了。”

  慧觉神僧有些感慨道。

  他不害怕佛门气运加持在儒道上,因为儒道已经彻底废了。

  他真正担心的地方,是佛门气运,被大魏拿走了。

  如今大魏的国运,自许清宵成圣后,就已经凝聚出龙鼎,再加上王朝阳立下四十大宏愿,国运更加鼎盛。

  如果佛门再输,这些气运全部被大魏龙鼎吞噬,那就恐怖了。

  这个才是他担心的事情。

  其余很多事情,即便儒道赢了辩法,损失也不会大到佛门接受不了。

  五百年前,小雷音寺输了,损失惨重是因为儒道出了一位圣人,掠夺所有气运就不说,而且还遭到圣人打压。

  用佛门的话来说,就是输了辩法,也输了根基,缓了五百年才缓过劲来了。

  现在不一样,只要不是输给大魏王朝,那么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走吧,十日内,抵达大魏。”

  很快,慧觉神僧起身,继续朝着大魏的方向走去。

  当下,众僧起身,他们脚下一朵朵莲花升起,所经之地,留下佛光重重。

  而且他们施展着佛门神通,看似是一步一步,可实际上每一步都是数百米路。

  否则真要一步一步走,走十年也走不到大魏京都。

  佛门启程大魏。

  这件事情也迅速传到了大魏京都。

  但最着急的不是儒道,而是仙道中人。

  佛门来大魏,第一时间肯定是要找仙门辩法。

  赢了仙门之后,才会去与儒道进行辩法。

  这样的话,才算是将流程走完。

  现在仙门上下,有些忧心忡忡,除了七星道宗之外,其余六大仙门,都十分焦急,都在等许清宵的无上古经。

  可惜的是,他们又不好主动打扰许清宵,只能焦急等待了。

  此时。

  湖畔边上。

  许清宵还在思索一些事情。

  他实在是无法接受幕后黑手是朱圣。

  准确点来说,不是无法接受幕后黑手是朱圣,而是自己想不出关键点在哪里。

  用荀子的话来说。

  朱圣从一开始就盯上了自己。

  他说过,看到了未来的一角,看到自己成圣了。

  所以朱圣一直在关注自己。

  如若当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所作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

  可这逻辑上说不通。

  最大的逻辑问题就是,朱圣凭借着什么能力。

  能让一切在他掌控之内?

  吴言一掌万一把自己拍死了呢。

  赵大夫也没必要非选择自己当棋子。

  严磊放走吴言,却来针对自己,后来他见到了程立东,知道了自己修炼异术,不应该明白自己也是棋子吗?

  太多太多的事情,很难解释了。

  许清宵闭上了眼睛,他要找到一个理由。

  一个合适的理由。

  “如若朱圣当真是幕后黑手,他一定在我身边。”

  “当初吴言出现,将我击伤,我连入品都没有,对方已经是一位八品武者,而且修练异术,一掌足可以要了我的命。”

  “在这个时候,朱圣选择出现,把我救下来了。”

  许清宵开口,他睁开了眼睛,望着荀子,如此说道。

  是的。

  吴言一掌拍下来,自己很有可能命丧黄泉,但自己活下来了,而且偏偏有十二个时辰可以活命。

  那么这就意味着,在自己穿越之前,有人出手救过自己。

  至于赵大夫,他选择自己成为棋子,也绝对不是因为想要得到武帝遗宝。

  而是受人所托。

  一切的节点,全部回到了最开始。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这些老夫不清楚,需要你自己思考。”

  荀子开口,这一点他也不知道,或许这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听到这话,许清宵长长吸了口气。

  越去思索。

  那么一切越是复杂。

  许清宵足足沉默了半个时辰。

  终于,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白衣门第二枚棋子。

  不是赵大夫。

  陈捕头说的第二枚棋子,不是赵大夫。

  赵大夫只是顺着自己的意思,编造了一个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他是白衣门的人,但他绝对不是第二枚棋子。

  亦或者是说,赵大夫是第二枚棋子,但还有第三枚棋子,甚至是凌驾白衣门之上的存在。

  是朱圣。

  可,这也不应该。

  “如若当真是这般,朱圣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他留我下来做什么?其目的是什么?他想要长生,让我去做一些事情,等到我做完了,再将我击杀?”

  “这显然不可能,天意不可为,真正聪明的人,只会将威胁降到最低。”

  “他可以利用我,可就好比现在,我知晓了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产生了威胁,他应当能预料到。”

  许清宵又说出一个极其不符合逻辑的点。

  假设。

  朱圣当真是幕后黑手,他看到了未来,自己成圣了。

  那么朱圣第一反应是什么?

  应当是将自己诛杀。

  而不是放任自己成长。

  留自己活命是为了什么?等自己成圣后再杀了自己?

  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大家都是圣人,朱圣还真不见得能杀自己。

  等自己成为亚圣在动手?

  那也是暴露身份啊,更主要的是,亚圣打不过圣人,这是实话,可万一呢?你毕竟是过去的圣人,我是当世亚圣。

  现在更是身怀国运,还是三品武者,三品仙道修士。

  万一你就打不过我呢?

  自己的师父更是一品武者。

  这些东西,朱圣预料不到,可难道圣人就不会往最坏的方面去考虑吗?

  换句话来说,不杀自己,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自己依旧会成圣,那么换做是任何人,尤其对一位躲藏在幕后这么多年的圣人来说。

  他不敢去赌。

  就好像一个富可敌国之人,有千万万两白银家产,突然之间有个人跟他说,拿一千万万两白银给你,但你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会死。

  你要还是不要?

  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选择要,毕竟万分之一概率太低了,赌一赌身价翻倍。

  可对于富商来说,这不是万分之一的概率,而是二分之一,他不赌,安安稳稳一辈子无忧无虑。

  可要是输了,这辈子就没了。

  对于圣人来说,也是这个道理。

  杀了自己,或许计划会有所推迟,也会有所影响,可总比留自己要好吧?

  这一点,许清宵想不明白。

  除非有一件事情,只有自己能做到,所以朱圣才会留自己一条性命。

  可这样完全是为了杠而杠。

  不符合逻辑。

  一时之间,许清宵想不明白。

  这个问题,或许要自己再回一趟平安县,或许一切谜题都将解开吧。

  眼下,自己无需思考太多事情。

  突破境界。

  唯独实力,才是一切的永恒,也是一切的根本。

  只要自己真正成为一品圣人,或者是一品武者,那么这些阴谋诡计,都将是浮云。

  想到这里。

  许清宵的目光,不由看向荀子道。

  “敢问先生。”

  “这座天地文宫,又是什么?”

  许清宵继续问道。

  幕后黑手,是不是朱圣,许清宵暂时放一边。

  要去一趟平安县,才能知晓所有的事情。

  眼下,先问清楚一些其他事情再说。

  “这不是天地文宫。”

  “天地文宫已经彻底不复存在。”

  “王朝阳的确有问题,他身后有人,或许就是一直盯着你的幕后黑手。”

  “不过你当真要小心一些,他只是鱼饵,结局注定很惨。”

  荀子给予回答。

  很多事情,他也不是全知全能,但唯独知晓的是,王朝阳所在的文宫,绝对不是天地文宫。

  而他,只是鱼饵罢了。

  “鱼饵。”

  许清宵瞬间明白这是何意,有人想要借助王朝阳,将自己引诱出来。

  就好像荀子特意写了一些大圣人的事迹,把自己骗出来了。

  当然荀子也不是骗,他写的是事实,是自己沉不住气罢了。

  “那可以先不管这个王朝阳吧。”

  许清宵问道。

  只是荀子摇了摇头,看向许清宵道。

  “不。”

  “要管。”

  “而且要压制住他。”

  “守仁,有一件事情,难道你不好奇吗?”

  “一尊二十岁的亚圣,老夫倒不觉得什么,可三千位大儒,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

  荀子缓缓出声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当真有些好奇了。

  是啊。

  二十岁的亚圣,这个可以理解,这天地之间,生灵亿万,总会有一两个天赋极高之人。

  但三千位大儒就有些与众不同。

  朱圣一脉鼎盛时期,或许有三千位大儒,可这是数百年的积累。

  王朝阳怎么有三千位大儒?

  难不成大圣人给他留的?

  他口口声声说大圣人是他的祖父,也就是他的祖先,在大魏当中,祖先也可以称呼为祖父。

  这倒没什么。

  就算大圣人是他祖父,给他留下很多圣人手札,世世代代培养出一位亚圣,这些都可以接受。

  三千位大儒。

  这就很奇怪了。

  “先生的意思是?”

  许清宵皱了皱眉。

  “朱圣前脚杀完了这么多门徒。”

  “后脚王朝阳便携带三千大儒。”

  “这当中若说没有巧合,你信吗?”

  荀子开口,将矛头再一次指向朱圣,只是这一次,许清宵找不出任何辩解的理由。

  因为的确如此。

  朱圣杀完这么多门徒,结果马上出现三千大儒。

  这要是没点猫腻,许清宵自己也不信。

  这一次,理由不牵强。

  许清宵自己也有所怀疑,但许清宵并没有怀疑朱圣是幕后黑手,只是认为有人借助这次机会,做了一些手脚。

  如若换这个角度,那还真的有一定可能。

  “守仁,老夫知晓,很多事情你不能接受的原因,是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是一件好事。”

  “他们布局了几百年,到底想要做什么,也不是我等能知道的。”

  “但终究离不开长生。”

  “如若不是长生,老夫也想不到,他们为何付出这般代价。”

  “不过,有些事情,守仁你莫要忘记。”

  “大魏文宫当初脱离。”

  “是想要造圣,如今王朝阳归来,也是为了造圣。”

  “谁想要造圣,老夫不清楚,但造圣一定是有理由的。”

  “王朝阳来大魏,无非是想要重新建立新的儒道势力,想要借此成圣。”

  “此人,你必须要将他彻底压死。”

  荀子极其认真道。

  “不管如何,大魏,你必须要牢牢掌控,只要大魏越来越强,国力越来越强,那么所有的阴谋诡计,在你眼中都是云烟。”

  “当然,若是你能成圣,亦或者成为一品,那么很多事情就好解决了。”

  “只是,当你踏入儒道二品之时,属于你的危机,将会彻底到来。”

  “你要好好想清楚,也要好好想明白。”

  “幕后黑手,是不是朱圣,老夫没有十成把握。”

  “第四代圣人是否活着,老夫也没有十成把握。”

  “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也需要你自己去衡量,是对是错,皆是由你自己判断的。”

  荀子出声,这是他唯一的建议。

  到底是什么情况,别人说了不算,唯独自己了解,才是真正的明白。

  不然,荀子说是朱圣。

  朱圣说是第四代圣人。

  倘若有一天,第四代圣人出来,说是荀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

  真要去想,一辈子可能都想不明白。

  还是要看一步走一步,不过荀子说的没错。

  自己背靠大魏,只有大魏彻底变强了,那么这些都不算什么。

  当然,自己变强,也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唯二的选择。

  要么自己晋升一品。

  要么大魏一统中洲。

  不,是一统天下。

  而一统天下的关键点,就是神武大炮。

  “多谢先生赐教。”

  许清宵朝着荀子一拜。

  不过许清宵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敢问荀子,您到底是谁?”

  许清宵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荀子为何知晓这么多?

  他又是谁?

  听到这话,荀子很淡然,将鱼线丢进湖中,缓缓出声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过你放心,老夫不是你的敌人。”

  荀子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了一句这种令人不解的话。

  有些无奈。

  也有些苦笑,许清宵又朝着荀子一拜,随后转身离开。

  但下一刻,荀子的声音又响起了。

  “守仁。”

  “大魏之中。”

  “还有一个人,你要小心。”

  荀子开口,让许清宵再小心一个人。

  “谁?”

  许清宵问道。

  “华星云。”

  荀子淡淡出声。

  说出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华星云。

  又是华星云。

  许清宵对这个名字,的确既是陌生也是熟悉。

  陌生的原因是,他很久没有见到华星云了,听说依旧是在朝廷当官,而且现在已经五品了。

  至于说熟悉,自己见过他,而且也有所交谈,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华星云有什么问题。

  自然,许清宵忍不住问道。

  “为何?”

  “他不一样。”

  “三年前,老夫见过他,是个天纵之才,而且狂傲无比,比你还要狂妄。”

  “可三年之后,他变了,彻彻底底变了,变得极其不一样,气息上就完全不一样,他已经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至于他有什么目的,老夫不清楚,但一定要小心他。”

  “对比起来,他比王朝阳还可怕。”

  “闷不做声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荀子说到这里,就再也没说了。

  许清宵稍稍沉默。

  今日得到的信息太多了。

  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

  “多谢先生。”

  许清宵深吸了一口气。

  最终。

  他离开了此地。

  随着许清宵离开。

  荀子拉了拉鱼竿,又是一条肥美的鱼儿.......上钩了。

  半个时辰后。

  大魏皇宫。

  养心殿内。

  望着镜中,女帝稍稍整理了一番容貌,随后确定没有什么问题,这才缓缓走出后帘。

  来到龙椅上。

  “宣,许爱卿入内。”

  落座后,季灵开口,宣许清宵入内。

  很快。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了殿中。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

  来到殿内,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如此说道。

  “许爱卿,你来的正好,今日大魏境内发生了一件怪事,朕本想差人寻你。”

  季灵出声,他正好有事找许清宵,没想到许清宵主动来了。

  “何事?”

  许清宵有些好奇。

  大魏境内发生了一件怪事?

  “西北之地,出现不明雷球,毁坏山河百里,卢国公前去查看,发现百里山河崩坏,疑似仙道二品引动天雷,可没有任何修士气息。”

  “很有可能是某种法器,许爱卿,会不会是仙门炼制了什么古怪法器?”

  女帝开口,说出这件怪事。

  一听这话。

  许清宵不由一愣。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被大魏发现了。

  不过想想也是。

  这么恐怖的景象,监天司又不是吃干饭的,大魏境内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能察觉到。

  大魏监天司有法器,可以检测到大魏境内的情况,如果出现四品之上的武力。

  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有所感应。

  主要是担心,有人乱来。

  万一有一尊二品真吃饱没事干,屠城杀人呢?

  或者走火入魔呢?

  大魏有一品,可一品也不可能实时监控大魏山河啊。

  所以监天司就承担了这个责任,炼制了一种法器,可以监控大魏山河,有几百座,所以发生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得知倒也正常。

  想到这里。

  许清宵开口了。

  “回陛下,西北之事,是臣做的。”

  许清宵开口。

  一时之间,让女帝有些惊讶了。

  “爱卿所做?”

  “许爱卿,你是修练武道吗?”

  女帝有些好奇了。

  “陛下,臣并非是修炼武道。”

  “而是臣炼制出一种武器。”

  “名为神武大炮,可以凝聚雷电之力,而后释放威能,等同于二品全力一击。”

  许清宵淡然开口。

  但此话一说,女帝整个人瞬间站起身来了。

  她身为大魏女帝,岂能不知许清宵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意味着什么。

  “还有这等神物?”

  “许爱卿,让朕看看。”

  季灵有些震撼,同时也显得十分激动。

  当下。

  许清宵没有遮遮掩掩,祭出浩然文钟。

  顿时之间,二品神武大炮出现在大殿内。

  一时之间,女帝观望大炮,她看不懂,但莫名觉得很厉害。

  “许爱卿,此物如何才能激活?”

  女帝深吸一口气,询问道。

  “只需要打入武道之力,或者是仙道之力,便可激活。”

  “不过,这神武大炮,只能释放十次左右的雷电之力。”

  许清宵给予回答。

  “十次?”

  “为何?”

  女帝有些皱眉。

  “回陛下,材质问题。”

  “这架神武大炮,乃是二品法器,可已经用上了七斤半的极品灵金。”

  “想要打造一品神武大炮,需要数百斤极品灵金,还有紫云玉为阵玉。”

  “不过这只是臣的预想,能不能炼制出来,不一定。”

  许清宵给予回答道。

  可此话一说。

  女帝顿时皱眉了。

  “数百斤极品灵金?”

  她知道极品灵金有多珍贵。

  所以顿时就明白,这神武大炮炼制有多苛刻了。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整个大魏,都难以凑齐百斤极品灵金,而且只少不多。”

  “仙门当中也有,但也多不到哪里去。”

  “极品灵金,太稀少了。”

  女帝神色之中,充满着难受。

  如此神物,简直是战争杀器。

  可却需要极品灵金为主。

  极品灵金本身就稀少,一克都价值不菲,何况动辄百斤,甚至是数百斤。

  这......如何不让人难受。

  “陛下。”

  “臣今日来找你,其实是希望陛下想尽一切办法。”

  “无论是银两也好,交易也好,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极品灵金。”

  “不管有多难弄到,臣想要先炼制出一架一品神武大炮。”

  “这样的话,大魏就等同于多了一位一品。”

  许清宵很认真道。

  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而现在,跟荀子交流过后,许清宵更想要弄出一架一品神武大炮。

  “好。”

  “爱卿放心,朕,一定会想尽办法,为你凑到足够的极品灵金。”

  女帝出声。

  语气笃定道。

  这种利国神物,自然得想尽一切办法弄出来。

  哪怕是一架。

  也要炼制出来。

  这就等同于多了一位一品,只不过这个一品武者只能动手十次罢了。

  可即便是如此,也足够了。

  关键时刻。

  能改变生死战局。

  随后,女帝与许清宵谈论了关于佛门辩法之事。

  对于此事,许清宵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想法。

  辩法,他会参加,不过也不会直接参加,最起码得看看佛门准备了什么难题。

  要真是太难的题,或者是太复杂的思想,许清宵可能会放弃。

  至于佛门想要入驻中洲,这件事情许清宵也不在意。

  只要神武大炮弄好了。

  那就欢迎大家都来中洲。

  当然,不管佛门是输是赢。

  许清宵都会让对方交出八宝佛莲。

  不过,最好还是既赢了佛门,又让对方交出八宝佛莲。

  等谈了一会后。

  许清宵便要告辞。

  女帝提出一同用膳,不过却被许清宵拒绝了。

  他还有事,就不留下来用膳了。

  再者跟皇帝一起吃饭,那多没意思啊。

  还不如去桃花庵吃饭,最起码有人捏捏腿捏捏肩的。

  离开大殿后。

  季灵略显得有些不乐。

  毕竟自己主动开口请许清宵留下来用膳,却没想到被拒绝了。

  这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但想到许清宵一心为国家大事,最终也就没有多想什么了。

  皇宫内。

  许清宵朝着宫外走去。

  心情格外的复杂。

  不管是第四代圣人。

  还是朱圣。

  亦或者还藏着其他黑手。

  摆在自己面前就两条路。

  第一,踏入一品。

  武道也好,儒道也好,仙道也好。

  第二,批量炼制出神武大炮。

  不是一架两架,最起码十架一品神武大炮。

  真要如此。

  麻烦朱圣和第四代圣人一起出来,不然欺负一个圣人,有些不太好意思。

  当然,许清宵更希望,这个幕后黑手不是圣人。

  不管是第四代圣人还是第五代圣人。

  他不希望是任何一个。

  “一品之路,短暂时间内是别想了。”

  “唯独神武大炮。”

  “只要有足够的材料,的的确确可以炼制出一品神武大炮。”

  “大不了让归元阵宗帮我刻阵。”

  “极品灵金。”

  “极品灵金啊。”

  许清宵心中充满着无奈与感慨。

  他很希望,自己能得到大量极品灵金,也不贪心,一百万吨就好。

  只是。

  就在许清宵走出皇宫后。

  几道身影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是无尘道人,以及剑无极他们。

  “无尘前辈。”

  许清宵一愣,后者也没多说,直接拉住许清宵的手道。

  “许圣。”

  “佛门马上就要来了。”

  “我等实在是等不及,能否去一趟仙门,好好指点我等啊。”

  无尘道人有些难受道。

  如果不是佛门马上来大魏。

  他们还真的不会这么焦急。

  眼下等了许清宵数十日,还是没等到任何消息,他们着急啊。

  “行。”

  “无尘道人,我正准备去找诸位的。”

  许清宵有些哭笑不得。

  但下一刻,自己已经出现在太上仙宫内了。

  六位仙门一品,也皆然站在许清宵面前,神色焦急道。

  “恳请许圣赐法。”

  “我等拜谢许圣。”

  六人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他们虽是仙道一品,可如今实打实是求许清宵赐法,姿态上他们愿意放低。

  不是给许清宵面子。

  而是冲着古经。

  “诸位前辈言重了。”

  “晚辈受不起。”

  许清宵起身,十分谦虚。

  “许圣,莫要谦虚了,你担当的起。”

  “您快坐下。”

  无尘道人直接把许清宵按在座位上,一脸认真道。

  “许圣,您就别卖关子了。”

  众人苦笑道。

  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啊。

  “行吧。”

  许清宵没有多说了。

  而是直接开始诵念道德经。

  不过许清宵讲完一大段后,会进行阐述,并且与六人互相探讨。

  这样也是提高自己的理解。

  只是随着道德经念出。

  整座太上仙宫也在第一时间,弥漫出各种异象,显得仙气弥漫。

  就如此。

  转眼之间。

  便过去了七天时间。

  这七日。

  整个天下都在关注佛门的动向。

  七日之前,佛门便从东洲启程。

  今日是第七日,佛门已经来到了大魏境内。

  他们加快了行程。

  不过,并没有直接来大魏京都。

  而是选择在大魏境内,直接弘扬佛法。

  他们路过一城,便弘扬佛法一个时辰。

  自他们入大魏后,有人一直关注,慧觉神僧弘佛法诵经,引来各种异象,佛光普照,的的确确得到了不少信仰。

  各地郡府皆然皱眉,毕竟对方直接来弘扬佛法,完全是违背大魏律法。

  只是对方这次是过来辩法的。

  顺便弘扬一番佛法,各地郡府官员也不好阻止。

  就如此。

  转眼之间。

  又过了三日。

  这一日。

  大魏京都不知道来了多少人,世人都知道,佛门要来大魏京都辩法。

  自然而然,引来无数目光。

  大魏京都早就人满为患。

  此时。

  京都城外。

  也有不少人在观望,等待着佛门神僧到来。

  而就在辰时。

  一道宏伟之声,响彻千里。

  “无边庄严,或贪瞋痴,如理推求,亦不可得。”

  “以贪瞋痴空无所有,虚空不实,诳惑愚夫,无所安住,彼亦如是,无有住处,亦不可得。”

  “是贪瞋痴,从于彼生即于彼灭,本性空寂应如是知。”

  “云何应知?如其不生,彼则不实,亦不颠倒。”

  随着宏伟无比的诵经声响起。

  刹那间。

  无与伦比的佛光出现,随着慧觉神僧的出现,佛光在他身后浮起,映照大魏山河。

  阵阵梵音响起。

  整座京都,宛若成为佛国一般。

  佛光温和,令人感到愉悦,仿佛一切都是空,要往极乐去。

  下一刻。

  恐怖的气运之力,弥漫整个天穹。

  很快。

  一尊尊金色佛像,出现在天穹上,每一尊佛像,仿佛有万丈之大,宝相庄严,祥瑞无比。

  一时之间,百姓们忍不住跪在地上,朝拜佛祖。

  人们惊呼,也震撼不已。

  这是慧觉神僧的手段。

  他一路诵经,弘扬佛法,如今来到大魏,直接展示佛门神通,就是要给大魏一个下马威。

  也是震撼京都百姓。

  “老衲慧觉,今日前来大魏辩法。”

  “于京都之外,诵念佛经七日,既为大魏苍生祈福,也为佛门弘扬。”

  下一刻。

  慧觉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没有直接进入大魏京都。

  而是在京都之外,弘扬佛法,为大魏苍生祈福。

  尽可能显得温和一些,不想激怒大魏百姓,也不想激怒大魏女帝。

  毕竟,这里是大魏的主场。

  当下,诵经声响起。

  “无边庄严,此契经法,能随顺入无上法智,为欲开示如来法藏陀罗尼故。”

  “如是流布此陀罗尼,能摄一切所有广大真实之法。

  “诸佛如来所说之法,皆悉从此无边陀罗尼门之所流出。”

  “此陀罗尼,为欲清净一切法门。”

  宏伟之声,乃是梵音。

  人们虽然听不懂,可依旧能感受到佛门的强大,以及经文的意思。

  佛光普照大魏京都。

  显得无比祥瑞。

  可就在此时。

  京都内。

  太上仙宫。

  正在与众人讲述道德经的许清宵,感受到浩瀚佛力之后。

  不由稍稍停下。

  无尘等人,此时此刻,早已经听得如痴如醉,也在深深思索道德经之奥妙。

  可就在此时,感受到佛门之声后。

  几人也被惊扰。

  一时之间,几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主台上。

  许清宵收回了目光。

  比辩法。

  许清宵不见地自己比得过对方。

  可比玩异象是吧?

  一瞬间。

  许清宵的声音缓缓响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