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佛法无边!道法自然!小乘佛法?也配度我?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四十八章:佛法无边!道法自然!小乘佛法?也配度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八章:佛法无边!道法自然!小乘佛法?也配度我?

  京都外。

  诵经声不断响起。

  慧觉神僧诵念着佛门经文。

  一时之间,佛光映照大魏京都,一重重的金色涟漪,自京都外荡漾。

  可就在此时。

  佛号震天,一尊尊的佛影,也出现在天穹之上,显得极其不凡。

  这样的动静。。

  也自然惊动了京都内。

  皇宫当中,大魏女帝再听到这佛声后,神色平静,可这般的平静,就意味着她不悦。

  众臣也皱紧眉头。

  佛门辩法,他们早就知道,要来大魏,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可这慧觉神僧,当真是了不得。

  人还没有进入大魏京都,就直接在外面诵念佛经,无形之中是在弘扬佛法。

  给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虽然佛门这次辩法,有极大的信心,可这般的强势,令人极度不悦。

  只是朝中上下,虽然有些怨气,但却没有说什么。

  对方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只是让人不舒服罢了。

  此时。

  佛光普照一切,似乎在为世人求来赐福。

  也就在此时。

  一道宏伟之音响起。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

  “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宏伟之音响起。

  这是许清宵的声音。

  不过,这不是道德经,而是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这篇经文,是道教经典。

  许清宵阅读过诸多经文,成半圣后,往事记忆自然全部浮现在脑海当中,自然而然,这些经文也不曾忘记。

  如今,佛门人还没进来,就先诵经。

  那许清宵也诵经给他们听一听。

  打架,许清宵不见地一定打得过。

  可比异象,许清宵也从来没怕过谁。

  阵阵经文之声响起,这是太上老君对大道阐述,刚好对应道德经。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这一刻,天花乱坠,一朵朵祥云浮现,法相天地,一尊尊道教智慧者浮现,对抗着佛门法相。

  太上仙宫内。

  随着许清宵诵念此经。

  六位一品强者,在同一时刻,睁开了眸子。

  他们从悟道之中醒来。

  眼神当中充满着惊讶与诧异。

  没有想到,许清宵居然还有其他经文。

  “这是新的经文,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嘶,这篇经文,高深玄奥。”

  无尘道人第一时间开口,他忍不住出声,道出这篇经文的非凡之处。

  “许圣,当真是我道门天骄啊,对道的理解,竟然如此高深,是我等难以追及。”

  “师尊果然说的没错,道法在于天地之间,每个人对道的理解都不同,枯坐并不能领悟道法,许圣年纪轻轻,却对道理解如此通透,令我等汗颜。”

  “莫要多说什么,许圣今日赐法,也算是我等半个师父,先静心聆听。”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皆然被许清宵的道法折服了。

  他们惊叹许清宵对道的理解,竟这般通彻,也产生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只不过面对这样的经文,有人出声,让大家不要啰嗦,安心聆听,领悟无上法。

  一时之间,六人不语,只是在一瞬间,疯狂吸收着这些经文,来对应道德经,从而去阐理‘道’的思想。

  而外界。

  随着许清宵的诵经声响起。

  佛光涟漪被阻挡在大魏京都之外,一朵青莲,更是浮现在太上仙宫之上,荡漾无尽法门,演绎大道自然。

  青莲摇曳,荡漾无尽法,淡淡波纹,在大魏天穹浮现。

  人们震撼,望着这般异象。

  但更震撼的,还是许清宵的能力。

  “他娘的,许圣当真是天下第一人啊,能文能武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还会修仙?我服了。”

  “说实话,之前佛门要来辩法,我还担心,可现在莫名之间,我不怎么担心了。”

  “你们说,按照许大人这样的情况,以后是先成为一品圣人,还是先成为一品虚仙啊?或者先成为一品武帝?”

  “还好我大魏有许圣啊,啧啧,这些秃驴要倒霉咯。”

  这一刻,京都内响起无数声音。

  人们即便是不懂佛法也不懂道经,也看得出来,许清宵更胜一筹。

  随着许清宵的经声响起。

  慧觉神僧微微皱眉。

  他知晓许清宵铭写出极其不凡的经文,但没想到许清宵会用这篇经文来压制自己。

  慧觉神僧下意识以为这是之前许清宵铭写之经文。

  毕竟两者有些相似。

  所以他神色不变,继续大声诵念。

  “复次无边慧。我念往昔过二阿僧祇劫。”

  “尔时有佛出现世间。号曰月灯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劫名甘露。国名清净。彼佛世界。颇梨所成。常有光明。遍照其土。”

  慧觉神僧诵念着经文,显得宏伟庄重。

  佛光重重荡漾,更是显得无比的神圣,大魏天穹上,一尊尊佛影映照,梵音震耳欲聋,令人心神震撼。

  这似乎是一种宣战。

  慧觉神僧并不在乎许清宵,他来此地,为何不入,就是要从最开始打击儒道自信。

  给予压迫感。

  所以才会在京都之外,诵念佛法。

  只是没想到,许清宵第一个出来应法。

  按理说应当是仙门率先出来。

  这让慧觉神僧对许清宵产生了一些恶感。

  不过这无所谓,他自信自己的佛法无边,能够压制。

  只是。

  随着慧觉神僧开口诵经,许清宵的声音更加洪亮了。

  “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

  “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两道宏伟的声音,响彻在大魏京都之中。

  佛号震天。

  道号宏伟。

  有一种针锋相对的感觉。

  只是当许清宵经文念诵于此之时。

  青莲更加震颤,荡漾重重神辉,阻挡着佛光没入。

  这股力量,让慧觉神僧皱眉。

  佛光入不入大魏京都,并不是很重要,但这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我佛来临,一切众生皆超脱。

  可许清宵如此阻碍,就是要断绝苍生超脱之道。

  这一刻,慧觉神僧有些恼怒了。

  自己还未入大魏,只是在大魏之外,弘扬弘扬佛法,也算是跟你们客气一下,告知一声,我们来了。

  没想到许清宵如此刚烈,不给佛门一点脸面?

  一时之间,慧觉神僧心中怒了。

  “佛法无边。”

  慧觉神僧开口,他双手合十,高诵了一声,露怒目金刚相。

  刹那间,天穹上的佛陀虚影,显得更加宏伟神圣,加持无上念力。

  恐怖的佛光,直接朝着大魏京都涌去。

  这股力量极其强大,佛法淹没一切,要将大魏京都强行度化一般。

  不少仙门弟子攥紧拳头,大魏王朝的权贵势力,也露出极其厌恶的神色。

  佛门当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有够霸道的。

  这还没有入驻大魏,就敢这般。

  倘若当真入驻大魏了,这佛门岂不是要凌驾于皇权之上?

  只是面对这般情景,他们无法出手,只能将希望放在许清宵身上了。

  “道法自然。”

  然而,就在关键时刻,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炸响。

  你佛法无边。

  我道法自然。

  这一刻,青莲展开,一尊紫色小人出现,孕育出无上法,掀起可怕的紫气,直接将佛光一扫而出。

  金色佛光被逼出大魏京都之外,冲击在这帮僧人身上。

  刹那间。

  慧觉神僧浑身气血翻滚,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许清宵的回应,是一种挑衅。

  他知道许清宵必然会参与辩法,可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许清宵竟然这般强势?

  “好。”

  “许圣当真不凡。”

  “不愧是许圣啊。”

  “王爷威武。”

  “平乱王威武。”

  佛光被逼出。

  一时之间,七大仙门所有弟子都不由连连叫好。

  大魏虽然不是他们仙门之地,可中洲是他们的地盘。

  佛门东渡而来,本身就带着挑衅的味道。

  而且自古以来,辩法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对佛门带有偏见也很正常,如今看到许清宵如此压制佛门,自然引得一阵叫好。

  路子英等人更是大声喝彩,只不过喝彩完了,就有些酸溜溜的。

  而民间百姓,以及大魏权贵们,也纷纷叫好,支持许清宵。

  随着佛光倒退回归,慧觉神僧有些动容,但很快便收敛,望着许清宵淡然开口道。

  “阿弥陀佛。”

  “许施主,老衲师弟慧正与我说过,许施主有我佛门智慧相,乃我佛门八部天龙转世,可护我佛门正觉诞生。”

  “许施主,你受业火加持,迷失了自我,一切皆孽障,为心净观佛陀智慧相,苦海无涯,皈依我佛,可脱离红尘之苦,不受贪嗔痴之毒,往极乐而去。”

  慧觉神僧满脸的慈悲相。

  经文斗法,他落了下风,但并没有生气,而是玩起了佛门那一套。

  你与我佛有缘。

  倘若许清宵不是大魏王侯,也不是儒道半圣,那慧觉神僧就不是与佛有缘了。

  而是大胆妖孽,竟敢蔑视佛法。

  慧觉神僧所言,让众人觉得恶心。

  斗不过法,又来玩这套。

  还当真是恶心人。

  说许清宵是佛门八部天龙转世,八部天龙是什么?就是护道人,在佛门地位极高是极高,但到了上面就不高了。

  佛祖,佛,菩萨,八部天龙,罗汉,护道僧。

  “放肆。”

  “本王乃是琉璃定光佛转世,为过去世尊佛,什么八部天龙,尔见本尊,应称佛祖。”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对方称自己是八部天龙转世,是佛门护道者,许清宵就顺对方的意思。

  比恶心是吧?

  看谁恶心谁。

  你们供奉佛祖,那我便是佛祖。

  “放肆。”

  刹那间,八百辩经僧齐齐开口,许清宵口出狂言,直接对佛门不敬,自认为自身是佛祖,这如何让他们能忍?

  “许施主,莫要狂言。”

  即便是慧觉神僧也忍不住开口,有些愠怒。

  “何来放肆?”

  “哪来狂妄?”

  许清宵大声质问道。

  “污蔑佛祖,怎不放肆?”

  “自认佛祖,何不狂妄?”

  八百辩经僧与慧觉神僧开口,如此说道。

  “可笑。”

  “佛曰,众生平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其意,万般皆佛,人有佛性,既可成佛。”

  “一切皆平等,佛无上下之说,我既有佛性,便为佛祖,过去也好,未来也好,万佛皆本相,故而佛祖既我,我即是佛,哪里的放肆?哪里的狂妄?”

  “如若放肆,那佛门也无平等,如若狂妄,那何谈立地成佛?”

  许清宵大声开口,如雷一般。

  这是质问之声。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慧觉神僧不由一愣。

  他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挖了一个坑。

  不止是他,八百辩经僧也有些愣了。

  一开始,他们诵念佛经,显得强势,表明自信。

  许清宵却念出道经,激起自己的争斗之心,所以演化佛法。

  但因为此地毕竟是大魏王朝,再加上也没有到真正关键时刻,所以慧觉神僧并没有亮出底牌。

  斗法失败,也不吃亏,开口称赞许清宵,用这种方法激怒许清宵。

  而许清宵蔑视佛祖,将自己激怒,下意识喊出狂妄之言。

  没想到中了许清宵的计。

  是的。

  这是许清宵的计谋。

  他故意激怒慧觉神僧,而后质问辩法。

  慧觉神僧称许清宵有智慧相,乃八部天龙,而许清宵自称是过去佛,此等言语,自然激怒了他们。

  认为许清宵狂妄自大,而且出口不逊。

  如今许清宵道出佛门众生平等之言,一句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而大魏京都内,不少势力再听到许清宵这般怒斥后,也彻底惊讶了。

  从头到尾,他们都以为许清宵只是不喜佛门罢了,却没想到许清宵竟然是故意给佛门挖坑。

  提前开始辩法。

  准确点来说,许清宵是在给佛门一个下马威。

  你说许清宵狂妄自大。

  是因为许清宵自认自己是佛祖。

  可众生平等,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人人都是佛,每个人都有佛性。

  只要当佛性出现之后,那么就可以成佛。

  当真成佛,是过去佛也好,不是过去佛也罢,你要是执着这个,那就证明,佛有三六九等,有上下之尊。

  就没有众生平等之说,也不存在人人可成佛之说。

  想到这里,许多人咂舌。

  觉得许清宵当真是可怕,简简单单几句话,直指佛门核心,逼的慧觉神僧脸色难看。

  一旦慧觉神僧认可,那么便动摇佛门根基,这个业力,他承受不起。

  可如若慧觉神僧否认,就意味自己方才说错话,佛法不够精深。

  算是吃了一个大亏。

  而且还丢了脸面。

  倘若是平时,这还没事。

  毕竟辩法辩不过别人,倒也正常。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为佛门代表,携带八百辩经僧东渡辩法,要一路全胜,怎可能在这里失败?

  要是失败,哪怕失败一点,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极大的麻烦。

  所以慧觉神僧脸色并不好看。

  甚至他有些懊悔。

  看轻了许清宵,没想到刚见面,许清宵挖了一个这样的坑等自己。

  只是。

  很快。

  慧觉神僧双手合十,望着许清宵道。

  “佛本无相,众生有相。”

  “许施主依是众生,未无垢无净,未临佛国,未有正觉,何来无相?”

  “既有相言无相,自然狂妄,亦有放肆。”

  姜不愧是老的辣。

  慧觉神僧给予了回答,只是他这番话回答,算不上特别高明罢了。

  他认为,佛是无相,只要成佛,过去也好,未来也罢,皆是佛陀,为世人解困,引世人往极乐。

  可众生有相,许清宵是大魏王朝的王爷,又是儒道半圣,牵扯许多业力罪过,迷恋红尘而无法脱身,所以未有无垢无净。

  也没有去过佛国,意思就是没有超脱自我,不愿舍弃一切荣华富贵。

  哪里算得上佛?

  不过是众生相,说本相罢了。

  这个回答不算特别高明,但这个回答,却圆的过去。

  至少不算输。

  “呵。”

  然而许清宵没有任何回答了。

  一个呵字。

  充满着轻蔑与冷笑。

  在佛门眼中,这个冷笑仿佛是说,佛门不过如此一般。

  而事实上,许清宵的确就是这个意思。

  还以为慧觉神僧有多大的能力。

  区区一句本相非无相都回答不上来。

  那这样的话,这次辩法大会,许清宵就有自信了。

  “阿弥陀佛。”

  “许施主智慧相已显,应当早日脱离红尘,莫要被世俗牵绊,入我佛门,灭自我业力,往极乐佛国,成就正觉。”

  慧觉神僧再次开口。

  不过这一次他学聪明了,没有说许清宵是谁谁转世,而是一口咬定,许清宵与佛有缘,只不过是被世俗牵绊住了。

  需要佛门引渡。

  “小乘佛法。”

  “也配引渡?”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的回答。

  只是这一句话说出,瞬间引来一片哗然。

  佛法无大小之分。

  可许清宵之言,竟是唾骂西洲佛门为小乘佛法。

  佛有教派,无非是供奉佛不同,做的事情不同,但理念还是一致。

  许清宵这一句小乘佛法,等同于就是在辱骂天下佛门。

  这一刻。

  京都内一片哗然。

  人们窃窃私语,同时也期待佛门是怎样的反应。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

  慧觉神僧只是微微皱眉,可并没有怒斥许清宵,不过八百辩经僧却有些脸色难看了。

  被人如此羞辱,他们如何不怒?

  不是佛学问题,而是许清宵羞辱佛法,他们自然忍受不了,如若是辱骂他们,那他们也不在乎什么。

  这事关信仰之说。

  只不过,慧觉神僧不开口,众僧也不好开口,只能憋着一股气。

  “阿弥陀佛。”

  “许施主着相了。”

  “同样之法,何须用两次?”

  “佛曰,世人因不知而昧,因知而愚,不懂佛经,无能醒智慧窍,无能孕明台,无能入佛国,无能观佛相。”

  “许施主为儒道半圣,却也因不知而愚,因知而愚,那天下苍生更加愚昧,智慧被蒙,因八戒杀身,因三毒沉沦,老衲立志,愿为苍生普我佛法,为世人扫去一切智慧障。”

  慧觉神僧一副悲悯世人的姿态。

  强行要说,许清宵着相,还要说许清宵身为儒道半圣,都被蒙蔽智慧,无法觉悟智慧,那天下苍生就更别说了。

  所以我要在这里弘扬佛法,让天下人都能觉悟佛法。

  以求天下苍生福泽安康。

  当真是大慈大悲。

  满口仁义。

  张口阿弥陀佛。

  闭口阿弥陀佛啊。

  太上仙宫中。

  许清宵静静看着对方。

  他没有再说什么了。

  还未辩法,自己已经让慧觉神僧吃了个亏,这已经够了。

  眼下,也无需继续争吵什么。

  过几天,有的是时间争吵。

  但所有人都知道,过几天的辩法注定精彩。

  收回了目光。

  京都之外,慧觉神僧等人也继续诵念佛经,只不过有太上仙宫的青莲虚影在,佛光无法没入其中罢了。

  也就在此时。

  无尘道人也纷纷从感悟中醒来了。

  待他们醒后。

  互相对视一眼,随后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道。

  “多谢许圣,赐法于吾。”

  六人齐齐深拜。

  许清宵给予的上半部道德经,没有说让他们突破境界,可却给他们一种新的思路。

  这种思路启发,不亚于在他们二品之时,有个人教他们如何修炼一品一般。

  自然而然,六人对许清宵充满着感激。

  “诸位前辈客气了。”

  许清宵朝着六人回礼。

  不过还不等六人继续说什么感谢之言,许清宵直接开口了。

  “诸位前辈,其实晚辈有一事相求,还望诸位前辈援助其手。”

  许清宵出声,他不但讲述了道德经,还讲了一篇新的道经。

  一是压一压佛门。

  二是帮眼前几人尽早领悟道德经。

  但主要目的,是有事相求。

  “请许圣开口,如若能帮,我等绝不袖手旁观。”

  无尘道人第一时间开口,询问许清宵是何时。

  其余五人也是如此回答。

  “晚辈需要极品灵金,有多少要多少。”

  “可以算借的,以后会还。”

  许清宵开口,说出自己的请求。

  是的。

  极品灵金,大魏没多少极品灵金,但仙门应当有一些,甚至可能比大魏要多一些。

  毕竟仙门需要这种东西,大魏对这种东西不会太上心。

  会有,但不会当做主要物资收集。

  “极品灵金?”

  众人有些好奇了,没想到许清宵开口是为了要极品灵金。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但没有多说什么。

  一时之间,六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开口。

  “许圣,极品灵金倒不算什么,只不过此物我等仙宗也稀少,但能给许圣一百斤。”

  无尘道人第一个开口,愿意拿出一百斤。

  “阵宗可拿出九十斤。”

  “剑宗一百斤左右。”

  “丹宗大概有八十斤左右。”

  “符宗几乎没有极品灵金,但五十斤可以弄到。”

  五大仙道一品开口,这东西极其稀缺,他们虽然不知道许清宵要去做什么。

  但还是给予回答。

  五大仙宗,加起来有四百二十斤极品仙金。

  一时之间,许清宵将目光看向如意器宗的一品。

  炼灵子前辈。

  “许圣,我宗可拿出一百五十斤。”

  “不过,许圣,你需要极品灵金作甚?如若是需要炼制一件防御法器,其实贫道可以为许圣炼制,用极品灵金的话,效果很不错。”

  炼灵子开口,他沉思了许久,最终说出一个数额。

  同时他也好奇,许清宵要这玩意做什么。

  如果是为了炼制一件法器防身,那他愿意为许清宵亲自炼制。

  “有其他事情。”

  “炼灵子前辈,晚辈想问一下,这天下谁家的极品灵金要多啊?”

  许清宵有些好奇道。

  四百二十斤再加上一百五十斤,等于是五百七十斤。

  再加上大魏有个一百斤,高达七百斤。

  足够自己打造一架一品神武大炮了。

  可一架不够。

  许清宵希望能搞出两三架来。

  最起码有个三架,眼前的危机,将再也不是危机了。

  “谁家极品灵金多?”

  “非要说的话,七星道宗应当有不少。”

  “但有一个地方,传闻当中,有很多极品灵金。”

  “甚至还有超越极品灵金的材料。”

  炼灵子开口,他第一时间想到七星道宗。

  同时,又想起一个地方,有不少极品灵金。

  此话一说,不仅仅是许清宵好奇了,其余所有人都好奇了。

  还有什么地方,有这么多极品灵金?

  ---

  推荐一本书《从霍格沃茨开始重新做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