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砸缸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二十九章:砸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九章:砸缸

  茶铺内。

  许清宵的步伐缓慢,他神色警惕,浩然之气运转。

  对付邪祟运用浩然正气最为妥当,至于刀枪一类估计没什么作用。

  虽然知道对方用毒,实力强不到哪里去,但许清宵还是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茶铺内部不大,铺子里就两张桌子,大部分的桌子都是摆在外面。

  一些熬制凉茶的工具摆放着。

  没什么大问题。

  许清宵走进内部看看,几口大缸出现,运转浩然正气,大缸周围弥漫淡淡的绿光。

  打量周围,许清宵挪移着步伐,待来到水缸面前,许清宵揭开盖子。

  一缸缸的凉茶晃荡着。

  所有凉茶上都漂浮着一层绿光,常人无法看清,唯独拥有浩然正气的儒者。

  “凉茶内早已经放了毒。”

  “其余地方没有邪祟。”

  “下手的地方不是这里。”

  “是在前面。”

  许清宵暗自思索着,茶铺内除了缸里的凉茶有毒以外,就没有任何异样。

  而且这不是某种毒药,应该是一种秘术,与邪祟有关系。

  至于喝了这凉茶的毒性是什么,许清宵不知道。

  但大概知晓了一些信息。

  想到这里,许清宵走出茶铺,朝着杨豹杨虎两兄弟点了点头,让他们安心。

  的确,看到许清宵出现后,两兄弟松了口气,不过不等他们询问什么,许清宵来到车厢内,取出两个水袋,再折返其中灌凉茶。

  灌满两个水袋之后,许清宵再一次走了出来。

  “老哥,把他弄醒。”

  许清宵喊了一声,杨豹点了点头,稍稍晃了一下老汉。

  后者闭着双眼,还在昏迷状态。

  不过许清宵看的出,这老汉在装死。

  “醒不来就杀了,再找个地方埋了,回头去府里邀功,两位老哥得记我一份功劳。”

  许清宵开口,笑着说道。

  此话一说,杨豹杨虎两兄弟有点懵了,这种事情他们哪里敢做啊,放以前都是大罪,更何况现在。

  只是下一刻,老汉猛地睁开眼睛,跪在地上哭喊道。

  “大人,几位大人,我真的是被冤枉了,我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卖茶佬。”

  “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要是下了毒,我不得不好死,我绝子绝孙,大人您一定要明鉴啊。”

  老汉是真的慌,他鬼知道自己送两碗凉茶就发生这种事情,早知道这样就不送了。

  都怪自己,太人情世故了。

  “掌柜的,我知道你没有下毒,你也没这个胆。”

  “我问你几件事情,你好好说,说不定还能得到点赏银。”

  许清宵来到老汉面前,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大人明鉴,大人明鉴啊。”

  听到许清宵这番话,茶铺的店家更加激动。

  “行了,先冷静,听我说。”

  许清宵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这凉茶什么时候熬制出来的?”

  “谁来过你铺内?”

  许清宵神色严肃问道,这种冷静的盘问,让杨豹与杨虎兄弟两人眼中一亮。

  不知道的还以为许清宵是捕快。

  不过想想,许清宵之前好像就是衙役,所以倒也能接受。

  “回大人,铺里面有三缸凉茶,都是三日前熬制出来的,一般熬茶一天,散茶一天,凉茶一天。”

  “至于谁来过我铺子,大人,自前日告示下来之后,老汉我就没做什么生意了,前天来的人多,非要说谁进过铺子,我.......我......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老汉哭丧着脸说道。

  他这话没有撒谎,许清宵看得出来,合情合理。

  毕竟三天前的事情,有几个能记住?电视剧里面动不动出现那种记忆力超群的路人甲,全是假的。

  别说店家了,随便拉个寻常人过来,问问三天前未时三刻在做什么,有几个能记的?

  除非你去一条龙,不然不可能记住。

  “三天前。”

  许清宵心中思索,很快他继续开口问道。

  “那我问你,这两日卖的凉茶多吗?”

  “或者是说,我们之前有没有人来这里喝茶?”

  许清宵继续问道。

  老汉想了想,而后回答。

  “昨天有些人,不过不多,十人不到,今日就您几位大人了。”

  老汉回答。

  “就我们?”

  许清宵微微皱眉。

  “怎么了?清宵老弟,有什么问题?”

  杨豹看许清宵皱眉,不由询问。

  “没什么。”

  “行了,掌柜的,方才有些打扰,但事出有因,您多多包涵,回头若是有什么好事,府里会派人给你赏银的。”

  许清宵笑了笑,扶起老汉,给杨豹和杨虎两人一个眼色,后者顿时收起刀刃。

  “无妨,无妨,赏银什么的,老汉不在乎,只要能早些将凶手抓拿归案就是好事。”

  仿佛是劫后余生一般,老汉哪里还会惦记什么赏银不赏银。

  “两位老哥,劳烦你们二人将缸里的茶水倒了,也免得出什么事。”

  许清宵出声。

  “行。”

  两人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走进茶铺内。

  哐!哐!

  两道砸缸声响起,许清宵有些愣,要不要这么直接啊?倒掉就好啊。

  很快,杨豹杨虎两兄弟走出来,面上还带着笑意。

  “清宵老弟,还有什么事要做吗?”

  两人询问许清宵。

  而许清宵有些苦笑,从钱袋子里取出一点碎银,摆在老汉面前道:“店家,这是一点心意,您拿好。”

  将银子摆放在桌上,老汉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水缸值几个钱啊,用不着用不着。”

  老汉显得诚惶诚恐道。

  许清宵没有接过老汉还回来的碎银,而是看着杨豹和杨虎两兄弟道。

  “两位老哥,天色不早了,咱们走吧。”

  随着声音响起,两人点了点头,一同回到了车内。

  在老汉的目送下,逐渐离开。

  一刻钟后。

  官道上。

  陈星河的声音响起。

  “清宵,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莫要冲动冒险,你虽然有些功夫在身,但也只能对付对付毛贼,若是遇到邪祟妖魔,只怕会吃力。”

  “不炫耀的说,师兄即将就要入品,真要有妖魔邪祟出现,他反倒要怕我,下次一定要谨记,知道吗?”

  陈星河出声,一番话既有责备许清宵冲动鲁莽,又有一些关心和教导。

  “多谢师兄指点,方才也是有些乱了阵脚。”

  许清宵略显苦笑道。

  周凌不允许自己说出入品的事情,许清宵也就没有说过自己的儒道品级,导致陈星河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读书人。

  不过许清宵也没有证明什么,他知道对方是关心自己。

  而杨豹与杨虎兄弟二人则忍不住开口了。

  “清宵老弟,你是怎么知道茶里有毒的啊?”

  “是啊,我们两瞧了半天都看不出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两人好奇,原本喝茶喝的好好,许清宵突然来一句茶有问题,吓得两人现在都有一些惊魂未定。

  “哦,我年轻时学会一些医术,略懂一些毒药,凉茶性冷,喝起来味甜,但闻起来会有一种药苦,只是刚才闻了一下,发现有些刺鼻,再加上有些警惕,所以就断定茶有问题了。”

  许清宵随便胡诌了个理由。

  他总不可能说自己入品了,所以看出来的吧?

  此话一说杨豹杨虎露出惊叹之色,陈星河也不由点了点头。

  倒不是真听懂了,而是听起来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再加上许清宵说起来也很认真,让人不由相信。

  “茶水中有毒,就证明这贼子想要谋财害命,不过根据老汉所说的,茶里的毒,应该不会让人立刻中毒,有延迟效果。”

  “换句话来说,这家伙应该会在某个地方,等待我们上钩,清宵老弟,咱们要不要来玩个引蛇出洞?假装中毒,引他们出来,再将这贼子生擒?”

  杨豹思维还是比较活跃,通过这些信息判断出一些可能,想要借助这次机会,引蛇出洞。

  “不。”

  许清宵立刻摇了摇头,直接拒绝杨豹的主意。

  “我等实力不算强,虽说入了品,可对方在暗,我们在明,若是对方实力不如我们,那还好说,可若是对方单纯只是谨慎一些,那倒霉的就是我们了。”

  “没必要冒险,两位老哥只需将这件事情汇报上去,府衙自然会派人调查,虽然主要功劳不在我们,但提供线索这功劳也不差。”

  许清宵认真无比的分析。

  是,如果能引蛇出洞,抓住贼人,是一桩功劳。

  可问题是,有那个实力吗?

  万一判断失误呢?

  命只有一条,不谨慎一点不行,想要功劳是好事,但也得有命要。

  许清宵这一番话,让杨豹杨虎两兄弟醒悟。

  “清宵老弟想得周全,是我莽撞了。”

  杨豹点了点头,显得有些惭愧。

  “无妨,这是小事,待会我们正常行驶,不要快也不要满,两位老哥如往常一般,该笑就笑,该大声就大声,一切照常就行。”

  许清宵不觉得自己很聪明,只是谨慎一些罢了。

  “行。”

  两人点头。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这水袋中我装满了有问题的凉茶,回头去府衙上交过去,砸缸的银子要讨回来,公是公,私是私。”

  “但无论如何,官差做事,不要让百姓付账。”

  许清宵平静道。

  此话一说,车内的陈星河微微一愣,外面的杨豹杨虎两兄弟也不由一愣。

  但没有人说话。

  杨豹直接掏出碎银,还给许清宵。

  “清宵兄弟提醒的好。”

  杨豹由心而谢,同时对许清宵产生了巨大的钦佩。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