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请清宵兄作诗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三十三章:请清宵兄作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请清宵兄作诗

  安国。

  随着府君押题的出现。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白纸上。

  许清宵有些惊讶,没想到府君押的题,竟然和老师猜的差不多一样。

  看来自己老师有点东西啊。

  “安国之题吗?倒也符合当下情景。”

  “恩,大魏王朝立国七百余年,武帝七伐,却依旧无力回天,国家社稷摇摇欲坠,安国之题,合情合理。”

  “若以安国为题,想来北边依旧不太安宁啊。”

  议论声响起,众人念念有词,望着安国二字,他们心中感慨万千。

  历代的文人,无非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国不安宁,何来盛世?

  若无盛世,又怎能读书?

  “诸位,这是家父所猜之题,今日请诸位前来,也是畅聊此题。”

  “当然具体是否,还是要等府试开考才能知晓,家父也只是猜测一二罢了。”

  “在座各位,有想法的可以开口,畅谈无言,互相交流。”

  李鑫出声,指着白纸说道。

  位座中,王儒喝了口果酒,压着声音与许清宵道。

  “李鑫公子也要参加府试,这题八九不离十,府君用了心,好好琢磨一下。”

  王儒压着声音提醒许清宵,让他用心去听和琢磨。

  许清宵点了点头,也明白这次宴会的主要目的了。

  “府君之子都参加府试,看来陛下真的很在乎这次府试。”

  “将押题说出,让大家参考,无非是验题和拓展思维。”

  “古人不是傻子啊。”

  许清宵心中瞬间判断出一些信息。

  李鑫请大家来吃饭,美曰其名是说府君押题,给大家提个醒,其主要目的,为的是验证自题,以及拓展思维。

  想来李鑫应该写好了相应文章,看看大家的思路是不是一样,或者从中优选。

  喝了口果酒,许清宵也没多说什么,他对这个题目有一定思路,但好不好不知道,先听大家怎么说。

  “李公子,诸位公子,安国之题,我的确有一些见解。”

  有人开口了。

  能来这个宴会者,皆然都是有头有脸,读过几年书的人,若是能出个风头,自然是好事。

  随着他开口,众人纷纷点头,李鑫更是笑道:“荀公子请说,我等洗耳恭听。”

  后者穿着青灰色长袍,将酒杯放下,看着众人道。

  “所谓安国,其意安定国家。”

  “然,武帝七次北伐,却饮恨瀚海,边疆之乱,北境蛮夷,始终对我大魏虎视眈眈。”

  “蛮夷不除,边疆不定,何以安国?”

  “所以,在下认为,若府试真以安国为题,其核心在外。”

  他出声,字字珠玑,字正腔圆,饱含着感情,对边疆之乱,蛮夷祸根充满着愤怒。

  声音落下,不少人点头,皆为认可。

  “荀公子所言极是,李某也是如此思考,外乱不止,国家何以安定。”

  “靖城之耻犹在眼前,蛮族之恨,铭记于心。”

  李鑫感慨,他认可对方所说。

  而由他带头认可,众人的声音逐渐响起。

  “恩,蛮夷不除,何来安国,边疆不定,空谈盛世。”

  “是啊,武帝年间,若不是一场大雪,蛮夷早就被灭,当真是意难平。”

  “如今陛下登基,想来也要做一番事业,若能根除蛮夷之祸,乃大魏之福,就怕难以根除,又惹来一场靖城之耻,那就是泼天的罪过。”

  “自古女子称帝,前所未闻,开万象之原始,辟千古之奇谈,也不知能否齐名。”

  众人议论,或许是喝了不少酒,说的话越来越放肆,尺度也越来越大。

  许清宵连忙咳嗽一声,端起酒杯道。

  “诸位,大魏国耻,犹记在心,但我等也莫要萧条,理应牢记耻辱,为国报效,为君分忧,为百姓造福,来,共饮一杯。”

  许清宵出声喊道。

  这要是还让他们继续说,估计说着说着就要开始喷皇帝了。

  万一事情传到皇帝耳中,自己无缘无故被牵连就麻烦了。

  不管当今皇帝是什么性格,能不能听忠言,反正想要好好活着就别作死。

  许清宵这一番话说出,众人皆有感染,纷纷举杯共饮。

  不过让许清宵有些惊讶的是。

  涉及到皇帝,好像大家并不是特别在乎,尤其是李鑫,按理说他是府君之子,更加顾及这个东西,却没有任何阻止的迹象。

  想来应该是文人言语比较自由。

  但不管如何,许清宵还是谨慎一些,免得祸从口出。

  饮酒过后。

  众人继续围绕安国这个话题去谈。

  但大多数谈论的还是外族入侵话题。

  许清宵沉默不语,只是认真聆听,不过内心有自己的想法。

  众人所说很有道理。

  只是许清宵却感觉,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毕竟要真是这个意思,那皇帝也就别当了。

  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内。

  外面的事情再怎么样,终究有冲缓余地,即便是蛮夷再杀到靖城,他也做不到灭国。

  战线布局,民心问题,资源分配,以及治国安家,哪一个不能让蛮夷头疼的?

  光靠杀有用吗?

  肯定是没用。

  所以【安国】,绝对不是边境问题。

  百无一用是书生,让书生去谈战争历史,无非就是纸上谈兵,一堆马后炮。

  不去战场,不了解真正的战争,所谈的一切都是扯淡。

  所以皇帝应该没这么蠢,让一群书生谈论战争。

  这个安国。

  应该是......经济。

  恩。

  经济问题。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外部问题小于内部问题,以史为鉴,大多数国家破灭,其原因就是内部出了问题。

  而这个内部,无非就是两个。

  朝堂与百姓。

  藩王、权臣、党派,为朝堂之根。

  经济、农业、生活,为百姓之源。

  朝堂的事情,轮不到一群书生来指手画脚,那种级别的战斗,用脚指头都能玩死一批人。

  所以如果皇帝以‘安国’为题。

  其根本应该是‘安治国家’。

  如何让国家安宁,让百姓吃饱喝足。

  一旦百姓吃饱喝足,就会减少许多争纷,而且百姓对国家也会产生巨大的信赖。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外族打进来了,关我屁事?反正无非是日子再苦一点,甚至恨不得赶紧打进来。

  可若是百姓吃饱喝足,还有闲钱去勾栏听曲,真要打仗了,谁不气?

  我每天过得美滋滋,你来破坏我幸福生活?爷跟你拼了。

  所以安国之策。

  应是百姓,百姓之源,应是柴米油盐,而这一切都应是银两。

  通俗一点就是。

  铜板子。

  许清宵心中笃定了方向,但明面上不说,他是读书人,但不是圣人。

  说出去干啥?显摆自己很有能耐?然后被人抄题?

  好话可以一直说,又不要钱。

  这种东西还是少说,人家认可不认可都是一回事,没必要出这个风头。

  恩,猥琐发育,稳住。

  宴会上。

  待许清宵回过神时,却发现众人有些悲苦,原本还很热闹,突然一下画风就变了。

  “国家耻辱,历历在目,我等读书人,只能寒窗苦读,却不能为国贡献,当真是羞愧啊。”

  “是啊,当世的繁华,离不开先辈们的牺牲,北境蛮夷,不如猪狗。”

  “待有朝一日,我能入兵部,去北境征战,我定要杀的蛮夷绝后。”

  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的开始抨击北境蛮夷。

  许清宵在周凌家读过不少书籍,其中有提到过北境蛮夷的。

  北境蛮夷是大魏子民心中的一根刺,时时刻刻都在刺痛着天下人。

  蛮夷之流,天生适合当武者,身强体壮,而且筋脉自通,这是种族优势。

  十个大魏士兵打不过一个蛮夷,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好在的是,老天爷给了你体能上的天赋,就会在智力上削弱,大部分蛮夷智力都一般。

  他们入侵大魏,烧伤抢掠都是小事,重点是一些惨无人道的虐杀。

  靖城之耻,不仅仅只是打到京都附近。

  而是以种种惨无人寰的手段,虐杀着中原百姓。

  这才是真正的愤怒点。

  这也是大魏立国以来,最想要做的事情,横扫蛮夷,统一北方势力,再韬光养晦,一举镇压边境,完成史无前例的大统一。

  不过九代君王都做不到,这一代其实更难做到。

  最有希望的还是武帝,只可惜还是败了。

  “蛮夷之罪,罄竹难书,此情此景,当真想作诗一首,以泄心恨,奈何文墨不足,难登大雅。”

  “在场可有人愿赋诗一首吗?”

  李鑫开口,他痛斥蛮族,想要作诗,可惜文化不足,就将目光看向众人。

  这一刻,场面安静下来了。

  倒不是没有人会作诗,只是突然作诗有些难度,临场发挥倒不是不行,可这么多人看着,万一念的不好,岂不是成了笑话。

  许清宵坐在下方,他喝了口酒,非常能理解大家的感觉。

  毕竟读是读了几年书,写写文章还行,反正想到什么写什么,作诗就不一样,没点文化真做不出来。

  又要应景,又要应情,还要押韵,又不能是口水诗,万一说错了,惹来笑话,可是毁名声的事情。

  能理解。

  不过就在此时,有人忽然看向许清宵,不由起身笑道。

  “李公子,我听闻陈星河,陈兄作诗极好,不过陈兄貌似没来,他师弟许清宵倒是来了,不如请清宵兄吟诗一首?”

  这人开口。

  面上满是笑容,看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只一瞬间,众人的目光全部聚来。

  许清宵有些懵了。

  哈?

  让我作诗?

  我会作个毛啊,毛你知道吗?

  还有,我好像没得罪过你吧?

  不对,我刚才还夸过你,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我?

  好啊好,我要记住你的名字,以后再也不夸了。

  许清宵是有点懵了,他喝酒喝的好好,突然让自己作诗?

  他才不干。

  自己这点文化,作出来的诗就是丢人现眼,不干不干。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