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一刻入品,逃犯杀来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五章:一刻入品,逃犯杀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一刻入品,逃犯杀来

  金乌淬体术。

  随着映入眼前的文字出现,许清宵瞬间明白,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异术。

  不过这是摘抄版,用的大魏文字。

  许清宵按住心中的激动,将小册缓缓打开,开始认真阅读。

  “心观太阳,神化金乌,至阳之气,金乌淬体。”

  晦涩的开篇出现,让许清宵有些不明,但好在后面略显白话一些,没有这么晦涩。

  许清宵看的津津有味,整篇异术不足千字,可却仿佛为许清宵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通过脑海当中的记忆,许清宵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有仙有魔有佛有术有武。

  而最主要的两大体系,分别是武道与仙道。

  武道修体,仙道修神,皆分十品,由十至一。

  体魄修行,讲究稳扎稳打,凝血养身。

  元神修炼,就更讲究稳定,毕竟身体出了差错,可以通过丹药来调理,但元神出了差错,神仙来了也没用。

  这篇异术,虽然名称金乌淬体术,看起来好像就是普通淬体之法。

  可随着许清宵阅读完后,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异术会被天下严厉禁止了。

  金乌淬体术,心观太阳,神化金乌,气凝至阳,淬炼肉体。

  换句话来说就是,心中观想太阳,幻想自己是一只金乌,天地之气凝聚为至阳之气,用来淬炼肉身。

  只要淬炼一遍,就可以蜕变肉身,增强气血。

  这是什么概念?

  正常修行武道,需要强身健体,勤学武功,再搭配各种药物才能一点一点增强体魄与气血。

  而且最重要的还得看功法。

  修炼的功法是不是上乘功法,若是上乘功法还好,若不是的话,就更难修行了。

  这金乌淬体术,无需功法,无需稳扎稳打,也无需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只要淬体一次,就能增强体魄,提升气血。

  这就等同于是开挂一样。

  只要修炼一次,就能增强一次,相当于一次节省数年甚至是十几年的苦修。

  但好处虽然很多,可真正让许清宵咂舌的是最后一段。

  【修炼此术,每次淬体可脱胎换骨,增其体魄,凝其精血,直至熬炼出大日圣体,但每次修行,都会引阳气入体,轻则肉身自焚而死,重则衍生金乌杀念,沦为妖魔】

  这才是许清宵真正咂舌的地方。

  这篇异术可直接熬炼出大日圣体,凝聚金阳气血,可每一次修炼都有可能引火自焚,甚至诞生金乌杀念,沦为妖魔。

  这就是一把双刃剑。

  而且每一次都是一半的概率,这几乎就是必死。

  正常情况谁敢尝试?

  除非必死之人。

  刚好的是,许清宵就是这种必死之人。

  深吸一口气,许清宵没有再胡思乱想了,他收起心神,将其目光落在异术上。

  异术最后一页,是一张观想图。

  三足金乌太阳图。

  许清宵将观想图牢牢记下,随后开始闭目。

  心观太阳。

  神化金乌。

  气凝至阳。

  随着许清宵的观想,脑海当中浮现一颗金色的太阳。

  也就在此时,一缕缕的金色微光覆盖在许清宵身上,刹那间寒气凝水,瞬间浸湿了衣裳。

  这就是异术的恐怖之处。

  无需资质,也无需任何要求,只要修行就能成功,无论是人还是妖。

  随着许清宵不断观想。

  脑海当中的太阳,刹那间化作一只金乌,而后破茧而出一般,振翅高飞。

  噗。

  这一刻,许清宵的肉身沐浴金光,如同一颗小太阳一般,闪耀发光。

  他的气血快速运转,体内的寒气在一瞬间驱逐而出。

  寒气出体,整个案牍库如同冰窖一般。

  一道道至阳之气从体内孕育而出,体魄筋脉也在这一刻蜕变。

  咔咔咔。

  清脆声响起,许清宵金光闪烁,他这是在淬体,到了关键时刻。

  这一刻,仿佛是一团火焰在腹部而生,随后游走全身上下,可怕的灼烧感袭来,让许清宵感到巨疼。

  但在生死面前,许清宵没有喊疼,反而硬着头皮熬着。

  一丝丝黑色污垢从毛孔中排斥而出,但刹那间被金光燃烧化作黑烟。

  “噗。”

  一刻钟后。

  许清宵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这口黑血浓稠黝黑,是体内的寒毒以及肉体杂质。

  也就随着许清宵吐出这口黑血,一瞬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

  筋脉畅通,气血翻滚,筋骨有韧,精神抖擞,更主要的是整个人仿佛力大无穷一般,体内孕生出一层皮膜。

  “入品!”

  只一瞬间,许清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入品了。

  武者十品,入品就是踏入第十品。

  而第十品名为‘养身’。

  蕴养肉身之意,常人想要入品,需要自幼习练武功,蕴养气血,增强体魄,同时配合一些药材,使气血之精凝聚出一层皮膜。

  拥有这一层皮膜,普通刀枪可划伤表层皮肤,但无法刺入其中,相当于穿了一件金丝甲一般,可以做到刀枪不入。

  同时体能还会增强数倍,力气,速度,反应都可以得到提升,以一敌十轻而易举。

  所以皮膜,这就是入品的代表。

  甚至这不是普通的入品,这是一步到位,全身凝聚皮膜,刚刚入品最多只能在腹部凝膜,保护重要器官等,但自己修炼一番异术,全身凝聚皮膜。

  一口气抵达十品接近圆满之境。

  这异术,也当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但还不等许清宵开心,这一刻一只金乌神兽出现在脑海当中。

  这只金乌浑身染血,目光凌厉可怕,充满着杀意。

  “不好,金乌杀念。”

  许清宵明白这是什么东西,金乌杀念,可让人精神崩溃,沦为只知杀戮的妖魔。

  该死。

  第一次修行就凝聚出金乌杀念,要这么倒霉吗?

  许清宵是真的有些郁闷。

  第一次修炼异术,竟然直接凝聚出金乌杀念,这种东西根本无法阻挡。

  之前是必死之局。

  眼下也还是必死之局啊。

  “怪不得无论是天下名门正派,还是王朝都极度禁止异术,入魔的概率太大了,而且即便是没有入魔也可怕,修炼一次就能入品,节省数十年乃至几十年的苦修。”

  “换谁能顶得住?”

  许清宵有些绝望,但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异术被严令禁止了。

  让一个寻常武者,两刻钟内入品,直接省去十几年的苦修,先不说会不会入魔。

  就算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入魔,等正常修行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会忍不住继续修练异术。

  如同赌博一般。

  辛辛苦苦打工一月俸禄,在赌桌上只需要不到十个呼吸就能翻倍或者赔光。

  颠覆价值观。

  而这异术则颠覆修行观。

  可许清宵难受的是,自己第一次修练就凝聚出金乌杀念。

  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哪怕是来个真火自焚许清宵都能接受,用金乌杀念来对付自己,未免有些大题小做了吧?

  不过想想也正常,境界越弱,意志越弱,自然风险越大。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劫吧。

  “淦。”

  心头怒骂一句后,许清宵彻底放弃了,现在除非是来了个神仙,不然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而金乌杀念也的确恐怖,染血的金乌振翅而飞,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控制许清宵。

  莫名的杀意出现,许清宵呼吸变得急促,大脑仿佛充血似的。

  血液沸腾。

  狂躁,不安,愤怒,各种负面情绪一股脑全部出现。

  只是就在许清宵即将入魔的刹那间。

  突兀。

  一道惊雷之声在脑海当中炸开。

  一座巨大的宫殿出现在脑海之中,这座宫殿宏伟壮观,星辰环绕其上,光芒冲天,仿佛是太古神殿一般。

  宫殿呈现青灰色,一阵阵古老的声音自宫殿内响起。

  声音铿锵有力。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

  一道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这些都是儒道圣言。

  充满着浩然正气。

  恐怖的浩然正气,几乎在一瞬间将这只染血的金乌镇杀。

  可怕的杀念,瞬间消失,各种负面情绪也在这一刻全部退去。

  案牍库内。

  许清宵就如同走了一遭鬼门关一般。

  他浑身湿透,额头上大汗淋漓。

  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许清宵大概也猜得出什么。

  金乌杀念没了。

  被突如其来的宫殿镇杀。

  “这就是我的金手指吗?”

  “可以抵挡杀念?”

  “还是说,可以抵消异术的副作用?”

  许清宵大脑运转的极快。

  他不傻也不蠢,瞬间便知晓这宫殿可能是自己的金手指,其效果要么就是可以镇压这种邪祟杀念,要么就是可以抵消异术带来的副作用。

  如果是前者的话,关键时刻可以派上用场。

  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简直就是......神技啊。

  异术之可怕,许清宵算是领悟到了。

  这东西太诡异了,如同魔盒一般,是福是祸都说不准,但恰好又能勾起人心中的贪欲。

  若是可以抵消异术带来的副作用。

  那简直就是无敌。

  别人视为毒蛇猛兽的异术,到了自己手上,比神书还要珍贵百倍。

  也就在许清宵琢磨之时。

  几道恐慌声响起。

  “逃犯杀来了,快去衙门喊人过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砰。

  下一刻,案牍库的大门被一道人影直接轰开。

  是方才守门的差役。

  而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许清宵眼中。

  南豫府......逃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