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魇魔【为最单纯大佬加更】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五十一章:魇魔【为最单纯大佬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魇魔【为最单纯大佬加更】

  不是说儒道最克制邪祟妖魔吗?

  白虹贯日的异象,许清宵知道会引起许多人关注。

  后来看赵元的神色以及说话犹犹豫豫的,便猜到了一些事情。

  只是许清宵不怎么担心,可如今赵元如此严肃,让许清宵有些紧张起来了。

  “请这么多人来,防备何人?”

  “难不成这些妖魔敢踏入南豫府?”

  许清宵问道。

  “这自然是不敢,我大魏有一品强者,万里之内,可一步跨越,他们若是真敢杀来,便让他们见识见识一品的厉害。”

  “只是,正面不敢来袭,暗中却敢偷袭。”

  “妖道之中,有一种妖物,名为魇,这种邪祟妖物,可潜入人之梦中。”

  “一旦入睡,便会进入其脑中梦境,从而种下心魔,乱其心智,扰其真神,我儒道有许多年轻俊杰,死在这种妖物手中。”

  “白虹贯日,此等异象,已经引来妖魔注意,若不出意外,必会寻来魇兽,加害于你。”

  “但许先生也莫要过度惊慌,我已焚香上奏朝廷,朝廷已经派出两位大儒从京城出发,乘龙舟而来,两日时间便可抵达南豫府。”

  “而这两日,三位夫子以及府君大人,都会请来各类高手,在此坐镇,也无妨妖魔袭击,只是要苦了许先生,这两日莫要入睡。”

  赵元将来危险说的很清楚。

  许清宵这回明白了。

  儒道的确先天克制邪祟,不过还是要分品级的,你八品的儒生,镇压八品妖魔肯定是随随便便,甚至说轻而易举都不足为过。

  面对七品的,也有胜算,而且胜算极大。

  可面对六品的呢?一品一重天,先天压制,也有一个度。

  只能说面对六品的妖魔,或许自己还有抵抗的手段,但想要赢就困难多了。

  至于如果人家心一狠,派来一个五品的妖魔,那自己可以等死了,免得挣扎起来更痛苦。

  “大人放心,这两天我许某绝对不睡。”

  许清宵直接答应下来。

  关乎到性命,自然不开玩笑。

  “好,那就劳累了许先生。”

  “还有,许先生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可以重新抄录文章,留几手准备。”

  “这原卷乃是绝世文章,可添国运,必须要放入大魏泰和宫中,以添大魏国运。”

  赵元说道。

  许清宵写得原卷文章,得天地认可,拥有一丝国运,放入大魏泰和宫中,增强大魏气运,虽然增加的不会很多,可哪怕是一丝丝,加持在大魏上,都意义非凡。

  而重新抄录的文章,就是给陛下和其他大儒观看的。

  “好。”

  许清宵应声点头。

  “就不扰许先生了。”

  赵元起身,离开了房内。

  目送赵元离开后,许清宵缓缓坐下。

  不能睡觉?

  有一说一,自己好像有接近十天没有睡觉了吧?

  在书楼中看了七天的书,而后研究了一晚上如何给程立东下圈套,然后想了一晚上的安国策。

  一直到今时今日,自己的确没有睡过一下。

  武者的体质就是好啊,接近十天不睡觉,愣是一点事都没有。

  除了有点困,还真不想睡觉。

  与此同时。

  一千七百里外。

  已是深夜。

  山谷之中。

  幽幽冥光,一口古潭之下,隐藏着一个洞穴。

  洞穴当中,五道诡异身影漂浮在空中。

  这些身影,无法辨识其形,如鬼魅一般。

  “南豫府中,有白虹贯日之异象,是有人写出绝世文章,而且听其传闻,作写此等文章之人,年仅二十,入学不过足月,便已踏入八品之境。”

  “这等儒道大才,未来恐成我妖族大敌。”

  诡异的声音响起,充满着肃杀。

  “年仅二十,入学不过足月?玄玑,是你愚蠢,还是我等愚蠢?人族有大才我信,但这种大才,根本前所未闻,他人族本身就喜欢吹嘘自己。”

  “只怕这是故意引我等上钩,布置的陷阱吧。”

  另一道身影出声,认为这是陷阱。

  “是不是年仅二十,亦或者入学有没有足月,这些无所谓,白虹贯日是真的就行,至少人族作出绝世文章,能写出这种文章之人,绝对不凡,可以杀。”

  第三道声音响起,他没有在乎许清宵是不是真的二十岁,也不在乎许清宵是不是入学不过足月。

  作出绝世文章,就该杀。

  “说的倒轻巧,南豫府中有读书人镇守,还有一位七品的武夫,强攻进去,大魏一品武者会瞬间亲临,斩我等如碾虫一般,如何杀?怎么杀?”

  第四道声音响起,充满着讥讽。

  “愚蠢,自然不是强攻,若强攻南豫府,会为我妖族引来天大的麻烦,前些日子狂蛇就被诛杀了,我难道不知吗?”

  “想要除害,只能智取,没看到魇族也来了吗?计划很简单,让魇族潜入他梦中,乱他其神,灭他心智,就算他活下来了,也不过是一个痴呆疯子罢了。”

  声音响起,道出计划。

  然而魇妖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让我潜入他梦中不难,问题是若我扰他心智过后,我该如何脱身?若是让我去送死,我任他成为大儒。”

  他出声,说出最关键的问题。

  自己去不是不可能,但问题来了,怎么回来?

  “魇魔,你放心,我已经做好周全准备,待你毁他心智之后,我等四人直接兴风作浪,虽不敢攻城,但足以吸引他们的注意,不过以这帮人族的狡诈,只怕会在一瞬间察觉我等用途,你只有十息的时间。”

  “逃出来了,我等算是立下大功,可向王上邀功,若是逃不出来,我等也绝不卖你,一同进退。”

  第一道声音的主人回答道,语气斩钉截铁。

  “是啊,魇魔,这个计划不错,诛杀一位未来的大儒,一旦回到妖族,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你占头功,我等占点小功劳即可。”

  “魇魔,你若是逃不出来,我们直接杀进去,就算一品来了,我也要杀些人垫背,如何?”

  几头妖魔煽动着魇魔,而后者身躯扭动,他们都不是本体,而是化作鬼魅,方便随时离开。

  “好,你们不要骗我。”

  魇魔语气森冷道。

  “这个你放心,我等都是妖族同道,怎会忘恩负义。”

  “不过,这些人族肯定有所防备,我比较担心你潜不进他梦中。”

  他们语气坚定道,但很快充满着好奇。

  担心魇魔无法潜梦。

  “这个你们无需担心,我魇魔已至七品,可以做到无梦潜入,他不睡觉,我就潜入他的元神之中,到时候他死的更惨。”

  魇魔语气自信。

  “好,那就辛苦了。”

  “等你好消息。”

  “一同回去邀功。”

  几尊妖魔声音低沉道。

  “一个时辰内。”

  魇魔离开此地,留下一句话,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一个时辰后,他会解决这件事情。

  很快,待魇魔走后。

  声音再次响起。

  “若他失败,我等当真要攻入南豫府吗?”

  只是这道声音响起,换来的是几道冷笑声。

  “攻入南豫府?你当我们傻吗?”

  “我可不想死,若是他失败,我们直接离开,这泼天的功劳,我等独占。”

  “可这样不会引来魇族愤怒吗?毕竟他们在妖族内还是有地位的。”

  “地位?什么地位?做好了这件事情,魇族也不敢找我们麻烦,要怪就怪他们的妖,蠢罢了。”

  “不过是魇族三代子嗣罢了,不是核心都惹不来什么大麻烦,等着就好。”

  “是的,还有我等妖族本就没有信用可言,不过若是他得手了,我等还是要折腾一番,只是他这趟去,想要回来就难了,折腾完了就走,不要逗留。”

  几尊妖魔商谈着,妖前妖后,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可此时。

  魇魔腾空而起,他潜入夜色之中,速度极快,来到千里外的一座大山上,开始盘坐。

  “一同合作?”

  “我占功劳?”

  “当我傻吗?”

  大山上,魇魔坐在树上,他依旧没有显化真容,可言语之中充满着不屑。

  魇魔没有上当,相反他早就有所提防。

  南豫府出了这种事情,他第一时间就知道这几个妖魔会来找自己,不过他没有拒绝,反而假意入场。

  其目的很简单,让他们背锅。

  之前说自己无法脱身,这是糊弄这四个妖魔的谎言,他完全可以脱身而出,只是会引来追杀罢了。

  逃避追杀的手段很简单,他入睡那个写下绝世文章之人梦中,占据心智,从而演一出戏。

  先不毁其心智,而是假装打不过,留下这四个妖魔的位置,然后假意跑路,可实际上自己会潜入对方的元神之中,比梦中还要深的地方。

  到时候对方一定会告知那些南豫府读书人。

  如此一来,这些读书人必会派出部分力量,去绞杀妖魔,而自己再乘机搞死对方,乘人不多,直接逃离,就算有人追杀,主力军也不是来找自己麻烦。

  完全可以轻而易举逃回妖族。

  如此泼天大的功劳,那就真是自己一个人独享了。

  至于那几个妖魔?

  等死吧你。

  想到这里,魇魔便不由大喜。

  这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非要挑出毛病,倒也不是没有,唯一的毛病就是,此人精神力极强,儒道七品,否则翻不起浪花。

  但七品?

  二十岁?

  可能吗?

  不可能。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没有七品的话,有圣器吗?哪怕是胚胎都行。

  但,可能吗?

  不可能。

  所以,此人必死。

  吾为魇魔,当天下第一智。

  想到这里,魇魔捏起法印,施展梦魇古术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