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这个世界真大【为最单纯大佬加更】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六十章:这个世界真大【为最单纯大佬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章:这个世界真大【为最单纯大佬加更】

  永平世子是谁,许清宵不知道。

  但永平郡王许清宵知道是谁。

  永平郡王的父亲,与武帝同宗同脉,若是没有靖城之耻,永平郡王的父亲,有很大概率是当皇帝的。

  只可惜靖康之耻后,大魏已经不需要文景之帝,要的是一位武伐大帝。

  所以郡王的父亲,失去了至高无上的帝位。

  至于这位亲王为何能忍下来,始终是一个谜题,或许心胸开阔吧。

  但提到了郡王,许清宵第一联想的不是世子,而是郡主。

  昨日入梦之人,好像自称郡主吧?

  “郡主来了吗?”

  想了想,许清宵先开口问道。

  “永平郡主吗?应该来了,这两位早些日子就来了南豫府,是踏青游玩,恰好路过,如今得知清宵兄长大名,这才想要会见一番。”

  “清宵兄,永平世子温润如玉,也是读书人,再加上皇室身份,对清宵兄未来有所帮助,愚弟认为,可以见一面。”

  李鑫不懂许清宵的意思,回答的也比较古板。

  “永平郡主长相如何?”

  许清宵问道。

  “呃......郡主之美貌,肯定是绝色,毕竟永平郡王肯定不会找普通女子。”

  李鑫有些尴尬,他又没见过永平郡主,他也不知道好看不好看啊。

  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郡王的话,肯定身边美女如云,生的孩子自然不丑。

  漂不漂亮是另外一回事,反正不能说不好看。

  李鑫的回答,让许清宵也是有些无奈,的确皇室后人长得肯定不差,第一代基金再差,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能差到什么地步?

  “清宵兄,咱们见还是不见?”

  李鑫问道。

  “见吧。”

  许清宵给予回答,永平世子,好说歹说是个郡王长子,若是不见不是无缘无故惹来麻烦?

  “那行,永平世子已经在望月楼定好了雅间,我们一同去吧。”

  李鑫笑了笑。

  实际上他早就知道永平世子来了,之前还说要来参加他的宴会,结果还是没来,其原因心里都有数,人家一句客套话,自己当真罢了。

  可如今永平世子主动邀请许清宵,这地位就是不一样。

  “清宵兄,李兄你们二人去吧,我就不去见永平世子了,有些朋友还在等我,我去文轩楼了。”

  一旁的王儒开口,他倒不是真不想去见永平世子,堂堂郡王之后,攀上任何一点关系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可王儒更加明白,人家只是邀请许清宵,说不定李鑫也只是顺带过去啊。

  再拉上自己,有点硬蹭的感觉。

  倒不如去文轩楼潇洒潇洒,既自在又好玩。

  “那行,王儒兄,等宴席过后,我去找你。”

  李鑫说了一声,大家彼此都懂,所以客气两句就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便跟着李鑫走了。

  三人分道扬镳。

  这就是身份地位的区别。

  随着地位不断上升,进入的圈子也会逐渐变化。

  半个月前,自己想要融入王儒的圈子里,而王儒想要融入李鑫的圈子,李鑫则想要融入永平世子的圈子。

  半个月后,永平世子却主动邀请自己。

  王儒所作所为,许清宵觉得挺好,至少强行融入进来,反倒是浑身不自在,若自己是王儒,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没有那么多感慨。

  许清宵跟随着李鑫步行。

  约一刻钟后。

  来到了一座酒楼面前。

  望月楼,是南豫府比较有名的酒楼,酒楼顶部立着一块似月一般的玉石,每当夜晚降临,玉石会发出淡淡的银光,所以称之为望月楼。

  走入望月楼,小二立刻热情招呼,尤其是看到李鑫之后,更是显得谄媚无比。

  李鑫没什么说的,随手丢了一枚碎银,当做是赏钱,说出雅间名称,小二顿时热情似火地带着二人上楼。

  望月楼一共有四层。

  一二层都是给普通人用膳的。

  三层是望月楼的老雇主。

  而第四层只有南豫府一些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预定。

  永平世子所在的雅间,就在第四层。

  相对于一二层来说,第四层十分安静,许多地方都摆放着檀香,还有些女子抚琴,显得十分高雅。

  跟着小二前行。

  很快来到了一处雅间内。

  【静心阁】

  推开雅间房门,入眼的便是佳肴,不过菜品不多,只有四道。

  而雅间内,一名穿着淡青锦衣男子坐在其中,还有一名女子,穿着淡红色长衣立在窗外,背对着自己。

  男子二十岁出头,与自己年龄相仿,眉清目秀,儒雅随和,贵气十足的同时,却不失文雅,而且周围也有浩然正气环绕,是一位入了品的儒生。

  显然这是永平世子。

  而女子看不清容貌,只能看着背影,身材玲珑,光是一个背影便让人浮想翩翩,尤其是莫名眼熟。

  随房门打开。

  永平世子当下将目光投来,直接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只是一眼,永平世子立刻起身,满是笑容。

  “这位便是许清宵,许万古吧?在下慕南平,见过许先生。”

  永平世子慕南平十分欢喜,甚至还有些激动,从座位上走来,当面行礼。

  “世子客气,慕兄贵为郡王之子,称呼许某为先生,有些担当不起。”

  许清宵也立刻回礼。

  “哪里哪里,在下也是读书人,入了品,世子之称,不过是父辈荣光罢了,先生已晋八品,又作绝世文章,是我辈读书人之敬仰。”

  “先生二字,担当的起,担当的起啊。”

  慕南平格外的激动,似乎对许清宵莫名就有好感。

  “世子多礼了。”

  许清宵继续开口,对方称自己先生,着实有些言重。

  “非也,非也。”

  “先生今夕不过二十,入学不足月,却能连连晋品,前有千古名词,后有千古文章,此等殊荣,如何担不起先生之称?”

  慕南平一脸坚持道。

  “世子当真言重,名词偶然,文章于心,乃为上天之恩,许某才华一般,先生二字,配不上。”

  许清宵这话一半是客气,一半是认真。

  客气成分肯定有,慕南平也肯定有客气的成分,但剩下一半是认真的。

  毕竟能被称之为先生的,不仅是你有才华,更主要你得有德有品有望。

  类似于其他读书人称呼自己一句先生,许清宵认认也就算了,知道是尊称。

  永平世子称呼自己先生,要是自己理所当然的应下来,多多少少不好。

  “两位就莫要僵持了。”

  “既然都是同龄人,就索性一些,以兄而称。”

  一旁的李鑫打了打圆场,大家彼此客气,你推我就,也差不多了。

  “若许先生不嫌弃,在下就高攀句兄长了。”

  永平世子点了点头,但依旧谦虚无比。

  “世子比我略小一些,倒是我高攀了贤弟。”

  许清宵也回了一句。

  “哈哈,许兄果然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来来来,快快请坐,李兄,你也坐。”

  永平世子不愧是京圈,做人说话简直是滴水不漏,既让人舒服,又不会让人感到捧杀。

  许清宵与李鑫入座。

  而此时永平世子的目光,落在了窗外的女子身上。

  他微微皱眉,忍不住开口道。

  “妹妹,客人都来了,你还站在窗外,没有一点礼数。”

  慕南平的声音响起,怒斥着自家妹妹,同时立刻又换了副面容,看向许清宵两人。

  “两位实在见笑,我这妹妹自幼被家父宠溺,不懂礼数,任性妄为,若是有不周之处,还望两位见谅。”

  慕南平是真的有些不愉。

  他读圣人之书,自幼视朱圣为人生终极理想。

  可奈何有这么一位任性妄为的妹妹,在外一点礼数都不讲,常常气的他半死。

  但没办法,自己父亲过分宠溺这位妹妹,打不得骂不得,这趟出来他本不想带着自己妹妹。

  可自家妹妹非要跟着自己,临走时慕南平依稀记得自己父亲的交代,无论如何都要看住自己这个妹妹。

  所以来见许清宵,他都得带着。

  “来了就来了呗,你们吃你们的,我看我的。”

  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

  语气显得十分随意,立在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砰。

  下一刻,慕南平有些愤怒,他拍了拍桌子,声音不算很大,没有真正用力,只是发出点响声。

  “慕南柠!”

  “若你在如此不懂礼数,莫怪为兄将你禁足,为兄说到做到。”

  慕南平有些愠怒了。

  平日里胡闹就算了,如今许清宵来了,你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哥?

  真当我没脾气吗?

  慕南平心中想到。

  “扫兴。”

  悦耳之声再次响起。

  当下,身材玲珑的女子转过身来。

  慕南柠缓缓转身。

  三千青丝以木簪束发,精美无比的五官出现在许清宵与李鑫眼中。

  宛若仙子一般的面容,在这一瞬间,深深地印在李鑫心中。

  一瞬间两人愣了。

  李鑫愣了,是从未见过如此绝美之人。

  许清宵愣了,是因为......这个世界真大,哦,不对,是真小。

  慕南柠的美,充满着一种灵性的美,美眸闪动之间,既有些可爱,也有些灵动,但木簪束发时,又略显得别样之美。

  这种美,说不上来。

  但只一眼。

  就能让人毕生难忘。

  一瞬间。

  场面安静下来了。

  然而,慕南柠的目光,也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

  承读者要求,建个书友群。

  617471847。

  七月本来不想建群,主要是怕管理不过来,然后人多容易闹矛盾,到时候帮谁七月都不好帮。

  但建个小群可以,这个群是读书群。

  给七月提提意见。

  大家一起讨论下,好的话七月采用,如果不太行就算了。

  提高书的质量。

  所以如果只是想来开车或者是闲聊,等以后建个大群。

  喜欢潜水的读者老爷们,以后去大群。

  小群只聊书。

  希望读者老爷们体谅。

  然后这是加更的第九更,明天把第十更加更搞定,就算是还清了。

  厚着脸,再求点推荐票月票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