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去武兴楼玩,当做本郡主赔罪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六十二章:去武兴楼玩,当做本郡主赔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二章:去武兴楼玩,当做本郡主赔罪

  听到慕南柠的声音。

  许清宵脑海当中只有三个字。

  我不信。

  这要是能想起来,他许清宵立刻归隐田野,削发为僧。

  两人的目光落在慕南柠身上。

  而后者目光无比坚定地看向许清宵。

  “你我绝对见过一面,而且就在最近,你说话方式,行为举止很像一个人。”

  “你是否在我梦中出现。”

  慕南柠彻底想起来了。

  本来她是记不起来的,可越看许清宵越觉得眼熟,所以一直在想,想啊想,突兀之间,她发现许清宵的行为举止太熟悉了。

  顿时就想到昨天梦中。

  “小妹,莫要胡闹。”

  慕南平有些愠怒了。

  他还以为自己妹妹真的跟许清宵见过,可没想到的是,在梦中?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天地之间怎可能有入梦之术?魇族会潜入他人梦中,但许清宵是妖魔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认为自己妹妹就是存心不想让自己好好谈事。

  “哥,是真的,我感觉他来过我梦中。”

  “而且还看过我身子。”

  慕南柠认真说道。

  砰。

  这一刻,慕南平是真的怒了。

  他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目中满是怒火,看向慕南柠道。

  “你当真是无法无天,胡言乱语,一番言论更是不知羞耻。”

  “许兄乃是儒者,先不说会不会入梦之术,即便真会入梦之术,他也不可能去窥看你身子。”

  “慕南柠,你当真是放肆。”

  “你这一言,污许兄不清不白,这世间上怎会有入梦窥探之人,你不知道名声对我等读书人来说,视如生命吗?”

  慕南平怒了。

  许清宵会不会入梦之术先不说,可慕南柠竟然直接说出这种话来。

  这不是污蔑人家许清宵吗?

  人家好端端一个读书人,被你污蔑,而且传出去了,你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听。

  你是谁?堂堂郡主啊。

  永平郡主,退一万步来说,真被人看到了,也不能说,只有暗地里把这个人给除掉。

  自己这个妹妹从小被宠溺到大,而且对这种事情丝毫不顾及,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当真要气死人。

  听到慕南平的怒斥。

  慕南柠并不害怕,但她明白自己哥哥是真的怒了。

  “郡主。”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他神色变得格外严肃,看向慕南柠道。

  “我许清宵不会入梦之术,其次当真有幸进入郡主梦中,也绝对不会做这等下流之事。”

  “其次,许某想问郡主,郡主梦中之人,是许某吗?”

  许清宵站起身来,平静问道。

  随着许清宵开口,慕南柠皱起秀眉,她沉思一番,最终摇了摇头。

  “好像长得不一样,其他都很相似。”

  慕南柠给予回答。

  对比许清宵的容貌,的确没有梦中之人英俊,但再英俊也跟她无关,她又不好男色。

  “既如此,郡主污我清白,往小了说,郡主一时失言,往大了说,我许清宵以后无颜见人,背上千古骂名,还不如一死了结。”

  许清宵面容极其严肃。

  这个关键时刻,他绝对不能装高冷,一定要说力理据争。

  毕竟在慕南柠的梦中,没有见过自己真容,所以她慕南柠就没有足够的证据。

  再者入梦之说,本就是无法自圆其说,你也拿不出证据啊。

  “许兄,此事的确是舍妹出言不逊,还望许兄莫要生气。”

  “请许兄放心,我必会好好管教舍妹。”

  慕南平认真说道,甚至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的确,站在读书人角度来说,这的确是毁人清白,真要传出去了,可不是什么小事。

  若是被一些敌对势力知道了,到处给你造谣,你全身长满嘴你都解释不清楚。

  所以许清宵发难,在慕南平看来实属常情。

  “慕南柠,你还不向许兄致歉?”

  看到许清宵不说话,慕南平恶狠狠地看向自己妹妹,让她道歉。

  感受到自己哥哥的目光。

  慕南柠有点迷糊了。

  不就是随口一说吗?怎么搞得跟要死人一样?

  你们这帮读书人,就是这样,任何事情都要夸张化。

  “好好好,是我的不对,许公子,是我失言了,还望许公子恕罪。”

  “来,许公子,喝一杯,就当做是歉意了。”

  慕南柠抬起酒杯,看着许清宵如此说道,而后随意喝了一口酒。

  喝完一杯后,慕南柠继续开口。

  “再来一杯,歉意不够。”

  “嘶,这酒可以啊,许公子,为我方才的失言,再来一杯。”

  “呼!许公子,刚才就是我有些失言,我再喝一杯,不然无法表达本郡主的歉意。”

  实在是难以想象。

  堂堂永平郡王的女儿,竟然是这种的性格。

  最主要的是,此人还如此国色天香,可这性格就有些令人不敢恭维了。

  “郡主言重了,既然误会解除,自然最好。”

  许清宵笑了笑,没必要把事情闹大来,本身自己就有些心虚,继续闹大对自己不利。

  不过这个永平郡主不能碰。

  绝对不能碰。

  虽然长得的确国色天香,而且身材也称得上完美圆润,但不碰就是不碰。

  有搬直这种人的时间,还不如花点心思去研究插花。

  “许兄大量。”

  “别喝了。”

  慕南平先是朝着许清宵一拜,随后瞪了一眼自己这个妹妹。

  后者停下饮酒,开始用膳,也没有搭理两人。

  一个有惊无喜的小插曲过去了,许清宵继续与永平世子交谈。

  或许是永平世子觉得有些亏欠,所以额外说了不少朝廷中的事情,算作是一种补偿。

  一个时辰后。

  许清宵大概明白大魏王朝如今的局势了。

  根据慕南平所说,许清宵自己结合了一番。

  大致分四个党派。

  武将党,一心只想要北伐,毕竟老一辈的武将经历过靖康之耻,也经历过七次北伐,心中有家国仇恨,所以朝中的争斗,对他们而言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他们基本上半个身子都在棺材里面,只期盼临死之前能够好好打一架,最好是北伐成功,这样一来死而无憾。

  文党,皆是儒生,十分清廉严谨,管控朝中一些重要事物,但这种人一般都不合群,也没有培养党羽的心思,为国为民。

  想要为天下百姓立意,或者是将圣人之意彻底发扬光大,人人习圣,以立意为国本。

  政党,也就是东明会了,把持朝廷不少重要部门,大多数并非是儒生,准确点来说,也就是七品八品的样子,这些是能臣,负责国家大大小小许多事情。

  儒道,天地认可,只能证明你这个人品德高尚,为国为民,但不代表你就是能臣。

  最后一个就是因国情而出来的势力,主张国家韬光养晦,好好发展经济农业,让百姓先吃饱饭,有了足够的钱财,再去打仗也不迟。

  这立意极好,符合许清宵的想法,但问题是武将们不答应。

  他们本来就快要死了,你还拖?国家一旦休养生息,至少得几十年吧?

  那他们估计也差不多要进棺材了。

  所以武将势力极力反对,至于文党人家考虑的是国家立意问题,精神上的追求,希望人人有书读,不主张打仗,可靖城之耻的确是个天大耻辱。

  不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可能安心读书?所以也就不插手这件事情。

  东明会就很聪明,本身就是一些能臣,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左右逢源,各种拉拢势力,跟谁都好,但跟谁又都不好。

  最倒霉的就是最后这个经济派的了,有武将压着,其他两拨势力都不帮自己,那就只能挨打挨骂。

  而朝堂现在的局面。

  一切的一切,剖析根本来说,就是一件事情。

  【北伐】

  所有大事小事,汇聚在一起,离不开的就是这两个字。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朝堂才会如此暗涌波动。

  许清宵算是简单的了解一番,至于其中肯定有很多细节,需要自己亲身经历了。

  果然,任何朝代都有自己的麻烦事。

  尤其是如今的大魏,新帝登基,文武不和,衍生四股势力。

  一般朝堂有个三股势力是最好的,互相制衡,皇帝游戏。

  四个势力就不行了,既复杂又麻烦,一个不慎就要掉进坑里。

  自己日后若是真进了朝堂之中,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呃......不对!

  不能进这个局。

  突兀之间,许清宵醒悟过来。

  眼下应该是到了大魏朝堂最尖锐之时。

  武将和文臣几乎是不可化解的局势。

  牵扯进去,不管自己站谁,都是输。

  因为这场争斗,没有赢家,只有输家。

  “许兄,一定要思考清楚,否则一步错,便是万丈深渊。”

  永平世子如此提醒道。

  许清宵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慕南柠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真是无聊。”

  “饭菜都快吃光了,还在这里聊?”

  “许兄,方才本郡主对你有些失礼,这样,本郡主请你去武兴楼玩。”

  “吃喝玩乐都算在本郡主身上,当做是赔罪,如何?”

  慕南柠开口。

  提议去武兴楼。

  这让许清宵直呼好家伙啊。

  我连文轩楼都不去,我还去武兴楼?

  “不可胡言。”

  慕南平开口,让自己妹妹不要乱说话。

  还不等许清宵反应,慕南平继续开口。

  “去文轩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