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原是相思无解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六十五章:原是相思无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五章:原是相思无解

  此时。

  文轩楼。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许清宵身上。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静下来了许多。

  都期待着许清宵作诗。

  何以解相思。

  这出题的确有些难。

  若以相思来回答,倒也容易。

  可什么可以解相思?

  令人有些费解,倒不是作不出诗词,而是作出来的诗词,无法达意。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许清宵开口,他作的不是诗,而是词。

  不多,只是一句话。

  待许清宵说完,众人顿时有些诧异了。

  “只是一句词吗?”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

  “这是何药?有何典故?”

  众人声响起,有些不解。

  堂堂许万古,既然敢开口,自然是胸有成竹,只是这话有些古怪啊。

  许清宵负手而立,他看着窗边女子,显得十分从容。

  也就在此时,有人理解其意,不由开口道。

  “我明白了,重楼,蝉蛹皆是药材,许兄这是以药名解题,妙哉啊。”

  “药名?蝉蛹我知,重楼就有些不知了,如此好听的名字,竟是药材?”

  “以药为答,倒也妙哉,可就是少了些韵味。”

  “恩,是啊,总感觉有些韵味少了。”

  有人解释,众人这才明悟,许清宵是以药来答题,对的上其题,可对不上其意。

  最主要的是差那么一点意思。

  可到底是差什么意思。

  就说不上来。

  “不对,不对,不对。”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人群中一名男子目光注视在许清宵身上。

  “许兄,这不对。”

  “在下父辈都是从医,自幼也懂得一些医术药材,这重楼只有七叶,蝉蛹于夏,怎可显于冬至?还有,哪有隔年雪之说,不对,不对,不对。”

  有人开口,父辈从医,自幼懂得医术药材。

  他知晓重楼是何物,也明白蝉蛹,更知道世间上没有隔年雪。

  果然此话一说,众人更加好奇了。

  这是何意啊?

  重楼七叶,许清宵说是九叶。

  蝉蛹于夏,而并非冬至。

  至于隔年雪,众人也回过神来了,这世间上哪里有雪可以隔年啊。

  这不符合常理啊。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淡然一笑,随后缓缓开口道。

  “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无蝉蛹,雪怎有隔年,原是相思无解。”

  许清宵的声音很平静。

  也接上了前一句。

  刹那间,满堂文人愣住了,雅阁之中的清倌人,也愣住了。

  许清宵以药材作词解题,但留下悬念,让人不明其意。

  如今第二句说出,首尾呼应,既应题,也解题,更主要的是,这种意境和韵味,让人莫名感慨。

  何以解相思。

  九叶的重楼花,冬至的蝉蛹,隔年的雪入药,便可解开相思之苦。

  可这世间上没有九叶的重楼花,也没有冬至的蝉蛹,更没有隔年之雪。

  所以相思本无解,何须增烦恼。

  这一刻,文人们愈发觉得词意优美,而女子们则一个个多愁善感,甚至有些女子莫名落泪,不知为何就是想哭。

  一句相思无解,道尽一切爱恨离别。

  这一刻,慕南平更酸了,他绞尽脑汁半天都想不出,却不曾想许清宵随随便便作了一首词,而且词境优美,更是以药材之名作答,显得博学多才。

  对比一下自己,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终于,众人从词境中回神,下一刻阵阵喝彩之声响起。

  “好,好,好词,好词。”

  “当真是好词,许兄果然博学多才,以药名作词,我等当真是羞愧,差点就误会了。”

  “原是相思无解,当真是妙,妙不可言啊。”

  “词境优美,当为佳作。”

  “世有三苦,相思唯一,这般极苦,哪有良药能医。”

  众人感慨,对许清宵更加钦佩了。

  不过也就在此时,有人忽然开口,欲要献丑一首。

  “许兄大才,这次佳词,让我莫名伤感,在下也献丑一首。”

  “相思苦,苦相思,佳人思我,我思她,苦,苦,苦,当真苦,只待今朝状元郎,到时再去逢佳人,她落泪,我落泪,好在已解相思苦,诸位在下这首词如何?感动吗?我快哭了。”

  声音落下,语气带着一些悲伤,到后面的确有点哭腔。

  可这词一出,众才子懵了。

  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还真是献丑啊?

  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变得恶寒起来。

  不过也就在此时,慕南柠的声音响起。

  “姑娘,这首词可否入帐。”

  慕南柠可不管你作什么词,好不好跟她无关,能不能入帐才是王道。

  “许公子不愧是万古之才,奴家盛情许公子入帐。”

  出题之人早已经是兴奋无比。

  莫说许清宵说出这首佳词,即便是没有说出,她都恨不得许清宵早点入内。

  一听此话,慕南柠兴奋了,立刻朝着楼上走去,显得十分激动。

  而许清宵则开口道。

  “姑娘稍等,我与慕兄有些要事,姑娘先替许某招待一番慕姑娘。”

  看着慕南柠走了,许清宵心头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有些好奇,慕南柠喜欢女色,是那种喜欢,单纯的喜欢和女子待在一起,欣赏人家的美色,还是说磨豆腐?

  有些好奇。

  不过好奇归好奇,许清宵还是要与这位清倌人说一声,毕竟人家等的是自己,若自己不来,说不定迁怒慕南柠,到时候这捣蛋鬼又来找自己麻烦。

  “好,奴家等许公子。”

  后者听到许清宵暂时不来,略显得难受,可并没有闹腾,反倒是语气温和应了一声,乖巧懂事。

  就如此,许清宵立刻与慕南平离开此地。

  两人离开,去了文轩楼单独的雅间。

  雅间中。

  慕南平继续谈论朝堂上的事情,让许清宵更好的去理解。

  转眼之间。

  五个时辰过去。

  两人足足谈到了深夜。

  许清宵也对朝堂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了。

  “慕兄,你知道锦衣天卫吗?”

  朝堂上的事情许清宵差不多了解了,然而许清宵问了一个自己最想知道的机构。

  锦衣天卫。

  第一次听到这个机构,是杨豹杨虎兄弟二人所说。

  一直忘记问了,如今慕南平在,许清宵刚好就询问一番。

  “锦衣天卫?”

  “这是陛下新设的机构,如今大魏王朝,妖魔乱世,陛下为了解决妖魔祸乱,故此设立这个部门。”

  “其负责之事,除斩妖除魔,有侦查,逮捕,审问之权,有极大权力,甚至可先斩后奏。”

  慕南平回答道。

  “侦查,逮捕,审问?”

  “权力竟如此之大?”

  许清宵有些咂舌,这权力是有够大的啊,而且跟记忆中的锦衣卫很相似啊。

  “恩,权力上面,的确很大,毕竟陛下刚刚登基,大魏王朝需要一批狠人来安定国家。”

  “只是这等机构,待国家安定之后,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慕南平说的很有道理。

  国家动荡之事,这种机构的确吃香,并且权力大到吓人,毕竟非常时刻非常处理。

  但等到国家安定之时,这种机构就是养老机构了,完全不需要了。

  只是许清宵有些感兴趣了。

  从政危险性太大,尤其是现在,暗潮涌动。

  一个不慎可能就要死于葬身之地。

  而这种执法部门就很不错啊,手握皇权,只有自己找别人麻烦的机会,没有别人找自己麻烦的机会。

  不是挺好的吗?

  “慕兄,你觉得我去锦衣天卫,如何?”

  许清宵喝了口酒,如此说道。

  “什么?”

  刹那间,慕南平惊愕了。

  他看向许清宵,仿佛没听清楚他说什么。

  许清宵没有重复,只是看着对方。

  “许兄,莫要乱想,这种机构,虽然手握皇权,可朝堂当中,没有人愿意加入,你若是去了,岂不是......自惹麻烦吗?”

  慕南平认真道。

  “没人加入?”

  许清宵好奇了,这种执法部门怎么可能没人加入?

  “恩,锦衣天卫,权力是有,可一般来说进去的人,都是奔着降妖除魔,建立功勋去的,在朝堂上没有一丝话语权。”

  慕南平解释道。

  “不可能,这等机构部门,拥有侦查,缉拿,审问之权,朝堂百官,不应该是畏惧吗?”

  许清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锦衣天卫可以理解为锦衣卫。

  这种部门在前世简直是嚣张跋扈,所谓飞鱼服,绣春刀,一句吾乃朝廷鹰犬,估计要吓死一票人。

  怎么没有话语权?

  要是当上总指挥,来一句。

  我说的话,谁赞同,谁反对。

  相信没有人敢反对吧?

  “畏惧?哈哈哈,许兄想多了。”

  “锦衣天卫,的确手握大权,可他们也不敢去招惹那些文武百官,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慕南平这句话说的很简单,可透露的信息很多。

  许清宵明悟。

  朝堂上有四个党派,每个党派都是一个利益集团,你锦衣天卫牛逼,也最多就只能欺负欺负没有背景的。

  真有背景,你敢欺负,就是找人家整个集团麻烦。

  现在皇帝保你,行,我暂时不动你。

  可一旦等国家安定下来了,那你就可以等死了。

  所以这个机构当差,吃力不讨好,不敢抓人搞事,皇帝不喜欢,你抓人搞事,那文武百官不喜欢。

  换句话来说,如今锦衣天卫当差之人,应该是个混子。

  左右逢源,抓抓妖魔没问题,朝堂之争,绝对不敢碰。

  所以慕南平才说,没有一点话语权。

  好家伙。

  这不是正合我意吗?

  越是了解,许清宵越是感趣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