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南豫府,天明书院_大魏读书人
笔趣阁 > 大魏读书人 > 第七十六章:南豫府,天明书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六章:南豫府,天明书院

  [千千小说]

  卯时五刻。

  许清宵疾驰在官道上。

  如今晋升九品,再加上大日圣体,体能上许清宵几乎时时刻刻保持充沛。

  他速度极快,原本快马加鞭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回南豫府。

  可现在许清宵的速度,只需要三四个时辰就能赶到南豫府。

  这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至少买马的钱是省下来了。

  也就在许清宵一路疾驰时,丹神的声音响起。

  “你凝聚了大日圣体?”

  丹神的声音有些惊讶,询问着许清宵。

  “恩,前辈,有什么问题吗?”

  许清宵问道。

  “问题倒没有什么问题,就是需要找的药材有所不同罢了。”

  “大日圣体可是了不得的体质,你现在是九品,八品的话需要凑齐四种药材就行。”

  丹神回答道。

  “哪四种?”

  许清宵很直接。

  “千年紫玉珊瑚,金阳玉草,三千年的灵树根心,还有七品兽王心头血一罐。”

  丹神说出四种药材。

  听完配方,许清宵有些人傻了。

  千年紫玉珊瑚,他不知道是什么。

  金阳玉草,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灵树根心他更不知道是什么。

  可七品兽王心头血,许清宵知道是什么东西。

  七品的妖兽,而且还是兽王级,一罐心头血?一头兽王的心头血差不多也就一罐吧?

  七品妖兽是什么概念?

  如若说七品武者很强,那么七品妖兽天生就比人族强大数倍,何况还是兽王?

  这种东西虽然叫做七品,可实际上其价值不弱于六品吧?

  “要十份?”

  许清宵微微皱眉道。

  “这个不用,破境丹不需要十份,五份就好,找不到同类药材的话,其余按六品算就好。”

  丹神平静回答。

  但这话在许清宵心中不平静了。

  按六品算?

  六品的药材有多贵许清宵不知道,但肯定不便宜。

  能把堂堂武帝拖垮的东西,果然名不虚传啊。

  许清宵没有说话了。

  这要价太狠了,说实话弄齐这么多药材,不如自己用异术提升实力更简单方便一些。

  两者的难度,至少许清宵认为收集药材要难一些。

  看许清宵不说话,过了一会,丹神的声音响起。

  “其实你也别觉得多,你要知道这破境丹没有任何副作用,直接突破境界,越到后面越是恐怖。”

  “不说其他的,就好比异术,七品之后,一品一重天,修炼异术的话,五品之后,一品一重天,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没有我的帮助,再多的药材,也升不了一品。”

  丹神很自信,只是这番话略显得有些洗脑的味道。

  许清宵没有回答什么。

  原因很简单,五品之后是五品的事情,现在自己考虑那么长远做什么?

  走一步看三步可以。

  走一步看三百步,这还是人吗?

  “前辈,倘若有人修炼异术,达到一品后,可以解决异术祸端吗?”

  许清宵不继续讨论药材的事情了,而是询问这件事情。

  “不知道,古今往来,修炼异术到一品的没几个,而且到了一品,层次完全不一样,可能修炼了异术,你也看不出来。”

  丹神的回答,让许清宵心头一沉。

  但也没多想,继续朝着南豫府赶路。

  只是过了半个时辰后。

  许清宵突然开口。

  “前辈,你能炼制毒药吗?无色无味的那种。”

  他忽然开口。

  这番问道。

  “毒药?你要这种东西作甚?”

  “我知晓世间一切丹方,毒药自然懂,只是......”

  丹神有些好奇,不知许清宵要毒药做什么。

  “额.....没什么,若是前辈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是晚辈冒昧了。”

  许清宵想了想,丹神古经这种东西,知晓天地一切丹方,若是让其炼制毒药,的确有些大材小用,再者有灵之物,一般来说都不会做这种事情,所以许清宵感觉自己有些冒昧。

  “倒也不是不方便。”

  “炼制毒药不是什么问题。”

  “但......”

  “药材得加份。”

  丹神认真出声。

  许清宵:“......”

  好家伙,还以为是什么呢,没想到就这?

  此时此刻,许清宵很好奇,这个丹神古经为何多要药材?

  虽然不能白帮忙,但要那么多药材作甚?

  等价交换也行啊,自己帮他做事,他帮自己炼丹,这个说得过去。

  “这家伙是需要药材恢复元气吗?”

  突兀之间,许清宵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不过是与不是,暂时不需要考虑什么,暂时用不上,可以放在一旁,等彻底平静下来了,再好好研究这个丹神古经。

  就如此。

  一个半时辰后。

  南豫府城外。

  许清宵回来了。

  一路疾驰,许清宵身上染上了不少灰,洁白的衣服也变得有些不整洁。

  来到城口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许老弟,哦,不对,现在要称许万古了,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遇到土匪强盗了吗?”

  是杨豹的声音。

  他今日守城。

  正在与同僚吹嘘,却没想到随意一眼,居然看到了许清宵。

  再次遇到许清宵,杨豹极为激动,前段时间,许清宵在南豫府出尽风头,他也跟着威风了一把。

  毕竟许清宵是他亲自护送至南豫府,彼此之间也算是认识,多少同僚羡慕自己。

  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许清宵。

  刹那间,城内的护卫听到许清宵三个字,瞬间目光投过来了,几个机灵的人,更是围了过来,满是好奇。

  “没事,跑的太快了,身上沾了些灰尘,没事,没事,杨老哥,你怎么在这里守城啊。”

  许清宵笑了一声,来到杨豹面前,看起来十分亲切。

  “别别别,您现在可是许万古了,老哥这称呼担当不起,担当不起啊。”

  听到许清宵喊自己老哥,杨豹极为喜悦,但也知晓上下尊卑。

  许清宵如今是谁?

  南豫府的头号大才,千古名词,绝世文章,铁定的大魏府试第一人,他不过就是个差役捕快,担当不起许清宵老哥之称啊。

  “说这话,我等论我等的,你比我年长,喊你一声老哥也没错。”

  许清宵到不在意,反而很随意地搭肩在杨豹上。

  武者跟武者之间还是颇为简单,文绉绉的,见人就行礼,多多少少有些不自然。

  “行,承蒙老弟看得起,这声老哥我就厚着脸皮应下来了。”

  “不过,许老弟,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整个南豫府都在讨论你啊,我还以为你在府里,没想到你出去了啊?”

  杨豹笑呵呵地开口,他也没多少心思,许清宵这么给面子,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敬佩啊。

  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真正的大才,不像那些文人,有点成就鼻孔就朝天,有点身份了,就恨不得所有人都巴结恭维。

  对比许清宵看看,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尤其是周围其他护卫,看到许清宵与杨豹如此熟络,眼睛都绿了。

  酸的绿。

  许清宵这等身份,与杨豹称兄道弟,这还不值得羡慕?

  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许清宵愿意,找府君开个口,杨豹马上就能升职,这就是人脉的好处啊。

  “都在讨论我?讨论我什么?府试揭榜了吗?”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大家讨论自己是应该的,毕竟绝世文章,可这前前后后都过了六七天了,怎么还在讨论自己啊?

  没话题吗?

  没话题制造点话题啊。

  “还不是朝廷下了圣旨,说你什么,文章立意,乃为绝世文章,让天下文人都得学习你之类的话吧。”

  “结果天明府来了一帮读书人,气势汹汹的,想要找你探讨什么东西。”

  “我也不懂具体是什么,反正这帮人不是什么好家伙,天明府一直压着咱们南豫府,如今好不容易咱们压回去了。”

  “他们估计不服,想要找你麻烦。”

  “但老弟,别的不说,咱们府衙里一票人,可都是支持你的,如果那帮读书人说不过你,玩粗的,玩脏的,你只管招呼一声。”

  “保证让他们一辈子不想再来南豫府了。”

  杨豹简单细说,不过他不是很懂,只能说个大概。

  最后几句话更是表明态度,要是天明府的人敢真找许清宵麻烦,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这群家伙。

  让许清宵有些感动。

  但更多的还是诧异。

  立意文章?

  自己什么时候写过立意文章啊?

  “行,有老哥这句话就行,老哥,我就先进城了,回头请你喝酒,过些日子府君邀我入宴。”

  “老弟一定会帮你们两位老哥美言两句,我许某人的兄弟,无论如何得照顾照顾。”

  许清宵话没有说的太直接,但这意思很明显了。

  果然,此话一说,杨豹激动了,差点就要哭出来。

  “老弟,你这心意我领了,反正无论如何,以后你要有地方用得着咱兄弟两人,你直接开口说句话,我们兄弟两绝对帮你做。”

  “再脏再累的活,我兄弟两个都不会有一句怨言。”

  杨豹很感动。

  实打实的很感动。

  原因无他啊,许清宵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

  说实话,如果许清宵见到自己,点个头他都开心,至于称兄道弟,他想都没敢想过。

  但许清宵的所作所为,让他彻底服了。

  “走了,老哥。”

  许清宵没有多说了,朝着城内走去。

  待许清宵走后,这群守卫不由围住了杨豹,一个个道喜庆祝。

  有了许清宵的推荐,杨豹和杨虎两兄弟,想不上去都不可能啊。

  不过众人更加明白,许清宵这人当真是品格高尚啊,富不忘穷戚,高尚。

  南豫府内。

  许清宵有些灰头土脸。

  但他没有直接去客栈,而是去了李府。

  方才杨豹说的话,他大概听懂了一些,可杨豹说不清楚,导致自己根本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接回客栈也询问不出什么,不如直接去找李鑫。

  李府宅门。

  虽然浑身灰尘,可当许清宵来到宅门时,一瞬间门口的侍卫顿时惊讶了。

  “许清宵?”

  “这不是许万古吗?”

  “许先生,您怎么来了?怎么弄得这样?是天明府那帮读书人搞的吗?”

  “许先生,您被欺负了吗?弟兄们,赶紧去喊人,他娘的,天明书院那帮文人不讲武德,敢欺负咱们的大才子。”

  当看到许清宵满身灰尘时,侍卫们第一反应是惊讶,第二反应就是许清宵被欺负了。

  毕竟现在南豫府,都在讨论天明书院的事情。

  这天明书院早不来南豫府,晚不来南豫府,这个时候来?是什么居心大家都懂。

  不就是想要踩着许清宵上位吗?

  一直以来,南豫府都是被天明府压着的,尤其是南豫府贵为长平郡首府,可一直被压着,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憋屈。

  好不容易南豫府出了一位大才。

  结果天明书院的人直接跑过来砸场子,搁谁受得了?

  尤其是许清宵一直没有露面,会见天明书院的学生,这帮人就开始各种叫嚣了。

  什么许清宵是怕了。

  亦或者是说,能写出绝世文章,却不敢出面相见一番,是不是心里有鬼。

  虽然这种言论,被天明书院一位正儒压下来了,也训斥了这帮人,可话都说出去了,你训斥归你训斥,我不爽归我不爽。

  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

  如今一看许清宵风尘仆仆的,浑身都是泥巴和灰尘,难免不让人联想到许清宵被打了。

  所以新仇旧恨一加,这帮人侍卫怒了。

  他们虽然只是官差,但也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

  许清宵现在就是南豫府的排面,要是许清宵受了委屈,他们不干了。

  “没事,没事,不要误会,我是来找李兄的。”

  许清宵有点纳闷了,为什么见到自己有些仓促,就觉得自己挨揍了呢?

  有必要这样吗?

  “找李公子?许先生,您直接进,我带您去找公子,他正在府里。”

  一听是找李鑫,众人顿时松了口气,这要真是被天明书院的人揍了,他们肯定不服的。

  许清宵愿意忍,他们都忍不了。

  待许清宵入内后。

  门外,众侍卫不由议论。

  “我怎么感觉,许先生就是被揍了呢?”

  “您还别说,我也是这么觉得。”

  “是啊,没道理许先生这么仓促,而且衣服上全是灰。”

  “别瞎猜了,我去打听打听,要真是那帮家伙搞事,咱们就跟他们玩点狠的。”

  “行,那你去打听下,有什么消息赶紧跟我们说。”

  “我跟你一起去,你们四个在这里等。”

  就如此,两人离开,去打听点消息,站岗这种事情,偶尔离开一会问题也不大,只要走的人别太多。

  他们也是官差,也不是李府的家仆。

  李府内。

  经过几个庭院,终于,许清宵见到了李鑫。

  此时,一棵树下,李鑫端着一本书籍,正在细细阅读。

  “公子,许先生来了。”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李鑫不由从书中回过神来,将目光看去,发现来者是许清宵后,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许兄,你怎么来了?”

  看到许清宵,李鑫的确有些激动,这几天他也去找过许清宵,但发现许清宵不在客栈中。

  问了一些朋友,都不知道许清宵去了何处,有些好奇但也没有继续寻找,毕竟许清宵也有自己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许清宵会突然造访。

  “许兄,你这是?”

  “是天明书院的人找许兄麻烦了吗?”

  快步来到许清宵面前,望着许清宵浑身的灰尘,李鑫有些惊讶了,下意识也认为是天明书院的学生找麻烦了。

  “不是。”

  许清宵摇了摇头,而后坐在石凳上开口道。

  “很多事情不方便说。”

  “劳烦贤弟,让人先准备一些菜肴,有些饿了。”

  “边吃边聊。”

  从平安县一路跑到南豫府,确实饿了,武者本身就要大量进食,补充精力。

  大日圣体更需要补充食物,滋养精气。

  “小问题。”

  李鑫立刻吩咐方才带路的侍卫,让他去通知伙房,给许清宵准备一些佳肴。

  吩咐过后。

  李鑫给许清宵斟了一杯茶,而后便有些迫不及待道。

  “许兄,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

  “南豫府都快闹疯了,却没见你的踪迹。”

  李鑫斟酒,如此问道。

  “我出去办一些事。”

  “是天明书院的事情吗?”

  许清宵问道。

  “恩,如今天明书院明面上是来找许兄你谈论儒道,可到底是什么目的,大家都明白。”

  “无非是见许兄如此才华,压过他们天明书院一头,有些不服气。”

  “甚至还把天明书院的老院长请来了,这可是一位大人物,六品正儒。”

  李鑫回答道。

  “六品正儒?能到这个境界,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许清宵有些疑惑,儒道六品,按理说没必要这样啊。

  “许兄放心,这位先生肯定不会主动找你麻烦,家父特意拜访了一趟,不过他是想来询问许兄,文章之事。”

  李鑫回答。

  “文章?”

  “朝廷的圣旨说了什么?有样本吗?”

  提到文章许清宵想起来了,自己明明是安国策,怎么突然又变成了立意之章?

  “有,许兄稍等。”

  李鑫立刻起身,而后从房中取出一张宣纸。

  摆在石桌上。

  这是圣旨拓本,一般来说圣旨下来,各郡各府都需要拓印,贴在城墙上,宣告天下。

  内容很简单。

  只是看完之后,许清宵眉头皱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