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担心_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笔趣阁 > 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 125、担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125、担心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脚印的长度,估计应该在45码、46码左右。

  虽然鞋码的大小有的时候跟个人的骨骼和胖瘦有关,但是基本上也不会相差太多。

  即使是保守估计,落水的男孩也在180公分往上了。

  在小雯的惊呼声中,郑姚从护栏那里翻了过去,模拟男孩当时的状态,她同样也在青苔上踩了一脚。

  “秀秀!”小雯吓的心脏马上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无暇顾及她,郑姚举着手电筒观察。

  从深度来看,对方的体重起码高出她一半往上,不说二百斤了,160、170应该是有了,或许还会更重一些。

  一个一米八几,体重超160的男孩,在求生的本能开始发挥作用时,想也知道能够造成怎样的威力。

  光是听郑姚一通分析,一干运动员紧张的冷汗都下来了。

  “……我们也去救人!”

  可是这种事,不是人越多越好,人多有的时候反而会起到反作用,一旦乱起来可能会比

  就在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的时候,郑姚突然又开口了:“你们谁带的有刀子么?”

  “刀、刀子?”她要刀子做什么?

  还有就是,谁出门会带这玩意儿啊!

  “修眉刀可以么?”贺蓝还记得,今天逛街的时候,她专门买了一把刀子,修眉毛用的。

  “也行吧。”虽然修眉刀小是小了点,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凑合用吧。

  贺蓝手忙脚乱的在自己的手提袋里一通翻找。

  越是慌乱,就越是容易出错,该死的,这个关头下,她竟然找不着了!

  饶是贺蓝这样稳重的性格,也几乎吐血。

  “抱歉。”念了这么一句之后,郑姚伸出两根手指,将手提袋夹缝中的修眉刀夹了起来。

  趁着贺蓝愣神的功夫,郑姚三下五除二,将修眉刀拆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刀片。

  当刀片落入她手中的时候,几乎是立马就隐形了,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硬是没谁看到她究竟把刀片藏哪儿了。

  “帮我照顾好这位女士。”

  郑姚还记得之前那个男人对其莫名其妙的仇视。

  “等等,你要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么说,教练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胡迪也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她。

  然而郑姚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在一干震惊的目光中,郑姚单手一撑,然后轻轻松松就越过了半人多高的护栏。

  再然后,她纵身一跃,一头就扎进了水中。

  猝不及防,教练大惊失色:“喂——!!!”

  她一个跳高队的,来凑什么热闹,这里这么多游泳队的呢!

  可是这个时候,郑姚已经听不见了。

  闭气潜伏什么的,郑姚也是学过的。

  几乎是在皮肤接触到水的一瞬间,她整个人宛如化身一条灵巧的游鱼,眨眼间就不见了。

  转瞬间,水面一片风平浪静。

  如果不是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了刚刚那一幕,谁能想到,这水里面还藏了个人呢。

  没办法,谁叫郑姚当初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呢?

  暗杀嘛,肯定是动静越小越好咯。

  就是落到教练眼里,可能不是那么友好了……

  郑姚其实也不是非要出这个风头不可,单论游泳的话,她绝无可能会是游泳队的对手,除非用上内力。

  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她应对麻烦的能力要比他们稍微强一些。

  就比方说现在这种情况,郑姚敢保证,他们一群人加起来,都不如她自己一个人“解决”那个男孩的速度快。

  是的,解决那个男孩。

  感觉到前面的动静越发大了,时不时还掺杂着怒吼,郑姚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谁也没有想到,不足三十米宽的、小小的护城河竟然会是如此的凶险。

  更不会有人在下水救人之前,还会去问落水者体型如何的。

  第一是情况比较紧急,压根没那么多思考的时间,第二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去注意这种细节。

  所以往往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季东和方润下水的时候,只以为这次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见义勇为行为而已。

  救个人罢了,对于他们这些从小就是在水里泡大的人来说,真的没什么难度。

  岸边的观众肯定是要拍照拍视频的,他们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该说什么了。

  两个人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心里却并不怎么着急。

  不是因为不把那个男孩放在心上,而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信心。

  直到方润伸出手来,借着月光看清楚了溺水者的样貌。

  刚刚那对夫妻感觉也就三十来岁,现在的人生孩子都比较晚,他们的儿子应该只有十几岁才对,怎么会这么大!

  这哪儿是十三四岁的小孩啊,这分明就是个成年人嘛!

  可能是有些营养过剩,男孩的胳膊足足有方润胳膊两倍那么粗。

  在抓住对方的一瞬间,方润就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好,然而等他再想退,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更别提将男孩扯过来,用手肘卡着他的脖子,把他往岸上拖了。

  只能说想象都是美好的,现实却十分残酷。

  男孩溺水已经有一两分钟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分辨不清周围都有什么了。

  稍微感觉到有一丁点不同,他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根本听也不听对方说什么,只是拼尽了全力不想放过这个求生的机会。

  这是人的本能,除非是用很强大的意志力去克服,不然的话是没有办法管的住自己的。

  而超过%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真的,河水一直往肺里灌,濒死的感觉太恐怖了。

  方润虽然是运动员,也学过不少的溺水急救知识,但他毕竟整天在游泳队里厮混,大家游泳的技术不是一般的高超,他几乎没什么实践的机会。

  也就是一个愣怔的功夫,方润的脖子就被男孩死死抱住了,对方力气之大,使得方润眼前猛地一黑,正憋着的那口气也散掉了。

  “放、放手……”眨眼间,方润脸色都不对了,发出的声音也是磕磕绊绊的。

  “你、你冷静点,听我说……我…我来救你的,你这样…我们谁也活不了……”

  上半身被男孩死死箍住,只剩下双腿还能用力,方润拼命蹬水,这才不至于往下沉。

  也亏的他技术高超,头脑也冷静,这要是换成普通人,刚刚那一下就得把他给送走。

  这小孩儿的手劲儿真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就算是方润这么说,小男孩也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他双眼紧闭,显然是已经进入到了神志不清醒的状态了。

  “你行不行啊?”

  “不是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拉了?”

  见晚到一步的队友还在那里说风凉话,方润都快要气死了,加上呼吸不畅,方润不受控制的狂翻白眼:“你特么…还、还不赶紧搭把手,把这小孩弄、弄开……”

  一开始季东还以为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是随后察觉到他的声调都跟以前不一样了,立马就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的放松,他抿着唇,用最快的速度游了过来。

  然后当看到所谓的“小”男孩的时候,季东瞬间就明白了,方润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狼狈了。

  这情况如果没有早做准备,中招率几乎是100%。

  救一个只有百十来斤的人,跟救一个足足一百七八的人难度系数是不一样的。

  百来斤的人再有力气,体重在那儿摆着呢,压根就不是运动员的对手。

  但一百七八就不一定了,单论力量而言,多出来的体重足够弥补了。

  扒拉几下没扒拉开,对方反而因为恐惧缠的方润越发的紧了,见两人似乎有往下沉的趋势,季东一下子就急了:“快,快把他的头往水里按!”

  不是季东心狠,就眼下这个情况,只有等男孩彻底失去了意识,方润才有脱困的可能。

  他们两个才有机会把他顺利带到岸上。

  方润挣扎了几次没挣开,季东不由得上前帮忙。

  似乎是察觉到了季东的意图,又喝了两口水之后,男孩挣扎的越发厉害了,有好几次,险些把季东也给缠上。

  好在季东早有准备,及时躲开了,不然的话估计也要中招。

  两人被困在这里足足有两分钟,眼见体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耗,再拖下去不光是小男孩救不出去,他们两个也会有危险。

  其中被死死箍住脖子的方润更是出的气儿多,进的气儿少了,每一次小男孩的下潜,势必也要带着他一起。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丢人总比丢命强。

  就在季东准备扯着嗓子跟自己的队友求救的时候,水面冷不丁冒出了一个脑袋。

  就好像是幽灵一样,事先半点动静也没察觉到。

  就算是眼下这么危急的情况,季东也被郑姚给吓了一跳。

  “你来做什么!”看清楚来人的长相之后,季东从一开始的欣喜,变得有些失望。

  妈的自己队友都干什么吃的,怎么让人家跳高队的姑娘过来了。

  “我来帮你们。”郑姚语言十分简短,一点没有跟两人寒暄的意思。

  见她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往男孩那边游,季东几乎是一口老血喷出来。

  没看到人家小孩儿啥体格子,她自己啥体格子吗?

  这家伙,是来捣乱的吧!

  “这儿不用你帮忙,我们还能坚持,你去,再找几个人过来就行。”

  郑姚倒是觉得,方润恐怕是撑不了那么久了。

  话说不愧是专业的,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撑这么久不下沉,也没出现明显的溺水迹象,确实挺牛逼的。

  注意到方润隐约有缺氧的前兆,郑姚也不含糊,抬起手来,一记手刀,干脆利落的砍在男孩的后颈处。

  男孩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医生经常在各大平台上科普,不要轻易的模仿电视剧这么干,因为很容易发生危险。

  但是郑姚就没有这个担忧了,毕竟她干的次数多了,早就已经熟能生巧了。

  就说了,论解决麻烦,她是专业的。

  这操作,直接把季东给看傻了。

  卧槽还能这样!

  最关键的是,对方还真晕了。

  猝不及防感觉到脖子那里一松,方润拼命挣扎出水面,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没有了男孩的束缚,两人感觉一下子就变了,就连气势都跟刚才不一样了。

  男孩迅速下沉,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郑姚更是眼都不眨,假装没看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她是故意的……

  方润下意识的伸手去捞,这才成功的制止男孩下沉的趋势。

  这样就轻松多了。

  方润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带着男孩浮在水面上。

  危机解除,他们现在可以走了。

  就在季东以为这下总该没事儿的时候,他双手十分随意的在水面上一拨。

  往常这个时候,做出这个动作,不说一下子蹿出去个七、八米了,三四米总该是有的,但是这回却是纹丝不动。

  季东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快走啊,愣着做什么呢?”浑然不觉,方润喊了一声。

  “……我的脚,好像被水草缠上了。”季东承认,他有点慌了。

  刚刚情况那么紧张,所以他没在意,现在危机解除,脚边的异常一下子就变得明显了起来。

  不过好在他心理素质比较强大,知道自己越挣扎水草就缠的越紧,到最后很可能还会把他整个人都拖下去,除了保持漂浮状态,他压根不敢随便乱动。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他们两个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

  刚刚脱困的方润直接傻眼了。

  “等我一下。”就在这时,旁边女孩的声音,宛如天籁。

  季东发誓,他这辈子没听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什么被天使吻过的嗓子,什么音乐皇后音乐皇帝的,都没她这四个字来的震撼心灵。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郑姚猛地一沉,整个人就有不见了。

  就在季东心里头发慌的时候,感觉到右脚那边传来了轻微的拉扯感,季东这才明白,原来她这是帮自己解决麻烦去了。

  修眉刀的刀片,此时也派上了用场。

  水草纤维丰富,韧性十足,一般能用手扯开的也就扯开了,扯不开的就是扯不开,没有尖锐物品的辅助,单凭个人真的很难挣脱。

  幸而郑姚早有准备。

  修眉刀的刀片虽然小,但是关键时刻也能救命,只不过花费的时间要久一些而已。

  久久没见动静,又怕眼前这个男孩突然醒来,方润一咬牙,先回岸上搬救兵去了。

  毕竟他还拉扯着一个人,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赶紧求救才是正经事儿。

  留下泡在水里的季东忐忑不已。

  这么久了,她也不上来换口气,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如果不是双脚的拉扯感始终没停,季东都以为郑姚已经悄无声息的没了tt

  就在季东犹豫着要不要潜下去看一眼的时候,郑姚那边终于完事儿了。

  将最后一簇水草割断,郑姚这才浮出了水面:“完事儿了,走吧。”

  只见她脸不红气不喘,直接就把季东看呆了。

  郑姚游出去了得有七八米远,季东这才回神,赶忙跟上。

  话说…

  这家伙是幽灵么?怎么游泳的时候都不带出声儿的?

  就算是这么近的距离,周围的水声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季东突然想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你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专程过来救我们的吗?”

  不是他爱乱想,主要是郑姚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感觉…一切都刚刚好的样子。

  而且她准备的也太充足了。

  以季东对队友和教练的了解,这不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儿,除非是她自己要来,不然教练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别说是队友和教练了,就连季东本人,也没想到自己会失手。

  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只能说,这大概就是运动员和情报头子的差异了。

  运动员是对自己游泳技术的自信,所以才不觉得自己会失败。而情报头子,则是更注重细节,以及对风险的把控。

  双方侧重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嘛。

  而且这次的事也不是两人专业性的问题,毕竟再专业的运动员,也不学破案不是?

  “算是吧,只是以防万一罢了。”也不是多么麻烦的事儿,如果能够将所有的风险排除在外,不是挺好的么。

  如果多嘴问一句就能让身边人更安全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郑姚不是个怕麻烦的人。

  在旁人眼里,两夫妻体重过重可能给人的第一反应是富态,然后就是生活条件比较好,压根不会往旁的地方考虑。

  郑姚则是在想,他们的孩子会不会也遗传到了这一点。

  反正,小心一点总没坏处。

  当听到郑姚一个照面就想了这么多的时候,季东不免有些凌乱。

  这这这这…恕他见识短浅,第一次见到这种操作。

  不过,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真的很让人安心。

  感觉,她会将所有的危险都排除在外,而她身边的人,压根不用担心会不会遇到什么无法掌控的情况,因为她都能提前察觉,并且提前预防。

  季东终于知道,网上一些女孩子为什么天天嚷嚷着安全感安全感了。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他一直对所谓的安全感嗤之以鼻,因为他打心底里觉得,安全感这种东西只能自给自足,自己给自己的才最可靠。

  直到今天,季东整个人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因为这种感觉,真的该死的甜美!

  季东承认,他狠狠的心动了。

  这样的女孩子,换谁能抵抗的住啊。

  别说是女生了,他一男的心脏都哐哐哐直跳。

  感觉到身侧青年呼吸乱成一片,郑姚还以为他又出什么事儿了呢,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

  季东赶紧收敛。

  几秒钟后,他又问:“那…刀片呢?”

  别告诉她甚至还能提前预料到自己的脚会被水草缠住。

  “也是有备无患。”能用的上就用,用不上就拉倒。

  “你看看周围就知道了。”

  已知河岸边有青苔,不然那男孩也没那么容易出事儿。

  而且护城河边缘还漂浮着一团团的草团,不知道是不是青苔长得太多了,所以从水底下浮上来的。

  所以大概率,河底也是有水草的。

  季东不由得顺着她的指引,看了一圈儿,然后整个人都“……”了。

  …牛逼。

  此时此刻,他脑海里就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大概一两分钟后,提前上岸的方润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郑姚他们那边的情况说了一遍。

  就在其他人准备脱衣服往下跳的时候,小雯很快就注意到了什么:“你们看,那是什么!”

  就连胡迪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手电筒的灯光统一打过去,然后众人发现,漆黑的水面上漂浮着…两个人头?

  “秀秀和季东他们两个回来了!”反应过来后,小雯大喜过望。

  其他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等郑姚他们上岸的时候,教练正对着那个男孩做急救呢。

  因为溺水的时间有些久,再加上男孩的体重比较重,周围群众把他往外拉的时候,同样也耽搁了一点时间。

  总之,情况貌似不是很乐观。

  郑姚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然后,她朝贺蓝伸手:“修眉刀的壳子呢?”

  “啊?”贺蓝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郑姚不得已,又问了一遍,

  贺蓝:“…………”

  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要关注这些细节了喂!

  贺蓝张了张嘴:“…扔了。”

  郑姚愣了愣:“扔哪儿了?”

  “不知道,随便哪个草丛吧……”当时情况急到她甚至都来不及找垃圾桶。

  环顾四周,郑姚终于从不远处的树根底下,找到了修眉刀的壳子。

  当贺蓝眼睁睁的看着她又完整的将刀片拼回去的时候,整个人久久不能言语。

  就连一旁的几个大佬,包括胡迪在内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虽然这一幕挺正经,但给人的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大。

  “喏,还给你。”只是泡了遍水,消消毒还能用。

  贺蓝一脸呆滞的看着她把修眉刀重新装进盒子里。

  就在这边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凝滞的时候,教练可能是撑不住了,忙不迭的喊道:“再来两个人,过来帮忙!”

  一边给男孩空水,一边还要做人工呼吸以及胸外按压,体力差一点的压根做不来这个活儿。

  看着儿子惨白的脸,男孩的母亲连站都站不稳了,整个人像是烂泥一样瘫在那里,哪儿还有刚刚跟丈夫吵架的劲头?

  再看男孩的父亲,整个人被无力感笼罩,再加上心慌意乱,他不停的在一旁无能狂怒。

  男人一会儿怪这个,一会儿怪那个,感觉下一秒就要提刀杀人了一样。

  郑姚站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直皱眉。

  教练和另外两个运动员几乎是拼尽了全力,他们那么好的体能,都一个劲儿呼哧呼哧的喘,如果换了别人,估计更够呛。

  教练他们三个,包括方润、季东和胡迪他们,都是真心实意想让这个男孩活的。

  这让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郑姚都忍不住有些微微的触动。

  “要不,让我试……”如果配合刺激穴位的话,排水可能会更加顺利一些。

  然而郑姚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旁的男人骂了一句。

  或许是他心里也知道现在教练他们得罪不得,男人的声音并不高,但其中的愤恨却丝毫不见减少。

  只一句话,就让郑姚的脚步成功停在了原地。

  “要是速度快一点,不那么磨蹭,壮壮早就没事儿了。”

  “还运动员呢,真尼玛一群水货!”

  有些人天生就是不懂得感恩的,即使是有人拼了命的救他、救他的孩子,他也只嫌别人太慢。

  郑姚这回是彻底失了兴趣。

  一旁的小雯后知后觉的扭头:“啊?你刚刚说什么?”

  郑姚微微一顿,然后轻轻摇头:“没什么。”

  一直等到救护车来,男孩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后续是好是坏,郑姚已经没兴趣关注了。

  男孩的父母觉得不好,反应过来倒是想讹人来着,万一以后孩子变成了傻子,好歹有点保障不是?

  而郑姚当时往他们儿子后脖颈敲的那一下就是证据!

  谁也没有想到这夫妻两个居然会是这种反应,听他们这么说,好悬没把方润给气死。

  方润直接就把自己还在滴水的背心一脱,见只见他脖子那里,触目惊心,全是勒痕,感觉留下这些印记的人,当时绝对是下了死手。

  “我能体谅你们儿子当时那个情况,所以一直没吱声,你们现在要是非要这样的话,是不是先把我的赔了再说?”

  听完了来龙去脉之后,围观群众顿时变得群情激愤。

  人家救了你你还要倒打一耙,呸!还有没有良心了!

  夫妻两个寡不敌众,再加上救护车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催,两个人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或许也只有这样的父母,才能样出这样的孩子,这孩子落水看似是偶然,实则是必然,就算不是溺水,也会是其他。

  有些事,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你别难过,不是你的问题。”饶是贺蓝,当时在那对夫妻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的时候,都想大耳刮子扇他们,他们说的都不是人话!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贺蓝强压着火气来安慰自己的队员。

  郑姚不免有些好笑:“我没生气。”

  为了这点小事,太不值得了。

  “真的?”

  “真的。”

  见她确实没有被影响,贺蓝这才放下心来。

  大约是被打击到了,回宿舍的路上,大家都有些沉默。

  郑姚看到这情形,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贺蓝就是按着郑姚去洗澡,不然的话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可是要感冒的。

  郑姚也不拒绝,舒舒服服的泡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出来。

  接下来,照例是打坐还有写卷子。

  论自律,她简直是个中翘楚。

  贺蓝也是服了。

  一夜过去,本来以为昨晚的事儿只是一个小插曲,结束了也就完事儿了。

  直到第二天集合训练的时候,郑姚发现,事态貌似有点不对头。

  所有人,不论是跟她一样的萌新还是大佬,对她的态度可不是一般的好,就连教练也是格外的和颜悦色。

  对于她的优待,只要不瞎,基本都能看出来。

  郑姚:“?”

  等等,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被你昨天的操作惊艳到了呗。”她昨晚的行为,真的是太吸好感了。

  简直帅死了好吗!

  她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真的把人迷的不要不要的。

  再加上郑姚本身就长得好看,这么一来,就更显得她强大与神秘。

  小雯作为近距离接触到她的几个人之一,那感觉真的,分分钟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没见方润和季东两个大男人都扛不住郑姚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友力,望向这边的时候都开始频频脸红,原本的钢铁直男,马上也钢铁不起来了。

  嗐,谁不喜欢被宠的滋味呢?

  没听说嘛,每个男人内心都住着一个嘤嘤怪,只有成功开发出来和没机会开发的区别而已。

  “所以继续保持,过不了两年,整个队里就都是你的小娇妻了。”小雯忍不住拍了拍自己队友的肩膀。

  郑姚:“…………”

  与此同时,郑姚的微博超话——

  自从郑姚突然被体协叫走之后,就没有那么频繁活跃在镜头前了,除了之前新剧本的宣传之外,也不知道她本人最近究竟怎么样了。

  【你们说,秀秀在体协那边,会不会觉得不习惯呀?】

  【感觉有可能,毕竟运动员的训练量不是吃素的。】

  【会累晕的吧,而且刚到了一个新环境,感觉很难融入进去欸……】

  唉,真让人担心。

  作者有话要说:季东:woc,想嫁!

  小李:?

  秦昭:?

  启元:?

  江良:?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