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平行世界_豪门真少爷他满级回来了
笔趣阁 > 豪门真少爷他满级回来了 > 第120章 平行世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0章 平行世界

  奚小昊怕奚父,被这么一吼顿时憋住不敢继续哭。

  他抽了抽鼻子,把头转过头撇撇嘴,本来也不是真的哭,只是躲避被大人凶他而已。

  他清楚自己做错事,可哥哥不就是应该任他欺负的吗?别人家的哥哥都是这样让着弟弟,随便被弟弟欺负的,但他这个哥哥却总是不喜欢他,哼,他不痛快,别人也休想痛快。

  奚小睿绷着小脸,趴在窗户上心情郁闷,小时候知道自己即将有个弟弟的时候他可开心了,刚开始两三年小弟还好一些,可随着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熊,自私又自利,他讨厌死他了。

  这弟弟还总是趁着爸妈不在仗着自己年纪小欺负人,甚至把保姆家的儿子随意推倒打骂,他看到后训斥几句。

  结果从那开始,这小子也看他不顺眼,总是各种捣蛋给他使坏。

  这几年下来,奚小睿疲惫不堪,每次放学后干脆不回家和同学去打球玩,但没人陪小弟玩,他更加变本加厉。

  一家人都被折腾得不轻。

  ……

  小长青跟着蔺珩他们到林家时还没到晚上六点,宴会还没开始。

  林老知道他们过来心情大好,得到消息立刻迎出来,满眼都是笑意,和蔺老握了一下手,互锤了一把肩膀:“你这老家伙,也不说出来聚聚,咱们几个老伙计,都多久没见了?”

  蔺老叹息一声:“别提了,这不是忙吗?”

  林老也听说了蔺家的事,拍拍他的肩膀,视线一转,落在一旁的少年身上:“这才多久没见,小珩这个头长了不少啊,瞧着都有大人模样了,哈哈哈,以后怕是……”

  林老夸赞的话已然到了嘴边,只是等目光一转不经意看到被少年牵着的小孩身上时愣住了,到了嘴边的话完全卡了壳。

  林老诧异瞧着小孩:“这……”

  蔺老还当林老是好奇这孩子的身份,解释道:“这是我家幺儿的小救命恩人,因为一些原因以后就留在蔺家给我这老头儿当小小儿子了哈哈哈!我老头赚大发了!”

  林老一时望着小长青没能回过神,等被蔺老这么哈哈一笑才笑道:“你这老家伙是好福气……”

  只是这孩子长得……可真像他家睿外孙小时候的模样啊。

  不过漂亮好看的小孩子好像都挺像的……

  林老很快忘记这茬,又忍不住夸赞了一番小长青,即使没了老伙计这层关系在,他瞧着这小孩莫名极喜欢,忍不住从脖子上拿下一直戴着的祖母绿翡翠:“来,这是伯伯给的见面礼。”

  连蔺老也愣住:“你这老家伙干什么?这不是你年轻那会儿就戴着的吗?这可不行。”

  这还是当年林老头掌管林家时拍下的,当年就价值连城,如今更是有市无价。

  更何况,人养玉,玉养人,林老头养了这么多年,这一出手送这么大的礼……

  小长青吓一跳,避开林老递过来的玉翡翠,揪着蔺珩的衣服躲在身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轻轻摇头:“我不能要。”

  林老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刚刚就是想给小孩最好的,就将自己身上最值钱的这个给拿了出来,此刻回过神也觉得有些鲁莽,但话出口自然没打算收回:“还不是你这老家伙也不提前说,我这不是没准备见面礼?拿着吧,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是我老头和小孩有缘……”

  说着,蹲下身,耐心瞧着小长青,掌心托着那玉翡翠,眉眼都是慈祥和善的笑:“小朋友过来,伯伯给你戴上好不好?”

  奚家四口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奚母最先愣住了,毕竟她是最清楚这玉翡翠对父亲的意义。

  头两年小昊不懂事知道这东西值钱非要吵着闹着要这玉翡翠,当时父亲脸都沉了下来。

  结果这会儿竟然主动把玉翡翠给别人?

  当年林家继承人位置兄弟相争,父亲继承位置并不稳当,但一次机缘巧合拍下这玉翡翠,没两天就当上了继承人。

  父亲一直念叨这玉翡翠给他带来的好运,所以别的不在意,但这个物件很重视。

  因为角度问题,奚家人并未看到小长青,只看到蔺家那小儿子,还以为是父亲要把东西给蔺家小辈。

  奚母倒是无所谓,毕竟这东西是父亲的,他想给谁都无妨。

  但这一幕刺激到一旁被奚母牵着的奚小昊,他瞪圆了眼,怒不可知,直接冲了过去,差点冲撞到正单膝蹲在那里哄着小长青过来的林老,好在被蔺老察觉不对给拦了一下。

  林老差点被推到脸都沉了下来。

  奚父奚母也吓到了,连忙过来,奚父更是脸黑了,直接一把扯起奚小昊:“你懂不懂事?这是你外公,你差点把人撞倒知不知道?”

  今天老丈人大寿,这万一出点事,他以后可没脸再过来!

  结果他还没怎么样,奚小昊扯着喉咙仰起头就开始嚎啕起来:“呜呜呜外公偏心!外公把玉玉给别人不给我!呜呜呜……讨厌外公!讨厌你们!”

  说着,扭头就咬了奚父的手腕一下。

  奚父吃痛松开手,奚小昊直接跑开了。

  “小昊!”奚父喊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奚小睿:“去看看你小弟,别出事了!”

  奚小睿站在那里没动:“这里是自家的宅子,他能出什么事。”就算出事怕也是别人遇到他倒霉会被欺负。

  他的耐心早就在这几年一次次被欺负陷害中消失殆尽,懒得理会那小混账。

  奚父无奈,但想想又觉得大儿子说得不错,哪次不是小儿子欺负别人,想到这,他也觉得手腕有些疼。

  刚刚那一下虽然没出血,但也两排牙印带了血丝,可见小畜生当时下了多大的劲儿。

  奚父也有些恼,只是拦下一个林家帮佣的人嘱咐两句,也没再管。

  被奚小昊这么一闹,一行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但这事是林家的事,蔺老本来就没打算让小长青手下这玉翡翠,如今被这么一闹,更加不可能。

  “行了,今天大喜的日子,收起来吧,小长青年纪小,也戴不了这个。”蔺老主动开口缓和如今尴尬的局面。

  林老听蔺老提及孩子,脸色才稍微缓和一些,勉强笑了笑:“让你们看笑话了,等明天我去一趟蔺家,咱们多喝两杯。”

  蔺老没说别的,一行三人这才朝奚家人点点头,先去了别处。

  奚家三口这才看到蔺家老小,发现刚刚父亲给玉翡翠的对象并非蔺家的小辈,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孩。

  奚父奚母望着小长青时愣了下,可也只能来得及多看一眼就被蔺老带走了。

  奚母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没挪开,她也说不清自己此刻心里的感觉,只觉得像是有什么狠狠在心口扯了一把,闷闷的难受。

  她没忍住抬步朝那边跟了一步,被先回过神的奚父一扯:“你干什么?”

  奚母摇摇头:“没……我只是……”她也说不清自己要干嘛,就是想跟过去。

  这会儿回神,也有些尴尬,喃喃道:“没什么。”

  奚父这边赶紧和老丈人道歉。

  林老哼一声:“早就让你们把孩子送过来教一教,如今看来……怕是也完了,这小孩的性子,以后有你们受的。”

  头两年他就觉得这小外孙性子养得有些不对,想让他们送到老宅由他亲自教一教,结果小女儿心疼这小外孙早产当年生出来时吃了不少苦头,怎么都舍不得和自己的孩子分开,这事也就耽搁下来。

  如今……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

  奚父奚母也有些尴尬,但他们对这孩子有愧疚,当年因为他们当父母的没做好,害得小孩早产,所以……难免平时心疼一些。

  林老又何尝不知,摆摆手:“罢了罢了,随便你们吧。”

  奚母松口气,却忍不住问道:“刚刚那孩子……”

  林老:“那是你们蔺叔收养的小儿子,以后不许这么没礼貌,小孩子刚到蔺家本就敏感。”

  奚父奚母诧异,但想到最近蔺家的那些传闻,倒是也猜到对方身份,应该就是那个救了蔺家小辈的那个小孩子吧?

  只是……“爸,你有没有觉得那孩子……”长得很像小睿小时候……

  但这话太过莫名其妙,最终还是被奚母吞了回去。

  而另一边,奚小昊跑开后躲在暗处,本来以为爸妈很快会来找他,结果他们不仅没有,甚至还不理他。

  奚小昊躲在那里气愤看着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孩,不仅抢了他外公要给他的玉翡翠,还一直被人夸长得好看,可真讨厌!

  瞧着那小孩怯生生土包子一样到处好奇的目光,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小长青一路上被人夸了好多次,忍不住有些害羞,躲在蔺珩身后,却忍不住抿着唇笑,他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人夸。

  蔺珩也看出小长青的小心思,嘴角弯了弯,等蔺老去了别处,他带着小长青去了角落,将他放在椅子上,看他晃着两条小短腿儿也不说话,但显然放松不少:“饿了吗?”

  小长青摇头:“还没。”

  蔺珩:“那渴不渴?”

  小长青想了想,轻轻点点头,小声道:“有点。”

  蔺珩露出一个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在这里等着我别乱跑,我去给你拿些果汁。”

  小长青露齿重重点了一下头。

  蔺珩这才起身朝不远处走去,而就在这时,一个小身影藏到长椅后角落等人高的花瓶后,探头瞧着背对着他的小长青,无声哼了哼。

  敢抢他的东西,等着瞧!

  奚小睿刚刚也注意到了这个长得很可爱的弟弟,不知为何,瞧着这弟弟觉得很眼熟,也很有好感。

  所以等父母让他自己去找表兄弟玩时,他绕了一圈远远瞧见独自待着小长青走过去。

  刚绕过自助的食物长餐台,就听嘭的一声响,他抬头看去,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到。

  奚小昊不知何时站在一个等人高的花瓶前,从后猛地一推,把花瓶推倒撞在地面上直接碎了。

  碎片落了一地不算,他立刻跑到也没反应过来呆呆坐在那里望着一地碎片的小孩,竟是从身后要把小孩直接推到一堆的碎片里。

  奚小睿整个人傻了眼,脑海里乱成一片,甚至不用想,如果小孩真的被推到那一堆碎片上,怕是不重伤也会被毁容。

  奚小睿气得浑身发抖,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在家里熊也就算了,竟然这么恶毒要害人!

  他想也没想就扑了过去,成功抱住被身后推倒往前一扑的小孩往后仰。

  只是奚小睿到底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力气不够大,抱住是抱住了,却没能完全躲开,身体往一侧一倒,手臂以及额头上有刺痛的感觉传来,他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有血从额角滴落下来,糊住了他的眼睛。

  小长青整个被吓傻了,睁大了眼忘记了反应,下一刻,被听到动静立刻赶来的蔺珩一把抱了起来。

  同时蔺珩也把奚小睿扶了起来,一张脸也惨白难看,被刚刚那凶险的一幕吓得不轻。

  其余人听到动静也吓到了,尤其是奚父奚母看到手臂上都是玻璃渣以及额角的血吓得全身发凉,顾不上别的,先赶紧让司机开车送往医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